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Boyle-Press-Image-600x450.jpg

 

 

 

2017-06-06

 

 

 

 

现在很多人不是幻想着没有金钱的生活吗?那个时候真不知道能有多少人能够适应?来看看下面的文章:

 

生活在爱尔兰的 Mark Boyle 试图过简仆,没有收入、没有存款,也没有开销的生活。以下是他的人生经历。

 images (1).jpg

 

如果七年前,在我完成商学和经济学学位的最后一年,有人告诉我,如果我现在会不靠金钱生活,我可能会被微波热的食物噎死。

 

当时的计划是找一份好工作,尽可能多赚一点钱,然后买些东西,向社会证明我的成功。有一段时间我做到了,我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管理一间大型有机食物公司,在港口还有一艘游艇。

 

如果不是因为有机会买到一部名叫甘地 (Gandhi) 的影片,我现在仍然在做同样的事。这十五个月以来,我没花掉或得到一分钱,一毛钱都没有。

 

 

Mark-Boyle-Books.jpeg

 

某天在游艇上,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改变,当时我正和一个朋友谈论哲理,喝着梅洛葡萄酒。圣雄甘地这句话深深影响了我,「改变成你想要看到的世界」我不知道那个改变是什么,直到那时才懂。

 

我们开始谈论社会上的重大话题,环境破坏、资源争夺战、工业化农场、挣血汗钱的工人,我们想知道我们把最好的时间花在哪里。我们并没有觉得我们有什么不同,我们也只是高污染海洋中的两个小水滴。

 

 

Mark-Boyle-and-Me.jpg

 

那天晚上我有一番领悟。这些话题之间并非如我以前想的那样毫无关连,它们有一个共同的成因。我相信,我们不再理解我们买的东西会对人类、环境和动物造成的直接影响,它们是产生这些因素的主要原因。

 

消费者和被消费之间的分化程度变得太大,导致现在我们完全不知道我们买的「东西」里面,有多大的破坏和痛苦程度。

 slide_10045_131985_large.jpg

 

很少有人真的想使别人受苦;大多数人不知道他们正在这么做。使这种分离的工具就是金钱,特别是全球化形式的金钱。

 

 

mark-boyle-post.png

 

用这个来举例:如果我们自己生产粮食,我们不会像现在一样,浪费三分之一的食物。

 

如果我们自己制作桌子和椅子,那我们在改变室内装潢时就不会丢弃它们。如果我们必须清理我们的饮用水,我们可能就不会在这洗澡。

 

我想改变成我想看到的世界,很不幸,那我必须得放弃金钱,起初我决定尝试一年。因此我写了一张生存必需品清单。我爱食物,所以把它列在最上面。想得到免费食物,有四大要点:在野外寻找食物、自己种粮食、以物换物并善用剩饭剩菜。

 

第一天,我用剩饭剩菜和找来的食物做成三道菜,喂饱一百五十个人。在这一年大部分时间里,我吃自己种的粮食,换算起来一餐只花五分钱。不论晴天雨天,我都在野外的火炉上煮饭。

 

清单上第二重要的是栖身处。因此我从回收网站 (Freecycle) 得到一台露营车,把它停在我自己的有机农场中,并且切断了电源。把捡来的木头放进旧汽油箱里烧火,使简陋的住所温暖起来,我还有一个很大的马桶,能为我的蔬菜制作「人造肥料」。

 

 

1dab.jpeg

 

 

我在河流中洗澡,我用乌贼骨和野生茴香种子充当牙膏,这是素食者的怪癖。我会帮当地报纸经销商减轻负担,用废弃报纸来当卫生纸 ( 我曾用自己的那篇报导来擦屁股 ) ;它不是双层卫生纸,但很快就能习惯。要出门的话,我有一台自行车和拖车,去城市来回 55 公里的路就当健身运动。我会用蜂蜡蜡烛来照明。

 

 

Mark-Boyle.jpg

 

很多人在我身上贴了反资本主义者的标签。我的确认为资本主义根本是有缺陷的,总在有限的地球上要求无限的发展,但我不反对任何事。我赞同自然,赞同社区、赞同快乐。而这是我不懂的事:如果所有消费主义、环境破坏会带来快乐,它多少会有些意义。但所有不快乐的关键指标都上升了,例如忧郁、犯罪、精神疾病、肥胖、自杀等等。更有钱似乎不等于更快乐。

 

讽刺的是,我发现这一年是我人生中最快乐的一年。我在社区中有更多朋友,从我开始做这件事后就不再生病,我从未那么健康过。我发现友谊 ( 而非金钱 ) 会带来真正的安全感。我发现西方的贫穷大多是精神上的贫穷。也发现独立其实是互相依赖。

 

 

明天开始我们能都这样生活吗?不,那将会是个灾难,我们会太沉溺于此事和便宜的能源,也会在各地成功建造出一个全球的基础建设。但我们下定决心打造小社区,并且重新建立小于一百五十人的社区,那有何不可?在地球上九成的时间,我们活得更环保,我们不仰赖金钱过活。如今我们是唯一使用钱的物种,也许是因为我们是最脱离自然的物种。

 

IMG_1964.JPG

 

大家经常问我,跟我以前充斥金钱和生意的世界相比,我现在少了什么。压力、堵车、银行对帐单、公营事业帐单。对了,还有和朋友在当地酒馆喝的一杯有机艾尔啤酒。

  

生存是建立在死亡之上,活下来的不是最大的,不是最强的,也不是最聪明的,而是最适应的。

来源: http://www.awaker.cn/news/detail_106990.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