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变你自己,你就改变了这个世界

 

Q: 首先,我想感谢你,为了我们来到这儿,对你乐于回答有关宇宙认知的问题,向你致敬。

B:

我们只是把你们在很多很多方面早就知晓的内容,如实的反射回给你们。我们也感谢你们每个人,乐于和我们共同创造这样一个互动交流的机会,向你们致敬并为此感到高兴。因此,把其他很多事情都搁置一旁,一天一天的,一点一点的,你们的文明体系和我们的文明体系的关系就越来越紧密,能够以很多更加开放的,面对面的方式进行互动。

Q: 太好了。当你今天晚上刚开始讲话的时候,你提到了,我们全部都是使者。

B:

是的。

Q: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有这样一个强烈的想法,这真让人兴奋。

B:

是啊,我察觉到你心里是这样的。

Q: 是啊,这太棒了。但在我心里也出现了某种感受,似乎我是被弹射到这个状态,比我准备好的还要快。

B:

哦,不,不,不会的。任何事物,当你还没准备好去控制和管理它的时候,绝不会赋予你。绝不。那只是你想当然的觉得,你还没准备好,使得它看上去似乎你必须踩下刹车,就好像你刚才说的。但是任何你经受的事物,都是个信号,在告诉你,你完全准备好去控制和管理它了。再说一遍,要记住,宇宙从不做无意义和无关的事情,在这个意义上,你也从不会做无意义和无关的事情。因此来说,你感知到的任何事物都是你内在的内容和能力的标志。你跟上我了吗?

Q: 是的。

B:

你所要做的全部,就是去绝对的依赖和信任你自己,然后你会发现,你具有,比你想当然所认为的,还要更大的能力去控制和管理任何进入你生活中的事物。

Q: 好的。

B:

某种程度上说,没有什么事物,它内在中不包含有时机把握。你可以营造一个“它还不到时候”的假想 --- 也就是这个想象可以让它看上去,似乎体验到它还没到时机 --- 但也只有假想可以做到这一点。因此如果你撤去这个想象,并且你确信承当 --- 你能控制和管理它,你就会发现你自己完全有能力那么做;它们是 --- 自保有,自维持,自预言,自我实现的,全部如此。

Q: 嗯,好的,我想听听你对某些事情的建议。

B: 是吗?

Q: 我认识到 .... 和这一体宇宙连接在一起,是多 么让我兴奋。

B: 嗯。

Q: 但我觉得,在走入这让人兴奋的目标之前,第一步是学习。看上去似乎我的连接是第一步,但我想先去学习。

B:

你永远在学习同时永远在教授。每个人都即是老师又是学生。这让你同时也是个共同收授者。你正教授着你正学的。并且你在运用中学习着 --- 这也是之所以你学的如此之快的原因 --- 去经历那些你希望了解的事物,无论以什么样的路径方式,你一开始就有能力去经历它。

Q: 好的。我想要去经历,同时我也想去学习的这个事,在我内心里如此强烈的涌现着,就想今天晚上跟你打听一下。我想以物质身体登上 UFO 的基地,并在那儿,我就可以获得帮助,来释放掉“小我 EGO” 的各种扭曲 ....

B:

我说,你觉的,你现在是在哪儿呢?(观众:笑声一片。)现在这个现场,就是你所说的 UFO 基地。

Q: 好吧(笑着说)

B:

现在这个方式,就是我们能够在此时和你们的社会进行互动的界面。当时机到来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和你们以其他方式进行互动,更多公开可见的方式,你也一样会参与进来的。但是现在,你正在那个“不明飞行物”的基站里。当然啦,显然你知道我们是谁了,那这里就是一个 已明飞行物” 的基地喽;识别为:友善的飞行物。

(现场:大笑不止)

Q: 好的,我下一个问题是,在南斯拉夫,耶稣的母亲,圣母玛利亚出现了 ....

B:

所有大众集体意识的表现,集体灵魂和集体精神在这个时期会开始去表现出,在你们创造的思想心理上的能量,因为你们正在融合成一个意识。并因此你们会带来反射,如果你们愿意,在电磁能量方面,融合,爱,连接和交流,都会镜像反射回给你们,现在这正开始在你们所有人之间发生着 --- 在你们所有人中。你们正在构造和吸引你们自身的迹象,来表明你们自身作为一个整体存在的一部分,你是由你们星球上所有全部存有们所组成的。

Q: 在这一点上,能详细的再多说一点吗?

B:

你提到的个体性,具有它自身的意识,但这个体意识,同样也是在你们星球上所有全部意识的产物。而当在你们星球上的所有全部意识开始觉醒,并认清在事实上,这只有同一个【意识】,一体唯一的【意识】时,你们会带来 --- 代表着“觉醒”的动作和迹象 --- 来把这个觉醒,反射回给你们自己。去反射回给你们每个人 --- 正在融合成【一体自我】的各个部分。作为你们一体自我的一部分的你,你正在谈起的圣母玛利亚的出现 --- 代表着具有无限制的爱的,带有母性特点的大众群体意识,这就是这个玛利亚的符号所代表的迹象。

Q: 好啊,而且我觉得我正试图去 .....

B: 试图什么?

Q: 嗯。我正致力于去打开 ....

B: 好的。

Q: .... 打开这母性的能量

B: 你正在打开它。

Q: 我也想去把这母性的能量和男性的能量平衡匹配。

B: 你会的。这也是这个整体观念的全部要旨。这也是在你们的星球上,这个转换的时代全部要做的。

Q: 好的。在我一直寻找探索的事物当中,有一件我已经想明白了,就是在这个宇宙中去获得事物的方式,就是抱着关爱的态度,去请求,申请许可。

B: 在某种程度上,是这样。

Q: 那我想申请 ....

B: 直说吧。

Q: .... 我们得怎么做,能让圣母玛利亚,在这里,在我们面前彰显?

B:

现在得弄明白某些重要的事情:你们可能需要,也可能不需要某个特别的象征符号。你们叫做圣母玛利亚的这个概念想法,可以以很多方式来彰显出来,并且始终在显现,或者如果你愿意,女人们就是这彰显,(现场:笑声)为了有所帮助,可以使用任何特定的文化符号来做象征,并且是让人一看就强烈的感受到。它不会是遍地都是同一方式的显现,因为这样一来就不能代表不同的文化。这不是说为了获得这相同的能量(让每个人感知同等能量),你似乎必须请求某一特定的象征物来产生这个相同的能量。

Q: 好吧。对于这个特定的彰显,让我感兴趣的一个地方,是这样的核心形象会治愈全天下的人,而我想 ....

B:

如果你被吸引到那个特别的象征上,那就奔赴那个可以轻易看到它的地方。但你根本不必这么做,在这个意义上,随便你在那里你都可以产生那样的效果。你可以随处可见,但它不一定非要以那些象征性的表达方式来彰显。这样一来,那些象征性的表达方式,在它出现的时候可以具有更多的区域性,来代表相似的表达。这正出现在各地,但你们很多人根本没认出它来,因为你们认为你们需要某种类型的单一象征来代表和表达它。融合,用你们文化上的看法,是在你们自我内在中去融合男性和女性能量,而它同样也是代表着这精神心灵的融合,这能量的融合。没必要非得去用某一具体化显现的概念来使它彰显。

Q: 我所正在谋求的,是最快速的线路来达到融合 ....

B:

最快速的线路,就是去允许它,可以用任何它需要的方式在任何确定区域去彰显,并且在你自己内在中接受和承认这个方式。或者就是去你想去的地方,如果你乐意去用一些其他方式来经历体验它的话。

Q: 我必须去哪里才能平衡它吗?

B: 你不必去,不用的。

Q: 要去成为那份 知晓 和了解吗?

B: 不。

Q: 那么,这是爱吗?

B: 不,不,你是这知晓和了解本身,无论何时,无论何地,你都是,只要你愿意是。

Q: 好啊,我现在就愿意是,但我 ....

B:

那你就是了。

你所必须做的全部,就是仿佛你是那样去行为。

确信着你已经是了,并且就按照 --- 你相信它的那样去行动。

Q: 那其他的突出的信念呢?

B: 你指的其他信念是哪一个?

Q: 愤怒 .... 憎恶,仇恨。

B: 这些概念,如果你乐意去整合它们,那么就不再被经验到了。

Q: 我想去整合它们。这就是为什么我想请求登上 UFO 飞船,这也是为什么我申请 .....

B:

不,不,不,不,不。

你在寻求着概念具体化有形的外在形式,但整合发生在你内在里。你必须下决心,决定去整合它们,正是这个决定,允许你去体验经历所有的,你声称你想要去经历的事情。那些具体客观有形的外在概念,是根本不会给你带来一体化融合的。正相反,是一体化的融合过程才会带来那些外在的具体有形的体验和经历。

弄明白,这就是你想要的“想法” --- 融合它自身 --- 随之融合这些概念想法。然后你会引导你自己去经历,代表着你正在展现的融合水平的那些体验。你拥有你内在的力量。那力量从不会来自于其他任何地方,永远不会。现在,你也许会创建某个象征,而当某一个体创建某一个象征,它意味着那融合和那力量已经在它们的内在里被展现出来了。你跟上我了吗?

Q: 是的。

B:

仇恨,愤怒:这些概念,如果你明白,你是一个有核心的存在,并且是一个存在的服务,只是因为在定义赋值中,找不到有那个地方,定义了你是作为一个完整的融合一体的存在。仇恨,愤怒,它们是你会不断使用的一个能量的负面表达式,但你可以用一个积极的正面的方式来使用这能量 --- 无限制的爱。

愤怒,往往单纯校准你的社会对齐方式。当你看到某个特定的位置和状况,你看到某一特定的境遇和环境,你就产生了一个愤怒的反应,这纯粹是校准对齐你所信以为真的,对你来说你确信是真实的那些东西,和你正在关注的情况局面有关。

恨,在某种意义上是表现在许多方面的,“爱”的极化 --- 但它也在许多方面上,是一个拒绝给予“爱”的朝向。在很多方面,它是一个负面的评判,被放置在爱上的一个“无效”,一个“终止”。仇恨憎恶,事实上并不真的是“爱”的对立。它是一个爱的极化面貌,而真正和爱对立的,不是仇恨憎恶,而是自责,内疚,负罪感,因为爱是自我圆满无限的完全认同。自责,内疚,负罪感则是缺少自我价值认同。仇恨憎恶始终隐含着你值得拥有某种重要事物 --- 即使你以一个否定的负面的样式来宣称它。所以,在方向上,恨是“爱”的思想感觉上的否认和反抗的极化作用,但它不是爱的直接意义上的对立。

(羡慕 = + 渴望 + 匮乏,我渴望那种满足感,但认为自己无力做到。嫉妒,是羡慕的反向平衡,为了摆脱内心的无力和匮乏,将这种痛苦转嫁给外在目标,把自己的缺失感,转换成被外在的某个事物某个人所剥夺,完成了归咎,怪罪,而成功摆脱了,去面对自己无力感的苦痛。进而对所归咎怪罪的人或者事,产生恨。恨,是嫉妒的进一步升级,认为自己的无力是外在事物在操控,自己是受害者,必须反抗。羡慕,嫉妒,恨,始终都包含着“爱”。但里面包含了匮乏,无力,缺失,限制,根本原因是自我的内外分离,认为外在力量大于内在,因而产生受限,被奴役,被控制下的反抗,反夺,反控。这就是内维尔所解释的,“毁灭之子”。这些都可以通过认清自己的内在力量而全部治愈。 --- 译者个人体会。)

但如果你以积极的方式来使用这能量,那么这些表达式不会显现出来。没人需要恨某些事物,你的自然调校,也就是你们称之为恼火的,根本不必以一个负面的愤怒方式发泄出来,如果你不去认定你所经历着的事物是无效的,那就已经承认了你可以去做匹配和调整。所有情感和情绪的负面表达方式,都来自于对于你所经历的事物做了无效,失效的认定。当你理解了,所有情况局面以及所有境遇都是为了让你去彻底明白 --- 什么是你的真实,什么是真正的你, --- 或许也能够去反射给其他个体们 --- 什么是真正的你,让他们有机会去改变,去和你的振动融合,如果他们选择去 --- 不是说他们必须 --- 如果他们选择并决定去改变的话。而当你彻底明白了 ---- 什么是真正的你 --- 那么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别的事物会影响你。任何时候,你感受到负面的想法观念所导致的愤怒或者仇恨,那么,你就只不过是甘愿去选择吸入其他人的信念系统。如果他们正在展现负面的,否定的,消极的表达方式,除非你自愿去选择吸入,否则根本没有任何因素能够去影响你的正面积极的表达方式,别人的负面信念和表达方式,根本影响不到你。

去审视在你周围环绕你的境遇和环境状况,把它看成是某个提议,提供给你做选择,你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如果你正在提供一个积极的现实,正面积极的想法观念,无限制的爱,但你提供的这些被他们以消极,否定,负面的方式回应了,你能够简单的选择去把这回应看成是一个负面的提议,你完全有能力选择接受他们的负面互动提议,也可以不接受。并且如果这根本不能表达“你所是的你”,那就别接受这种负面提议,别吸入这些负面的回应。

没人有能力去强迫你接受任何方式,没人有能力去强迫你做任何事情,没人,没人,没人例外,根本没有谁是例外。你必须选择“同意”,你必须要去选择接受他们的提议,同意去和他们,在他们那个信念层面来和他们进行相互配合,相互作用,相互影响。当你同意和允许了和他们在他们那个信念层面互动时,你必然引起愤怒,憎恶和仇恨,激烈的口角,愧疚自责,挫伤感失败感,嫉妒和猜忌。你必然选择同意把他们构建到你自己的世界里,以便你去感受他们,因为所有感受和情感都是存在着的 --- 某一信念的第一反应。没有任何产生着情绪情感反应的知觉 --- 是不带有某个观点和某种视角的。

Q: 好的。这很重要,在这点上也许我应该完全彻底的管理好自己。

B: 好啊!

Q: 我后背的脊椎,在我 7 岁大的时候,被损伤过。

B: 嗯。

Q: 出这个事的时候,我父亲对此满不在乎,还在那儿笑。

B: 嗯。

Q: 我下颌骨脱臼过三次,我鼻子也被打破过,我还被小轿车撞过几次。

B: 哦。

Q: 这看上去像是自我毁灭自我破坏行为,而我一直以来,怎么也没能发现,找出到底是什么信念使然。这就是我为什么寻求帮助的原因,因为,无论我到哪里,都处于痛苦和烦恼之中。

B: 哦,好的,继续说。

Q: 在关爱别人方面,我有障碍,因为我始终处于太多的困苦和伤痛之中。

B: 嗯。

Q: 我只是对这些无处不在的痛苦烦恼而感到恼火。

B: 是的,是的。

Q: 究竟是谁一直在导致这些痛苦烦恼,或者可能是我做了什么愚蠢愚昧的事情,我对此很恼火 ....

B: 是啊,你是这样的。

Q: 对我做的愚蠢愚昧的事情,我恨我自己。

B:

够了,够了。停下,停下, 停!!!

如果你打算去表达,你经历过的这些负面的体验,你首先能够做到的,第一件让你受益的事,就是去停止指责你自己 --- 创造了这些体验经历。因为你这么做,只能增加更多对它们的消极负面的感受:“看看全部这些负面的消极的体验经历,我觉得自己真是愚蠢,因为我愚蠢我才会带来这些经历。” 这样的想法正在加重你的纠结和困苦。因此,第一要务,是从这种看法上转移,去积极的向前看,去改变你看待它的方式,就是去允许你自己,去认可 --- 你创造出这些负面经历,它们是具有正面积极的意义的。你跟上我了吗?

Q: 是的。

B:

现在,一旦你允许你自己,把那些以负面消极的方式所创造的体验,认可为带有正面积极的意义,那么由此,让你自己去了解,去认清,你以那样负面消极的方式所产生的体验经历,它们带给你什么样的正面信息和启示,于是你就能了解你自己,认清你自己。所有那些你已经学会的事物,所有你吸收来的概念想法观念,深入调查它们;审视它们。去发现和探索它们是什么。然后就完全明白了,你正在判定着,有意识自觉的确定着,经由生活所必须要传达给你的,无论什么信息和启示,它们是什么,你是甘愿,乐意去以最轻松的可能性方式去接受它们的。你现在会允许你自己以开放的方式来接受这些信息和启示,并且不会拒绝任何信息和启示。这会导致你不必去以痛打你自己的方式,来让你去高度关注那些你必须接收的信息。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让你去关注。你根本不必去以经历这些物质身体上的惊恐慌乱和不安来让你注意某些信息和启示。

现在,你可能只是仅仅被教导成,把某一物质身体上的意外伤害,等同于精神心灵上的伤害。这也许在你的内在中,是一个自动的机械的反应机制。你不再需要它了。你可以允许任何事物,以非常轻松和舒缓的方式来进入到你的生活里。把信息和启示温柔的传递给你自己。

你根本不必去为了觉醒,而痛打你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你能开始去明白,你拥有全部权利来用同等的无条件的爱和无条件的恭敬来对待你自己,你知道那是无极无限的宇宙创造所赋予你的天赋权力。你根本不必做任何事情来赢得天地万物的爱。你根本不必做什么特别的事情,才配得上这个宇宙万苦烦恼,或者可能是我做了什么愚蠢愚昧的事情,我对此很恼火 ....

B: 是啊,你是这样的。

Q: 对我做的愚蠢愚昧的事情,我恨我自己。

B:

够了,够了。停下,停下, 停!!!

如果你打算去表达,你经历过的这些负面的体验,你首先能够做到的,第一件让你受益的事,就是去停止指责你自己 --- 创造了这些体验经历。因为你这么做,只能增加更多对它们的消极负面的感受:“看看全部这些负面的消极的体验经历,我觉得自己真是愚蠢,因为我愚蠢我才会带来这些经历。” 这样的想法正在加重你的纠结和困苦。因此,第一要务,是从这种看法上转移,去积极的向前看,去改变你看待它的方式,就是去允许你自己,去认可 --- 你创造出这些负面经历,它们是具有正面积极的意义的。你跟上我了吗?

Q: 是的。

B:

现在,一旦你允许你自己,把那些以负面消极的方式所创造的体验,认可为带有正面积极的意义,那么由此,让你自己去了解,去认清,你以那样负面消极的方式所产生的体验经历,它们带给你什么样的正面信息和启示,于是你就能了解你自己,认清你自己。所有那些你已经学会的事物,所有你吸收来的概念想法观念,深入调查它们;审视它们。去发现和探索它们是什么。然后就完全明白了,你正在判定着,有意识自觉的确定着,经由生活所必须要传达给你的,无论什么信息和启示,它们是什么,你是甘愿,乐意去以最轻松的可能性方式去接受它们的。你现在会允许你自己以开放的方式来接受这些信息和启示,并且不会拒绝任何信息和启示。这会导致你不必去以痛打你自己的方式,来让你去高度关注那些你必须接收的信息。有其他的方式可以让你去关注。你根本不必去以经历这些物质身体上的惊恐慌乱和不安来让你注意某些信息和启示。

现在,你可能只是仅仅被教导成,把某一物质身体上的意外伤害,等同于精神心灵上的伤害。这也许在你的内在中,是一个自动的机械的反应机制。你不再需要它了。你可以允许任何事物,以非常轻松和舒缓的方式来进入到你的生活里。把信息和启示温柔的传递给你自己。

你根本不必去为了觉醒,而痛打你自己,弄的遍体鳞伤。

你能开始去明白,你拥有全部权利来用同等的无条件的爱和无条件的恭敬来对待你自己,你知道那是无极无限的宇宙创造所赋予你的天赋权力。你根本不必做任何事情来赢得天地万物的爱。你根本不必做什么特别的事情,才配得上这个宇宙万物的爱,这个造物主的爱 --- 因为你就是这爱,这爱是你自身所全部拥有的,而根本没有任何事物是专有的。你仅仅因为你作为【存在】的本质,你真正所是的你,就足够配的上宇宙中全部的爱:只因为你是【存在】。如果这无极无限的宇宙造物主,确信着笃信着,【存在】是你应得的,那么就要用对待宇宙造物主同样的恭敬来对待你自己。

确信【存在】是你应得的,并且确信,在生活中你可以获得所有你需要去获得的所有知识和全部了解,在某种程度上这会让你明白,你被爱着。但这开始于 --- 懂得爱是你应得的,你完全值得那爱,接受和承认你自己去爱你自己。这让你根本不会用那种负面消极的方式,为了去领悟和学习你认为你必须去学习的东西,而似乎你得去虐待你自己,你根本不用这么干。

现在,某些这类观念,某些来自于这观念的东西,是被做为一个来自某些其他生活方式的遗留物 --- 可以说是你们现在,正在清理的某种动量,某种要素。但你们能够在你们希望的任何时刻来使它彻底结束。如果你愿意,现在立刻就可以。去彻底结束它的最轻而易举的方式,就是去停止 --- 向你们自身以外寻求事物,停止在事物上的外求冲动,那么从你的内在去做,这会赋予你能力,让你去成为你想要成为的任何事物。

去成为你想成为的吧 --- 因为你是那个想象,想象着“你能够成为的你”的想象。就好像你已经是你所设想的那个你,就好像你已经是的那样去做。因此你会给你自己带来外部的现实体验,表面上看来似乎在你自己的外部会体现描绘出 --- 你现在是谁,表达着你现在情愿去相信着的 --- 你是谁。

你只是在事件到事件之间被踢来踢去,在局面和局面之间,在状况和状况之间荡来荡去,并且四处碰壁,因为你正在从外部,从外面寻求答案。所有这些事物,局面,状况,境遇,它们都会始终把你踢回到,你作为【存在】的本质中心去,因为只有那儿才有答案。

Q: 当我进入我存在的中心,我没发现什么。那什么也没有,空空无物。

B:

哦,那可是有相当多内容啊。如果你乐于以另一种方式来倾听的话,在那寂静中有大量的信息。现在,你们也许觉得你们没从中听到什么信息,那再一次说明,之所以你们没能听到什么,原因是基于你们一直以来被教导成的那个倾听方式。你们一直被教导成,在你们认为,你必须去听到点怎样的信息上面,你应该听到怎样的信息方面,你投放了强烈的预期和期望值。现在请允许我们来训练一下你们的想象力,我们可以吗?

Q: 好的。

B: 你确定吗?

Q: 确定。

B:

好吧,这都取决于你们。我不可能在任何事情上来强迫你们的。现在,对我进行描述,如果你们进入你们存在的核心里,以一个完全放松和平稳安定的,沉思冥想的状态来进入,那么你如何去想象“你会接收到信息通讯”?你做什么样的设想,会允许你知悉,你已经收到的信息通讯呢?

Q: 我全部的困难和难题,都会被解决,而消散。

B:

好的。那么你是在说,你的答案就来自于你生活中的那些事件它本身,很好。然而,来听听你说的名词术语:“难题”,一个疑难和麻烦,经由你们的定义,它被解释为某种难以改变的位置,局面和状况。

疑难麻烦作为某种局面状况和任何其他局面状况是一样的。你的信念是 --- 它是难以改变的,这就是“使它难以改变”的原因。所以,如果你愿意去融化它们,就停止去相信 --- 它们是难以改变的,并且承认并允许他们融化。你发现没,你也许正是处于设想假定的情况下,也即,你设想并认同于,你必须从外在上做点什么来改变事物。你所要做的全部,是承认它们轻松就会改变,允许它们改变,因为改变和变化是在这个宇宙中唯一持续不断的。

改变和变化是最平稳持久的存在方式。当你在行走的时候,那要比你努力去单脚站立时,更加稳定而平衡。静止只是执着的坚持了一个观念,认为你必须以外部力量做点什么来改变某些事物,对想法念头要施加作用力,也就是由此而产生了 --- 这看上去似乎总是同样的局面状况。

因为你可以离开它,可以放下它,可你不愿意离开它,也不愿意放下它 --- 你完全可以离开它,放下它,把它当成是你走过的路径中的某一部分,而不是把它当成你路径上的障碍物来使用。

你会允许境遇环境的改变,因为你清楚的知道你现在会接受另一条路径,是这路径的信息和启示已经交付给你了,而不是这条路已经交付给你了。你现在心甘情愿的去开放,以便让这些信息和启示在你的日常生活事件中显现它们自身。但如果你不相信,正是你在产生着它们,你是产生它们的那个人,那么你就看不到它们。因为你还在你自身的外部去寻找着它们的影响,你还在否认着,你是那唯一的能够在你的生活里产生它们的人;你坚信那就是你想要成为的样子,那么你就是那样子了。

在某种意义上,把这个概念以非常务实和简练的表达方式来说,就是你们一直说着的,你们的社会所教导你们的那句话,也即“看到才相信,眼见为实”。但真相是,“相信才看到,你信以为真 , 信以为实,你才看的到。” 这就是它的运作机制 .........

Q: 好吧,当我想去成为的某种人,我触及 .... 我似乎撞到什么,好像某种限制,当我去行动的时候 ...

B: 你不会的。如果你是那个人,你不会撞到限制和障碍。你在不同的时间,你是不同的“你”。

Q: 嗯。

B: 去定义哪一个是你,哪一个是你想去成为的。定义它,就现在。

Q: 那个我想去成为的我,是望着窗外,再没有任何人被任何人侮辱和伤害,是去阅读报纸新闻,而那上面全部都是美好的消息。

B: 好的。

Q: 那个我 .... 我想有发言权,能够去呼吁,那些钱都在哪儿 ..... 如果这整个星球都在金钱上运作,为什么没有足够的金钱来解决所有受害的孩子们,以及所有那些被伤害的父母,而他们正在伤害他们的孩子们?”

B: 好的。

Q: 为什么这些事情不能被处理好?为什么我不能问 Mafu 以及你自己的问题,而不被告知:“嗯,你还没准备好来听这个。” 并且还说,这以后再说。这让我觉得,我还是个小屁孩,而且总也准备不好。而且让我觉得,我依然还能做错事,或者某些愚蠢的事 ....

B: 我刚已经说了,你现在准备好了。

Q: 我知道!所以,我正在说。

B: 是的。

Q: 那么,如果我现在就准备就绪了,为什么我们没被大量的告知,在其他维度上的那些人们所熟悉的,以及他们所知道的事情,还是说我们,作为躺在下面的愚蠢的人,不能被告知这些事?

B:

你正在被告知。你只是没能认出,也没弄明白,完全没了解到,你被告知了什么。现在记住,在这个世界里的其他所有人:你对他们尽责,但你不为他们负责。他们现在选择去成为什么是他们的选择权。你真正能够去帮他们的最好方式,是充分的圆满的去是你希望去成为的你,无拘于外在你所看到的一切。再次强调,你正在告诉我,你根据你在外面所看到的事物,来作为决定“你是谁”的基础。而不是仅仅作为“你是谁”而存在,只因为那就是你想成为的你,而不是去根据外面来决定“你是谁”。

Q: 那如果我能去成为我自己,我会回忆起所有我所经历的每一件事。

B:

没必要如此,因为在这个现实实相里,去成为你想要去是的你,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去记得你曾经历的所有事情。在这个现实实相里,去成为你想去是的你,你会想起你必需去想起的每件事。

Q: 但谁在决定着我所必需的什么,什么是我必需的?

B: 你自己啊。

Q: 我正决定,我需要知道更多更多。

B: 那是你的 EGO ,小我 ....

Q: 我的小我?

B: .... 你的小我在决定着。

Q: 那正好是我想要去修理的地方啊。(现场观众:笑声一片)

B:

弄明白一些重点:所有你需要的,是一个基本的信任,也即,在任何给定时刻,你所必需做的事情上,你就拥有你所需要的资源和能力。在任何给定的时刻,对于在那一刻你正在“是谁”,你就知晓你必须要去知晓的一切。所以,无拘于在你周围你看到了什么,而这个吊诡就在于,在你的世界里去看到事物改变的最迅捷的方式,就是去改变“你是谁”的观念。

Q: 在我进化到某一时刻,我具有去开发的能力吗,达到上帝的全觉意识吗?

B: 你早已被开发到那个层面上了,那个你作为【存在】的层面上,就是全知全觉的上帝意识。

Q: 好啊,好的,一个层面。但我想要去创造某种层面 ....

B:

你,现在,你把自己所放入的领域,和这个领域有关的无论什么概念想法的描述,你都具有能力去访问和接入。你看,对所有一切事物的全部知识和了解,对你现在所处的这个物质现实,是毫无必要去激活它的,反而事实上,那会真的妨碍你(在这个物质现实层面)的存在方式。

Q: 所以也许这不需要太多知识了解,但我想要的爱,却是存在的。

B:

那就去感受它,因为它全都围绕在你周围。但首先要从你的内在中感受它,否则你就永远也不会在外面看到它。如果你希望去在你的世界里看到任何改变 --- 那么首先改变你自己。然后你就会成为他人的榜样,去示范“无限制的爱”是什么样子,而让他们也感受到 --- 他们也能成为这样;去允许他们观察你正树立的这个典范,无拘于他们正选择什么。也许他们不认同你,那又如何?你承认他们的任何选择。

如果你正在吸入他们的现实,并且变得沮丧和泄气,厌恶反感,诸如此类的等等,由于他们是甘愿选择去沮丧,泄气,厌恶反感,诸如此类的等等的,那么你就只是在加强他们已经生活其中的现实坚固度。你没在给他们做典范,你没给他们一个机会,去看看还有其他方式其他路径,可以获得满足和喜乐。

你想要的人生,去自信你已拥有。就像是“你已经走在那个生活道路上”那样去生活。我们没在说,你会无视其他人正在自愿选择痛苦,烦恼,遭受打击和折磨的事实。但去帮助他们的最好方式,最首要的,是去成为一个自由,喜乐的存在,至少向他们展示,存在着可以实现自由和喜乐的另一方式。否则,他们无法看到这种方式的典范,也就没办法明白,他们完全可以选择这样的方式 --- 去爱他们自己。如果这真的是你在你的生命中所关心的,真的是你想去参与的,那么你必须首先做到第一步;去成为一个典范,彰显你作为【存在】本质所具有的“无限制的爱”,他们和你自己,全部都是这“无限制的爱”。并且信赖着,相信你的爱会让这世界不同,会产生你希望看到的改变。

因为这个世界,这个地球,在你所渴望它存在的那个方式上,它早已存在,你会把你自己带进这样的世界,这样的地球里。你会把你自己带进这个秩序,带入这个早已存在的振动水平里,在这个早已存在的振动层面里,展现着你们的地球,是和平安宁,完美和谐,并且随处展现着丰裕。那个地球当下就存在着!如果你达不到那个,在你的内在中早已包含的那个世界的振动水平,你就永远也看不到它。所有的秩序,所有的路径和方式,所有的地球,都早已存在。

Q: 那里有人存在着吗? .... 生活在那里 --- 我们中某些人,现在就存在于那个地球吗?

B: 是的。

Q: 有没有某种方式,让我们可以联系他们并且和他们交流?

B: 是的,有!运用你的想象力。你现在就可以去想象,他们就是你现在所想象的。按照你对他们所想象的,在你自己内在中形成模式画面。于是你会把那能量拉进你的当下,并且你当下把它在你周围扩散,以便于其他人能够看到它会是什么样子。这样其他人他们也能选择这个现实并加速它的转换。

Q: 我们能在他们的地球上架设一个摄像机 .... 并且我们能听到他们的声音吗?

B: 迟早。

Q: 迟早。

B:

但我们正讨论的是某一不同的振动,不同的维度。再强调一次,并不是物理概念上的“在外面的某处”。这全都在这里,当下。让我们来用你们社会中被称之为无线电广播的概念来类比。你们明白,同一时间所有广播节目都来自于无线电广播。但你现在听到的这个节目是你的调谐器所指向的这一个。所有不同振动,不同维度的地球,它们都同时存在,就在这儿,当下。 你所获得体验的这一个是你正调谐并锁定在里面的一个。

所以去想象你喜欢的那一个。按照你愿意去在那个世界里生活的范式,去生活在这里,于是你会成为他们能量的接收信标,以便于那个节目内容能够在这个现实里被传送和播放。这样一来其他人能够和它熟悉起来,并下决心去调谐他们的频率和那频率对正。如果他们不知道有这样一个节目存在着,如果在这个世界里没有某个人作为典范来展现出有这样一套节目存在着,那么就没人会明白有这样一个节目存在着,那么他们永远不会把他们的频率调谐指向到那个振动上。

所以,假如在你内心之中,对于“你喜欢的世界是怎样的一种存在”,你有某种想法,那么就仿佛你已经存在于那世界一样去生活 --- 就好像这就是你的现实生活。所有痛苦烦恼的概念想法,冲突战争,以及仇恨憎恶,敌意,困绕挫折和失败,它们都是幻象,是你们熟知的老一套节目内容,是基于无力匮乏和自我怀疑的一个影子,迟早,每个人都会厌倦这老一套节目,并且去找寻另一套喜欢的新节目。

Q: 好的。(现场:笑声,欢呼声)

B:

但是你明白的,如果你不是,先于其他人而早已调谐进那套节目的振动频率上,然后他们问你:“说一下,最近你收听到某些好节目了吗?”那你就不知道是哪个频率,你也没办法告诉其他人,让他们去调谐到这个振动状态上。

Q: 我调整并保持在那个振动上有困难,因为 ....

B: 嗯?? ....

Q: .... 因为我的恐惧进来了。

B:

啊哈 .... 。当你说,你有困难 --- 那正是因为这想法带来了困难。现在这也许就是老一套节目里的表现,但这是清零的一天,请立刻归零!

Q: 好的。

B:

这就是有意识自觉的“戒条戒律”的概念。你们还打算去沿用那老一套的观念吗?或者你们打算去下决心转换成新的观念,并就在此时此刻去下决心转变吗?如果你是这个新观念,此时此刻就是新的概念想法,那么你就不是那个还在说这个话的人:“我对这个有困难,我对那个有难度。” 你就不会再是说这种话的人了。这是你内在的东西,是无法靠外在来化妆的。嘴上说它就是如此如此,然而却在内心里,你依然相信老一套。

Q: 好的。

B: 我们这里正在谈论的是完全的承诺,绝对的百分之百的信任。

Q: 好的。以你的生理身体的方式,我能见到你,并且给你一个热情的拥抱吗?

B: 在未来 10-20 年内,完全可以。

Q: 好的。

B: 在你们的梦想现实的星际领域里,请别让这问题来阻碍你们去这么做。

Q: 好的。我很高兴 .... 这样的讨论让我很高兴。

B: 谢谢你的大胆直言,谢谢你乐于去探索,你作为造物主的所有方面。

Q: 谢谢你,我的朋友。上帝祝福你。

B: 你也是,我们共同分享着这祝福!

———————————————————————

版权所有:Bashar Channeled by Darryl Anka 巴夏 经由 达里尔安卡 传送

原文出处:http://www.oneness4all.com/?category_name=bashar

翻译整理:冷静投机(欢迎指正翻译错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