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一种修行方法,当它结合于每个人的具体运用时,可以说都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世上从来就没有二个完全一模一样的存在。如果我们的独一无二仅仅是指的这一点,那就太没有意义了。我们要说的独一无二,主要体现在这样的二层意思,第一是生活就是修行,也可以理解成人生即是一场修行,作为独立个体自然是无二的。这样的说法并不少见,实际上是对修行作广义的解释。修行的狭义解释往往是和宗教或个别人的行为有关,尤其是宗教,一种最普遍的说法就是修养德行,成就道德;而再具体化一些,恐怕一百个修行者有一百种说法,不过它们的深层意义基本可归纳为提升灵性生命的层次。所谓有修佛、修道或天人合一,通常也可以认为是生命提升的终极。

第二层意思指的是修行的方向,当修行达到与整体合一时,那不就是当然的独一无二了。有所谓的万法归一、万佛同体、一切皆空或一的法则指的就是独一无二。如果说前者突出的是修行的行为,那么后者则为修行的境界。修行的行为可以是千变万化的,如佛门修行八万四千法门;道学修行三千六百法门,而依修行的广义理解,人具一法则是无数的法门。这里并不是在玩数字游戏,其实际意义无非想突出这样一点:无论有多少千变万化的修行法门,最终都会走向至极的唯一,独一无二的宇宙实相,也就是宇宙的最根本之法:一切本来如此!

显然,我们这里表达的意思就是有二个独立无二,一个是作为个体、与众不同的;另一个是作为合一、无我的。这里体现的其实是宇宙的全息和万物的运行规律。说明白点,我们下面要讲的就是修行中个体与整体的关系。

既然我们这里强调的是广义的修行行为,那么,对修行意义的理解显然会有所不同于宗教的内含。当然,我们不能因为生活就是修行而把修行和生活完全等同起来。修行只是生活的一个方面,一种以生命的进化为主导的生活方式。修行的重要性主要依托于生命的重要性,生命来到这个星球,不管如有些人认为的是一场游戏还是一次人生的旅行,我们总得希望生命能获得了成长,而不是停止不前;我们总得期望灵命能够获得进化,恢复她原有的高层次的圆满。这样,我们谁也无法回避修行,谁都在生活的磨难中改变生命的质量。

显然,我们要解决的问题就是选择怎样的修行才有利于我们生命的成长。有这样一种说法:真正的修行不在山上,不在庙里。不能脱离社会,不能脱离现实。要在修行中生活,在生活中修行。有的人整天打坐,磕头、拨念珠,修了好多年,可是习气、烦恼依旧,性格、心态依旧、没有任何改变,这不是真正的修行。

这样的说法看来主要是针对一部分宗教信仰者的,是针对那些专门为修行而修行的人。其实并不能一概而论。宗教修行有它的特点,尽管现代宗教一直也倡导融入社会,如中国的人间佛教,在生活的现实中行菩萨道,在生活中感悟、觉醒。不过,修行是有次第的,有明显的层次差别的,这是我们今天要说的重点。尽管我们认为修行方法万万千,每个人都有一种适合自己的方法,但是我们所生活的世界是典型的二次元社会,人的生命也像阴阳一样,分为生命的本质灵性和生命的形式形体二部分。从横向看,灵性和形体是同一事物的二面,从竖向看,这是同一事物中二种境界层次的生命。显然,无形的本质为上,她象征生命向未知发起不断探索的精神;有形的形体则作用于物质世界的生活和创造。

宗教修行从它的开始之初,就是以灵性生命的修行为主,可以说它进入的是生命高一层次的修行生活。但是,这里的修行层次都存在与同一生命之中,所以,没有底层的基础,世俗生活的磨炼就无法实现高层次的修行。像我们熟知的弘一法师,学道前叫李叔同,是国内名人,公认的才子大儒。有人以为李叔同成为弘一法师是为了避世,或是为了过闲云野鹤的生活,这是误解了一种成熟的灵魂。丰子恺说:“我以为人的生活,可以分作三层:一是物质生活,二是精神生活,三是灵魂生活。物质生活就是衣食,精神生活就是学术文艺,灵魂就是宗教。‘人生’就是这样的一个三层楼。弘一法师是一层一层走上去的。弘一法师的‘人生欲’非常强!他的做人一定要做得彻底。他早年对母尽孝,对妻子尽爱,安住在第一层楼中。中年专心研究学术,发挥多方面的天才,便是迁居二层楼了。强大的‘人生欲’不能使他满足于二层楼,于是爬上三层楼去,做和尚,修净土,研戒律,这是当然的事,毫不足怪的。”

古代理学家如朱熹和王阳明,早年均曾求禅问道,但后来又转佛入儒,在生命的底层补课,后来的王阳明,不仅集成儒学为一生,又集合修行佛道的成就,即集儒释道之大成,出自其手的心学,实际早已超越了儒学的朴素唯物主义境界。

关于宗教修行的内容很多比较常见,这里重点说说世俗社会的修行,这一块大家很陌生。世俗社会的修行并不指所谓的居士修行,它就是我们日常的生活和工作,并且被局限在物质世界的行为,也就是一切围绕于形体生命的行为。有人可能会质疑这样的修行,为什么非要把生活和工作也戴上修行的帽子?不管是生活还是工作,它们的本质都是为生命的成长服务。可以说,一切政治家、科学家、艺术家或者说有别于常人的杰出成就者,都可以被称为世俗修行的成功者,这和他们的信仰无关,和他们所从事的职业无关。这里衡量的标准是他们与众不同的才能和成就,表明他们具有比常人更高的能量,这些能量就是他们的修行成果,并决定他们的未来将会达到宗教标准的“神”的层次。举例来说像爱因斯坦、牛顿、特斯拉这样的大科学家,他们的科学成就就是他们的修行成果,能量远在常人之上,所以他们的灵魂可以到达神的层次,并跟随信仰的方向到达该去的地方。

问题是有一些能量达到超群的人物,本身却是反神论者,也没有灵性信仰,这类人尽管有神层次的能量,可是他们的信仰仍停留在物质世界的层次,最后还得回到人间来。如果其中具有邪恶信仰的,也可能留在神界成为反面的生命。神界代表的是生命能量的层次,同样有善恶之分;天堂和地狱执行的是功德标准,当然天堂还包括能量的层次。一个邪恶之徒也可能达到神的能量层次,但他的归宿最大可能是成为邪神或下到地狱。神的善良必然性只是人类一厢情愿的美好愿望而已。

一般可以这么认为,缺乏灵性信仰的人,即使再有本事,其生命的层次也不会太高。因为灵性生命线包含有很宽的层次,按宗教粗略的说法就有佛性、神性、人性、兽性、草性(植物)等层次,每个人都具备这样的条件。缺乏灵性信仰的人,本身不具备开发灵性的能力,他的生命能量只能停留在人性阶段进行反复地运作,好一点的进入低层次的神性阶段,差一点的,长期在人性阶段轮回,必然的结果是往下至兽性层次。据一篇报道终南山高人的文章《野兽都穿衣服在大街上晃着呢?》说香港弟子用大奔拉着老和尚,兴高采烈的进城,刚进外环,老和尚执意要回山,原因竟是:“一进城我可明白了,虎豹狼虫都穿衣服了,都在大街上晃着呢!”这就是高人所见的人性演变为兽性的见闻。

一个成功的修行者,除了要具备人世间的功底,必然离不来灵性修行的再造。我们看到,人类中一些杰出的科学家包括其它行业的专家,在事业顶峰之时都会面临一次生命的选择,这是物质化专研极端出现的人生方向选择机会,有许多人因此开始了他的灵性成长之道。当然也有人选择了从常规武器到核武器的道路。

灵性修行的方向就是高层次独一无二的无我阶段,佛学中又称空性阶段,这和传统文化中的天人合一观,灵性学说中的一的法则是同样的道理。二个独一无二体现的是宇宙的对立统一原则,整体和个体的原则。为什么这里的终极修行用到的是方向而不是目标?在佛法中有这样的说法,做任何一件事,只要有了目标,就必然会带来执著,追寻彻底觉悟和解脱的人,不能有任何执著,包括对仙佛及自己成佛的执着。人必须先觉悟仙不是仙、佛不是佛,才能真有仙佛的觉悟。得见灵异奇物,拥有神通,均会使人执境失悟,进入虚妄。但达到此境的人自比凡俗人多一些能力和能讲一些道理,如果自我宣传,自称为大师活佛,或神秘教派唯一传人,或有特异功能可发功影响千万人,均能得到不少信众崇拜,而在世上得大名位、大利益,但也瞬即偏离宇宙之道,建立虚妄,形成魔障。确定为方向以后,才有可能实现对所谓“目标”的超越,超过这类幻境才可以证悟真实的本体。

世俗社会的修行最大的问题就是缺乏对终极实相的感悟,也就是整体的观念。即使是物质文明中最理想的共产主义社会,也无法实现对物性的超越。所以,高级文明的无形社会始终在他们面前是一道坎,始终无法摆脱自身的内斗,物质文明越发展,人类的分裂程度越严重,机器智能越先进,人性越沉沦。

一个地方有普遍的灵性修道人,人的灵性就高。人贵为天地之间,是因为人灵性高的缘故。灵性高道德水准就高,这样的人有两种工作要做,一种是通过工作和生活的同时,提高人性的境界,所谓在人生过程中提高生命的价值;另一种是通过灵性意识来看宇宙和身体,这是修道的部分。上述就是生命双修,我们倡导的独一无二的修行方法,才是每个人来到地球生命体验、进化的方向。

张工/文

 2017.5.5

 http://ztg126.blogchina.com/

(圖文採編自网络,版權歸屬原作者)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