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穿过门回到家(1)

 

 

把他的头扶到左边,扶到托盘那里去!护士对护工喊着。他在吐了。那晚急诊室很拥挤,周五通常都是这样。这次满月也把事情搞的更复杂。

 

他醒了吗?陪着迈克来到急诊室的邻居问。护工弯腰仔细的查看了迈克的眼睛。

 

耶。他正在醒过来,白大褂护工回复说。当你能跟他说话时,不要让他起来。他的头被重击了一下并缝了几针。别让它们炸线了。

 

护工走出了隔间,一个被半圆形滑竿上挂着的窗帘隔出来的区域,在很多像这样的其他人中隔出一点隐私。

 

迈克睁开了眼睛。他瞬间就知道他在哪了。他又回到了地球上这一切开始的医院里。让急诊室沐浴在杀菌灯光中的荧光灯让迈克闪避并闭上了眼睛。房间里有些冷,迈克立即觉得需要一床毯子。护工拿来了一床,他似乎听到了迈克无声的请求。然后他又离开了。

 

你昏过去一段时间了,老兄,邻居说,感到有点尴尬因为他甚至不知道迈克的名字。他们缝了你的头。别尝试说话。邻居焦急的拍了拍迈克的胸口并离开了拉帘子的地方来到了等候室。

 

迈克一个人了。他的思绪正在刚发生的现实中畅游。这一切都是一场梦!他在幻景中打败的那个丑陋,恶心的东西一直都是对的!迈克一直都是在地球上,晕着躺在医院里——在昏迷中——他所经历的所有这些奇妙的事情都不是真的。

 

迈克又想吐了,这次是因为他所处的现状。他回来了。家只是一个白日梦,有着天使的地方的确就是怪物所说的——都是痴人说梦。所有这一切都没有发生,而迈克仍在医院!他所看见的一切或被教导的一切都没有任何的实质或实证。他闭上眼睛并希望死去。

 

晚班护士长来到隔间并向迈克屈身。他能在周围消毒水的气味中闻到她淡淡的香水味。她检查了他前额上的绷带并轻轻的碰了下他。

 

托马斯先生,你醒了吗?

 

是的,沮丧疲倦的迈克说。

 

你现在可以回去了。我们缝合并包扎了你的伤口而你没事了。现在可以走了。迈克知道事情有些不同了。

 

我的下巴——我的喉咙?

 

它们没啥事啊,托马斯先生。我们漏掉了什么问题吗?迈克在担忧的护士的注视下动了动下巴,感受了下脖子。一切似乎都是完好的。

 

没有。我想我是在做梦。迈克回到了现实中。他简单的想了想这个事情。护士,我在这里多久了?

 

大概三个小时,托马斯先生。护士笑了并很体贴。

 

那账单呢?迈克需要知道。

 

它被你的公寓的一些政策承担了,先生。有一些文件要签字,但不需要支付什么。

 

谢谢,女士。护士离开了隔间,迈克再次一个人了。有些事情对不上。尽管这看起来像是在几个月之前,迈克仍清楚的记得贼的确在挣扎中打碎了他的喉咙。所有这些伤都在他的幻景,或梦境,或管它曾是什么之前出现过。而他梦到的任何事情都不可能改变这些。而现在,不仅他的喉咙没有受伤,他的下巴也没有。这仍然是在另一个梦境中?不。迈克被他膀胱的压力逼迫了。他得去卫生间了!这回到了基本的地球现实,他作为一个真实的人类已经习惯了的。

 

迈克起身并忽视了他头上的疼痛。当他去找卫生间的时候他意识到他仍穿着他的便装。他立即就找到了。这是一个很小的,单人的,普通医院卫生间,散发着消毒水的味道并是极其干净的。他释放了他自己。这感觉好陌生——就像他好几个月都没做过的事情那样,而且它似乎持续着又持续着。

 

迈克正在洗刷,此时他在镜子中瞥见了他自己。他的面相有点不同。他靠向镜子,盯着他自己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并疑惑他所看到的。他站的很直并感觉良好!或许在医院里休息三个小时就正是他所需要的。

 

迈克缓缓的走出了治疗区域并见到了在外面等他的邻居。迈克看到他并和他握了手。

 

谢谢,Mr.——”迈克不知道名字。

 

请叫我哈尔,托马斯先生。邻居见到迈克起来了并好些了很是感激。

 

哈尔,你一直在这等我吗?迈克好奇的问。

 

这没什么,Mr.—”迈克打断了他。

 

请叫我迈克。

 

好的,迈克。我的车就在外面。让我们回家把。迈克忽然对家这个词有反应,并感到胃部凹陷处被刺了一下,以提醒他他的梦境是多么悲惨的让他失望了。

 

听起来很好,哈尔。迈克是真心感恩。当哈尔去拿车时,迈克签署了必要的文件并走出去了。

 

在回家的路上,迈克问了他的邻居关于事故的事情。所有的似乎都和他记忆的一样,除了伤情。那是我想象出来的吗?迈克想。

 

迈克再次感谢哈尔的悉心照料并回到了他的公寓。他像往常一样打开门,啪的打开昏暗的灯,走进去,并关上门。

 

他被这本应该对他来说很熟悉的景象和气味冲击到了。尽管有一团糟要清理以及音箱要放回去,但鱼缸并没有如他记忆的那样被打碎。这里有些事情很不对劲。他感到他就像是在访问某个穷人并帮这个家伙收拾他的屋子!迈克停下并环顾一切。

 

这个地方不属于他!为什么他从来没这么想过?为什么它如此昏暗和肮脏?三小时前这就是他的,而现在它看起来则像是从完全不同的一个世界来的人的。到底发生了什么?

 

迈克意识到他的意识和曾经住在这个地方的那个人不相匹配了。不知怎的,甚至想想要睡在这个地方都似乎是怪异和不合适的。迈克到最上面的抽屉去翻找他的东西。在那儿,他放那的,是一张他从没觉得他会去用的信用卡。支付信用的钱太多了,他常说。我不需要啥好的东西,他会说。迈克翻了翻钱包,看看他是不是还有一些美钞,并开始收拾一些东西和护肤品。最后,他关上灯并离开了公寓。他知道他还是会回来拿他的东西和鱼的,但他在脑子里给自己记下了一个便条并立即给出了通知。然后他去到哈尔的公寓简单的告诉他他打算要做什么以防后面警察需要写报告。

 

迈克打的车把他带到了城里更好的地方,他立即住进了一个豪华的酒店。当他看着陈设丰富,豪华明亮的酒店大堂时,他舒了一口气。这才更像回事!明早他会去再找一间公寓——在他找到能配得上他的工作之后。甚至当迈克穿过大堂去找电梯时,都有人回头朝他看。迈克的存在有着正能量,并吸引着注意力。他是某个特别的人吗——或许是一个明星?

 

当迈克躺在酒店房间的床上时,他开始思考在他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感觉好极了!他感觉很平静。他完全知道明天就能找到一个好工作,就一天——甚至是在洛杉矶——因为他很擅长他所做的事情。他都等不急要遇见人们并付出自己了,或许甚至开始一个更大的事业。

 

然后这发生了。他想到了雪莉,他失去的愛人,而这里已经没有痛苦了。对于失去一段珍贵的关系已经没有了悔恨的刺痛,或者感觉很可怜并需要因此而逃避。当迈克想起他最近是什么样一个人时他还做了鬼脸。啊!我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才会让我那样的表现?她只是在履行她的合约。对于那个事情来说我也有着和她同样的责任。

 

天哪,他在说什么?但这是真的!迈克干了一件在几个小时前会伤害到他的事情。他去到电话那拨打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号码。它响了一下,两下,然后一个愉快的女性声音上线了。

 

哈喽?

 

雪莉!迈克很高兴听到她的声音。

 

迈克?雪莉听到他的声音似乎有些不愉快。

 

听着,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是okay的,并告诉你我对所发生的一切真的都感觉很好。

 

迈克?这真的是你吗?你听起来有点不同。

 

我只是想终结一下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并告诉你我希望你的人生真的美好。你值得拥有,还有我觉得你真的是一个非常好的女孩。

 

迈克?这不可能是你。

 

是我。

 

你又找了个女朋友?

 

没有,雪莉。我真的是认真的。我打电话只是想告诉你我很好,并不论你在未来做什么都祝福你。我们曾有过快乐的时光,而我希望你能在愉快的时光中记住我。

 

迈克?发生了什么?

 

现在没法说,或许以后哪天吧。再见!

 

迈克?这是一个玩笑,是吗?

 

迈克在美妙的平静感中挂掉了电话。他结束了他的那段人生并非常高兴把它放下了。她的声音并没有激起任何的负面情绪,只有完结的平静感和一种继续前进的感觉。

 

迈克感觉很奇怪。有些什么非常不同了。他在做的事情一点也不像旧的迈克。他感到了当下的能量,并且不担心住在旅馆里,一晚花掉了上百美刀。他完全知道他的富足将能够支付住店费用,这个收入是从他的新工作那儿来的——一个他还没有得到的工作!这可不是旧的迈克。这是一个理解自我价值和事情普遍运作方式的当下的迈克。迈克开始觉得他经历了重生,所有伴随着一个和自己相处的很愉快的人的健康感觉都坚固的在那儿。他感到激灵窜上他的脊背,而以某种方式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直接走向门并打开它。在那举起手正要敲门的,就是他的朋友约翰!

 

嗨,约翰!迈克拥抱了他的朋友。

 

你咋就知道我在门口?约翰很困惑。

 

我猜是直觉。请进吧。

 

你真是一个难找的人!我听说你家被盗了,然后在晚班后就立即赶了过去。你的邻居告诉我你在这儿。你还好吗?你的头还好吗?你的公寓有啥问题吗?这一切还有这酒店到底是咋回事?迈克举起手似乎是要停止这机关枪般的发问,并对约翰笑着说。

 

约翰,我的头没事,我不属于那个垃圾地方。我也不属于我现在的工作。你和我都知道这个。约翰蒙圈了。他有希望迈克最终会振作起来,但他并没指望他一夜间就变成了超人。

 

迈克尔,发生了什么?你真的非常不同了!

 

我知道。我无法告诉你为什么,但我就是知道了很多!并且我对一切感觉都很好,对人生感到平静和能量充沛。约翰都听进去了但说的很少。我想给你整点喝的,但我也是刚到这来。想下去吃晚餐吗?

 

你是说在酒店里吗?

 

是的。我请客。

 

当然!约翰死盯着迈克。好小子,你的确变了!

 

两个人离开了酒店房间并来到酒店大堂里的精美餐厅。在这里约翰听迈克谈论了一切事情除了他的梦境。他说到了他和雪莉的结束,他找新工作的计划,还有他人生的愿景。迈克流利的说着真理如何总是会赢,原谅和诚实如何在人生中创造平静。他以前批判的事情,他现在能温和的谈论,并允许观点上的不同。他谈到一个人并不是必须要接受刚刚交给他的东西,以及一个人是可以创造他自己的现实的这一事实。

 

约翰啥也没说。他被怔住了!他让迈克一直继续,从丰盛的晚餐,到甜点,再到咖啡。他感到他是在参加某种感觉良好的演讲,但这的确在影响他。这一切都完美的有意义。最终,他乘迈克嘴塞满的时候说话了。

 

迈克,你是不是有了一场濒死经历或者类似这样的经历?约翰很认真。就在这天前,迈克还是他没有自我价值感的自我,时刻准备着无家可归,四处流浪,甘愿受苦。

 

不,约翰,我想我是有了一个重生经历。在紧张的释放中两个人都笑了。尽管这个情境是很滑稽的,迈克也在沉思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没准备好声称他的幻景是真实的,但他对人生感觉非常良好!

 

约翰都不想说晚安。他知道他在围绕着迈克的能量中受益了。他甚至被说服要去为他自己找一份新工作。迈克说服了他他是更有价值的,而约翰也认同了。他被迈克的激情和新出现的正能量人格激活了。这个正能量态度是很吸引人的,至于那些高大上的想法呢?呃,他不了解那些,但听听这些也不会有害。这让他感觉他是配得上某些东西的。

 

两个人说了晚安,迈克又给了约翰一个熊抱。约翰意识到迈克以前从未这样做过,而现在在这一个晚上却做了两次。这个人到底是有了什么?多好的一个朋友啊!好像迈克是在一个不同的世界,或者某种程度上仍在这里,但却充满了对普罗大众的愛与平静。他没有评判并是喜悦的。好家伙——变化好大啊!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