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關係裏面,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去瞭解是什麼?

 

如果太太在生氣,你也跟著生氣,這簡直是瘋狂......

 

奧修回答:

 

這是一個困難的問題,因為除非你能夠學習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去生活,否則你就無法瞭解它。就我們現在的生活,我們都是由過去來生活。如果某人侮辱你,你就立刻反應,那個反應是來自你過去的經驗,而不是來自你,它是來自經驗的連鎖。

 

如果某人以愛來對你,你就會變得更具有愛心,那個愛或許是來自過去的經驗,所以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去生活,以及在關係之中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去瞭解這種情況,唯有當你覺知到過去的連鎖而不讓它產生作用,它才能夠發生。永遠都必須由現在來反應,而不要透過過去來反應。

 

比方說,某人侮辱你,在過去曾經有很多人侮辱你,在你的內心有一個創傷,透過那些侮辱,你的內心產生了一個創傷,現在這個新的侮辱也會觸及你的創傷,然後你就會反應,那個反應是不對的,因為那個創傷並不是由這個人所造成的。如果那個創傷被碰觸到,它所產生的痛苦事實上並不是由這個侮辱所造成的,它是由很多侮辱所造成的,因此那個反應是累積起來的,但這是不對的。

 

那就是為什麼當你反應的時候,別人總是會覺得:「你為什麼反應得那麼激烈?我並沒有說什麼。」你也知道:你並沒有對某人說什麼,而他卻覺得受到傷害,他卻有了反應,然後你說:「你誤解了我,因為我並沒有說任何侮辱你的話,你為什麼要這樣反應?你瘋了嗎?」但是你不知道,他有一個創傷,當你觸及那個創傷,整個痛苦就對你發出來,那個創傷或許是由很多人所造成的,那個創傷的造成,有些是知道的,有些是不知道的,但那些都已經記不得了,然而整個創傷卻針對這個人發出,這是不對的。

 

所以,立即的自然反應是怎麼樣呢?首先他必須將過去擺在一旁,很警覺地看著這個人,好讓過去不會遮蔽你。注意聽任何他所說的,藉著當下的瞭解來解剖它、分析它,如果你能夠等一下,而且靜心冥想它,那又會更好。

 

所以警覺在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的關係當中是需要的。警覺是需要的。要警覺!不要讓你的過去介入你和你跟他關連的人之間。要變覺知需要花一些時間,因為過去是那麼地迅速,它一下子就介入了,沒有時間差。某人說了些什麼,然後你的過去就馬上介入,你就透過過去來解釋,因此你必須慢一點,注意看那個人,等一下,吸收任何發生在你身上的事,靜心冥想一下,然後由當下來自然反應。一旦你能夠很有效率地這樣做,一旦你知道了這個鑰匙,你就具備了能夠讓你進入神秘、進入別人神秘的鑰匙。

 

每一個人都攜帶著這麼一個神秘的本性,但是那個本性對你而言是關閉的。每一個人都能夠變成通往神性的門,任何一個平凡的人都是不平凡的。「那神秘的」就隱藏在表面的背後,但是你需要一支鑰匙來打開它。而那支鑰匙就是一個片刻接著一個片刻警覺的反應;不是固定式的反應,而是自然反應。固定式的反應是死的——因為他怎麼做,你就怎麼反應,自然反應是完全不同的。

 

我要告訴你一則逸事。佛陀經過一個村子,那一村的人反對他,反對他的哲學,所以他們就聚集在他的周圍侮辱他。他們使用難聽的話、粗俗的話。佛陀都一直聽他們講,佛陀的大弟子阿南達非常生氣,但是他不能夠說什麼,因為佛陀很安靜、很有耐心地在聽,就好像他在享受這整個事情,甚至連那些群眾都變得有一點挫折感,因為他並沒有生氣,而且他看起來似乎是在享受的樣子。

 

佛陀說:「現在,如果你們已經說完了,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因為我必須趕到另外一個村莊。如果你們想要告訴我的事情還沒有全部講完,我過幾天還會再回來,那個時候你們可以再繼續講。」

 

有人從群眾裏面喊出:「我們在侮辱你,我們侮辱了你,你怎麼不反應?你不想說些什麼嗎?」

 

佛陀說:「這很困難,如果你們想要我的反應,你們來得太晚了,你們至少必須在十年前來,因為在那個時候我才會反應,現在我已經不那麼愚蠢了。我瞭解你們在生氣,因此你們才會侮辱我,我看到了你們的憤怒,怒火在你們的頭腦裏燃燒,我覺得同情你們,這就是我的反應,我覺得同情你們,你們不必要地受到打擾。」

 

「即使我錯了,你們為什麼要那麼生氣?那沒有你們的事。如果我錯了,我將會入地獄,你們不會跟我去,如果我錯了,我將會為它受苦,你們不會為它受苦,但是似乎你們非常愛我、非常為我著想,因此你們才會生氣,你們為了要告訴我一些事而放下田裏的工作不做,我覺得很感謝。」

 

當他要離開的時候,他說:「還有一件事我要告訴你們。在另外一個村子,有一大群人,就好像你們一樣,他們帶很多甜食要送給我,那是他們村子要給我的禮物,但是我告訴他們,我不吃甜食,他們就把那些甜食帶回去。我問你們,他們要怎麼處理那些甜食?」

 

所以佛陀說:「現在你們要怎麼做?你們只有帶來侮辱,而我說我不要它們,你們要怎麼做?我對你們感到抱歉。你們可以侮辱我,那依你們而定,但是我不要它們,那由我來決定——看我要不要它。」佛陀說:「我不拿不必要的或沒有用的東西,我不想有不必要的負荷,我對你們感到同情。」

 

這就是自然反應。如果一個人生氣,而你在那裏,沒有帶著你的過去,你將永遠會感覺到同情。固定式的反應會變成憤怒,而自然的反應永遠都是同情。你將會看透那個人,事情將會變得很清晰——他在生氣、他在受苦、他在痛苦、他是有病的。

 

當有人在發燒,你不會開始打他,然後問:「你為什麼在發燒?你的身體為什麼那麼熱?你的體溫為什麼那麼高?」你會幫助他脫離發燒。當有人在生氣,他也是溫度太高,他也是在發燒,你為什麼要對它那麼生氣?他是在生心理的病,而那比任何身體的疾病來得更危險、更致命。所以,如果太太在生氣,先生要對她感到同情,他必須用各種方式來幫助地脫離它。如果她生氣,你也跟著生氣,這簡直是瘋狂,這簡直是發瘋。你要看著那個人,你要去感覺他或她處於痛苦之中,而你必須去幫助他。

 

如果過去介入,那麼每一件事都會弄錯。唯有當你處於深入的靜心當中,過去才不會介入,否則是沒有辦法的。只是理智上的瞭解是不會有所幫助的。如果你深入靜心,你的創傷將會被拋棄,你的壓抑將會得到發洩,你的內在將會變得越來越清楚,你將會很清晰,你將會變成好像一面鏡子。事實上,你並沒有任何創傷,所以沒有人能夠觸擊它們,那麼你就能夠看著那個人而自然反應。

 

自然反應永遠都是好的,而固定式的反應永遠都是不好的,自然反應永遠都是美的,而固定式的反應永遠都是醜的。要避免固定式的反應,而允許自然反應。固定式的反應來自過去,而自然反應是由此時此地來反應。

 

摘自:成道之路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