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04

 

 

问:我的嗓子时常不舒服,仿佛有什么卡在那里。怎么办?

 

如果经常觉得嗓子不舒服,比如干哑,容易疼痛,觉得不干净不利落,仿佛有什么卡在那里,咽炎...这是一个征兆:喉轮阻塞。

 

喉轮卡住,意味着一个人要学习自由,如实和充满爱的自我表达。

 

我们需要问自己以下的问题:

 

-我是否能够畅通无阻的表达自己?

 

-我是否能够每时每刻都在表达自己的真相?

 

-我的表达是否奠基于爱

 

很少人一生下来就可以做到畅通无阻的表达自己。人们都是在成长的过程中,不断的练习自我表达。

 

很多时候,在说话之前,我们就已经自我评判:我说的东西有价值么?我说的东西会有人听么?我说的东西会不会令人看低我?我是不是说还不如不说?

 

看,还没说话,内心的冲突就已经一大堆。

 

内心冲突的背后,就是两个字,恐惧:怕不被接纳,不被欣赏,怕显得自己很没用...是深深的无力感。 这种模式,往往是在生命早期就被播种到了记忆中。

 

比如,父母就是不敢于表达自己的人,有什么话都憋在心里,渴望别人猜到自己的心思。

 

或者,每当儿时的自己想要表达的时候,都没有人认真听自己讲话。父母可能总是在忙自己的事情,缺乏耐心,或者对自己表达的内容横加评判。

 

或者,曾经发生的个人无法掌控的事件带来了深层的创伤,令自己的自我价值感亮起红灯。

 

等等...

 

我自己也花了很长的时间,去疗愈 ‘不敢表达’,以及学习 ‘温柔的表达自我真相’。

 

在最初进入职场的时候,每当与一群非常agressive的客户在一起开会,我都浑身不自在。我想说自己的想法和意见,却不敢说。当终于鼓起勇气说的时候,话还没出来,脸就已经红了 (捂脸)。这就令我越发窘迫了。

 

这当然不会令我更自信。只会让我对自己充满怨恨。这所导致的结果就是,我要么不讲,要么就讲的很尖刻,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子。

 

 

能够每时每刻都表达自我的真相就更困难了。因为我们时刻担心着,一旦表达了自己的真相,会不会就伤害到别人?会不会搞砸了关系?会不会...

 

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我们知道,自己的内心,充满了很多可能伤害到别人的内容。

 

这就如同:假设你的内心是一个水坝 。里面不仅仅装着美好和爱以及所有正面积极的能量和情绪,也装着很多怨恨,愤怒,委屈等等负面的情绪和感受。这就如同把清澈的干净的水与浑浊的脏水混合在一起。

 

当你想表达此刻真相时,如同开闸放水,冲出水坝的不仅仅是清澈的水,而是一个混合体。甚至,你已经看不到干净的水的存在了,一切都变得浑浊...

 

当我们不说出自己的真相, 我们说出的很可能是以取悦为目的的谎话,或者没有意义和内容的废话。

 

有一次公司的同事们聚会。一个同事带着女儿出来了。很明显,小家伙并不是一个美女。但打招呼的时候,另一个同事却说:哇,你女儿好漂亮啊!那个妈妈一脸尴尬的说:没有吧...明明不怎么好看...结果场面很尴尬...

 

《修行者的秘密花园》一书中,一个人向上师提问:为什么我的身边总是围绕着说话大声而喧闹的人,他们讲的话没有任何意义和内容,但却说个不停...当你真的需要他们的时候,他们什么忙也帮不上。

 

上师说:“因为你播下来说无意义的废话的种子。你有没有看到自己总是花时间与别人吹牛皮,侃大山。言而无用,言而无信。令你感到不适的现实,只不过是自己播下的种子长成了大树,现在被你看见了而已。”

 

“你要做的,是拔出因,拔出那颗种子。”

 

 

如何疗愈 ‘不敢表达’的自己和 ‘不敢说出真相’的自己?

 

不敢表达只是表面现象,也就是那颗站在你眼前的树(果)。它的下面有着深层的心理架构,从一颗小小的种子开始 (因)。

 

所以,我们不能通过单纯的去鼓起勇气表达来改变现状。甚至,这个时候去表达,很可能真的搞砸关系,令你刚刚踏出去一小步就缩了回来。

 

我曾经遇到这样的人。她说,对不起,我得真实,我得表达真相。然后各种吐槽,和指责...这样的人在灵性的圈子里最常见,因为急着想要解放自己。

 

然而,这样的表达不仅不能解放自己,反而更进一步囚禁了一个人。任何并非奠基于爱的表达,都将带来一定的功课。 当听者接收到这样的能量,只会离对方远远的。

 

要真正疗愈自我表达,我们必须学习接纳自己和爱自己。 正因为对自己充满了不接纳,才要缩到一个壳里,或者带上一个假面,或者变成一个自我表达的暴君。 

 

我们永远都不可能让世界接纳我们。哪怕我们已经臻至完美。

 

唯有接纳全盘的自己,才可能真的自由,自由的表达自己,充满爱的表达自己的真相。

 

 

 

如何接纳自己呢?

 

就是走出去,用自己所拥有的,去服务他人。 没有人可以关起门来,在家里学会接纳自己。因为真正的接纳,来自于爱的流淌。爱的能量必须经由你和他人来流动起来。这是人类世界的设定,就是必须彼此服务,才能活现天堂。

 

这要求你必须成为给予者,通过不带任何期待,无条件的帮助别人和服务别人,来疗愈内在的无价值感和不接纳。

 

想想看,当我们不敢自我表达的时候,往往是希望别人给予我们一个可以自如表达的环境,或者猜中我们的心思。因为我们自己不敢说不,从而期望对方收回那个请求和邀约。

 

我们寄希望于他人,这令我们成为了被动的 receiver (接收者)。我们深深的渴望别人的爱和关注,来缓解自己内在的无力。

 

但继续做一个接收者,无法改变我们的处境。要超越自己,必须勇敢的做相反的事情,成为一个giver (给予者)。

 

你可以给予金钱,可以给予关爱(比如去看望养老院的老人),可以分享你的音乐才华,可以去教贫困山区的小朋友英语...总之,发挥想象力,给予你所能给予的,但不求回报。

 

当你坚持这样做,很快的就会看到效果。这会改变你大脑的神经回路。你对自我的认知会发生改变。

 

你将看到自己作为一个内在富有的人而存在。你的情感账户越来越丰盛,你对自己充满了肯定,你会肯定的知道自己的表达一定是有价值的,一定会在某种程度有益于人。

 

这时,你的内心的那个水坝,储存着许多干净而清澈的水,散发着清新的味道。当你‘开闸放水’时,不仅没有人会受伤,而是说话者和倾听者都感到喜悦和有收获。

 

  

寻找创造性的自我表达的方式

 

除了去给予服务,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事情可以做。就是寻找创造性的自我表达的方式。

 

每个人,都是艺术家。艺术,就是灵魂的通过创造性的方式进行表达。

 

与其愤怒的表达自己,不如用画笔将情绪倾泻到纸上,不如尽情舞动身体去释放,不如开怀的歌唱,不如击打非洲鼓去释放那个调皮的自己。

 

总之,找到你的创造性表达方式。这不仅会打开你的喉轮,还会令你发现潜藏的天赋!

 

旧有的创伤和情绪,内在的恐惧和不安全,需要智慧的被释放和疏导。

 

日本的一位知名艺术家草间弥生,一直患有幻听症,为了表达这个困扰,她不断的绘画,她找到了自己的语言就是小圆点。最后,她不仅不是一个患者。还成了卓越的艺术家。在上海开画展的时候,所有人都去排队看那个圆点组成的大南瓜。

 

 

所以,每一个障碍的背后,都是爱的能量渴望冲破自我局限。我们需要做的,就是找对方向,take bold action! (勇敢的行动)

 

 

 

通过冥想来舒缓喉轮也是很好的选择。

 

每一个脉轮都有其颜色。颜色就是不同振动频率的光。喉轮的颜色是蓝色。

 

找个舒服的地方坐下来。深呼吸几次。

 

当你呼吸的时候,观想吸入和呼出的气息是金色和白色的光。你不断的用这光去充满自己,环绕自己。

 

然后,观想吸入蓝色的光,将光吸入到喉轮的位置。观看蓝色的光在那里,不断的放大,越来越光亮,就像蓝色的火焰。

 

你观看你堆积在喉轮的所有曾经吞回去的话,所有刺耳的话语,所有的谎言,包括所有的无力感和自我怀疑,都被这个蓝色的火焰熊熊的燃烧掉...

 

慢慢的,你感到蓝色的光充满了整个喉轮,那里变得非常的干净和通透。

 

...

 

你可以保持这个过程,直到你觉得舒服的时候,停下来。

 

可以反复去练习这个冥想。

 

 

 

祝愿所有人,都如实而充满爱和创造力的表达自己!

 

作者:达芙妮

 

資料來源:神圣蓝图

https://mp.weixin.qq.com/s/qp5ngK3YgrMUjc5xnXJSvA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