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请你原谅自己做过的任何错事。可能现在这些事情在让你痛心疾首。在当初你做这些事情时,你以为你是对的,你没有深想。现在,你已经超越了这些游戏。那么你应该后悔和遗憾吗?

曾经,世人都认为我是一个喜欢搞惩罚的上帝。我不是处罚者,我有其他事宜需要照顾,我没有时时试图抓住你的所谓不法行为。无一例外地,你们都努力了,你们于其时做到了你们能做到的最好。即使你抢劫了一家银行,你知道抢劫不是令人钦佩的事情,你于当时做到了你能做到的最好。当时,就是所谓的时间。

亲爱的,你因为其时的无知而做了错事,你当时的意识麻木了,你于其时是短视的。难道我们应该惩罚盲人因为他们的失明,惩罚聋子因为他们的耳聋,惩罚贫瘠的心因为心的贫瘠,惩罚迷人因为他们的迷惘?你所做的错事本身就已是足够的惩罚,额外的惩罚并不是必须的。

当然,我理解这个世界存在的困境。无法无天是不应该得到支持的,这个大家都理解。爱还没有深刻到足以经受得起错误。我们现在谈论的不是宽大或者诸如此类的话题。真实不虚,做秀示爱并非爱。

宽恕既不是行为也不是愿望,它是一种觉醒意识。亲爱的,提升你的觉醒意识,随之你将提升这个世界。从你的心上抹去自私自利和自以为是,如此,哪还有冒犯和侮辱可待的地方?冒犯和侮辱在你心上将无处可存。

记得我们讨论过慈悲,慈悲不是作为过意不去的感觉而存在的,慈悲跟过意不去不沾边。你可能会替别人感到惋惜、过意不去,但同时你也可能自我膨胀,你得为你允许自我膨胀而负责。惩罚存在的需要似乎可以被看作是在这世界里用以区分那些犯了罪的罪人和没有被分配犯罪的人之唯一途径。其间有一条细细的分隔线。亲爱的,你当知,即使没有直接犯罪,你也一样是有责任的。

如果某种习俗发展了,文化也会发展起来促进这习俗。也许没有人喜欢这种习俗,也许每个人都对它皱眉。然而,在某些情况下,习俗仍然会蔓延。难道伤害他人的行为不是一种习俗吗?你怎么能够让某人对某件你不赞同的事情独自承担责任,而你就该对某件好事一人独揽勋章?你怎么能够理所当然地把名誉全给自己而把怪罪推给别人?你对这个你生活其中的世界负有着责任。此外,你对你留在身后的世界也负有着责任,你对你所发现的世界也负有着责任。

人们的思维、想象、姿势情态都要为其(所引起的后果)负责。这并不是新的思路和说法。

人类的思想要为降雨负责,为洪水和干旱负责。世界的贫困或繁荣都有你的一份贡献,这种说法并不是新的。当你称呼执法者和受害者时得小心,因为所有的人都是执法者,所有的人也都是受害者。以这样或那样的方式,你思维的力量、你生活的和谐/不和谐的程度,都对你生活的这个世界负有责任。你与你的地球兄弟姐妹们共同承担着你们的责任。

总之要记住,你必须彻底抛开你的指责和抱怨。指责和抱怨只会恶化过去的行为和想法。责任是当下。活在当下意味着负责而非责怪。你能懂我吗,亲爱的?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事件的作者和受者都要承担责任。在天堂里,没有歉疚这回事。在地球上,歉疚标榜着它自己。如果你必须歉疚,那么歉疚一小会儿然后扔掉歉疚轻装前行。与错误相对应的是宽恕和对错误的挽救行为。在内在的觉悟中,错误对应的是宽恕。错误和责怪是两个不同的东西,而你要超越两者。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action-arises-from-consciousness.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