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2-19

 

 (1) 《第一章 总体描述》  

(2) 《第二章 组成和结构》  

(3) 《第三章 》(星光体的色彩及表达)

(4)《第四章 功能》

(5)《第五章 脉轮》

(6)《第六章 昆达里尼》 

 

 

第七章意念形體

 

心智體和星光體是與產生出被稱為意念形體(thought-forms)的東西密切相關的。意念形體這個術語並不完全正確,因為產生出來的形體可能由心智物質組成,或者在絕大多數情況下,可能由星光物質與心智物質組成。

 

雖然在這本書中主要講的是星光體,而不是心智體,但正如剛剛說的意念形體在絕大多數情況下,都是星光物質與心智物質一起的。因此,為了令課題明瞭,就須要提到這課題的大量心智面向以及星光面向。

 

一個純粹知性而不帶情感的意念 - 例如一個與代數或幾何有關的意念 - 會規限於心智物質。另一方面,如果意念中有些帶有自私或個人慾望的東西,它會在心智物質中加繪了星光物質。再進一步,如果意念有靈性本質,如果它帶有愛和抱負或深切和無私的感覺,這樣也可能將一些菩提層的輝煌和榮耀帶進來。

 

每個明確的意念產生兩種效果:第一個,一個輻射的振動:第二個,一個懸浮的形體。

 

成立於和從心智體輻射出去的振動伴隨著色彩的發揮,這被抽述為一個傾瀉而下的瀑布被陽光照耀著它的樣子,色彩繽紛而生動精緻。這種輻射振動傾向於在任何心智體中再現其自身的運動速率,可能會在該心智體產生與振動來源相同類型的意念。

 

應該注意的是,輻射振動不是意念的主題,而是其特徵。因此,從一位熱切崇拜大黑天(Shri Krishna)並打坐中的印度教徒輻射出的意念-情緒波動就會傾向對任何來到受它影響的人的虔誠感受,不一定對大黑天,但在一位基督徒的情況下,會對基督,在一位佛教徒的情況下,會對佛陀:如此類推。

 

振動的力量所產生的影響主要取決於意念-情緒的清澈度和明確度,當然還有所投入的力度。這些輻射出去的振動距離來源越遠,影響力就越低,不過由於涉及額外的(第四)維度,變數的比例是距離的立方(與萬有引力和其他物理力量一樣),而不是距離的平方。

 

意念波動的有效輻射距離也取決於它碰到的對方。低等類型的星光物質波動通常很快就會被其他相同等級的一個強度的振動偏斜掉或掩蓋掉,就像一道溫和的聲音被掩沒在城市的嘈音中般。

 

引致懸浮形體這第二個影響的是由心智體拋出一個由意念本質塑造的振動部分,這會聚集來自心智層周圍元素精華的對應精細度排序的物質。這是只由心智物質組成,且純粹而簡單的意念形體。

 

如果是由較精細的物質組成,它會有很大的力量和能量,當受到一道強大而穩定的意志指引時,就可以被用作最強力的媒介。當人指引他的能量去慾求的外在事物或投入於激情或情緒化的活動時,一個類似的過程就會在他的星光體中發生:意念形體的一部分會被拋出,再聚集自己周圍星光層的元素精華。這樣的意念-慾望形體是因卡馬-末那識而導致的,心智在動物本質的支配之下,末那識被卡馬支配。

 

這種意念-慾望形體對於它的身體來說,具有元素精華,並且對於它被操控的靈魂來說,就是把它扔出去的慾望或激情。不論這些意念慾望形體還是純粹心智的意念形體,都被稱為人造元素。(artificial elementals)絕大多數普通的意念形體都是前者,因為甚少普通的男人和女人的意念會與慾望、激情或情緒無關。

 

心智和星光元素精華都具有它們自己的半智慧生命,非常容易回應到人類意念和慾望的影響:然後每個來自人的心智體或星光體送出的脈動都被立即包裹在一個元素精華的臨時載具。

 

因此,這種人造元素變成了一種生物,被產生它們的單一主意驅使作出激烈活動的實體。實際上,它們經常被沒受訓的靈媒或靈視力者誤以為是實正活著的實體。

 

所以,當一個人想到一個具體的物件時 - 書、屋子、景觀等等 - 他在心智體的物質中建造了個該物件的微型影像。這個懸浮在他上半身中的影像通常在人的面前,大約在他眼睛的位置。

 

人只要一直在沉思該物件,它就會一直存在,通常會存在一小段時間,它的生命長度取決於意念的強度和清晰度。這形體是相當客觀的,而另外一個具有心智視覺的人可以看得見它。如果有個人在想另一個人,他會以相同方式創造出一個微型肖像。

 

意念形體好比一個萊頓罐子(一個帶靜電的罐子),這罐子自己對應於元素精華,而電荷就對應於意念情緒。還有,當萊頓罐子(Leyden Jar)觸碰到另一個物件時,它會放出它儲存的電荷給該物件,人造元素也是如此,當它撞擊到一個心智體或星光體,它會放出它儲存的心智能量和星光能量進該身體。

 

所有意念情緒形體產生的原理是: -

 

1. 顏色是由意念或情緒的品質決定。

 

2. 形體是由意念或情緒的本質決定。

 

3. 輪廓的清晰度是由意念或情緒的明確度決定。

 

一個意念形體的生命週期取決於

1)它最初的強度;

2)之後靠重覆的意念提供的養份,無論是來自產生它的人還是其他人。它的生命可以透過這樣的重覆而持續地得到加強,一個經深思熟慮的意念會獲得更穩定的形體。再說一次,類似特性的意念形體會互相吸引和增強,形成一個能量和強度很高的形體。

 

此外,這種意念形體會出現本能的慾望去延長自己的壽命,並作用在它的創造者身上,喚起他去重溫創造出這意念形體的感覺。它會以不太完美,但類似的方式去作用在前來接觸的其他人。意念形體用來表達自己的顏色與在光環中找到的顏色是一樣的。

 

色彩的輝度和深度通常是強度的指標和感覺的活躍度。

 

為了我們現在的目的,我們可以將意念形體分類成三種:(1)那些只與來源者連結的:(2)那些與另一個人連結的:(3)那些不一定是個人的。

 

如果有個人的意念是關於自己的,或基於個人感覺的,就如同絕大多數的意念般形體會立即懸浮在產生者中。然後在任何時候,當他處於一個被動的狀況,他的意念和感覺沒被特別運用時,他自己的意念形體就會回歸,並向他釋放出能量。

 

此外,每個人也充當了一塊磁石去吸引類似與他所擁有類似的其他意念形體,所以會從外面向他吸引到能量的增援。在這種情況下,變得敏感的人有時會想像成他們已被「魔鬼」引誘,而它是他們自己的意念慾望形體,這就是「誘惑」的情形。

 

對同一課題長時間深思熟慮可以創造出一個有龐大力量的意念形體。這種形體可以留存好幾年,暫時擁有一個真正活著的實體所有外表和力量。大部分人一生都被關在自己建造的籠子裏,被他們習慣性的意念創造出的大量形體包裹著。這樣的其中一個影響是所有人都會透過自己的意念形體去看這個世界,所以看到的一切都被它們染色了。

 

固此,人自己的意念形體會再作用在他身上,並傾向再產生自己,由此建立了意念和感覺的明確習慣,如果那有著崇高的特性會是很有幫助的,但這經常會緊箍和阻礙成長,阻隔了心智的視野和促進形成偏見和固定的情緒或態度,這可能會發展成明確的惡習。

 

正如有位大師寫的那樣:「人在自己的世界中持續地掠奪他空間中的流動性,被他的幻想、慾望、衝動和激情的產生物擠擁著。」這些意念形體會保留在他的光環中,數量和強度也會增加,直至它們某個種類支配了他的心智和情緒生活,令人不再去重新決定,而是服從於它們的脈動:因此習慣,就是他積累的力量的外在表達被創造出來,也因此特性被建造出來。

 

另外,每個人都會在身後留下意念形體的痕跡,於是我們在街上走的時候,就行走在其他人的意念海洋中。如果有人暫時腦海一片空白時,其他人的意念就會乘虛而入:如果有其中一個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的心智就會抓住它,令它成為自己的,為它補充力量去加強它,然後再施放出去影響其他人。

 

所以,本應那人無關的意念就浮在他的心智之中,但若果他接受它,深究它時,就會和他有關了,然後就強化了它再送出去。

 

意念形體其中一個例子就是無形狀的厚藍雲,經常可以在教堂教徒的頭頂上看到它像濃密的煙霧一樣滾動著。在靈性程度低的教堂中,男人的心智可能會創造幾排數字,代表他們對商業交易或投機的計算,同時女人的心智可能會創造女帽、珠寶等等的畫面。

 

催眠術提供了意念形體的另一個例子。催眠師可以製造一個意念形體和投射它在一張白紙上,它會變得可以被他的催眠對象看得到:或者他可以令形體很外在,以致對象會像它是一件真實的物理物件般看到或感受到它。

 

催眠術的文獻充滿這樣的例子。如果意念形體被指引向另一個人,它會走去那個人處。然後兩種效果中的一種可能會出現。(1)如果相關的人的光環中有一種材料能夠同情地回應思想形態的振動,這樣意念形體就會留在那人的附近,甚至在他的光環中,然後機會來到就會自動釋放出它的能量,進而傾向強化在那之中的特定振動頻率。

 

如果被意念形體瞄準的人思緒在忙,或早已被多得像列車般的明確意念佔據時,當它立即釋放自己的能量時,能量是無法進入人那早已在以某個固定的頻率振動的心智體的,它會懸浮在附近,直到那人的心智體足夠平靜以允許其進入。

 

在這樣做時,它將顯示出非常高的智力和適應力,不過,它其實是始終向一個方向,穩定地沿著最小按壓阻力行動的力,並利用它可以找得到的任何通道。這種元素當然能夠被相同意念的重覆出現而強化和延長它們的生命週期。

 

(2) 另一方面,如果人的光環中沒有能夠作出反應的物質,這樣意念形體就完全無法影響到它了。所以它會以發出的能量同樣比率的力反彈回去,並回歸且衝擊創造它的人。因此舉例來說,渴望喝酒的意念不能夠進入一個有適當節制的人的身體。

 

它會衝擊在他的星光體上,但不能夠穿透它,然後它會回到發送者那裏。古語有云「咒人者(可能會加上祝福者)必自食其果」傳達了這個真相和解釋了這個許多人都知道的情況,就是向一個善良和高度先進的人發出邪惡的意念,是完全不會影響到他,但有時會將可怖和具破壞性的效果反作用在其創造者身上。

 

因此,顯而易見的必然結果就是,純淨的心靈和思想是對抗感情和意念的敵意攻擊的最佳保護。

 

另一方面,強烈地發送去一些被愛的物件的愛的意念形體和渴望去保護的意念,會作為一個護盾和保護媒介:它會尋求所有機會去服務和防禦,會加強衝擊在光環上的友善力量和削弱敵意力量。它可能會保護它的目標免受雜質、煩躁、恐懼等等。

 

因此友善的意念和真誠的祝福創造和維持了一位實際上是「守護天使」的存在,無論他在哪裏,總是在他的身邊。例如一位母親很多的意念和祈禱會帶給她的孩子援助和保護。

 

它們經常會被靈視力者看到,在稀有的情況下,它們甚至可以物質化和成為肉眼可見的。因此,顯而易見的是,從一個人發送到另一個人的愛的意念牽涉到從發送者到接收者實際轉移了的某個數量的力和物質。

 

如果意念夠強,距離無論多遠都絕對沒分別:但是一個弱而分散的意念出了一個範圍就不再有效了。

 

我們第一組的變數包括人在遠方強烈地想自己的情況。所以創造出來的形體包含大比例的心智物質,採取了沉思者的影像,而且它在最初是很小的和被壓縮的。它會抽取自己周圍相當數量的星光物質,通常在它出現在它的目的地前,就擴張到本體的大小了。這種形體經常會被靈視力者看到,而且很少被誤認為是人的星光體,或甚至是人自己本身。

 

當這發生時,意念或慾望一定要夠強去做這三件事其中之一:

1)調用催眠來影響人的心智中沉思者的影像,成為他所希望出現的;

 

2)以同樣的力量去刺激那個人的精神能力,令他能夠看到星光來客;

 

3)產生肉眼可見的臨時的物質化。死亡到來時的鬼影並不罕見,它往往真的是垂死者的星光形態:但是它們也可能是在死前真誠希望再見一些朋友,所成為的意念形體。在一些情況下,來訪者是在死亡一刻後不久被覺知到,而不是在死前一刻:但在各種原因下,這類型的鬼影遠比其他類型的要少。

 

家神可能是(1)一個意念形體,(2)一個在星光光線中的不尋常的真切形象,或(3)一個依然在特定地方作祟的真正縛地靈。

 

在這方面,可以補充的是,無論何時感受到任何強烈的激情,如恐怖、痛苦、悲傷、仇恨等,強烈到在星光光線上造出了形象,以至於那些只有微弱精神能力的人也可能會感覺到這些形象。

 

感應力輕微而短暫的提升會使人看到整個場景:所以會有很多鬧鬼勝地的故事和在如泰伯恩樹和英國倫敦杜莎夫人蠟像館等等的地方發生不愉快影響的故事。

 

在犯案現場的鬼影通常是死掉或在世,尤其在死去時一次又一次且沒完沒了地回想犯罪的情況的罪犯投射出來的意念形體。由於在罪案發生的週年,這些意念在他的心智中自然地特別真切,這樣就可能發生意念形體足夠強去物質化自己至肉眼可見,於是很多情況會是週期的顯化。

 

同樣地,一塊幾千年來導致眾多罪案的清徹無暇的珠寶可能會保留促使罪案的激情的形象,然後繼續輻射它們。

 

一個無論是祝福還是詛咒的能量非凡而專注的意念稱為元素,它帶有一種發條,且實際上是活著的儲蓄電池。它能夠被安排去每天定時某一個鐘,或某一個週年,或取決於某些事件去釋放自己的能量。

 

很多這級別的元素的例子被記錄下來,特別是在有個家庭成員死前發出了物理警告的蘇格蘭高地。在這些情況中,根據其充能的意圖,通常是一位祖先發出的警告的強大意念形體。

 

一個夠強的願望 - 集中精力去產生激烈的愛或惡毒的憎恨 - 會創造出一種一次就夠的實體,這個實體之後會與它的創造者斷開連結,在與他往後那部分的意圖和慾望不再相關的情況下,繼續它被指派的一切工作。僅僅悔改是無法召回或制止它的行動的,就像悔改無法截停發射出去的子彈般。要很大程度地中和它的力量,只可以通過發送與之相反的意念才做到。

 

這級別的元素不能夠消耗它的力量在它的目標或其創造者身上,偶爾可能成為一種遊蕩的惡魔,被包藏著類似感受的人吸引。如果它足夠強大,甚至可以緊抓和棲身在一具已死去的軀殼中,(看第十九章)在這種情況下,它能夠更加謹慎地使用自己的資源。

 

在這種形式中,它可以通過靈媒顯化出來,並且通過偽裝成一個知名的朋友,獲得對那些本來不會有接觸的人的影響。這些無論是有意識還是無意識地形成的元素已變成遊蕩的惡魔,不偏不倚地尋求延長自己的壽命,不論是像吸血鬼般吸取人類的生命力,還是影響他們去為它提供祭品。

 

在純樸的原始部落中,它們經常成功令自己被認定是村落或家神。較不令人反感的類型可能會滿足於大米和熟食的獻祭:最低級和最令人厭惡的類型就需要血祭。今天有各種各樣的存在於印度和有更大量在非洲。

 

它們透過主力抽取信眾的生命力,也透過從祭品獲得的養料,可以延長它們的存在幾年,甚至幾個世紀。它們甚至可以偶爾表現出溫和的神蹟,去刺激信眾的信念和熱情,並且如果獻祭被忽視的話,它們必定會以一些方式或其他方法去表現出不快。

 

亞特蘭提斯的黑魔法師 - 「黑臉領主(lords of the dark face)」 - 似乎專門研究這種類型的人造元素,暗示到其中一些即使到今天仍可能存在。恐怖的印度女神卡利(Kali)可能就是這類型的遺物。

 

絕大部分意念形體純粹是人或其他物質物件的複製品或影像。它們先在心智體中形成,然後出去外面和在人的前方維持靜止狀態。這應用於任何人在想的事物:人、房子、景觀或其他一切。

 

例如,一位畫家會用心智體的物質建造出他將來畫作的概念,再投射在他前面的空間,保留在他的「心智之眼」之前,然後畫它出來。這個意念情緒形體留存和可以被認為是圖畫看不見的倒影,輻射出自己的振動和影響所有受到它影響下的人。

 

同樣地,一位劇本作家建造了眾多角色的心智物質影像,然後以他的意志將這些扯線公仔從一個位置移動到或一群角色去另一個位置,這樣故事的情節就會如字面所說在他面前上演。

 

一個貪玩的自然精靈(看第二十章)可以為這些影像賦予靈魂,令它們做一些不是作者要它們做的事。很多時候,死去的作者會感知到這些影像,依然有興趣去創作作品的他們可能會塑造這些角色和根據他自己的主意去影響它們的行動。於是,真正的作家經常發現情節會根據與他當初概念相距甚遠的計劃去演出。

 

閱讀一本書時,一位有才華的學生注意力完全集中的話,是有可能觸碰到代表作者所寫的概念的原本意念形體。透過這些意念形體,甚至可以接觸到作者自己,因而獲得額外的資訊或是茅塞頓開。

 

心智世界和星光世界有很多知名故事的不同譯版,每個國家通常有自己特定的表達,與穿著自己特定的國家服裝的人物。所以這裏存在著如夏洛克·福爾摩斯、凱特爾上尉、魯賓遜漂流記、莎士比亞角色等等這些傑出而栩栩如生的人形意念形體。

 

事實上,大量在星光層相較永久的角色的意念形體,經常是幾個世代的人累積下來的結果。其中許多涉及所謂的宗教歷史,敏感人士看到的要未受過訓練的先知和女先知所給出的許多非常真實的敘述負責。任何早已被不停想及和真正被大量人生動地描繪的大型歷史事件,以一個明確的意念形體存在於心智層,無論何處有強烈的情緒連結著它,它也會在星光層中物質化,結果會被靈視力者看得見。

 

以上當然一樣應用於小說、戲劇等等中的場景和情況。

 

在群眾中,很容易會看到到這些意念形體或人造元素在產生民族和種族情感方面產生的巨大影響,從而出現偏見和成見的思想:對於意念形體,類似有一種傾向於聚集在一起並形成一種集體實體。

 

我們透過這些氣氛看一切,每個意念或多或少都被折曲了,而我們的星光體就會根據這些來振動。大部分人在本質上都接收多過發放,他們多數扮演著他人意念的自動複製機,所以民族氣氛就持續地加強了。這個事實明顯地解釋了很多群眾意識的現象(看第二十五章)。

 

這些累積意念形體的影響進一步擴大。一個破壞類型的意念形體充當一個破壞性的媒介,經常在物理層面上造成破壞,導致「意外」、大自然的震盪、風暴、地震、洪水、或罪案、瘟疫、社會動盪和戰爭。

 

也有可能死人和其他非人類實體如愛惡作劇的自然精靈(看第二十章),會進入和活化這些意念影像。即使當這些意念形體被活著的存有活化了,受過訓練的先知也一定要學會分辨它們和從他們所鑄造的臨時模具中看到星光世界的重要事實。

 

我們第三個級別的意念情緒形體包括那些沒與任何自然物件有直接連結的,因此它完全是以自己本來的形狀表達自己,在它們周圍抽取的物質中展示出固有品質。因此這組別中,我們瞥見星光層面和心智層面的自然形態。這級別的意念形體幾乎不偏不倚地在星光層上顯化自己,因為它們絕大多數是感覺以及意念的表達。

 

這種形體純粹無拘無束地在空氣中漂浮,像被創造者最初發出那樣一直輻射出振動。如果它沒有和任何其他心智體接觸,這輻射會逐漸耗盡它儲存的能量,然後形體會散開成為碎片;但是如果它成功喚醒附近心智體支持的振動,一股吸引力就成立了,而意念形體通常會被那心智體吸收。

 

從以上可見,我們看到意念形體的影響沒意念振動(thought-vibration)的影響那麼深遠,但它的作用更精確。一個意念振動複製出類似它出世時的命令的意念。一個意念形體複製出相同的意念。

 

這輻射可能會影響幾千人,並與他們當中與原本的同等級的意念混合在一起,不過當中沒有一個是與之一樣的。這意念形體只能夠影響很少,但在少數情況下,它會複製出原初的主意。

 

學生想看眾多種類意念和情緒形體的圖畫和色彩描繪的話,推介去看這課題的經典之作:由安妮·貝桑特和C·W·利德比特所著作的意念形體(Thought-Forms)。這整個章節真的佔了大部分是這部著作中闡述的原理濃縮版的總結。

 

模糊的意念或感覺會以模糊來表示自己:雲霧。

 

 

 

 

 

 

明確的意念或感覺會創造出清晰明確的形體。

 

因此,一個有明確感情的形體直接成為特定個體的形狀本身,而不像拋射物:一個保護性感情的意念成為像鳥的東西,中間部分是黃色的和有兩隻玫瑰粉紅色的翼狀投射物:

 

 

一個大愛的意念成為一個光線照向四面八方的玫瑰粉紅色太陽。

 

 

 

自私或貪婪的意念通常突出為一個鈎的形狀,在一些情況下,鈎真的抓著渴求的物件。

 

 

作為一般的原理,一個自私意念的能量在閉合曲線圖移動,因而不可避免地會回歸並在自己的等級上消耗自己。可是,一個絕對無私的意念或感覺會在開放的曲線圖往前衝,因而在普通的意義中,不會回歸,但會穿過上面的層面,因為只有在更高的條件與它額外的維度,才能夠找到讓它擴展的空間。

 

但是,在這樣的突破中,我們可以象徵地說,這樣的意念或感覺打開了一扇尺寸相同的多維度門戶,因此提供了一個通道,讓高等層面可以將自己傾注入低等層面 - 經常具有很好的結果,就像祈禱一樣,無論是祈禱的人還是其他人都會很好。

 

 

在此放著對這個祈禱會收到回應的信念的最高和最好的部分。在最高的層面有股無限的洪流之力總是準備好和等著當有通道提供時,就穿過它傾瀉下來。日個完美的無私虔誠意念提供了這樣的通道,這種意念的最偉大和最高貴的部分會揚升到邏各斯自己那裏。

 

從他而來的回應會是一個神聖生命的降臨,為通道的創造者帶來大幅強化和提升,並且在他周圍散佈著一股強大而有益的影響力,這股影響力流經高等層面上的儲備,為人類提供幫助。正是這增加了靈性力量的儲備,也就是天主教中超出原本主意的工作的真相。應身(Nirmanakayas)特別與這個偉大的力量儲備有關。

 

 

 

對大師的冥想製造出與他的連結,這在靈視力中展示成一道光線。大師總是潛意識地感覺到這條線的衝擊,再沿著它作為回應發出一道穩定的磁流,在冥想結束也持續產生作用一段時間。定期進行這種冥想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

 

明確而持之以恆的虔誠意念可以假設為一種形狀非常類似於花朵,而虔誠的心願會創造一個頂部向上的藍色圓錐體。

 

 

這個虔誠的意念形體經常是非常美麗的,輪廓有很多變化,但特徵是指向上的彎曲花瓣,就像天藍色火焰般。虔誠形體的像花的特徵可能就是在宗教崇拜中獻花傳統的由來,花朵表示了以星光視力看到的形狀。

 

強烈的好奇心或求知慾是一條黃色蛇的形狀:

 

爆炸性的憤怒或煩躁的形狀是紅色和橙色的濺起的水花:

 

 

持續的憤怒的形狀是一柄尖銳的紅色短劍:

 

 

 

刻毒的嫉妒的形狀是啡色的蛇。

 

由心智和情緒都在良好控制之下和有明確受訓於冥想的人產生的形體是清晰、對稱而很美麗的,經常採用了知名的幾何形狀如三角形兩個交錯的三角形、五角星、六角星、十字架和如此類推,這些表明了與宇宙秩序或形上學概念有關的意念。

 

 

 

一群人聯合起來的意念力量總是遠遠比他們分開的意念的總和要大:這更接近它們的積。

 

音樂也會產生一些形體,這些形體或許在技術上不算是意念形體 - 除非我們把它們看作是音樂家通過他的樂器技巧,表達出作曲家的意念而產生的。

 

這些音樂形體根據音樂的種類、演奏它的樂器和演奏家的技巧和優點而有所不同。同一首樂曲,如果準確演奏,總是會建立出相同的形體,但當由教堂風琴或一隊管弦樂團演奏的話,那個形體就會比用一座鋼琴去演奏來得異常地大以及有著不同的紋理了。

 

一首樂曲用小提琴來演奏與用長笛來吹奏也會有不同的紋理。一位可以完美地表達和彈奏的真正的音樂家產生的輝耀美麗的形體和一位木訥而機械式的演奏者產生的相對沉悶的形體也會有很大的分別。

 

音樂形體可以連續地立起維持一段時間 - 最少一至兩小時 - 而在這段時間,它們會全程向四面八方輻射出它們的特性振動,就像意念形體般。

 

意念形體這本書給了分別由門德爾松、古諾和瓦格納的音樂建造的三個有色彩的音樂形體例子。這些形體在不同的作曲家下,建造出大大不同的樣子。瓦格納的一個序曲是一個宏偉的整體,就好像他用石頭建造了巨大的火焰山。

 

 

其中一個巴赫的賦格曲建立了一個有序的形體,大膽而精確,堅固但對稱,銀色和金色或紅寶石色的平行小溪奔流過它,標誌著主題緊接著的出現。

 

 

其中一首門德爾松的無言歌(Lieder ohne Worte)做了一個輕快的豎起,就像一個用磨砂銀製成的花絲城堡。

 

 

 

這些被演奏者創造出的音樂形體與作曲家自己製造的意念形體相當不同,如果他到目前為止都受人理解和欣賞,那他的原本概念就會被他崇拜者的意念強化,而這些意念形體經常留存好幾年,甚至幾個世紀。同樣的偉大建構會被一位詩人史詩式巨著的主意或一位作家的課題中的概念所建立。有時可以看到自然精靈(看第二十章)欣賞音樂形體,並沐浴在它們發出的影響力波浪中。

 

研究意念形體所表示的圖像時,記著意念形體是四維物件這一點是很重要的。因此,這實際上是不可能以我們原本三維的體驗去用言語準確地描述出它們,更不要說在紙上繪出的二維圖案了。第四維度的學生們會認知到大部分可以做到的就是去表示四維形體的一部分。

 

一個令人驚訝而可能非常重要的事實就是很多高等類型的意念形體假設形狀,與植物和動物的形體非常相似。於是,我們至少可以推定大自然力量的運作方式與意念和情緒的運作方式相類似。

 

由於整個宇宙是一個被邏各斯稱為存在的強大意念形體,很可能它的微小部分也來自參與同樣創造工作的較小的實體的意念形體。這個概念自然地回想起印度教相信有33000萬位提婆神。

 

讓人值得注意的是,雖然有些意念形體是如此複雜和如此精緻,以至於超出了人的雙手去重現的能力,但它們與通過機械方式重現的非常接近。知名的諧振記錄器這個儀器包括幾個鐘擺引導的一個尖銳指針,每個鐘擺都有單獨的搖擺線,所有線會被接好成為一個複合運動,這樣運動就會傳遞給指針,然後指針會在適當的平面上畫出圖案來。

 

 

其他,不過以較簡單的方式,類似著名的克拉德尼聲板(Chladnis sound plate)或艾多風(Eidophone)(梅根·沃茨·休斯所著的真空艾多風的聲音圖像)產生的沙圖。

 

音階和琶音會拋出套索般的環圈和曲線:一首合唱團的唱出的歌曲會產生出一條穿起許多串珠的銀線的旋律:在歡樂的合唱歌中產生了交織出不同顏色和紋理的線條。

 

一首專業的聖詩建造了一系列精準的長方形形體,就像鐵路列車的車廂或鍊子的連結。英國聖公會的吟唱發出閃閃發光的碎片,與教會的音調均勻地發光完全不同,這又與由一位印度的班諦達(Pandit)吟唱的梵語效果並不相同。

 

軍樂產生出悠揚而有節奏的振動形體,這些起伏而有規律的節拍傾向於加強士兵的星光體,一系列穩定而強大的振蕩衝擊,令因疲勞而可能鬆懈下來的意志力暫時提高。

 

一場雷暴創造了一條火焰般的彩色帶,一個因撞擊而形成的暗示為爆炸中的炸彈的形狀,或一個發射出尖刺的不規則球體。打在岸邊的海浪創造了色彩在改變的波浪形平行線,成為暴風雨中的山脈。森林中葉子間的風用虹彩網絡覆蓋著,像柔和的波浪般上下運動。

 

雀鳥的歌聲表示成發光的曲線和圓環,從坎帕內羅鸚鵡的黃金球到鸚鵡或金剛鸚鵡尖叫的無定形而色彩粗糙的物體。獅子的咆哮聲在高等物質中也是可見的,一些野生動物能夠以靈視力看到它,因而加大了它們的恐懼。

 

一隻在發出喉音的貓以玫瑰色的同心圓雲霧包圍自己:一隻在吠叫的狗往前射出不像步槍子彈,輪廓分明的尖銳發射物,刺穿人們的星光體並嚴重打擾到他們。獵犬的連續吠叫拋出像足球般的珠子,運動較慢,不易作出受傷。這些發射物的顏色通常是紅色或啡色,隨動物的情緒和聲調的高低而變動。

 

牛的吽叫產生像幾綑木頭般鈍頭笨拙的形體。羊群的叫聲產生多角而無定形的雲,但不像塵雲。一對鴿子的咕咕聲產生倒轉的字母S般優雅的曲線形體。

 

說回人類的聲音,生氣的大叫將自己往前投出,像一柄猩紅色的長矛:一串愚蠢的閒聊產生一個複雜的硬棕灰色金屬線網絡,形成一個幾乎完美的屏障,阻擋任何更高或更美麗的意念和感覺。一個嘮叨的人的星光體是一個眾矢之的的對象 - 對發出不必要的、無用的和不愉快的言論的這蠢事的一個教訓。

 

一個小孩的笑聲往前冒出玫瑰色的曲線:一個心胸狹隘的人的狂笑會引起不規則質量的爆炸效果,通常是棕色或污綠色。冷笑會拋出一個暗紅色的無形狀發射物,通常帶有棕綠色的斑點和尖角林立。

 

自以為是的哄笑產生了沸騰的泥漿池的外觀和顏色。緊張的咯咯傻笑聲會產生像海草一樣的棕色和暗黃色線條,並對星光體產生非常不好的影響。一個喜悅而友善的笑聲滔滔不絕的發出金色和綠色的圓形。一下柔和的音樂口哨聲產生的效果與小笛的不同,但更清晰,更有金屬感。難聽的口哨聲發出污棕色的小型穿透性發射物。

 

慌張或煩躁在光環中產生顫抖的振動,使得所有出入的意念或感覺都扭曲了,即使有好的意念發出去也會套著一個實際上中和了這意念的鞘。意念的準確度是至關重要的,但急躁和煩躁是不會達到這個效果的,只有完全冷靜才可以。

 

火車磨擦路軌的尖銳尖叫聲發出的發射物甚至遠比狗吠聲的更具穿透性和強大,對星光體產生好比以長劍直插進肉體的效果。一道星光傷痕幾分鐘內就療癒好,但星光器官受到的震盪就不是消失得那麼容易了。

 

槍械開火對星光流和星光體產生一個嚴重的影響。步槍或手槍開火會拋出一串的小針。

 

反復的噪音對心智體和星光體的影響正如打擊肉體的影響。在肉體中,結果是痛楚:在星光體中,它表示煩躁:在心智體中,會有疲勞的感覺和不能夠清晰地思考。

 

非常清楚的是,任何想要保持他的星光和心智載具狀態良好的人都應盡可能避免所有響亮、尖銳或突如其來的聲音。特別災難性的是城市無休止的噪音和咆哮對小孩具有可塑性的星光體和心智體的影響。所有大自然的聲音揉合起來成為中國人稱為「「偉大的聲調(Great Tone)」或功(KUNG)的聲調。這也有它的形體,就是所有形體的合成物,像大海一樣浩瀚而多變,代表了球體的音樂中我們地球的音符。這是一些作者說過的我們的F大調。

 

當然,是有可能破壞一個意念形體的,而有時是做得到的,例如,人在生前在物理世界傷害過的人可能會創造出一個惡意的意念形體,在他死後會追著他。雖然這種意念形體幾乎可以活著的生物的模樣出現 - 舉一個實例,它類似於一個巨大而扭曲的大猩猩 - 它純粹是邪惡的激情的一個臨時創造物,並不是一個進化中的實體,因此它會破壞掉一個萊頓罐般消散,並且在任何意義上都不算犯罪行為。

 

大部分人認為這種傷害別人的行為絕對和明顯是錯誤的,但有少數人認為感到嫉妒、憎恨、有野心等等,即使這些感覺沒說出來或做出來也是錯誤的。一個死後狀況的檢視(第十三至十五章)揭示了這些感覺傷害了掩藏著它們的人,和引致他在死後受到劇烈的苦痛。

 

意念形體的研究從而為認真的學生帶來了這種創造的巨大可能性,以及正確使用它們的責任。意念不只是一個東西,而是非常強力的東西。每個人都在不分晝夜地產生它們。我們經常無法向有需要的人提供物理的援助,但是不用意念給予幫助或因可能無法產生明確的結果而不做卻是不可取的。沒人須要猶豫要不要完全地用這力量:總是為無私的目的,也為了進化的神聖計劃而去用它吧。

 

待續。。。

 

翻译:Andy Chow 

转载自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iRoItzSNoouBfL6XxLuHA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