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对开放的恐惧(一)

   从我们的经验来看,出于很多原因,人类是一种令人着迷的存在团体。我们所发现的最有趣的一个面向是,他们最想要什么,他们也就最怕什么。因此,开放进入一个更大的实相--更大的情感自由和更大的灵性觉醒--(对人类来说)既是一种渴望也是一种恐惧。对内心之爱开放的恐惧起因于很多不同的原因,坦率地说,其中有些原因是由--你们作为儿童是怎么被养育的--(这个问题)发展而来的。比起人类来说,在我们的文化之中,Hathor的儿童被给予一种范围要大得多的自由。他们被教导的很好的理解了他们的界限在哪里,什么他们能做,什么他们不能做;但是在这些界限之内,他们被给予了大得惊人的自由。人类的很多人在早期童年时期就有过铭刻于他们的情感体和心智体之中的负面体验--当他们的能量被迫屈从于他们周围的大人们的意愿的时候--,因此自由就变成了一种恐惧的源头。

  我们之所以选择和你们交流我们的有关--人类的对爱开放的恐惧--的想法,是因为在我们看来,通往加速的进化与成长的门户就在你们所称为的“感情(feelings)”之中。我们注意到,当人类朝着更深的感情开放的时候,大多数的人们都会有一种强有力的倾向:想要抑制住,并且恐惧那个过程--那个体验深深的和强有力的感情的过程。因此,我们希望向你们描述一下感情在能量上是怎么运动的,和它们是怎样影响精妙诸体的,并且就怎么让这个过程安全的展开提出我们的一些建议。因为是要通过这个向感情开放的过程,你们在进化和觉醒上的最伟大的进步才会发生。

  请记住,不同的精妙诸体与不同的特定频率共鸣。如前所述,情感体紧连着“Ka”。而“Ka”--你们的普拉纳体,也就是生命力其本身--则与情感体非常紧密的相互缠绕在一起!如果你们允许你们自己体验深的感情,那么你们就是在允许“Ka”以一种非常快的速率振动。这里我们的意思并不是要变得歇斯底里、过于不稳定或过度的情绪化。我们的意思只是:深深的感受的能力--不管其是否被表达出来--会让“Ka”以一种更快的速率振动。

  脉轮的构成与你们所称为的感情层次有关。当能量移动进入心轮--位于胸部中央的“伟大的变换器”--的时候,情感能量会有一种活动,会进入其最伟大的调性(tonality)或敏锐的调和了的频率状态。并且心轮区域位于较低脉轮和较高脉轮的正中间,这就是为什么在很多地方都提到其是“伟大的变换器”。其是身体的“大中心太阳”,并且其是悬臂(centilever)(译注:一端固定,另一端可转动),从这里,所有能量上的活动会发生,并进入整体性以及进入更高的意识状态。心轮是“花瓣状”,不过各个不同的脉轮都如字面那样在精妙领域中有一种很像花一样的能量构造。不论心轮之花何时开放,都会在感情上有一种增强。因此当一个人经验更多的感情,心轮的花瓣就会开放并且扩展它自己。当一个人感受的感情越来越少--变得更加孤僻,并且更少的与自身的情感相协调--则那些花瓣就会倾向于关闭。

  在开放自己,以及在允许自己去体验的感情之深度方面,每个人都有一个会让他们觉得舒适的限度。我们已经说过,这与他们过去的环境有关。实际上,你们的各种各样过去的经历塑造了你们的态度,以及你们的对感情的舒适水平。现在正在这颗星球上发生的事情是:在越来越短的持续时间内,体验正在快速增长。因此有越来越多的反应,有比以前更多的情感和感情上的状况。而这些实际上是用于加速成长的机会!不过,如果一名个体对他自己内部所持有的感情,以及所能产生的感情的深度感到不舒服的话,那么他们实际上也许会试图去阻碍这个过程,或是让其减速。但我们想对你们说的是,正是这个强度,正是这个--你们在人生的每一瞬间所体验的情感或感情的--力量,才是让你们移动进入更高意识状态的食粮和燃料。

  前面我们曾说过这一点,这里我们将再说一遍。因为你们的地球正移动进入一个更高的意识音阶(octave),时间正在加速。更多的事件和体验正在更短的持续时间内发生,并正在创造更多的感情与情感的反应。你们要清楚的明白,如果你们接受它们,则它们就是加速成长与进化的机会。可如果你们拒绝这些体验,拒绝你们自身情感上的感情反应,并且非难它们,那么你们就没抓住要点。因为你们的不舒服而非难周围的环境或是非难其他某个人,这是错误的。你们的感情和情感是你们对周围环境的反应,其是基于你们对那些事件的诠释。它们是镜子,让你们在能量上产生反应,并且让你们注意到你们自己对一个事件或体验的尺度。我们所说的意思是,从根本上来说,是你们在创造你们自己对一个事件的反应与体验。不管那事件是什么,也不管其最终的真实是什么,其都会把你们迷惑住,直到你们明白你们在所有事件中所体验到的东西都是你们自身的投影和你们自己的解释,以及你们对它们的创造。

  例如,假设你们有四个人聚在一起,并且有什么事情发生了,那么对这件事件你们也许会有四种不同的情感体验,而从每一个人的认识来看,这四种情感体验每一种都是正确的。看起来就这一件客观的事件来说,会有四种认识。我们想要把这一点弄得清清楚楚。我们并不是在说你们正在创造你们人生中的这些事件--尽管其在某些时候是真的。我们所说的是你们正在创造着对所有你们所经验的事情的看法与态度,而你们所经验的事情是以在你们人生中所发生的各种各样事件为中心的。你们对这些经验的认识基于你们的信念,你们的看法,你们的意图,你们的隐藏的(人生)议程,以及你们对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感觉。

  感觉带给你们一个非常清晰的晴雨表,而情感则带给你们一个非常明确的反馈,这个反馈是有关于你们正实实在在的在经验什么,并且告诉你们自己有关这个经验。如果你们允许自己以开放和接受的态度去经验它们,那么这些深深的感觉会在你们内在创造出更进一步的觉醒。简而言之,穿过你们(内在)的情感和感觉的能量是提供给蜕变之火的燃料。

  有些对向自己的感觉开放的恐惧是与实际的能量有关,这是因为,当精妙诸体开始打开的时候,真实的物质知觉会穿过物质身体。人们会由于不知情而惊慌,这是因为一个人能够知道并且感觉到有什么深刻的,惊天动地的事情正在发生!根据每个人性格的不同,以及他们对现实所做出的决定的不同,以及他们在现实中所处的位置的不同,有的时候像这样的一种开放真的会很可怕。但是,开放进入一个人自身存在的更大的空间,进入一种更大的觉醒,进入一种更大的自由与流动的感觉,是你们与身俱来的权利。你们的各个身体正朝着这灵性上与身俱来的权利而进化发展着,只要你们允许这个过程进行下去。

  确实,对开放的恐惧来自于很多如此复杂的层次,以至于我们能花费整本书来讨论这些复杂性。但是我们宁愿让我们的分享更加实用,而不是讨论关于你们的情况的所有不同的复杂性。因此,我们会聚焦于给你们一些工具,用于放松那情感上的--对你们的自由以及对你们的觉醒的--束缚。

  因此,我们现在要给你们一个最简单的练习,这个练习会让心轮打开,并允许你们经验一种更深层次的感觉。就像我们给过你们的所有工具一样,其看上去也许似乎很简单,但是我们发现生活中最有力的东西常常在本质上是最简单的,并且也是最容易去应用的。

 


 

 

 

第四章:对开放的恐惧(二)

 

 自我控制练习3

   移动你们的意识进入普拉纳管,就像你们在(本书)第一个练习中所做的那样呼吸进入这个管道,然后屏住呼吸,再一边呼气一边让普拉纳(从普拉纳管内向外)移动穿过物质身体。等你们这样做一两分钟之后,再移动你们的意识进入位于胸部中央的心轮--那 伟大的变换器 大中心太阳 。然后,将你们的意识保持在心轮(胸部中央)上,然后呼入普拉纳--同时既从大地向上呼入也从天上向下呼入(译注:不是分两次呼入,而是一次同时呼入),然后在呼气的时候让它们通过心轮而循环。(参见图 5

   请只是想象并感觉它们开始移动进入心轮,因为没有必要看到它们。如果你们观想(心轮为)一朵正在开放的花,这也没关系,但你们要明白目的并不是这个。目的是要感觉到心轮的能量就像一朵花上的花瓣开放那样的开放,并且感觉到这朵花越开越大,以至于花瓣开放得和你们的身体一样宽。然后让花瓣伸展得越来越远,一直开到你们感到舒适的程度。然后只是将你们的意识放在心轮的这朵开放的花上,暂停并休息一下。

  

5 --天上和大地的能量移动进入 普拉纳管 并进入心轮,让心轮像一朵花一样的开放。

   你们在这个简单的练习中所做的是同时激活情感体以及 “Ka” 。当情感体被开始激活,其会产生一种与普拉纳体,与 “Ka” 的共鸣,并且当你们感觉到心轮开放的时候,你们就如字面意思那样在心轮上创造出一种电磁式的开放!一旦这发生了,你们就会以一种温和的方式感觉到身体上的感受以及能量的运动,这样你们的性格会变得更加习惯于这种处于开放状态的感受。这只是一个变得习惯于这种感受,习惯于这种--处于心灵开放而非关闭状态的--感受的问题。当你们短时间的实践这个简单的方法,你们将会发现你们的开放心灵的能力会极大的得到提高,并且你们对开放的恐惧也会大大减少。这是对某种极端复杂的东西的一种简单化(的处理)。

   我们希望你们继续开发这种--想象一朵花位于你们的胸部中央,其花瓣在开放--的能力,这是因为当你们想象一朵花的花瓣像花一样开放,心轮就会相应的产生反应。你们看,这是一种连接,一种能量上的连接,其将想象中作为图像而保持的东西,与在心智体和情感体中发生的事情连接起来。因此,当你们在你们的想象中,在你们的内心中持有这个花开放的图像,那么其就会创造出一种与--你们会称之为心轮的--精妙构造体之间的共鸣,而让心轮开始打开。

   我们建议你们要在让你们感到安全与舒适的环境下,而非在让你们感到不舒服或不信任的环境下实践这个练习,你们可以与朋友们或爱人,或与宠物们一起做,或是你们也可以独自一人在一个美丽的自然环境里做。当你们想象你们的心轮打开,你们那美丽的花朵开放,其会在心轮中产生一种共鸣,并且你们也许会发现,你们自己正在比以前更加深入的体验一种正面积极的感觉。让喜悦之泪滑落吧--如果你们感受到它们--,将其看成是一种认知,认识到灵魂深处的渴望想要表达。你们的这种意愿,这种允许你们自己成长并超越恐惧之限制的意愿是智慧、喜悦与创造性的开端。你们敢冒险去这么做吗?

   要记住,从根本上来说,对开放的恐惧能追溯到很多层次,但是其归根结底是恐惧于朝更大的空间开放。因为当你们移动进入更大的空间,你们同时也许会感到更加脆弱,哪怕通过开放,你们会更有能力接收到更高的意识。很明显,如果你们有着怕被人看到( being seen )或怕变得脆弱的问题,那么移动进入一种更大的对空间的感觉,确实会被体验为是有威胁性的。但是,(要知道)在那个空间之中有着很多的珍宝。这样的一个简单的打开一朵位于胸部中央的想象中的花朵的练习能够给任何踌躇着不愿意开放的人带来奇迹。其会帮助你们变得更加敏感,而能感觉到你们自己那伟大的深度,并且,如我们一再所说的那样, 感觉是用于蜕变的燃料,也是进化与成长的食粮。

    Virginia ,你有什么问题吗?

 Virginia: 你们愿不愿意评论一下前世经验对我们情感上的影响?以及对于转世人类又有什么样的挑战和机会?

 Hathors: 被保存在情感体中的记忆模式能被从一世带到下一世,并且,如果某些人因为心灵的开放而经验过(心灵)被关闭( being shut down ),或甚至是受到伤害的话,那么这种模式会在这一世的经验中显现它自己。重要的是要理解这一点,并且围绕这个问题要温柔的对待你们自己。并且还要记住,开放的过程并不意味着要让你们自己对所有你们遇到的人都开放而变得脆弱。其意味着你们要变得对于--什么时候开放,并且对谁开放--有辨别能力。最终目的是能够在一个人需要开放的时候才开放,而不是在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对于一个很强的(前世)情感记忆模式来说,倾向于会发生的是,一个人会觉得自己没得选择。一个人会为了保护自己而让心灵一直关闭。通过理解这一机理,你们就能开始这个有意识的再次打开心灵的过程,并且在适合于扩展(心灵)的时候选择合适的人和机会。

 Virginia: 那么换句话说,选择或辨别是人类家族的自由意志(发展)过程中的一部分?

 Hathors: 是的。

 Virginia: 大多数主要的宗教都谈到过--要有感情的走在我们兄弟的足迹上或鹿皮鞋里--的必要性( the necessity for emotionally walking in our brother's footsteps or moccasins (译注:这似乎是什么宗教经典里的谚语?我理解是指穿别人的鞋子或跟着别人的脚印走,这样来理解别人的感情)。耶稣对爱和宽恕非常清楚;佛陀着重于慈悲和圣道( noble path (译注:所谓八正道)。那么作为 Hathors ,你们是如何利用你们的自由意志来在开放心灵的过程中寻找到安宁与平衡的呢?

 Hathors: 对于我们来说,最根本的平衡点是宇宙的爱之流,其如字面意思那样是可触摸的,并且其通过所有层次的存在而流动着。其是一种共鸣,这种共鸣在我们的情感中映射为无条件接受和无条件之爱。因此,我们的愿望是在所有的生命体验之中,实现这种对齐,达到这个平衡点。那些我们也许会视之为一个挑战的经验,实际上是我们自身的成长点,而这一点也适用于你们。存在于那个(无条件)接受的共鸣之中,会引导一个人去理解别人的痛苦,而这就是同情/共感( compassion )。

   因此对于我们来说,最关键的核心是要达到高度协调一致的,无条件之爱和无条件接受的振动领域。当我们在这个振动领域中生活,会让我们沿着意识的上升螺旋上升。然后,我们就能够去帮助那些也许不处于爱的振动领域之中的人,也许不爱他们自己的人,或是也许在积极地伤害他们自己或其他人的人。我们已经发现,当身处在这种(爱的)振动领域之中,并且从这种正面积极的感受状态来体验所有一切境遇的时候,这对我们自身的进化来说曾是最伟大的催化剂。

 Virginia: 那么,通过与人类分享这些练习,并且如果我们也能够理解,并将这些方法应用在对我们自己的改善上的话,很显然,其也会给你们带来喜悦,是吧?

 Hathors: 这是我们的希望。但是我们只是提供这些工具,我们并不会把它们强加给你们。从我们的--处于那种爱的(振动)领域之中的--观点来看,就算你们选择不使用这些工具也没关系。其也不会改变我们对你们的态度,无论你们是接受还是不接受使用这些工具。我们所知道的仅是:如果你们使用我们给你们的这些工具,你们的旅程就会变得更短。

 


 

第四章:对开放的恐惧(三)

Virginia:谢谢你们。在你们自己的...我不确定文明或文化是不是更恰当的词语...,在你们居住于意识之中的那个地方,你们会在你们称之为Hathors人的个体之间发现差异吗?

Hathors:我们是(一种)会被你们称为是一种频率的带宽(a bandwidth of frequency)的东西,通过存在于那个(频率)带宽中,我们具有某些态度(attitudes),在情感模式上具有某种一致性(coherency)。这是因为如果我们不维持这种一致性,则我们就无法再留在那个振动领域之中。因此,作为一个文明,作为一个存在的团体,我们生活在那个(频率)范围内。可是,在我们之间确实存在着差异。我们有不同的见解,不同的手段和技术,以及不同的个性与性格。因此,我们并不全都是一块同质的奶油蛋羹!(此时Hathors笑出声来)

  我们发现很有意思的一点是,有很多人都会认为,当他们达到更高的意识层次的时候,什么东西都会变得一样。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

 Virginia:你们还有什么也许会帮助我们打开我们自己的意识的,任何你们想要分享的有关于你们自己的事情吗?

Hathors:我们生活在爱与喜悦的振动频率之中。我们到达这个频率是通过对我们自身能量系统的理解,以及通过使用某些我们在这本书中所分享的方法来作用于这些能量系统上。我们到达这个频率领域是在人类以肉体形式出现在地球上的很久很久以前,因此,我们作为一个文明--或者你们也可以说作为一个集体意识(group mind--到达并维持这个频率领域已经有很长一段历史了。我们对于在获得这些东西的过程中所遇到的困难,有着真真切切的感激与理解,这就是为何我们要在此时提供我们的见解的原因所在。

Virginia:我们能否把集体意识理解为成百上千个存有?

Hathors:在我们的文明之中,存在着数百万个独特的实体(entities)。

 Virginia:如果我们与Hathors见面的话,我们能辨认出男性与女性吗?

Hathors:从物质形式上是可以的。像你们一样,我们也有多重互相贯穿的(能量)场域。如果我们的意识移动进入其中的一个(能量)场域,并且我们与那个(能量)场域认同,那么我们的能量就会融合进那个(能量)场域。因此,如果我们让我们的意识移动进入我们众多身体中的肉体性身体中的话,那么我们就会呈现为--会在物质上被辨认为是埃及神庙雕刻中的Hathor--的外形。不过,大部分的时间我们不会花费(spend)我们的意识在那种物质领域之中。我们会将大部分的时间有意识的花费在更高的领域之中,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会被(别人)体验为明亮耀眼的光体。

Virginia:因此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用世俗的语言称你们为已经升扬的(人)?并且你们成功的维持住这种已经到达的高度的意识(状态)是通过恒久的维持心灵能量的流动(keeping the heart energy flowing)?

Hathors:是的,正确。

 Virginia:在你们文明的存在过程中,你们是否有过任何--我该怎么说呢--很严重或很困难的挑战?如果有过的话,你们又是怎么样战胜它们的呢?

Hathors:我们在这个次元中的当前这个文明可以往前追溯上千年(millennia),从我们通过天狼星的入口进入你们的宇宙开始。作为一个文明,我们确实经历过一个困难的挑战,这是作为我们存在于你们太阳系中的一个结果。过去曾有一颗行星位于金星和地球之间(译注1),并且我们中的一些人以物质躯体的形式生活在那颗行星上。后来那颗行星爆炸了,所以我们中生活在那里的人们就被杀死了,这意味着存在的物质躯体被移除了,并且我们不得不退回到精妙体中。

  由于那时我们还不像现在这样清楚的理解了物质宇宙之中的精妙领域的本质,所以我们经历了巨大的悲痛和失落。由于我们失去了家庭和朋友,所以在我们当中真的是产生了巨大的悲哀。作为一个文明,我们在爱的一致性之中已经生活了上千年(thousands of years)之久了,而这次的经历与爱的一致性是完全相反的对比。因此我们在感情上产生了很大的波动,如果要按地球尺度来衡量的话,我们花费了数百年的时间才恢复了我们的平衡,并且理解了此次的经历。不过,通过这样的悲痛,以及通过这样的惨剧,我们学到了有关这个宇宙的构造的一些事情,学到了有关精妙领域之本质的一些事情,以及在那之前我们从未理解过的有关意识的延续性的一些事情。

  如果我们向读者们描述那些发现是什么,也许会对读者们有帮助。第一个发现是有关意识的延续性。我们那时知道并理解了我们有精妙体。我们那时观察到,当一个人表面上死亡,并且物质躯体开始回归到其最根本的元素的时候,会有某些东西还继续留在一种精妙的层次上,但是我们根本就接触不到那个--那些存有们还存活于其中的--精妙的层次。我们无法在我们的稠密实相与那个精妙实相之间建立起桥梁,那些曾经活过的存有们仍旧还活在那个精妙实相之中,尽管他们此刻已离我们而去。让我们理解这种延续性的,是我们的行星毁灭这个悲剧。

Virginia:你们所说的是马尔戴克(Maldek)?

Hathors:是的,是马尔戴克。当那个行星被毁灭的时候,其引起了如此之大的情感上的混乱,以至于在我们文明中的那些高度进化了的人们--那些也许会被你们称为是女祭司和祭司的神使和灵媒们--除了进入那个(精妙实相的)深渊之中,去追踪他们所爱的人们之外,就别无选择了。所以你们看,是内心的绝望驱使他们穿过那些障碍,穿过那些在正常情况下将创造的不同层次分开的面纱。最后他们追踪到了他们所爱之人,并且找到了他们!他们明白了,他们所爱之人正喜悦的活着,而死亡并不是一个问题,因为从意识的延续性来看,肉身没有任何意义(means nothing)。这个理解无疑是众多伟大发现之一,当其被我们每一个人完全理解之后,其给我们的文明带来了一种深深的平静的感受。

 Virginia:这太美妙了...我想你们刚才说你们发现了好几个事情?

Hathors:是的。我们发现了好几个事情:除了已经说过的意识的延续性之外,还有精妙诸体之间的联系。物质肉身与“Ka”之间的关系也在一种更深层更深奥的层次上被理解了,这是因为一些(肉身)被毁灭的存有们有着足够强壮的“Ka”,而使得他们能在他们的普拉纳体中维持在(原来的)那个层次上。他们能够实际的对祭司和女祭司们诉说他们的体验--他们的不具物质形态的完全存在于“Ka”中的体验。(到了后面,)当他们开始分解,当他们的“Ka”开始分解的时候,祭司和女祭司们能够实际追踪他们进入更精妙的领域。就这样,作为一个文明,我们终于理解了意识的延续性,以及各种各样的精妙诸体之间的关系,这真是一个伟大的发现。感觉上看起来是一场悲剧的事情转变成一个丰富我们的文化的巨大的来源。而那些看似毁灭了的存有们,他们又回来成为我们的子孙。这对于你们人类也是如此。

  还有其他什么问题吗?

 Virginia:没有了,至爱的灵魂们,我们非常感谢你们今天与Tom在一起的能量。你们的服务的态度,以及你们的有关你们自身成长与成熟的信息,非常深的打动了我。再一次,我们要感谢你们,并且期盼着今后将会到来的一切。

 

1:关于马尔戴克(Maldek)的存在位置,这里所说的在金星和地球之间,不同于网上任何其他的位于木星和火星之间的说法,而且考虑到小行星带也位于木星和火星之间,所以在仔细确认了我并没有翻译错之后,我不得不对Hathor的这个信息产生一丝怀疑。所以我从去年刚开始翻译这本书的时候,就开始不断给Tom发邮件,甚至发Fax,但都没有收到回答。所以我只能说,请读者们抱着怀疑的态度审视这一切吧。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