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生活充满了开始,开始都是新的。很显然,在世界上,因为有开始,就必定有结束。从你的观点看,那就是有潜力可挖的原因。常常地,改变被视为不幸。如果你有能力,有许多东西你想把着不动,很明显,你办不到。所有你能看见能感受到也许还有让你感伤的改变背后,有着坚若磐石的稳定。哦,是的,表面也可能会松动。表面可以上下起伏,但是表面不是种适用的尺度。

有另外一种说法,不评判。你仅仅是不知道该如何测度,你缺乏足够的信息。实际上,你有信息但毫无理由。是这样:生活不存在终局,它还没有完成,它永远忙不完。假设世俗生活象到处乱飞的索普威斯驼色飞机史努比,它与红色男爵战斗。你与谁斗,亲爱的?史努比一直在他的小房子里,他全是虚构的,不过是一个飞行梦想而已。

你总愿意认为你脚下的地面是真实的。自始至终,你在你真实的家里。

天堂是真的,你的存在是真的,我是真的。甚至在地球上,无论你是否留意,你的地球生活都象是倒映在墙上的阳光。

那么,当然,你随着你所理解的那种世俗生活一起折腾。当你感觉自己被生活搞得焦头烂额时,你和它一起蹦跶呗。这是暂时地,这儿的一切都是暂时地,为何任意的暂时就让你讶异,或者失望,或者愤怒,或者就成为需要修正的错误?从这个意义上讲,一切都是过去,哪怕是一个片刻之前的过去。随机起伏是地球游戏的名称,虽然如此,地球生活也是基于了一个稳固的平台。

亲爱的,你总是让它伴随你在梦幻世界中的世俗生活,以致于你进入了天堂你可能还觉得天堂是个梦,然而天堂却实实在在是唯一的真实。天堂是真实地,我们可以认为地球是一个不完整的未完成描绘的天堂。由上帝创造的世俗生活,被给予了完全的自由。你,栖息于这个世界仅仅是一小会,看似沿着一条极度崎岖的直线前行,实际上是在你和他人的想象中所施展的一幕戏剧。通常,生动性与戏剧和相关概念相关。

我说这些话的意思是你很好,任何时候无论你觉得自己处于什么样的法庭你都是一切如常。你没有身处上诉法院,亲爱的,你遇到的只是小小的交锋,象海浪一样,然而海是海,无论你的生活表象告诉你什么,你就是海。

你告诉自己什么,亲爱的?你向自己汇报什么?你陷入的是什么?波浪或者海洋?波浪只可能是海洋的波浪。海水拍打着礁石,海洋迅速地恢复活力,没有溃败,只是在想象中存在着溃败。不管世俗怎样说,我告诉点其他东西。

胜利仅仅是一种世俗的形式,如同失去一样,这两者都不真实。在天堂里,没有什么需要去赢取,有什么可以被冠之以胜利?一切都好的时候,什么可以被冠之以胜利?当只有天堂和天堂的上帝之时,当上帝也如阳光照彻地球这面墙的时候,有什么可以成为胜利或失去?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