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七个屋子(1)

 

似乎不像是天气变坏了,但它肯定也不是它原来的样子。迈克要么习惯了明媚的阳光和舒适的温度,要么习惯了会忽然出现的能在十分钟内把西瓜打成葡萄干的元素攻击。然而今天天空是阴沉的,并渐渐的转变成青灰色,让一切都看起来很相似。气温变得有点凉,有一股不详的阴风。它是一阵阵的而不是连续的,就像是某种冷俊,律动的传信者。云并没有发展的更糟糕,但也没有要散去的样子。迈克只在路上走了一个小时不到。他并不担心天气,但他知道这个变化。

 

在到这下个屋子的旅途中迈克几乎是处在“自动行走”状态。他保持着警惕,并会注意向后看有没有麻烦,但他的脑海里充满了他所做决定的种种想法。当他开始走向最后一个屋子时,他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他以某种方式越过了一道看不见的灵性界线——一个在他旅途中看似的分界点。他仍然没有放下回到地球后和Anolee及孩子们在一起,每个人都在笑的愿景。当他的思想跑到那里时,他的心在翱翔,并感到放松。当他看向前方并看到蜿蜒的道路通往未知的挑战时,他感到孤独,而他的心随着一种很深的永久失去感而越来越沉重。没有人死去,但在他心中的某个地方却在哀悼。他仍在深思中前进,没有注意到地貌已经不是在缓慢而是在剧烈的变化了。

 

迈克转过了一个角度非常大的弯。他注意到他已走进了某种峡谷,路两边都有着高耸的峭壁。他第一次发现已经没有了连绵起伏的山丘和葱郁的青草,他是处在一个几乎是荒漠般的地貌中,四处都是突出的岩石和崖壁,只有偶尔的大树凸显着这里的荒芜。他意识到由于他的思绪被占满,他已完全错过了地貌的转变。道路正通往一个有着非常陡峭侧壁的峡谷。这再加上阴云,更加暗淡了光线,看似更像是黄昏而不是早上。迈克正被他的直觉“戳捣”着。不远处的东西不是很清楚。它们是岩石,还是…?

 

提高警惕!注意危险?

 

迈克忽然间开始觉察到在过去一小时他一直处在思维迷惘中。他停下并深吸了几口气,清空着思绪。有一种刺痛的感觉。这意味着什么?迈克遵照他的直觉四处查看危险。他探查了身后的路,寻找那个每次他在外面时都会跟踪着他的黑暗实体,但他什么也没看见。后面没有动静。过去一个小时一直同样的灰色也平添了他思维的松懈和昏沉。除了奇怪的天气和新的地形环境,他看不到有什么异常或威胁,但他的直觉告诉他他不知何故在等待着什么事情。迈克亲和的感谢他的新振动力量正干着它的工作。他拿出地图。或许它会告诉他一切东西。

 

迈克查看了地图。事情有些奇怪。它显示了他所在的狭窄裂缝以及他周边的状况,但有个地方有点不同。他靠近仔细看。就在那儿!地图上路前放大约一百码的地方,正好在迈克所站地方的视野之外,有一个空白点。这不寻常。通常情况下,这个奇怪但非常有用的地图在“你在这”红点周围都是充满了内容的。地图并没有显示多少未来或过去,但它所显示的通常都是准确的,以简练的细节描绘着。现在,前方出现了一个空白点,就好像它是被擦掉了。这个空白点会意味着什么呢?

 

“蓝色,地图上的空白点意味着什么?”迈克大声问到。

 

蓝色没有回答,但迈克自己的直觉却回答了。几乎是瞬间答案就来了。他想起那个一直跟着他的“东西”总是保持在地图范围之外。或许这就是为什么,因为它会在地图上显示成一个空白点!蓝色告诉他地图是和“当下”兼容的。它是一个神圣旅途周围“当下”类别的能量并反映着某种特定的振动。前面有某个东西并不属于当下。就在前面有个东西对于地图的高振动频率是不可见的。地图上信息的缺失是因为某个东西没有振动在和他周围神圣土地同一个层次的频率上。

 

迈克觉得他的分析是准确的。那个东西正在前面等着它。他应该更加警惕的!如果他的新直觉力没有叫醒他他会做什么?他轻轻的诅咒了一下他似乎无用的浪漫大脑,然后专注于内在新勇士的思维中。没有花多久。他就感觉到了反映着他意愿的平静和力量。他正唤醒着每一个细胞,某个事情要来了——某件重要的事情。

 

“大家都醒醒!”迈克对和他身体说话这个想法笑了,并在次认为他能听见绿色在笑。他想念绿色。幽默是这个准备时刻的良药。准备?准备什么?一场战斗?

 

忽然,迈克有了一个启示。就像一场理解的大潮,思绪和想象用成吨的启示冲击着他。他一动不动。他说出了他的新恐惧,不论谁在听。

 

“我的神啊!要是我真的得用这些武器该怎么办啊?”

 

迈克在颤抖。他感到焦虑窜过自己的身体。不。不可能是这样。

 

“这些只是作为一位光之勇士的新世纪符号!是符号!”他边喊边转圈看着四周的天空,似乎在期望看到他的一些天使朋友潜伏在昏暗的崖壁上。他的声音又被反射回到他这。

 

“橙色,你从未教过我如何战斗!所以我以为它们不会有什么真的用处——”他说了一半就停了。迈克意识到他在大喊。他听到了从崖壁传过来的回声。更多的思绪涌现在他的大脑。他一路遇见的天使所说过的话又开始重现。他想起红色曾告诉他有些测验会吓到他,但他以为红色是在指他曾经历过的风暴。现在他意识到红色是在说将要到来的事情,不是过去的事情。是什么就要来了?他想起最近白色在医院病房描述玛丽时所说过的话。

 

“不要让外表欺骗了你,迈克尔。她是一名光之勇士。她已经杀死了巨人并是很强大的!”

 

杀死了巨人?然后,他想起了迈克离开白色屋子时白色所说的话。

 

“还没完呢,我的人类朋友。”

 

所有这些警告和细微之处。会有一场战斗吗?一场真的?在其中我不得不真的使用那把剑?迈克坐在的路上。他的膝盖因为害怕和恐慌而发软。他不是一个勇士——不是一个真的!

 

“天使们,你们没让我对此做好准备!”他对着灰色的天空和凶险的峡谷崖壁说。“我不战斗!事情为什么会是这样?真的战斗和真的武器代表的是旧振动。它们代表的是旧的思维方式。它们在这里是不合适的!”这会有着奇怪的平静。风停了。一片死寂,就在这时声音出现了。

 

“除非你是要和一个旧能量战斗。”他听到了橙色清晰的声音。迈克立即站了起来并转圈,似乎是在找声音的来源。

 

“除非你是要和一个没有你的振动那么高的躯体战斗。”他认出了绿色的声音!天使的声音是从他之内出现的。

 

“除非你将要遇见的真的不是你的家人,迈克尔。”这是红色的声音!

 

“除非在那里没有愛,迈克尔。”他听到了白色柔滑美妙的声音!

 

“我不知道!”焦虑的迈克尔托马斯哭喊到。“我不是一个真的勇士,白色!”

 

“玛丽也不是,迈克尔。”白色的声音是安慰的。

 

“旧能量响应于旧模式,迈克尔。它只理解那个。”这是紫色可爱的女性声音!

 

“橙色,教我如何战斗!”迈克很无助。

 

“我已经教了。”他再次听到橙色鼓励的声音。“你已经准备好了,意愿纯净的迈克尔托马斯。你已经准备好了。”

 

“我该怎么办啊?”迈克对着峡谷的崖壁哭喊。

 

沉默。然后,他听到了蓝色的声音。

 

“记住,迈克尔托马斯,事情可能不是它们看起来的那样!”

 

这句话像它以前从未有过的那样回响。它包含着或许现在就需要的训诫,警告和建议!整个天使团队都在那和他在一起。像这样的力量,迈克想,意味着前面一定有非常恐怖的东西。

 

迈克很紧张。他知道他实际上没有战斗技能,而天使却告诉他他有。他必须得相信他们,毕竟他现在又能有什么选择呢?他就在这里,在前线。他再次环顾四周并自嘲的点点头。没有逃跑之路,他想。不论是谁或是什么在等着他都选择了一个绝佳的攻击地点。崖壁很高无法攀爬,撤退只能从这个很窄的道路中——很容易被追捕。一切都被考虑到了。至少他知道它在哪,这样就不会有震惊了。

 

他越想越对前面的挑战更加充满信心。他的新振动正在帮忙,而他是知道的。他开始感到一种他知道不是逻辑上的,而是灵性上的平静。他开始感到被激活,尽管他没有确切的提前知道他将面对什么,或他该怎么做。这是合适的,迈克想。毕竟,这就是这个地方的运作方式。他分析之。未来还没有到来,但以某种方式它已经发生在了神的思维里。因此,针对这个境遇的解决方案已经被揭示了。只是它还没有向我揭秘。就像以前一样,当我到那儿了我就会知道了。我有着知识和力量,而这是我的地盘。我有主场优势!

 

“好吧,”迈克大声说。“我曾被风暴打击;被天使踩脚;丢掉了我所有的珍贵物品;我的情感遭受了一遍又一遍的碾压;我的身体被提升和改变;还有我的心都被揪出来了,被检视了,然后再裹着泪被放回去。在那还能有什么?我有工具。我准备好了。”迈克想了片刻,然后又说,“我只是希望我知道该如何战斗!”他看着即将到来的挑战的方向叹了口气。

 

迈克决定做一些在几个星期前会看起来是愚蠢和可笑的事情。他跪下并为即将发生的事情举行了一个小仪式。他触摸了每一件战斗装备并说出了它的用途。他练习了一下橙色所教的平衡。他花了几乎20分钟时间来感恩他被选择去和前面不论是什么东西战斗。他荣耀了这个地方和他自己的存在。他感谢他在灵性家人中的位置;然后迈克尔托马斯起身了,准备好战斗——无论如何是他所能准备的最好了。

 

迈克再次开始前行。他绕上暴露出前面很长一段距离的路。峡谷的峭壁让道路看起来像是一条黑暗,通往注定毁灭的隧道。他知道它就在前面。地图已清晰的向他显示。通常这整个场景会让迈克尔的身体进入震惊。所有他的恐惧警报都会响起,而他会抖个不停。毕竟他只是一个销售员,不是一个准备好应对某种大黑鬼的勇士!但实际情况是,他的感官是警觉的,而他则充满了坚定,不是恐惧。他的所有振动力量和新礼物都开始“闯进来”。他的直觉是国王,而在每一步他都“听从”着它,知道它是不会让他失望的。

 

啥也没有。

 

然后,左边有动静!

 

迈克尔迅速转身并看见大概30米远外有一棵大树在路边。这个动静在哪里?该死的中午竟然还这么黑!这也是测验的一部分吗?为什么神灵不提供更充足的光线?

 

动静又出现了!迈克看到它就是在树枝下面出现的。

 

“是谁在那儿?快出来!”迈克的声音是权威和命令的。“如果你不出来,我就要过来了!”他站着等待,他的细胞都警觉着。

 

慢慢的,一个长相普通的男人出现了,并就在树枝外沿下停住了。他穿的像是一个农民,除了他是光着脚的。他举手做出向前推的动作并把手掌对着迈克。他说。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