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目的是经验自己

 

尼: 你说当我永远选择爱所发起的行动时,我便能体验到我是谁,以及我能成为谁的全部荣耀?请你再说详尽些好吗?

 

神: 所有的生命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你和所有活着的东西体验最完满的荣耀。任何其他你所说、想或做的事,都是附带在这个功能中。你的灵魂再也没有别的事要做,你的灵魂也不想要做任何别的事。

 

这个目的的神奇是在于它是永无结束的。一个结束是一个局限,而神的目的没有这样的界限。万一有那么一刻,你体验到自己是在最完满的荣耀里,你也会在那一刹那又想象出一个更大的荣耀要去完成。你越是什么,你就越能变成什么;而你越能变成什么,你就越成为更多。

 

一个最深的秘密就是:生命并非一个发现的过程,而是一个创造的过程。

 

你并不是在发现你自己,而是在重新创造你自己。所以,别汲汲于发现你是谁,而该汲汲于决定你想做谁。

 

尼: 有人说人生就是一所学校,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要学习特定的课程,而一旦我们“毕了业”,我们便能继续更大的追求,不再被肉体所桎梏。这是否正确?

 

神: 那是建立在人类经验上的你们的另一部分神话。

 

尼: 人生不是一所学校吗?

 

神: 不是。

 

尼: 我们在这儿也不是为了学习功课?

 

神: 不是。

 

尼: 那么,我们为什么会在这儿?

 

神: 为的是忆起,并且重新创造你是谁。

 

我已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过你们。你们不相信我。然而那也是理应如此,没有关系。因为说真的,如果你不创造你自己如你本是的样子,你便无法存在。

 

尼: 好吧,你把我都搞糊涂了。让我们先回到这个学校的说法上。我听过一位又一位的老师告诉我们:人生就是一所学校。所以听到你否认这一点,老实说,的确令我大吃一惊。

 

神: 如果你有什么不知道而想知道的事,你就去学校。但是如果你已知一件事,而只不过想要去体验你之所知,你就不会去学校。

 

人生 ( 如你所称的 ) 是个机会,可让你在经验上得知你在观念上已知的东西。然而要做到这一点,你并不需要学任何事。你只需要忆起你已知的事,然后付诸行动。

 

尼: 我想我还是不十分了解。

 

神: 好吧,让我们从这儿开始谈。灵魂——你的灵魂——一向知道它所有该知道的事。对它而言,没有什么是隐蔽的东西,没有它未知的东西。然而,只是知道了还不够,灵魂还要寻求经验。

 

你可能知道自己是很慷慨的,但除非你做了一些表现了慷慨的事,否则你仍然什么都不是,只是一个观念。你可能知道自己是仁慈的,但除非你曾对某个人做了一件善事,否则你也一样什么都不是,只有关于你自己的一个想法。

 

你的灵魂唯一的愿望就是,将它自己最崇高的观念变成它最伟大的经验。在观念变成经验之前,所有你有的都只是臆测。我对我自己已臆测了很久。比你们和我加起来能记得的还要久。比这宇宙的年纪乘方还要久。那么,你明白了吗,我对我自己的经验是多么年轻,多么新啊!

 

尼: 我又搞不懂了。什么你对你自己的经验?

 

神: 让我换个方式解释给你听:

 

在一开始,只有本是 (Is) 存在,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然而,一切万有 (All That Is) 无法认识他自己——因为一切万有是所有的一切,而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因此,一切万有……是不在的。因为在没有其他东西的时候,一切万有也就不在。

 

这就是自古以来,神秘主义者一直提到的了不起的“在”或“不在” (Is\Not is)

 

且说,一切万有知道他是那时所有的一切——但这并不够,因为他只能在观念上明白其绝对的庄严华丽,而非在经验上。然而他渴望的是经验他自己,因为他想明白,做为这样庄严华丽的存在是什么样的感受。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庄严华丽”这字眼本身是个相对的说法。唯有他不是的什么东西显现出来,一切万有才可能明白做为“庄严华丽”的存在到底是怎样的感觉。当他不是的什么缺席时,他是的什么是不在的。

 

你了解这点了吗?

 

尼: 我想是吧!请继续讲。

 

神: 好的。

 

“一切万有”唯一明白的是,那儿并没有别的东西。因为他永远无法、永远不会由外在,以他自己的一个参考点去认识他自己。因为这样的一个点并不存在。存在的唯一一个参考点就是内在的唯一一点——那“在——不在” (Is\Not Is) 、“是——不是” (Am\Not Am)

 

但是“一切万有”仍选择要从经验上认识他自己。

 

这个能量——这个纯粹、不可见、不可闻、不可观察,因而不为任何别人所知的能量——想要去体验他自己本是的绝对庄严华丽。为了要这样做,他了悟自己必须用一个在内的参考点。

 

他十分正确地推理,他的任何部分都必得比全体要少。只要简单地将他自己分割成许多部分,每个部分都比全体要少,就可以往回看他自己的其余部分,也就看到了庄严华丽。

 

因此, 一切万有”分割他自己——在一个光荣的瞬间,他变成了这个及那个(亦即阴和阳、此和彼)。这个和那个头一回彼此分开的存在。但两者仍然是同时存在,两者皆非的所有其他一切也一样同时存在。

 

因此,有三个成分突然存在了:在这儿的东西。在那儿的东西。以及既不在这儿也不在那儿的东西——为了要这儿和那儿存在而必须存在的东西。

 

是“无” (the nothing) 支持着“有” (everything) 。是“非空间”支持着“空间”。是“全体”支持着“部分”。

 

你能了解这点吗?

 

你懂吗?

 

尼: 事实上,我想我懂。信不信由你,就是由于你用了这样一个清晰的例子,以致我真的了解这些了。

 

神: 我还要进一步讲解。且说,这个支持着每件东西的“无”,是有些人称为的“神”。然而,这是不正确的,因为它也暗示了有些不是“神”的东西——也就是说一切非“无”的东西。但我是一切东西 (All Things)—— 可见与不可见的——所以描写我为伟大的不可见——“无” (No–Thing) 或“空” (the Space Between) ,在本质上就是东方神秘主义对“神”的一个定义,并不比本质上西方对“神”的实际定义为“所有可见的”更为正确。那些相信“神是一切有及一切无”的人,才是那些有正确了解的人。

 

在创造“这儿”及“那儿”的东西时,可能使得神认识了他自己。而在这由内而外的伟大的爆炸性瞬间,神创造了相对性 (relativity)—— 是神给他自己的最大礼物。因此,关系 (relationship) 就是神给你们的最大礼物,这主题后面会再详加讨论。

 

就这样,从“无物”中跃出了“每件东西”——是一个和你们的科学家所谓的大爆炸理论 (The Big Bang Theory) 全然符合的灵性事件。

 

当所有东西的成分向前飞奔时,时间被创造出来了,因为一样东西先是在这儿,然后又在那儿——而它从这儿到那儿所需的时间,是可以测量的。

 

正如神自己可见的各部分开始界定它们自己,彼此“相对”,因此,那些不可见的各部分也一样。

 

神知道要爱存在——并认识它自己为纯粹的爱,其正正相反的东西也必须存在。所以神自愿地创造了那伟大的对立——爱的绝对反面——每样不是爱的东西,现在被称为恐惧的东西。当恐惧存在的时候,爱才可存在为一件可能被经验的东西。

 

人类在他们形形色色的神话里提到的恶之诞生、亚当的堕落、撒旦的反叛等等,就是这个在爱及其反面之间所创造出的二元对立。

 

正如你们选择了将纯粹的爱拟人化为你们称之为神的那个角色,你们也选择拟人化卑鄙的恐惧为你们所谓的撒旦。

 

有些活在地球上的人围绕着这个事件,建立起相当复杂的神话,附带有战役和大战、天使神兵和魔鬼战士、善与恶、光明与黑暗力量的剧情脚本。

 

这神话是人类最早尝试去了解,并且以别人能了解的话告诉别人,一个人类灵魂深深觉察,而心智却只能略略理解的宇宙性事件。

 

在将宇宙演变成他自己的一个分身时,神从纯粹能量制造出所有现在存在的一切——可见与不可见,两者皆有。

 

换言之,不只是物质宇宙如此被创造出来,形而上 ( 精神 ) 的宇宙也是一样。形成“在或不在”等式之第二半的那部分神,也爆炸成无尽数量比整体小的单位。这些能量单位你们称为“灵魂” (spirit)

 

在你们的一些宗教神话里说:“天父” (God the Father) 有许多心灵儿女。这是与人类“生命繁衍它自己”的经验的平行说法,可能是一般大众实际上能接受在“天国”里突然存在了无数个灵魂这概念的唯一方法。

 

在这个例子里,你们的神秘故事与终极实相还相差不太远——因为以一种宇宙性的说法而言,组成我之整体的无穷尽的灵魂,是我的子女。

 

我分割我的神圣目的,就是要创造足够的我的部分,以使我能在经验上认识我自己。为使创造者在经验上认识他自己为创造者,只有一个方法,那就是去创造。因而我给与我的不可计数的每一部分 ( 给我所有的心灵儿女 ) 跟我做为“全体”所有的一样的创造能力。

 

当你们的宗教说你们是“按照神的肖像”被造出来时,他们就是这个意思。这并不是指——如某些人解释的——我们的身体看起来相似 ( 虽然,为了一个特殊目的,神能采取任何他想要的具体样子 ) ,但它的确是指我们的本质和精髓是相同的。我们是由同样的材质组成的。我们是“同样的料”!具有所有同样的特质和能力——包括“无中生有”地创造物质世界的能力。

 

我创造你们——我的心灵儿女——的目的,是为了要体认我自己为神。除了经由你们,我没有其他办法做到这一点。所以可以说 ( 并且也已说过许多次 ) 我要你们做到的是:你们该体认到自己为我。

 

这看似如此令人惊异的简单,然而却变得非常复杂——因为你们只有一个方法得以体认你们自己为我——那就是,首先,你们要先体认自己不是我。

 

现在试着了解这一点——努力跟进——因为谈到这儿已变得非常微妙了。你准备好了吗?

 

尼: 我想是吧。

 

神: 很好。请记住,是你要求听这个解释的。你等了好些年了呢!你曾要求我以一般世俗人的说法来讲,而不要用神学教义或科学理论。

 

尼: 是的——我知道我要求的是什么。

 

神: 既然你要求过,你就会得到。

 

现在,为了保持简单起见,我将用你们“神的儿女”的神话模式来做为讨论的基础,因为它是你们熟悉的模式——并且在许多方面它还没偏离太远。

 

那么,就让我们回到这自知 (self–knowing) 的过程如何发生作用这件事上。

 

我有一个办法可以令我所有的心灵儿女知道他们自己为我的一部分——那就是干脆地告诉他们。而这我做了。但你明白吗,单单让灵魂 (spirit) 知道他自己为神或神的一部分,或神的儿女,或天国的继承者 ( 或你想用的不论什么神话 ) 是不够的。

 

如我已经解释过的,知道一件事与经验它是两样不同的事。灵魂也渴望在经验上知道它自己 ( 就如我一样 ) !对你们而言,观念上的觉知是不够的。所以我设计了一个计划,它是在所有宇宙里最殊胜的点子——并且是最壮观的合作。我说合作是因为你们每个人都要和我一起参与其中。

 

在这计划里,你们这些纯粹的“灵”,将进入刚被创造的物质宇宙。这是因为物质性是唯一的方法,可令你在经验上知道你在观念上体会的东西。事实上,那本来就是我创造物质宇宙——以及宰制它及所有受造物的相对性系统——的理由。

 

一旦在物质宇宙里,你们,我的心灵儿女们,就能经验你们所知的自己——但首先,你们必须先觉悟到其反面。简单地解释这点就是,除非等到你觉知到了“矮小”,否则你无法知道自己长得高大;除非你已觉知到瘦,否则你就无法经验到你自己称为胖的那部分。

 

就最终的逻辑而言,就是除非你面对了你不是的东西,否则你无法经验自己以为你是的东西。这乃是相对论及所有具体生命的目的。你得藉由你不是的东西来界定你自己是什么。

 

所以,在这个终极之知的例子里——知道你自己为创造者的例子里——除非并且要等到你创造了,你才能经验自己为创造者。而除非你不创造你自己,否则你就无法创造自己。换一种说法就是,为了要存在,你首先必须“不在” (not be) 。你懂吗?

 

尼: 我想……

 

神: 赶快跟上来。

 

当然,你是没有办法不作你正是的谁,或你本是的什么——你就是这个 ( 纯粹、创造性的灵 ) ,一向如此,永远都是如此。所以,你做了件不是最好但也不错的事,就是你令自己忘记你真的是谁。

 

在进入物质宇宙时,你放弃了对自己的记忆。这让你可以选择去做你要做的人,而不是所谓的“就在城堡里醒过来”。

 

在选择做神的一部分——而不是只被告以你就是神的一部分——的这个行动里,你经验到自己有一个完全的选择,而那就定义而言,就是神的本质。然而,你怎么能对一个无可选择的事情有所选择呢?不论你多努力去尝试,你都无法不是我的儿女——但你可以忘记。

 

你是,一向是,也永远是神圣整体的一部分,是整个身体的一员 (member) 。那就是为什么重新加入整体,回到神的这个行为被称为忆起 (remembrance) 。你真的是选择重新忆起 (re–member ,译注:此字拆开则是重组在一起之意,变成了双关语 ) ,忆起你真的是谁,或与你种种不同的部分合起来一同去体验你的全部——那也就是我的全部。

 

所以,你在世上的工作并非学习 ( 因为你已然知道 ) ,而是重新忆起你是谁。并且重新忆起每个别人是谁。那就是为什么你工作的一大部分是去提醒 (remind) 别人 ( 去重新注意〔 re–mind 〕他们 ) ,让他们也能重新忆起。

 

所有绝佳的灵性导师所做的只是这个。这是你唯一的目的 (sole purpose) 。也就是说,你灵魂的目的 (soulpurpose) ( 译注:神在玩谐音和双关语的游戏。 )

 

尼: 我的天,这是这么的简单——并且这么的……协调 (symmetrical) 。我是指,全部一致!突然一切都通了!现在,我看到了以前我从未能弄得十分清楚的画面。

 

神: 很好。很不错。这就是我们这次对话的目的。你曾向我要答案,而我答应过要给你。

 

你可以将这次的对话写成一本书,让很多人也能听到我的言语。这是你工作的一部分。现在,你对生命还有许多问题,许多置疑。而我们在此已立下了基石,我们已为其他的了解打下了基础。让我们去看看其他的问题吧。并且不要担忧,如果对于我们刚讲完的东西你还有什么没有透彻了解的地方,很快你就会完全明白。

 

尼: 我想问的事情很多。我有太多的问题。我想我该由大的、明显的问题开始。比如,世界为何是现在这个样子?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