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应该怎样来讲呢?我会这样来讲:你时时刻刻都在我的念想中。你存在于我的每个想法中,你的身影牵动着我的视线。我凝视镜中的自己,那是我在看你,我看得非常清楚。我看见你的光,那就是我,我陶醉其中。

随时,我想,我们都可以说:你在想象我,你在梦想我,你的心在感受着我的心之跳动。有时我对你的爱是一目了然显而易见的。那一刻有无忧的喜悦,被这世界的美妙所感染---可能就是我对你的爱所显现的痕迹。哪怕只是一丝这样的痕迹,也足够支持你一天的生活。爱的显现也许只有一丁点儿,但你知道那是浓缩的。如果这一丁点儿爱的痕迹被你感受到了,就足够支持你一辈子。

我现在讲的是你所感受到的爱,我不是在讲我所发射出的全部的爱。你真的以为我会吝惜把我全部的爱,传递给我创造出的伟大的被造物?给予出的爱并不总是等同于接收到的爱,我们之前讲述过原因。但你就是无法理解:上帝怎么可能这么做,让你心爱的人的身体离你而去,把他们的声音、他们的爱抚和他们的关注从你这儿剥夺,让你痛失所爱。你可能把各种各样的悲欢离合、生离死别的帐单都算到我头上,说是我允准的。

跟你一样,亲爱的,我尽我所能在做我的工作。如果你有眼睛能看,有耳朵能听。。。请对这个问题回答是:在许多的情况下,甚至从你的角度,我的工作表现也是出色的。用你的眼睛看、用你的耳朵听,想想什么是最适合你的,把不重要的东西放弃。

如果你一定要让我来为你生活中所发生的各种不愉快负责,那么,公平点,也让我为你生活中所发生的各种愉快的事情负责。我不会一一指认,我把这个任务留给你来完成。你只需告诉我就在今天,发生了什么让你高兴的事情。谱曲填词写成歌,开唱。为什么不呢?弹起你的吉他。如果生活中每件让你欢乐的幸事对应一首欢乐的歌曲,你会唱多少首?

如果你正沉侵在深深的悲哀中,无法原谅(你认为)我带走了你心爱的人,你愿否承认,是我最初把你心爱的人送到你面前?你愿否给我一点感激,为你心爱的人曾经给予你的喜悦?你愿否给我一点感激,为你的双脚能行,为你的脚趾能转动、手指能打字?你愿否因为婴儿的诞生而感激我?你愿否因为你的膝盖关节能伸能屈而感激我?你愿否因为你人生中难得的机遇而感激我?生活,你居于地球每时每刻经历着的经验,亲爱的,是令人惊异的。你愿否感激我,亲爱的,因着或大或小的各样事件?

你是否曾经设身处地地思考过,如果你有着我的工作?如果你穿着我的鞋子,你会不会说,你承担了太多太多?因为我根本就没有鞋,所以我只感受到你纯粹的喜悦。除了喜悦我一无所知。喜悦是我所得的奖赏,因为我创造了你。正如我之前曾经讲述过的,可能说过不止一次,并不是我需要你的感激,重要之处在于,你把感激之情归于你的心,你美丽的真心,在那儿,有我与你相拥。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how-many-verses-would-you-sing.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