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Susmita的问题.

 

JOHN: 请问宇宙存在体或通过自觉的个体存在们所组成的如"Datre"这样的振动群组,是否也如同一种群体意识呢?也许差异就是能否觉知到这点!

 

DATRE: 首先,我们"不是"自我实现的存在体.我们以宇宙存在体的形式"诞生".我们并不是你们称之的那种"人类"的自我实现.这是完全不同的.做为宇宙存在体"诞生"的我们并不知道你们称之的群体意识,除非那儿有一场这样的体验开发,因为那是"你们"与之工作的东西.我们没有"头脑".,John在笑,我不知道我说的有多么好笑,但确定这些内容被记录下来.,继续.

 

问题:一个宇宙存在体能选择成为一个实体(Entity)?然后这个实体将自己的不同振动发送到不同的现实世界中?

 

DATRE: 一个宇宙存在体能否将它的振动发送到不同的现实世界中?

 

JOHN: 一个宇宙存在体是否可选择成为一个实体那样运作?

 

DATRE: .实体是一个容器,它是宇宙中的一个"特定"物种,所以一个实体本来就是一个宇宙存在体.继续.

 

JOHN: 一个单一的实体能否将它的不同部分放入不同的时空中呢?而且这些不同的部分同时包括觉知与非觉知的存在?比如成为一个星球,一棵植物,一个人类或非物质宇宙的存在体等等?

 

DATRE: 所有通过媒介经历的体验,比如肉体性等等,都能被实体获取.因为,毕竟,实体就是"它们的母亲".是实体诞生出生命火花以体验物质层的.继续.

问题你能举一些你个人或其他"Datre"成员爱在大宇宙中做的事情吗?

 

DATRE: ,我们不用""这个词 - 我们存在 - 这是对你们而言非常困难的概念.我们不"知道"什么是享受,我们也不知道什么是"不享受".我的意思是,"存在是!".所以我们做我们所做.我们不像你们通过物质层体验.你们在物质结构中有各自用以体验的东西.我们没有物质结构,所以我们与你们玩耍的是完全不同的游戏.

 

问题一个宇宙存在体能成为好几个领域的专家吗?

 

DATRE: 这是可能的.

 

问题我认为对很多人来讲,你们看起来就像"".

 

DATRE: 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做出那种连接的,除非他们把他们头脑中的神与之相连.你看,你可以把我们当做神,或把我们当老师;你也可以当我们是"观察者",你可以以很多不同的方式来看待我们,因为你们是通过你们的"心智"观念来看待的.无论如何,你真的无法以任何方式来看待我们,因为除非我们来到物质层,通过物质层运作,否则你们无法知道我们的存在.

 

问题请问""这个人类概念是否最初来源于对内在的强大实体或宇宙存在体的知晓呢?

 

DATRE: 我不认为那是对宇宙实体或宇宙存在体的知晓.因为当你穿上它时,你就在贬低自己.你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能力.当你们星球上的个体开始获取本来就属于自己的能力时,虽然他们被那些能力吸引,但却无法认为那能力来自自己 -"这怎么可能?肯定有比我更"厉害"的角色才能创造出这些力量"-他们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出如此"强大"的事情,因为那是一种他们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感觉.他们把那称作"强大的力量",并认为"强大"肯定来自别处,不可能来自自己之内.你们不断贬低你们的"人类"构造,甚至已经到了使你们无法做出任何事情的那一点了-除非别人"允许"你做才有可能.

 

换句话说,基本上,你们还没有学会靠自己的双脚站立,并声明你是谁,以及知晓你是谁.你们说:"我是",但你们根本没有明白它是什么意思.因为转过身来,你们就去崇拜别的比你们更伟大的东西了.然而,那是一个谎言,因为没有什么比你自己更伟大.问题是,你们把自己放入物质身体中,"限制"自己,以至于你们无法真的表达出""是谁或""是什么.

 

问题我理解宇宙存在体没有情绪/感情,但你们还是能感觉到一种能被描述成宇宙之爱,快乐,和谐,狂喜等的状态吧?

 

DATRE: 我认为我们那时犯了个错.我们提及过爱,因为那是我们当时唯一能使用的词语.但问题是,你们必须觉知到那指的都是"人类"的情绪.一个宇宙存在体没有情绪.一个宇宙存在体要情绪做什么呢?他们没有身体,该怎么把情绪带在身边?你说,在没有身体的情况下该如何处理一个物质情绪? 继续.

 

问题宇宙存在体没有记忆,所以你们的心念都会立即被表达出来?

 

DATRE: 再次的,你们的语言太受限了;我们的工作...我想以最好的方式回答就是:"心念就是想与做"-那儿没有分离.你所想的就是你所做的,你所做的就是你所想的 - 想与做不是分开的两件事.你想着并做着,你做着并想着.但你们无法想象当它们在一起时是怎样的状态.我们唯一能把"头脑中的想法","心念"还有"想与做"区分开来的时候,就是当我们进入物质形态中的时候.你看,物质形态将它们区分为不同的东西,这对我们而言是相当迷人的.你们有"情绪","想法","行动",所有这一切加起来组成你们的物质结构.然而你们却鄙视它们;Okay,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你们将学会如何处理与支配被你们称之的"清醒的白天".继续.

 

问题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你们就没有冲突,失望或抓着过去不放的可能性.

 

DATRE: 我们没有过去也没有未来.那全是物质构造.继续.

 

问题那你们的"爱的意图"是否会在这些进化的道路上造成混乱或不和谐?

 

DATRE: 我不知道我们该如何造成混乱?所有我们试着做的就是向你们解释物质结构的能力,以及""的能力.假如你拣选任何一个"经验",并通过物质结构运作,你是能够得到任何你想要的结果的.那全部取决于你.你可以拣选一个某些人说的可怕经验,并抱怨你的余生直到死亡;你也可以拣选另一个与之"相同"的体验,然后从中"获益""成长".无论别人说什么,它都将由""""所希望的方式来解释.那是"你的"过程.如果你想"抱怨"别人,因为你自己无法处理,那么你身边无论发生什么都不重要.因为无论是好,是坏,或中立,你都会为""的体验而"抱怨"别人.除了你,没有任何人能够控制你的体验.继续.

 

问题对你们而言,也许那只是眨眼间的事情,但对于低振动的我们,简直就像无底洞的噩梦!

 

DATRE: 那是""的解释,不是别人的.继续.

 

问题你们能在多大程度上看到我们所说的未来或结果呢?

 

DATRE: 我们不能,我们不那么做.我们能通过这个传导者的眼睛"看到"一些事情,然后通过""的头脑解释,同时使用一种"完形概念"的解释.但是看到未来或连接过去,那只是简单的大脑连接.那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若让我们通过Aona的头脑展望未来-那儿是空白的,因为她不关心未来,所以也无法帮到我们.我们甚至无法像通灵人那样使用不同的方法告诉你们未来.我们无法那么做,因为Aona的头脑是空白的.她的未来还未写下.或让我们这样讲,因为她正在写她自己的未来,而不是别人的未来.那是她的,她自己写,然后她说:"谁都不准干涉".继续.

 

问题我知道如果我们的目的足够强烈与清晰(没有任何扭曲的信念阻止),那么,当我们被一辆车撞到或被流弹击中,或遭到抢劫,被陌生人强奸,意外怀孕,失去孩子,工作等等,我们都不需要害怕.请问这是真的吗?

 

DATRE: 你想相信什么?你撰写你的剧本,这句话我们讲了一遍又一遍.如果你想在"真正的你"为你设置的情况中感到害怕,那么你吓唬自己有你自己的原因.你必须觉知到,如果你为自己设置了什么,那么为什么你会那么设置?设置的原因是什么?这才是关于"觉知"的一切:去搞清楚"为什么"你在做你所做的事情.你想要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你想教自己什么?你试着在学习什么?没有任何人对你做任何事情.如果某个人卷入你为自己设置的体验中,那么在那情况发生之前,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计划好了.

 

所以,当你完完全全能够领悟这个道理后,你就将在领悟方面获得巨大的进步.很多人不会那么做,他们不关心"自己"的进化.他们看着别人,告知别人该如何去做,如何行动等,但却从来没有留意过自己.

 

你们在这个星球上,这是你们最后一个进化周期.你们学习"个体化/个性化",然而,这却是你们不想做的,虽然它正是你们来到这个物质结构中的原因.每个人都能进入这里,你可以进入这里成为"粘稠"的一团,成为一个克隆,"群体意识"的角度运作.但是,"个体化/个性化"才是重要的,如果你能够让自己觉知到这一切是怎么回事的话.

 

问题我认为那种目的与意图就是需要知道我们是谁.

 

DATRE: 当然,这是你必须做的.你想告诉自己什么?想给自己展示什么?留意那儿发生了什么.你为自己的学习与体验设置了什么?

 

问题不知Datre能否描述一个大纲,讲述自人类物种开始他们的旅程后,"群体意识"的大致改变方向?

 

DATRE: ,从我们的角度我们没法做到.现在,也许有人能够做到,但那不是任何....Ok,有人在谈论一些他们调频入物质层时所获得的记录.但再次的,那都是推测.那是从人类结构运作的,""想看到的和""想告诉别人的.而且,每个人都会告诉你不同的信息.他们偶尔也会带回一些相似的信息,因为他们都从群体意识处阅读.在群体意识中你只能获取那么多信息-所有的都在那里.

 

然而,直到你能开始从心识泡泡处阅读信息,那才会不同.但在这种情况下,你是不会关心群体意识的进化的.因为,当你开始那么做时,你将会对你自己"单独"的个人进化感兴趣.你不关心别人,那不会吸引到你.继续.

 

问题我们一开始是做为雌雄同体的物种出现的吗?两性的出现是出于什么动机呢?那与植物部分和动物部分有关吗?

 

DATRE: .那是为了进化的设置,其它的每一个星球都会为进化进行设置.而你们进化的方向完全取决于那些来到这个星球上的人.地球上的群体意识已经发展的相当强大,以至于对其他想到这里来进行个人进化,不从群体意识中获取信息的人变得极为困难.这也是大量不快乐出现的地方.那些希望尽快进行个体进化的人非常困难,因为群体意识"层层覆盖",而为了存在于这个星球上,你就必须在这个星球泡泡中"容忍很多规则".

 

这也是为什么一旦你能弄清楚这些"魔法"是怎么回事,你就能够离开群体意识,开始"直接"与心识泡泡工作 - 但那是另一个阶段的发展.而且在物质结构中,这变得越来越困难.

 

问题如果二元对立或极性原则存在于我们的宇宙中,为什么却不存在于宇宙存在体中?如果极性是存在的,那么它的本质是什么?

 

DATRE: 二元对立或极性存在于你们的泡泡中.其它的星球泡泡里并不需要极性.所有的星球泡泡都不相同...每个星球的进化都"不同".你们不会使用相同的原则...为什么要2个一样的?不需要.如果你将去的下一个星球与这个一样,那进化在哪里呢?总有东西需要改变.

 

但你们没有学会,因为你们还在相信"""".现在,如果你知道极性的存在,知道有好有坏,也知道这个星球必须包括极性,如果你能真的领悟到这点,为什么你们还要选择站在这一边或另一边呢?为什么你不能承认他们的存在,然后继续自己的道路?这是非常难以让"人类"理解的.你并不需要成为""的或"".为什么你不能在物质结构中承认彼此,同时不为这两者生气呢?继续.

 

问题我有时会担心Aona的健康,因为我阅读过Jane传导的赛斯资料.Jane的丈夫认为Jane的传导在很大程度上迅速恶化了Jane的健康,导致她的身体痛苦的死亡.

 

DATRE: 你必须理解,那都是在赛斯资料中解释的内容,因为Aona阅读过很多次.其中一件让Jane感到最困难的事情就是她所接收的信息.她对她带入的信息"不确定".她想知道她是否应该带入这些信息,因为人们都那么说.这些带入的信息与她"自己"与生俱来的信仰体系有内部冲突.

 

这也是为什么她的身体变得"弯曲".她的抵抗...当你"抵抗"某个东西时,第一时间会做什么呢?物质身体会"紧缩".对吧,John?

 

JOHN: 没错,你为自己设置了一块坚硬的防御墙.

 

DATRE: 是的,你穿上一块"坚硬"的防护墙,首先身体就会变得僵硬.你穿上阻力,"抵制"身体,身体处在长期的压力中.除非被释放,否则它会不断让你保持在"压力".它会磨损与消耗你的物质结构,也就是物质全息图.

 

为什么你们星球上的某些个体能够活到上百岁呢?因为他们在"体验"物质层,而且没有设置"阻力".

 

现在,Aona的身体而言,她没有"抵抗"这些信息.她对此非常熟悉,那是她所"知道"所理解的.对她而言,那不是一个大秘密,所以她不会"抵抗".这也是为什么她能"在身体中成长更久".她手脚的灵活性,她的手指和脚趾比15年前更为灵活.你可以把她的脚趾...我用脚趾打比方,因为那是你们紧张时首先缩紧的地方.你几乎可以让她的脚趾以任何你想要的方式交错,因为她是灵活的,她的身体并不僵硬.

 

她的身体也会有僵硬的时候,只不过那是为了适应进化所作出的物理改变.当她的思维模式持续改变时,物质结构中的振动也会不断改变.每次我们进入传导,这个物质结构都会发生变化.有时我们会对她的身体"做实验",因为那儿只有很少几个我们能进入的身体,以便让我们观察能量波对人体结构的影响.正因为她有这样的身体,我们才能进入观察那儿发生了什么,以及知道物质结构是如何处理能量的.她的身体处于恒变的状态.有时某些东西的改变会"紧缩"她的身体一段时间.但因她并不在意,除了不舒服,并不会磨损物质构造.

 

所以你看,你们是从2个不同的方面与之工作的.Jane害怕,她害怕这些信息.有时,她也会对此非常熟悉.但当她的旧思维模式进入时,就有了冲突.

 

你看,若你们说是通灵与这些信息导致Jane的身体被消耗的,那也是Jane自己的选择,是她决定如何使用她的身体的.正如我们之前所讲,我们无法控制物质层的任何东西,我们也不"希望"控制.那是"你们"自己的事,属于你们当中的每一个人.Aona以她想要的方式与身体运作,那是她的体验.我们能在短时间内进入,尽可能做我们想做的,因为我们有权限这么去做.我们能够以任何我们想要的方向去"拉伸"...她说我们可以做任何我们想要的,只要她不在这个身体中,但在我们离开之前,要确保把它放回原处.

 

我们要离开了,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