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心经》中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针对胜义谛而言的吗,感觉说是说否都不得要领,平常生活中不去分别能体会一二,但又矛盾,能给我们说说吗?

 

心经中的「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乃至中观论中的「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等,说的都是对诸法实际情况的描述。

 

诸法,包括心所有认识的事物,也包括认识所有事物的这颗心。对诸法的描述与认识,既包括诸法的相,也包括诸法的体。即,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或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所描述的即是法身,也是法相。

 

从法身方面说,法身根本不能说为身。法身无身,假名为身。因为法身根本没有一个自身,所以无所谓生,因为无所谓生,也无所谓灭,故说不生不灭。因为根本不存在一个有自性的个体,所以也没有垢或净的主体,所以无法谈垢或净,故说不垢不净。因为不存在一个可被谈论的个体,它也没有增或减。是故心经说「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同样的,中论里「不生不灭,不断不常,不一不异,不来不去」也一样。

 

从法相方面来说,法相都是心。心所生的,不是画面,就是概念。而心所生的画面或概念是虚妄的,所以它生了也等于没生。所以祖师们也说,「生即不生」、「当生即不生」等语。

 

存在之物,不但我们的心,一切事物,无论法身法相,皆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只是不生并非无物,不灭并非有一个事物保持永恒。法身不生,并非真无;妙心能生,并非真有。

 

真心与道相对,妄心与法相对。去体会大道不生而生,去体会真心生而不生。大道不生,放眼玫瑰处不是月季;真心能生,究其玫瑰月季两妄想。

 

世间万物,不可思议铸其体,无端想相成其象。究其二者皆不生,生灭都是大幻相。有生有垢有净有增减,无生无灭无一切。

 

生即垢,生即增,不生即不垢,不生即不增。心经十二个不字,乃至中论十六个不字,说的是同一个意思,知其一则知其余也。

作者:一念行者

 如是說在痞客邦: http://russ999.pixnet.net/blog(

 ( 圖文 转自网络 , 版權歸屬原作者)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