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第七个屋子(2)

 

“迈克,请不要伤害我!我就出来。”这个人从树下渐渐物化了出来并走向迈克。当他靠近的能看得更清楚时,迈克觉得他认识这个走路姿势!不!这不可能!现在这个男人的脸已经清晰可辨了。

 

“爸?”迈克尔的父亲缓缓的从路上走过来并站在离迈克不到两米远的地方。迈克在脑子里发誓他能闻到这个人身上熟悉的农田味道。

 

“是的,儿子。是我。请不要伤害我。”迈克不傻。他知道这一切都可能是伪装。毕竟,事情不总是它们看起来的那样。看起来是他父亲的人实际上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事实上,这个可能性是很大的。当他说话时,他继续他的警惕,小心着这个把戏。

 

“先生,你正站在我被告知有敌人会在的地方。请不要再靠近。”

 

“我知道,迈克。它就在前面,儿子。你被欺骗了!正等着你的东西将会掳走你的灵魂。这一切都是错误的。求求你了,你必须相信我!”迈克仍然不买账。

 

“你在这里做什么?”

 

“蒙神的恩典,我在这阻止你,趁还来得及的时候。我被允许回到这里来警告你!我已经在这里等了好几天了,知道你最终会经过这里。所有再往前走的人都会被怪兽击败!很多人都走到了这里,并且都死了。这是一片邪恶的土地。你被戏弄了!”

 

迈克仍然不相信这就是他的父亲。毕竟,这有点太容易了。

 

“请原谅我,父亲,我需要证据。告诉我我小时候的小名是什么。”

 

这个人立即说:“My k ee-Wy k ee。”

 

迈克有点颤栗这是对的。“1964年康奈尔先生的谷仓里发生了什么?”

 

“一对双胞胎的巨大生日派对,他管她们叫莎拉和海伦。”

 

迈克用一个篦子仔细筛查着这个人所说的每一句话。声音和身体都是完全一样的。他继续让这个人讲迈克尔小时候的故事——学校,朋友,衣着,还有事件。他们两个人面对面,他的父亲讲述了大概半个小时,把迈克过去的每个细节都讲的很完美很准确。渐渐的,迈克尔开始放松。这个人知道所有事情。他的确是在那儿。没有哪个邪恶实体能够记住只有迈克知道的事情。迈克的直觉仍处在“警戒”状态,但这的确是他的爸爸!他的父亲开始冒汗了。

 

“父亲,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仍然不明白。”

 

“迈克尔,我很愛你!现在你正躺在医院的床上,脖子上受了重伤。想起来了吗?当然你必须得想起在你的公寓里发生了什么?你从那后一直在飘忽——在昏迷中,容易受到恶魔本身的诱骗。所有这些…”迈克尔的父亲挥手指向四周的山。“…这个仙境。都是假的!在这的一切都不是真的。所有你被展示的一切,以及所有这些颜色可爱的仙境小屋都只是一个要掳走你灵魂的鬼把戏!”这个人的呼吸开始变得吃力。

 

迈克知道他父亲告诉他的不可能是真的。这很令人困惑!他知道他是谁以及他的经历,而他父亲的话语似乎都是有权威的。而这个人知道的很多!为什么他的父亲站在这里时还有健康问题?他难道不是一个灵魂的自我吗?毕竟他已经过世了并是从另一边过来的。他不应该会有身体上的问题。

 

“父亲,你还好吗?”

 

“是的,儿子,但我不能呆这太久。这个地方是邪恶的,而我是来自一个天堂般的地方。这两者不相容,你知道的。”

 

“我是这样被告知的,”迈克说。

 

“迈克,请跟我来。在树下面有一个天堂的传送门。我能带你回去。你能回到地球恢复意识并从昏迷中出来。这会拯救你的生命和你的灵魂。请跟我来!”这个人每刻都在变得虚弱,而迈克觉得他看到了他面前画面的瞬间模糊。

 

迈克挣扎着犹豫不决。他知道的更好。他身体中的一切告诉他的也更好,然而这儿却有着他信任的父亲讲出了一个非常可信的故事。如果这个地方是假的怎么办?不。它不是。迈克的内在知道这点。他想再试一下。名字是什么来着?他曾记住了。他想起来了并立即喊了出来。

 

Anneehu!”迈克盯着他的父亲,而这个人也注视回来。

 

“啥,儿子?”

 

Anneehu!”迈克再说了一次,并慢慢往后退。

 

“这是你在这学到的什么仙词吗,男孩?”这个人明显很紧张。他的衣服都要湿透了。

 

迈克站的非常稳。激灵窜上了他的背脊。他的父亲从未叫过他“男孩”。迈克站着准备着。这就是了。他感到他身上的盔甲开始振动。他背上的盾牌开始在它的钩子上震颤,似乎想跳出来。他给出了合适的回答。

 

“不是,先生。Anneehu是你的天堂名字,而你却不知道。”

 

两个人紧盯着对方,这场对峙看似持续到了永恒,但实际上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游戏结束了。伪装还是不够好,而它也无法保持能量以继续伪装。它准备好战斗了。

 

“够了!”伴随着一声有十个人嗓门那么大的巨吼,这个曾是麦克父亲的轮廓开始完全的改变它的形状。渐渐的,出汗的父亲变成了一个巨大、凶猛、残暴的外形。在它变大时迈克往后退了,警觉并准备着。它至少有5米高,有着恐怖的红眼睛。它粗糙长满疣子的皮肤是丑陋的绿色的;这个怪物看起来似乎有亿万年没洗过澡了。它有着巨大的手和又大又脏的指甲,还有长的都不合比例的胳膊——而且它还很臭!短粗的腿又让它的外形看起来更加怪异,但迈克知道它能有多敏捷。他很多次在身后看见他一闪而过。迈克和这个丑陋怪物之间的距离增大到了6米,而他会保持这个距离一会,或许是为了允许他们之间的空间更大一点。

 

迈克被在他面前现形的这个东西恶心到了。它既不是人也不是野兽。它是非自然的并不属于迈克曾存在过的任何维度。恶臭的难以置信!巨大秃头上的脸不断从一种恐怖的样子变成另一种。当它张开嘴时,迈克能看到它巨大、锋利的牙齿。当它合上嘴时,恐怖的大嘴又消失在了丑陋褶皱的疣皮中。它球形的鼻子显然没什么用处,否则它会被自己熏死。人类所能想象的到反感和恶心都被这个怪物代表了。它是真?是幻?迈克不知道。不论它还能是什么别的东西,它都是旧事物和旧方式能量的震惊揭示。它代表着平静和愛的对立面,它散发着死亡的恶臭。它意识中的憎恨和邪恶是压倒性的。它藐视着迈克,似乎他就是一只即将被毫不犹豫的无情碾压的蚂蚁。这个怪物被对迈克世界的憎恨而驱使着。它把这个能量直接投射向迈克,他已经成了它愤怒的焦点。

 

迈克几乎都不忍直视它。他被恶心和反感到了。他感受到了这个怪物投射出的憎恨。但当他意识到他对这个怪物的反应正是它想要的方式时,他压抑了恶心的涌动。不是所有事情都是它看起来的那样,迈克不断重复对自己说。他忽然意识到它是在耀武扬威——只是为了威慑效果而制造出一个吃人恶魔似的幻象。

 

迈克的身体直觉的应对着这个情境。他新存在的振动层次正全体警觉着。就像是一个久经沙场的勇士,迈克觉得他已经准备好应对他面前这个绿皮怪的任何动作。尽管他的身体在力量和活跃中振动着,但迈克仍保持着不动。他的剑开始振动。他能听的到!轻微的F调嗡鸣开始歌唱。仍然,迈克什么也没做。他的好奇心太强大了。他必须得知道更多。现在该轮到迈克伪装了。

 

“你好大啊!”迈克假装很害怕。他畏缩着并举起胳膊防卫性的挡住脸。他让自己声音真实的在颤抖。“你就是那个真正的怪兽——在这里要掳走我的灵魂?”

 

当怪物张开它的大嘴说话时,绿皮上的褶皱和疣子都分开了。迈克第一次听到了它真正的声音。

 

“太孱弱了!”这个东西咆哮着。“我就知道。”它的声音是深沉和邪恶的。它让迈克想起从恐怖电影里跑出来的一些东西。

 

“求求你!你说什么我都会照做,”迈克支吾着。“你想让我到树下?传送门那里去吗?”迈克感到他的剑开始在剑鞘里上下窜动。他希望这个怪物不会注意到这金属的响动。

 

“别傻了。我就是来这杀掉你的。”如果这是可能的话,这个东西似乎变得更大了!迈克意识到它或许有能力变成任何它想要的大小。

 

“你是谁啊?”迈克尖叫到。他希望自己的表演不至于太拙劣,但这个东西似乎完全相信他了。它的小我自负好强大啊!

 

“我是你的一部分,Mykee-Wykee,是真正的迈克托马斯!”这个怪物在吹嘘。“我是强壮的部分!看看你的力量!我是你智力的本质和你逻辑的基础。变成你父亲的样子或许只是一个伪装,但那些话是真的,男孩。你的确是昏迷的躺在一间医院的病床上,而我到这里来是为了把你从这个有着荒谬的存有和狡猾的巫师的虚假地方弄出来并把你带回到真实人生中。为了把你弄出去,我必须毁掉你变成的这个可笑的灵性小仙子!”

 

迈克意识到在某个层面这个残暴的东西所告诉他的是正确的。它的确是迈克的一部分;这是一个他想永久丢弃的一部分——一个他认识的旧的,丑陋的,他不希望任何人看到的部分。他颤抖着并蹲下了一点。别演过头了,内在的一个声音说。

 

“所以你必须杀掉我?”他的剑正疯狂的在剑鞘里嘎嘎作响,但迈克意识到这个噪音添加的伪装效果是,他正在因为恐惧而颤抖。

 

“象征上是这样的。你在这个愚蠢仙境的灭亡将结束你的自我伪装并直接把你带回到真实世界。从你一进大门的时候我就知道你的愚蠢,并且幸好我能跟在你后面溜进来。从那以后我一直在尝试把你带回到现实。”这个东西开始向他靠近。

 

“我就那么糟糕吗?”让它继续说话,迈克想。继续抖,剑!他把他的想法发送给他的武器。这对伪装有好处。

 

“在你身体虚弱的时候,你听信了他们的讨好,他们的胡言乱语。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男孩。你是被这里的幻象如此欺骗了,所以我不得不彻底摧毁你的这一部分来拯救你的思想和你的灵魂。我厌恶你所成为的一切!”

 

迈克必须快速反应。“在你杀掉我之前,你能证明你所说的都是真的吗?如果你是逻辑的和理智的,那就帮我看清它的逻辑!”迈克知道这个丑陋的东西不会等太久了,但通过恳求它畸形的小我,他想他还能再争取到一点时间。迈克又退缩了一些并逼真的颤抖着。他振动的剑帮着他表演。

 

“我当然可以。”它知道它在掌控局面,而它就要把这个新世纪仙境永久的打碎。它恨这个虚构出来的地方。它代表着真实世界,在那里没有迈克尔托马斯这样可怜的懦夫。它相信逻辑和实用主义,一个基于先前经验的,并被历史和科学上有名望的人支撑着的信仰系统。

 

怪物长到完全高度并声明:

 

“在这里是正确的人有着绝对的力量。逻辑和道理代表着真理!这就是为什么我能存在于这个虚幻世界的原因——因为我就是真理。在这里没有什么会比我还有力量!”它咆哮了一声,伤到了迈克的耳朵,似乎还真的吹弯了迈克脚下的草,瞬间让它变成灰绿色——这样它就和这个恐怖怪物的皮肤相应了。

 

“真的吗?”迈克问到,嘲笑着这个怪物。他结束了表演并完全站直了。

 

“那就让证明开始吧!”迈克大吼。

 

迈克从没意识到自己可以移动的这么快。伴随着在橙色屋子中训练出的出色平衡和敏捷,他发现自己已经跃上了一块两米高的岩石,离怪物不到5米远。他实际上向怪物发起了进攻!他的剑真的是飞出了剑鞘,并稳稳的在迈克手中和谐的唱着F基调。这是一个奇特的声音,但却充满了力量和期许。迈克尔拿着剑,并没有指向怪物,而是剑指苍穹。迈克还发现他左手拿着盾牌。当他闪电般跃上岩石时,盾牌也不知怎的来到他手中。他现在把它握在高处,它华丽的镶银面正对着怪物。勇士迈克尔托马斯准备好了。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