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5-2 13:05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的一对夫妻布鲁斯及安德烈・莱宁杰( Bruce and Andrea Leininger )根据其儿子的经历出版了一本名为《灵魂转生:一位二战飞行员的前世今生》( Soul Survivor:The Reincarnation of AWorld War II Fighter Pilot )的书,受到美国 CNN 等多家媒体的关注。该书描述他们几年来不遗余力,经过一步步查证,最后确认自己的独子詹姆斯・莱宁杰( James Leininger ),是由一位在二战中殉职的美军飞行员投胎转世的过程。

 

书中讲述了一个真实的故事: 1945 年,一个名叫詹姆斯・休斯顿( James M.Huston Jr. )的美国飞行员在太平洋上执行任务时不幸坠机身亡; 1999 年,一个叫詹姆斯・莱宁杰的男孩诞生在美国路易斯安那州。大量的事实让人相信,这个男孩的前世就是那名二战飞行员。詹姆斯轮回转世的故事也因此一度成为美国家喻户晓的话题。

 

布鲁斯和安德烈都受过良好的高等教育。如同很多现代人一样,这对年轻夫妇以前不曾听说,也不相信轮回转生这样的事。但是在小儿子詹姆斯身上,他们见证了一连串他们曾认为不可思议的事情,深受震撼,也因此彻底改变了他们以往的认识。如今,他们对轮回转生已深信不疑了。

 

詹姆斯还是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特点,尤其对飞机兴趣浓厚、情有独钟。然而,就在詹姆斯还只有二岁的时候,他对飞机的钟爱却开始给他带来麻烦了。詹姆斯开始做恶梦,经常吓得又踢又叫的。

 

梦中他不断惊恐地大叫“飞机着火!小个儿逃不出去!”一边又踢又抓,好像要奋力挣扎爬出驾驶舱。

 

安德烈说,我母亲是第一个提出詹姆斯在回忆他自己前世经历的人。

 

起初,安德烈对此半信半疑,因为詹姆斯从小只看过小孩的动画片,从未接触过与二战有关的任何信息。而且,安德烈和丈夫在家里也不看二战影片,在詹姆斯面前也从未谈及过与二战相关的历史。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在越来越多的事实面前,安德烈由当初的半信半疑变得开始相信了。

 

詹姆斯在 3 岁时,有一次,他走到一个飞机旁边,做着各种动作,有板有眼的,俨然就像一个飞行员在对飞机进行一系列起飞前的检查。

 

还有一次,安德烈给詹姆斯买了一个玩具飞机,并告诉他飞机下面有一个看起来像炸弹一样的东西。令安德烈感到惊奇的是,詹姆斯赶紧纠正她,告诉她那不是炸弹,而是一个副油箱。“我从来没有听说过副油箱什么的,”安德烈说,“我当然更不懂什么是副油箱了。”

 

后来,詹姆斯的噩梦变得愈来愈频繁,甚至一个星期要发生三、四次。安德烈的母亲这时建议她寻求治疗师卡罗尔・鲍曼( Carol Bowman )的帮助,鲍曼是研究轮回转生方面的专家,已出版过二本有关轮回转生的书籍。

 

在鲍曼的帮助下,詹姆斯越来越多地开始与人分享自己对前世的回忆,令人震惊的是,他的噩梦也开始显著减少,几乎是立竿见影。与此同时,詹姆斯也越来越善于向人表达和描述自己的前世经历。

 

鲍曼解释说,詹姆斯当前正处于最容易回忆起自己前世经历的年龄,因为年幼时对前生的纯真记忆尚未受到来自今生现实世界的侵蚀和干扰。等到了 5 7 岁,这种对前世的记忆就会慢慢消退。

 

詹姆斯的父母说,在 2 4 岁时,詹姆斯常常向他们讲述一个前战斗机飞行员二战时的经历,尤其在他寝室昏昏欲睡的时候。詹姆斯描述得如此细致入微,栩栩如生,就像身临其境一样,令他父母感到非常吃惊,至今依然记忆犹新。

 

有一次,詹姆斯告诉他们,他的飞机被日本人击中了,然后坠毁了。詹姆斯说他当时飞的是 Corsair 战斗机,然后又神气活现地说,“你们知道吗?这些战斗机还经常爆胎呢。”

 

事实上,有关历史学家和飞行员都知道, Corsair 战斗机当时确实有着陆时经常爆胎的毛病。这些也可以很容易从书本或网上查询到。

 

安德烈说,詹姆斯还告诉过他的父亲,他飞机起降的航母的名字——纳托马( Natoma ),以及当时和他执行任务的另外一名飞行员的名字——杰克・拉尔森( Jack Larson )。

 

经过一番调查研究,布鲁斯惊奇地发现,原来这一切全都是真的!纳托马是当时美军在太平洋上一艘航母的名字,而杰克・拉尔森也确有其人!杰克在二战期间曾是一名美军飞行员,在太平洋上服过役,现在还很健康地生活在阿肯色州。

 

“这给我带来的震撼,就好像见到了活神仙一样,简直难以置信,让我惊呆了!”布鲁斯说,“我的观念也因此发生了一次脱胎换骨的变化。”

 

为了进一步寻求答案,布鲁斯简直着了迷:不停地在网上搜索,四处收集、整理当时的各种军事记录,并亲临各地采访曾在纳托马航母上服过役的一个个老兵及当事人。

 

他说,詹姆斯告诉他当时自己是在硫磺岛上空被击落的。而且布鲁斯很快就瞭解到,在硫磺岛执行那次突袭任务的飞行中队中,只有一位飞行员在行动中殉职,而他名字是,詹姆斯・休斯顿( James M.Huston Jr. )。

 

布鲁斯说,詹姆斯还告诉他,他飞机的发动机被火炮直接击中了。在采访到的老兵中,有位叫 Ralph Clarbour 的,当时曾担任 Corsair 战斗机的后座枪炮手。据 Clarbour 回忆说,在 1945 3 3 日硫磺岛的那次突袭中,詹姆斯・休斯顿的战斗机正好与自己的飞机肩并肩地飞行。他当时亲眼看到一颗防空炮弹不偏不倚地击中了休斯顿的发动机的中部。

 

布鲁斯说,所有这一切使他现在不得不相信,自己的儿子的确就是詹姆斯・休斯顿转生回来的。

 

后来,莱宁杰夫妇( Leiningers )又与詹姆斯・休斯顿的姐姐,安妮・巴伦( Anne Barron )取得了联系,并向她讲述了他们的小儿子詹姆斯・莱宁杰的这段神奇经历。现在,安妮也对此深信不疑。

 

“小詹姆斯能回忆起已故詹姆斯生前的经历,并能描述得如此详细,栩栩如生,实在令人惊叹,没有办法不叫人信服!”安妮说。

 

当然,随着小男孩詹姆斯慢慢长大,他对自己前生的这些生动记忆也会随着时光的流逝而慢慢褪色。然而,对小詹姆来说,安妮寄来的两件礼物则显得异常珍贵,决不会因岁月而褪色:一个乔治・华盛顿的半身像和一个 Corsair 战斗机的模型。这二件珍贵礼物都是在二战结束后,美国政府寄给家人的属于已故詹姆斯的私人物品。

 

布鲁斯最后说,“现在看来,詹姆斯所经历过的这一切,并非独一无二的现象,但这其中的过程及所呈现出来的方式却是相当惊人的,也很神奇。”

 

来源网址: http://kzg.io/gb3Rj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