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5-09

 

第二十六章 星光力量的发展

 

具有念能力并不需要有高尚的品格,就像具有肉体力量也不需要般,念能力也不表示在任何其他方向达到很大的发展,例如智力发展。

 

所以,要有很强的念能力必需是一位灵性人士并不对,另一方面,一位灵性很高的人无可避免是念能力者,却是对的。

任何不怕麻烦的人都可以开发出念能力,以及如果人愿意经历必需的勤奋练习,他是可以像学会弹奏钢琴般,学会灵视力或催眠术的。

 

所有人都有星光感官,但多数人的都是隐藏着,如果想在当今进化阶段用到,一般须要人为地强制它们出现。有些能力,它们没有人为的冲动也会变得活跃起来;而大多数都能够被人为唤醒和发展。在所有情况下,星光感官活跃的条件是物理感官处于被动状态,物理被动变态越完全,星光活跃的可能性就越大。

 

单纯的人经常具有灵视力。这有时被称为较低的念能力,并不是与经过适当训练和更先进的人所具有的能力相同的事物,也不是以相同的方式达到的。

 

一个没开化的人偶尔出现的念能力是一种属于整个载具的大量模糊感觉,而不是通过专门器官传达的确切而明确的感知。这特别是是亚特兰提斯(第四)根种族的特征。

 

它不是通过星光脉轮运作,而是通过与物理感官连结的星光中心。虽然它们是星光体中星光物质的聚集体,但它们明显不是星光能力。它们具有作为桥梁连接星光层和物理层之间的性质,但在正确意义上并没有发展出星光感官。

 

「第二视觉」属于这种感官,并且通常是象征性的,感知者以这种奇怪的象征方式传递他的知识。刺激作为桥梁的中心,而不是让作为星光器官的脉轮进化,是一个完全的错误。

 

这种较低的念能力也与交感神经系统有关,而较高的念能力与脑脊髓系统有关。恢复对交感神经系统的控制是倒退,而非向前迈进。

 

随着时间的推移,较低的念能力会消失,在稍后阶段重新开放时,它将被置于意志的控制之下。

 

歇斯底里和高度紧张的人可能偶尔会成为灵视力者,事实是他们的疾病的症状,并且由于物理载具衰弱到一定程度,以至于它无法再对以太或星光视力作出一定程度的任何障碍。

 

震颤性谵妄是这类念能力的一个极端例子,这种疾病的受害者通常能够暂时感知到某些令人厌恶的元素和以太实体。

 

对于那些还没有发展出星光视觉的人来说,理想的是要在智力上认识星光世界的现实,并认识到它的现像对于有能力的观察到的人是开放的,就像物理世界一样。

 

有些明确的瑜伽方法,可以通过合理健康的方式发展星光感官。但是,在首先经历了净化的准备阶段之前尝试这些不仅无用,而且可能是危险的。

 

肉体和星光体都必须首先通过打破饮食中的恶习的束缚,舍弃各种仇恨情绪等等来得到净化。

 

一般来说,通过人为方式强制星光体的发展是不理想的,因为在灵性力量达标之前,星光视觉、声音和其他现象的入侵往往是令人不安和甚至吓人的。

 

根据过去的业力,遵循「古老和皇家」道路的人迟早会发现逐渐涌向他的星光现象的知识:他更敏锐的视野将被唤醒,更广阔的宇宙新景象将以四面八方在他面前展开。

 

这是一个说法的例证:「首先寻求天国,然后所有这些事情必会加诸你身上。」

 

以得到星光力量为目的本身就无可避免地导致东方所谓世俗的(laukika)发展方式:获得的力量只是为了现在的人格,并且没有保障措施,学生极有可能滥用它们。

 

这类别属于哈达瑜伽、调息(pranayama)或呼吸控制的实践、呼请元素、以及所有涉及以某种方式消除物理感官的系统,主动地通过药物(例如,印度大麻(bhang),哈希什(haschish)等)、通过自我催眠、或者如同在托钵僧(dervishes)之间,通过带有宗教狂热的疯狂旋转舞蹈,直到眩晕和随后发生的失去五感:或被动地被施催眠术 - 以便星光感官可能浮现出来。

 

其他方法是水晶凝视(只会导致最低级别的灵视力)、重复呼请、或使用符咒或仪式。

 

通过重复念诵字句或符咒来进入自己的人可能会在他的下一世回归时成为通灵媒介,或者在任何程度上变得能被通灵。

 

通灵力完全不应该被视为一种念能力:对于通灵媒介,迄今为止都没有行使力量,反而放弃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转而将它交给另一个实体。因此,通灵力不是一种力量,而是一种状况。

 

有许多神秘的药膏或药物的故事,说当涂抹在眼睛上时,可以使人看到仙女等。涂抹眼睛可能会刺激以太的视力,但完全不可能以此开启星光视觉,虽然某些药膏被擦遍整个身体将极大地帮助星光体在完全的意识中离开肉体 - 事实上,这些知识似乎留存到中世纪时期,从一些巫术试验中带来的证据可以看出。

 

说出世(Iokottara)方法包括皇道瑜伽或灵性进步,这无疑是最好的方法。虽然速度较慢,但它所获得的力量永久属于个体,并且永远不会再丢失,而大师的指导确保了完全安全,只要他的指令得到严格遵守。

 

由大师训练的另一个巨大优势是,学生可以达到的任何能力都绝对是在他的指示下,并且可以在需要时充分和不断地使用:而在未经训练的人的情况下,这种能力通常只是非常局部和断续地显化出来,并且它们看起来任凭自己意愿般来去匆匆。

 

临时的方法就像让马匹昏昏沉沉来学习骑马:永久的方法就像正确地学习骑马一样,这样就任何马匹都可以驾驭了。永久方法意味着真正的进化,其他方法并不一定含有类似的东西,因为这样获得的力量可能随着肉体的死亡而消逝。

 

星光层的更广阔视野并不单纯是一种祝福,因为它揭示了世界的悲伤和痛苦、邪恶和贪婪。席勒的话语浮现在脑海中:「为什么你将我这样流放到永远盲目的城镇中,以开放的感官来宣扬你的神谕?

 

快收回这种清晰得令人悲伤的视觉;从我的眼睛里收回这种残酷的光。将我的盲目归还给我 - 我黑暗得令人快乐的感官;收回你可怕的礼物。」

 

如果恰当和合理地使用灵视力,可能是一种祝福和帮助:滥用它,就可能是一种障碍和诅咒。伴随它的主要危险来自自大、无知和动机不纯。一个灵视力者若果想像他或她是唯一得此天赋,以及被特别选定的人,这明显是很愚蠢的。

 

在天使的指导下,去开创一个新时代云云。此外,总是有很多闹着玩和顽皮的星光实体准备好并急于培养这种妄想,并且满足分配给他们的任何角色。

 

对于灵视力者来说,了解一点这些课题的历史并了解更高层面的状况,如果可能的话,对于拥有一些科学课题的知识,也是很有用的。

 

此外,一个生活或动机不纯洁的人不可避免地为他自己吸引了无形世界中最糟糕的元素。另一方面,事实上一个意念和生活纯洁的人,会受到保护,不受来自其他层面的不良实体所影响。

 

在许多情况下,一个人可能会偶尔闪现一点星光意识,而根本还没有觉醒出以太视力。这种发展的不规律性好歹是灵视力早期阶段在其问题上,出现极端的错误责任的主要原因之一。

 

在正常的过程中,人们会非常缓慢地觉醒到星光层的现实,就像婴儿觉醒到物理层的现实一样。那些故意并且过早地进入这条路的人会异常地发展出这种知识,因此在最初更容易犯错误。

 

如果所有接受过适当培训的学生都没有得到已经习惯于星光层的称职老师的帮助和指导,那么可能很容易造成危险和伤害。

 

这就是为什么作为测试会将各种可怕的景像等向新人展示的原因,以便他可以理解它们并习惯它们。除非这件事完成了,否则他受到的震撼可能不仅令他无法做出有用的工作,还会危害他的肉体。

 

第一次接触到星光世界可能有很多种方式。有些人一生中只有一次敏感到足以体验一个星光实体的存在或某种星光现象。其他人发现自己越来越频繁地看到和听到别人看不到和听不到的事情;其他人开始再回忆起他们的睡眠经历。

 

当一个人开始变得对星光影响力敏感时,他偶尔会发现自己突然被莫名的恐惧所压垮。这部分源于元素世界对人类出于自然的敌意,因为人类在物理层上作出了许多破坏,而反应在星光层,还有部分归因于人类的心智孕育出许多不友好的人造元素。

 

有些人开始间歇性地意识到人类光环的鲜艳色彩:其他人可能会在他们睡着之前在黑暗中浮现出面孔、风景或彩云在他们眼前。也许最常见的经历是开始回忆起在睡眠期间获得的其他层面的清晰体验。

 

例如,有时一个人一生都会有一次看到一个朋友在死亡时的幽灵。这可能是出于两个原因,一个是垂死的人的强烈愿望所促使的力量。

 

这种力量可能使垂死的人能够在一瞬间物质化自己,当然在这种情况下,并不需要灵视力:更可能的是,它可能会对接受者产生催眠作用,并暂时使他的肉体变得迟钝并激发他更高的敏感力。

 

一个有发达的星光视力的人当然不再受限于物理物质:他看穿肉体,不透明的物理物质对他来说就像玻璃一样透明。在一场音乐会上,他看到辉煌的色彩交响曲:在一次演讲中,他看到演讲者带有色彩和形体的意念,因此能够比没有星光视力的人更充分地理解他。

 

一点点的检视就会发现很多人从一个演讲者那里获得的不仅仅是传达的话语:很多人会在他们的记忆中找到比演讲者所说的更多的话。这些经验表明,星光体正在发展并变得更加敏感,对演讲者创造的意念形体作出反应。

 

有些地方比其他地方为神秘学的工作提供到更多便利:因此,加利福尼亚州非常干燥的气候与空气中很多的电力,很有利于对灵视力的发展。

 

有些念能力者需要80度的温度,才做到最佳的工作;其他人除非在较低的温度,否则无法好好的工作。

 

一个训练有素的灵视力者能够看到人的星光体,从而在星光层上没人能隐藏或伪装自己:他真正是什么,任何不带偏见的观察者都认为他是这样的。

 

必需说不有偏见是因为人是透过自己的载具去看另一个人的,就好像透过有色镜片去看景色般。在人学会允许这种影响之前,他很容易会认为另一个人中最突出的特征就是他自己最容易作出反应的那些特征。

 

须要练习去使自己摆脱这个人因偏差所产生的扭曲,以便能够清晰准确地观察。

 

偶尔瞥见星光世界的大多数念能力者,以及在降神会中交流的大多数实体,都没有报告到本书中描述的星光层的许多复杂事情。原因是在经历很长时间之前,很少有人确实在星光层上会看到什么东西。

 

即使是那些完全看到的人,也经常也太眩目和混乱到无法理解或忘记,任何人都难以将这些回忆翻译成物理层的语言。很多没受过训练的念能力者从不会以科学态度去检视自己所看到的:他们纯粹获得一可能是相当正确的印象,但也可以是有一半是错的,或甚至完全是误导人的。

 

还有,正如我们所看到的,星光世界顽皮的住民经常针对通常没防备的没受过训练的人玩弄把戏。

 

在不停通过通灵媒介工作的星光实体的情况下,他的较精细星光感官甚至可能会变得粗糙,以致变得对较高等级的星光物质不再敏锐。

 

只有来自物理层,两个层面都有完整意识并训练有素的访客才能赖以清晰而同时看到星光层和物理层。

 

真正、训练有素和绝对可靠的灵视力需要属于比星光层更高层面的能力。准确的感知力也属于更高的层面;但其闪过的反射的画面经常会在纯粹星光视力中出现,特别是更多发生于生活在合适环境思想单纯的人身上 - 知名的例子是苏格兰高地人之间称为第二视力的东西。

 

这里有星光以及物理都盲目的人,所以普通的星光视力会看漏很多星光现象。事实上,首先很多错误都是使用星光视力而造成,就如同小孩在第一次使用物理感官会出错一样,不过在一段时间后,星光感官的看和听就会有可能变得像物理感官般准确。

 

所有宗教都建议过,以及如果谨慎而虔诚地采用就不会对任何人造成伤害的另一个发展出灵视力的方法是做冥想,以此方法有时可以发展出一种非常纯净的灵视力。关于冥想过程的简洁说明,请参阅C·W·利德比特主教的死亡的另一面(The Other Side of Death)第469-476页,当然还有许多其他书籍。

 

通过冥想,可以发展出极端的敏感度,同时得到完美的平衡、理智和健康。

 

学生将很容易认识到,坚定的冥想练习会在多个身体中建立更高类型的物质。可以感受到来自菩提层,即比高等心智层高一层的伟大情绪,并且反映在星光体中。

 

然而,有必要也发展心智体和因果体,以达到平衡。人不能从星光意识跳到菩提意识而不发展中间的载具。

 

带着孤独的感觉的话,我们永远不会获得完美的平衡或稳定:在正确的方向上动摇了我们的伟大情绪可能很容易变得有点扭曲,并动摇到我们沿着不太理想的路线走。

 

情绪提供动力,但指引的力量源自智慧和稳定。星光层和菩提层之间有紧密的连结,星光体某程度上是菩提的反射。

 

星光层和菩提层之间紧密关系的其中一个例子在基督教的弥撒找到。在祝圣仪式(Consevration of the Host)的那一刻,一股菩提世界中最强大的力量发射出来,虽然在高等心智世界中也是强大的:此外,它的活动在第一、第二和第三星光副层面会被标记下来,虽然这可能是心智层的一个反射或交感振动的一个影响。

 

这个影响可能即使是距离教堂很远的人也会感受到,一股很大的灵性和平与力量的波动会通过整个郊区,不过很多人从来不会将此与正在庆祝的弥撒关联起来。

 

除了上述之外,在庆祝期间,所导致的效果与每个人的有意识的投入感强度成比例。一股如火的光线从提升的主持身上射出,并使星光体的较高部分发出强烈的光芒。

 

由于星光体与菩提载具的密切关系,菩提载具通过它也受到强烈影响。因此,菩提和星光载具互相作用和作出反应。

 

当赐福祈祷与圣餐一起进行时,就会产生类似的效果。

 

待续。

 

翻译:Andy Chow

 資籵來源: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CXhU2iQmvkYXxcwp20UXe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