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你发现一个圣人试图把你纳入某个体系,试图迫使你进入某个体系,记住,他就是个凶手,他非常的暴力。他的暴力也许裹着糖衣——你们所谓的圣雄都像那样,非常暴力,他们是极其暴力的人。他们试图把你塞进一个模子,这个模子是事先做好的。你还不在的时候,那个模子就已经有了。你来的时候,那个模子已经有了——你必须符合那个模子。

 

  当你来见我,我并没有模子。我不让你符合任何事物。我只是洞察你,我试图观察你最内在的能量往哪里运动,我协助它往那个方向运动。那就是你的道路,那就是你该去的地方。你没有足够的勇气进入它。我帮助你,我给你勇气。我对你承诺:「我与你同在,你去吧——不用担心。」但我是帮助你成为自己。

 

  对我而言,宗教意味着个人的自由,绝对的个人自由。当然,那种自由当中包含了极大的规范——但那种规范必须出于你自身的意识,它不是被别人强加给你的。

作者 : 奥修

摘自 : 四十二章经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