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七个屋子(3)

 

说这个怪物有些措手不及那还是保守了。它看了看情况。忽然间,这个头脑简单,轻易就被吓到的猎物却变成了一个威胁,而且正做着意想不到的事情。这个男孩会发起攻击吗?多蠢啊,它想。它会像拍死一只恼人小虫那样拍死这个自命不凡的人;这现在几乎太容易了。

 

迈克的靠近让这个怪物可以后退以使用它长且畸形的胳膊。它向后收,把它强力的手指握成拳头,并准备攻击。

 

当怪兽摆出攻击姿态时,迈克喊出:“握住真理之剑。让它来决定谁有力量。”

 

迈克刚说完怪兽就立即开始了进攻。

 

迈克觉得他似乎在看着海啸以最快的速度冲过来。他所能做的一切就是别闭上眼。在那一刹那,一道难以置信的强光似乎从迈克的剑锋飞出,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劈向怪兽。这一斩没有阻挡它向前的动量,而是把它的攻击偏到了一边。尽管这个怪物被甩出了平衡,但它仍能够向迈克的方向打出了一拳。迈克自动举起盾牌防护,尽管他确信这个巨大的拳头会一拳就把他和盾牌打碎。

 

但盾牌和盔甲再次做了它们在上次风暴中所做的事情,尽管迈克尔托马斯并不知情。盔甲瞬间用一个保护光罩护住了迈克尔托马斯。盾牌向打过来的胳膊射出了一连串飞镖似的冲击波。光像烟火般在迈克尔周围四散!空气的电离和物质与反物质的碰撞发出的臭氧味很刺鼻。与迈克期待的被怪物一拳打散不同,怪物的拳头瞬间被保护之光反弹了。这个反弹的力量太大了,以至于怪物被从地面上弹了起来并把它往后弹开了一段距离。迈克并未受伤并仍站在原地。

 

光很美。迈克尔托马斯被他手中的礼物震惊了!它们完美的协作反弹了巨怪的攻击。迈克注意到武器发出来的光对他来说是舒适的,但大怪兽却不得不因为光太强而遮住眼睛。光继续在帮助迈克。由于习惯了阴天的昏暗,这个怪物发现有点难以适应光线。迈克意识到天气也在帮忙时笑了。他的确是在主场!他自信的对怪兽说——一些他想起的橙色曾经说过的话。

 

“知识之盾激怒你了吗,你这个丑陋的绿色仇家?黑暗无法存在于有知识的地方。没有秘密能存在于光中,当真相被揭示时光就会被创造!”

 

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怪物又站稳了并再次挑战迈克,这次更加气势汹汹。迈克认为他无法阻止这次像货运列车般撞来的袭击。一个胳膊是一回事,但要是整个都压过来了呢?迈克一直等到最后的那一刻,在怪物即将打到他的时候迅速向前冲下岩石。再次的,迈克向前进而不是后退,他又创造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情境,他靠的太近而不容易被抓到或对付。怪兽的体积和重量是在帮倒忙。

 

迈克实际上窜到了巨怪两条短粗腿之间。当他穿过怪物身下时,他举起胳膊,将剑劈出,怪物的裆部就在一场辉煌的灯光秀中被劈开了。另外,迈克挥舞盾牌攻击了其中一条腿,而这个绿皮的腿再次被强力弹开了——就像一块磁铁被甩到了一块更大的相反极性的磁铁上。忽然从盾牌爆发出的强光掀翻了怪物。它立即蜷缩着飞了起来。它护住自己并在空中翻滚,就像高抬跳水冠军在表演“双回旋”跳。它笨拙屈辱且愤怒的重摔在了地上。它怒吼咆哮着抗议,只剩下满身冒烟的伤痕。它两腿之间迈克的剑划伤它的地方仍在冒着火花。

 

“你的未来不会有小绿皮怪了!”迈克淡定得意的讽刺到。他向恶心的巨怪靠近。迈克高举着剑,慢慢的小心的走向躺在地上的反胃怪兽。就在它巨大胳膊够得着的范围之外停下了。

 

“你认输了吗?”在这里谁有着真理?力量到底在哪里?

 

“我宁愿去死!”悲惨的怪物嘶哑的说。声音是痛苦的呻吟,几乎都听不清了。

 

“那就去吧,”无惧的迈克尔托马斯说,无视受伤的怪兽散发出的更加强烈的臭味。

 

恶臭的怪物尚未嗝屁。它不是一个灵性存有。它是,和迈克一样,一个在这个有着彩色天使和发光之剑的奇怪地方的生物存有。它受伤了并且流着血。迈克能看到在上次攻击中被他的魔法之剑劈开的严重伤口,而他看到就立马后退了。一种黑色粘稠的物质正从肮脏的伤口涌出,侵染着本已丑陋疾病般的兽皮,把巨怪的腿变成黑色。迈克以为这个怪物一定是在巨大的痛苦中,但它却又站起来了!当它完全站起来时,它有点倾斜。它的眼睛现在眯成了一条缝,它周围的光几乎太亮了难以忍受。迈克知道他已经赢了。

 

杀戮并不在迈克的技能中。他从来没有有意的杀过谁或什么东西——即使在农场中他也拒绝杀鸡。但他知道在这里的任何杀戮都是象征性的,而他面前这个厌恶的东西不会真的死去。它只是最终痛苦的被击败了。

 

这两个存有的战斗场景是经典的。前一个炫光斩中的光似乎仍徘徊在闪光的剑,盾牌,和盔甲上。当它摆正自己准备最后一击时,火化仍不断的从它冒烟的身体上噼啪窜出。迈克的盔甲还开始唱起了胜利之歌。真理、知识、智慧之光照出的分明暗影揭露出这个阴沉的,巨大裸露的,受伤摇摆的粗鄙怪物即将绝望的向迈克的小武器牺牲掉它自己。这就是大卫和歌利亚,这个景象相对于无处可逃的峡谷崖壁来说是超现实的。两个不相称的勇士相距不到10米,每个都坚定的站在他的地面上。这次又是迈克先出击。

 

迈克对于这个受伤的庞然大物来说实在是太敏捷了。他瞄准它最薄弱的部位,在巨怪能有反应之前,就已经又让他剑的灼热之光和神盾的反极性去做它们的工作。在绝望的,无脑的想打倒它的攻击者的尝试中,怪物开始疯狂的挥打它的胳膊。这样做这个怪物甚至在面对不可战胜的光、真理、知识之灵性武器时对自己造成了更大的伤害。这壮观的景象是值得一看的。这里不仅有相当比例的光焰秀,声音也非常震撼!灵性战斗武器在一个大声,和谐的胜利之歌中齐声高唱。橙色从未提起过武器们都会唱歌!

 

最后的战斗一分钟之内就结束了。剑和盾中释放出的能量很快就打败了巨怪。他整个的恶心躯体就像一堆颤抖的烂肉般摊在迈克面前。从无数伤口涌出的血液的恶臭味刺激着迈克的鼻孔。忽然间,迈克的战斗装备停止了他们的歌唱,而地上那个慢慢燃烧着的绿皮怪则正在消失。

 

“我还没完,迈克尔托马斯。还会有下次的,”它呻吟着并开始淡去。

 

“我知道,”当他看着恶心巨怪的红色眼睛时,迈克说。他知道邪恶怪物的死亡是象征性的。但他也知道这场战斗是极其真实的。他想起结果可能会是反转的就有些后怕。迈克尔可能会是受伤,死去的那个。如果没有他的灵性武器的话,他可能就会是消隐入无形的那个。

 

他很高兴这结束了。迈克在大声谢谢它之后,就把他神奇的真理之剑放回了剑鞘。他对盾牌也是同样,然后把它放回了他盔甲后面的钩子上。他拥抱了他的盔甲并庆祝它表现出色。然后,这发生了!

 

迈克感到这三个礼物正开始离去。它们随着怪兽的离去也正在消失。

 

“不要啊!”他哭喊着。“我需要你们!请留下来!”

 

但迈克尔托马斯的武器是被吸收进了他的身体。融合只可能在他自己仪式的意愿中,以及在武器刚刚帮助赢得了胜利后才能发生。迈克被惊到了。他哭喊着要解释。

 

“现在该怎么办?为什么它们要离开?”

 

“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的神奇礼物仍然在这儿,但现在你是在内在携带着它们!”这是橙色温和的声音。也是橙色最初赠予了这些礼物。天使继续到,“你赢得了吸收它们的权利。它们现在是你的一部分了,迈克尔托马斯,并将会驻留在你的每一个细胞里。”

 

迈克坐在旁边的一个石头上。“而下一场战斗…?”迈克问橙色。

 

“…将会以同样的方式取得胜利,迈克尔,只是没有武器的具体显化。真理现在居于你之内,知识的力量和智慧也是一样。没有哪个怪兽能把它们拿走。”

 

迈克想了想橙色的话,然后他问了另一位天使。“绿色,我又转变了吗?”

 

“是的,迈克尔。吸收这些礼物让你变得完整。我们中只剩下一个让你遇见了。”再次听到绿色的声音很是宽慰。

 

“那会是谁呢?”迈克等不到下一个屋子就想知道了。

 

“所有天使中最伟大的一个,迈克尔,你会看到的,”绿色回复说。

 

迈克尔站了起来。他感觉很怪。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遇到伪装成他父亲的怪物,意识到他得打一场真实的战斗,击败怪物,现在又是他已经习惯了的礼物的看似移除。他又坐下了并开始回顾过去20分钟发生过的事情。

 

“白色,这个怪物到底是谁?”迈克问了白色,因为他直觉的知道白色的回答将会是最具启示的。他没有失望。

 

“它是你缺乏愛的那一部分,迈克尔。它是一直存在并必须一直面对的人类部分。如果没有被关注,缺乏愛的人性的确会创造黑暗。”白色的声音是美妙的,它瞬间让迈克放松了。

 

“它还会再来吗,白色?”

 

“只要你是人类,它就在背景中,时刻准备着突袭,”白色回复说。“但愛会让它虚弱!”

 

迈克在反思。我在这里还有最后一课,他想,然后我就能脱下我的人类外壳了。迈克急切的想打开回家之门。那扇神奇的门是他的终极目标。他想了想这意味着什么:一个平静,有愛的存在——一个有着灵性目的的存在。迈克忽然意识到天空已经彻底澄清了。在温暖的阳光中,他环顾战斗场地。他能看到他强力武器打败敌人处的焦痕。他摸了摸腰上剑带曾在的地方,又摸了摸胸口曾穿盔甲的地方。他想念着它们,但他知道天使所说的是真的。他没有感到任何的不同,或者更轻盈。他现在在内在携带着力量,而这让迈克尔确实成为了一位强大的愛之勇士——就像医院里的玛丽那样。他想起她的力量时笑了并在心里感谢她的那个场景。然后迈克再次觉察到他的胸口并发现地图也不见了!

 

“地图!”迈克大声说。他很失落。

 

“它也在你之内,迈克尔。”又是蓝色。“你的直觉将会是宝贵的。”

 

迈克感到很裸体。但这没事,他想。我不会身为人类太久了。当我进入天堂并回家时我将不需要这些礼物。只剩下一个屋子了!

 

不需要多久就能走出峡谷,而当迈克尔托马斯即将走完这陡峭的地形时,一个宏大的景象正等着他。当峡谷的末尾进入眼帘时,他能看到一片更安详的风景正在不远处。迈克还看见了山谷上绚丽的彩虹;它标志着峡谷的结束并象征着他旅途的尾声。他继续前进,震惊于彩虹的壮丽,只偶尔向下看看他正走在哪里。

 

然后,迈克意识到是什么创造了这个彩虹。六位巨大的朋友在他面前的天空中闪耀着色彩。他们是如此宏大——如此骄傲!——都一起举着手为他们称作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这个人类形成庆贺的彩虹。他从他们下方经过,激动的叫着他们的颜色名字并感谢他们每一位。蓝色给了他地图和旅途的方向;橙色,给了他神奇的礼物打败了巨怪;绿色,他的喜剧朋友,教导他生理,踩了他的脚趾,并给了他第一次振动转变的经历;紫色,慈母般的,向他揭露了他的人生功课,揭示了他对所有这些所付的责任;红色,吃相太糟糕,是他灵性家人的非凡介绍者;还有慈爱的白色,纯净的本质,从他这迈克通过观察一个纯净女性不思议的力量学到了真愛,也是在这他为自己错过的机会而感到心碎。迈克知道这是他们庆祝他胜利的方式,因为下一个屋子就是最后一个了,而在这里他已经不需要他们了,因为培训已基本上结束了。他学的很好并通过了一个伟大的测试,靠自己战胜了怪兽。他知道他们是在说再见。

 

“我荣耀你们,我的朋友!”迈克对他们说。并看着绚丽的色彩渐渐淡去,再次显露出清澈的蓝天。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