尽管关于意识我们还有许多不知道的事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构成意识的原料是能量,包括电力和磁力。尽管意识的电磁性质还在研究之中,但地磁显然对我们怎样接受新思想和对我们生活的改变起着重要的作用。

 

科学家们发现,在有较强磁场的地方更不容易改变传统、信念和已有的思想。在磁场弱的地方则相反,这些地方的人们似乎热衷于创新。尽管低磁强度的地区可能为某些新事物提供了机遇,但是怎样进行改变则由生活在这里的人决定。记住这一点,看一看全球的地磁图也许有助于我们了解为什么有些地方总是不断地处在冲突之中,也有助于我们理解为什么创新和改变总是先在一个地区冒出火花,然后才散布到其他地区(其中的联系是如此的清晰,可以说是跃然纸上)。

 

在世界上磁场强度最低的地方,如零磁位线(磁场高斯强度为零)恰好在苏伊士运河之下,并通到以色列,这些地区正好是变化机会最大的地方。有时改变是一种思想到另一种思想的平滑过度,有时则是激烈的斗争。低磁场并不意味着变化必须是以冲突的方式,它只是提供条件,让人们以新的方式看待事物。这再一次取决于有机会生活在这一地区的人怎样对待低磁场引起的变化。

 

有一条类似的零磁位线与美国西海岸平行,毫不奇怪,世界的这一部分也是变化的温床,尽管它是以与中东不同的方式表现的。从南方的加利福尼亚延伸到北方的华盛顿,这个低磁强度区通常将 2012 选择点看作是新思想产生和创新的时期,从这些创新中我们能找到科学、技术、时尚、音乐和艺术等方面的先进思想。在频谱的另一端是磁场极强的地区,从历史上看这些地区变化非常缓慢,并且变化通常是奋力挣扎的结果。例如,在俄罗斯中部,磁力线位值在世界上是最高的,超过 150 高斯单位。俄罗斯近来进行了与冷战结束相符合的政治上的重组,这个经历是一个最好的例子,说明有高磁场的地区是如何对传统恋恋不舍,要经过很长时间才能缓慢地迎接改变。然而,它也说明在这些地区一旦变化开始,就会产生一种势能,使人们知道这种改变不容忽视。

 

即便没有这样的证据,我们也直观地知道我们受地球磁场的影响。在任何法律执行官或卫生保健从业者都会看到在满月期间有些人有激烈的,有时是奇怪的行为。当磁场强度突然改变时,它改变了我们感觉的方式,如果我们不了解它为什么发生,磁场强度改变就会让我们感到迷失方向。然而,对于那些了解的人,这一瞬间是一个最好的礼物,是一个改变信念模式的机会,改变他们在生活中引起痛苦、伤害他们家庭、引起身体疾病的信念,让他们去拥抱新的有益于生命的信念。艺术家和音乐家都知道这一点,他们常常期望满月周期是一个充满伟大创造力的周期

來源:微信公众号:觉醒实相(wakeup_now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