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2-19

 

第九章 睡眠生活 

 

睡眠的真正原因似乎是身体彼此厌倦了。在肉体的情况下,不仅是每次肌肉运动,每个感觉和意念也会产生某些化学变化。一个健康的身体总是在尝试对抗这些变化,但在身体清醒时,从不怎么成功。

 

所以每个意念、感觉或行动都会有轻微而几乎难以察觉的损耗,最终累积下来的影响就是令肉体疲累到不能够再思考或工作。在一些情况下,即使是一阵子的小睡也足以恢复过来,这由物理元素影响。 

 

在星光体的情况中,它很快会因为搬动肉体脑袋的粒子这繁重劳动而变得疲累,并且需要与它分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才能够聚集力量来重新开始令人厌烦的任务。 

 

然而,在它自己的层面上,星光体几乎不会疲劳,因为众所周知,它不停地工作了二十五年而豪无疲惫的迹象。

 

虽然在日常生活中,过度而长期持续的情绪会令人很快疲累,这不是星光体变得疲劳,而是表达或体验情绪的肉体器官。 

 

与心智体相似。当我们说心智疲惫的时候,实际上是用词不当,因为疲倦的是大脑,而不是心智。根本就没有什么心智的疲劳。 

 

当人在睡觉(或死亡)时,会离开他的身体,周围星光物质的压力 - 真的是表示在星光层上的重力 - 立即将其他星光物质逼进星光真空的空间。这种临时的星光倒影是一个与肉体一模一样的复制品,然而与它没有真正的连结,也不可能用作载具。它仅仅是偶然聚在一起的粒子,来自任何碰巧合适的星光物质。

 

当真正的星光体回来,在没有丝毫对抗的情况下,它会推走其他星光物质。这清楚说明了人在睡觉时,要极度注意四周环境的一个原因:如果周围环境是充满邪气的,一种令人讨厌的星光物质就会在人的星光体不在时填满肉体,留下一些影响,当真正的人返回时,他无可避免因它们会有不愉快的反应。 

 

当人「去睡觉」,在星光载具中的高等原理会脱离肉体,肉体和以太体会留在床上,星光体会浮在它们上方。然后在睡觉时,人不会使用肉体,而只使用星光体:只有肉体会熟睡,而不是人自己。因此,通常从肉体脱离的星光体会维持在肉体的形体,这样任何在物理层认识他的人都能很容易地认出他。

 

这是由于物理生活中,星光粒子和物理粒子之间的持续吸引力的缘故,在星光物质中设定了一个习惯或惯性,即使暂时从熟睡中的肉体脱离出来仍会持续。

 

由于这些理由,熟睡的人的星光体的中间部分会对应于相对稠密得多的肉体,而包围着的光环相对较稀薄。一个非常没开化的人可能几乎如他的肉体般熟睡,因为只能够有很少明确的意识在他的星光体中。他也不能够从睡着的肉体离开得远,如果意图将他的星光体抽出来,他可能会惊骇地从肉体中吓醒。 

 

他的星光体是一个有点有点无形状的质量,一个漂浮着的雾状花环,形状大致呈卵圆形,但轮廓非常不规则且不明确:内部形体的特征和形状(肉体的稠密星光倒影)也是迷漫和模糊不清的,但仍可分辨出来。 

 

这种原始类型的人在清醒意识中使用他的星光体,传送心智流通过它去到肉体脑袋。但在睡觉时,当肉体脑袋沉睡,星光体又没被开发,就不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思去接收感觉,这样人就几乎在无意识状态,无法透过组织低劣的星光体去清楚表达自己。

 

星光体中的官感中心会被经过的意念形体影响,他可能会回应那些唤起低等本质的刺激。但给予观察者的全部效果是困倦和模糊,星光体作不出明确的活动,并且在睡觉中的肉体上方闲着而没知觉地漂浮着。 

 

因此,在一个相当没进化的人中,高等原则,例如人自己几乎像肉体般在沉睡。 

 

在一些情况下,星光体没这么昏沉,梦幻般地浮在各种星光流上,偶尔辨认到其他处于相似状态的人,并遇到各种各样令人愉快和不愉快的经历,当中的记忆,无可救药地混乱并经常将真实发生的事歪曲成怪诞可笑的滑稽戏,导致人在第二天早上醒来,想起他发的这个梦多么精彩。 

 

在进化程度更高的人的情况下,会有很大的不同。内在形体是更加清晰和明确 - 与人的肉体形象更接近的复制品。除了周围的薄雾花环外,还有一个清晰的卵形,保持其形状不会受到变化多端,总是在星光层涡卷旋转的星光流影响。

 

这种类型的人在他的星光体中绝不是无意识的,而是在非常活跃地思考。然而,他比没开化的人对周围只留意多一点点。并不是因为他看不见,而是他被自己的意念包得严严实实,以致看不到,不过如果他选择去看,他是会看到的。

 

无论在过去的一天有什么意念占据了他的心智,他通常在睡着仍继续去想,于是他被自己制造出来的墙壁包围,以致他几乎观察不到外面发生的事。 

 

偶尔外面有一股暴烈的冲击,或甚至他自己内在的强烈欲望,可能会将这雾状卷帘撕开一边,容许他收到一些明确的感觉。但之后雾就几乎立即再次笼罩,他会像之前无可观察地发梦。 

 

在比上面发展更好的人的情况下,当肉体睡着,星光体会滑出来,而人接着会有完整的意识。星光体轮廓分明和组织明确,承载着人的样子,而人能够用它作载具,一个比肉体远为方便的载具。 

 

星光体的接受能力增加了,直到它立即响应其层面的所有振动,精细以及粗糙的:但在非常高度发展的人的星光体中,当然几乎不能回应粗糙的振动。这样的人已清醒,正在远比困在较稠密的物理载具时更活跃,更准确和以更大的理解力去工作。

 

此外,他可以自由地和极度迅速地移动到任何距离以外的地方,且不会对睡着的肉体造成干扰。他可以与朋友会面并交流心得,这些朋友可以是转世的或没转世的,但都是一样能够在星光层保持清醒的。

 

他可以与进化程度比自己高的人会面,并听取他们的警告或指引:或者他能够给予那些认识自己比他还少的人益处。他可以与各种非人类实体(看第二十章和第二十一章的星光实体)接触:他会受制于所有种类的星光影响,善良或邪恶的,强化和令人恐惧的。 

 

他可以与世界其他部分的人做朋友:他可以开课或听课:如果他是一个学生,他可以和其他学生会面,和利用星光世界给予的额外能力,他会能够解决在物理世界中出现的难题。 

 

例如,有位医师在肉体熟睡时,可以探访其中他特别关注的个案。他从而可以获得新的资料,并透过以一种直觉的方式出现在清醒意识。 

 

一个高度进化的人中,星光体已彻底地组织好和活化,在星光层上成为像肉体在物理层般的意识载具。星光世界是激情和情绪的家园,那些屈服于情绪的人可以充满活力和敏锐地体验到在地球上体验不到的经历。

 

在肉体中的情绪大部分效果都在传送到物理世界的过程中被耗尽,但在星光世界中所有力量都在自己的世界有效。所以在星光世界感受到的感情或虔诚远比在物理世界可以感受到的更强烈。同样地星光世界可以达到的苦痛强度是在日常物理生活中所无法想象的。 

 

这现状的好处是星光世界中所有痛苦和苦难都是自愿和绝对受控的,所以对理解到的人来说,在这里生活是较轻松的。以心智去控制肉体痛楚是可能的,但极度困难:但在星光世界中,任何人都可以在一瞬间驱除强烈情绪引致的苦难。

 

人只要发挥他的意志,激情就会立刻消失。这种断言听起来教人惊讶:但却是千真万确的,这就是意志和心智凌驾于物质的力量。 

 

要在星光体中获得完整意识,就要先达到一定量的进度:当人也已跨越星光和物理意识之间的鸿沟,日与夜对他来说再无分别,因为他连续的意识令生活不再有中断。

 

对这种人来说,即使是平常所想的死亡已不再存在,因为他不会中断的意识不仅在穿越日与夜,也穿越了死亡的门户,并直到在星光层他生命的尽头,当我们去到探讨死后生活时,会再看之后的事。 

 

用星光体去游历并不是瞬间移动的:但它太迅速,以致空间和时间可以说成几乎被征服了:虽然人在通过空间,但它通过得如此迅速,以至于其分裂的力量几近不存在。两至三分钟内,人就可以走一遍世界。 

 

任何相当进步和有文化的人早已在星光体中发展出完整意识,和能够完美地用它佢载具,不过在很多情况下,他没有这样做,是因为在成为习惯之前,他还没有做出最初需要的明确努力。 

 

对于普通人的困难在于星光体无法行动,几千年来,星光体已习惯于只在收到肉体的感觉才会启动,人根本没意识到星光体可以在自己的层面独立工作,并且意志可以直接作用在它身上。

 

人们保持着星光「沉眠」,因为他们习惯等待熟悉的物理振动去呼唤出自己的星光活动。所以,他们可以说是在星光层上醒着,但对层面来说并非如此,也因此他们只是非常模糊地意识到他们周围的环境,如果有的话。

 

当人成为其中一位大师的学生,他通常在星光层上立即摆脱掉昏沉的状态,完全觉知到在这层而他周围的实相,并从中学习和与之工作,于是他几个小时的睡眠不再是一片空白,而是充斥积极和有用的事情,并且不会干扰到疲惫的肉体的健康休息。 

 

在关于看不到的帮手的第二十八章中,我们将更加充分地处理星光体内精心策划和有组织的工作:在这里可以说的是即使在达到那个阶段前,大量有用的工作可能和一直有被完成。在心智中带着明确意图要做某些工作而熟睡的人,一离开他睡着的肉体,就会肯定地去和试图执行他的意图。

 

但当工作完成了,似乎他自己的自我中心意念浓雾就再一次紧紧包裹着他,除非他习惯了离开肉体脑袋时,也能起动新一轮的行动。当然在一些情况下,被拣选的工作会占用了所有睡眠花费的时间,因此只要他星光的发展程度允许,这样的人会将自己发挥到尽可能完全的程度。 

 

每个人都应该每晚在星光层做些有用的事:去安抚有麻烦的人:去用意志灌注力量到软弱或生病的朋友:去冷一些受刺激或歇斯底里的人冷静下来:或者去进行一些类似的服务。 

 

一定程度的成功是绝对肯定的,和如果帮手深入地观察,他经常会收到在物理世界达到明显结果的表示。 

 

有四种方法可以让人在星光体中「清醒」到有自我意识的活动。 

 

1)透过普通的进化流程,不过当然是很慢。 

 

2)透过人自己学会这情况的真相,以必要的稳定和持久的努力,去清除内在的迷雾,逐步克服他习以为常的惰性。为了做到这样,人应该在睡觉前解决,试着在他离开身体时唤醒自己,去看一些东西或做一些有用的工作。

 

当然,这仅仅是在加速自然进化的过程。人应该首先发展出常识和道德质量才是理想的:这有两个原因:第一、免得他获得力量后,可能用来为非作歹;第二、免得他对不理解或控制不了的力量的临在过度恐惧。 

 

3)透过一些意外,或透过非法使用魔法仪式,他可以揭开面纱到永远不能再完全关闭。这个情况的例子可以在H·P·布拉瓦茨基所着的邪恶的生活(A Bewicked Life)和利顿勋爵所着的扎诺尼(Zanoni)看到。 

 

4)朋友可以从外面行动在包围着人的紧闭的外壳,令人逐渐提升到较高的可能性。可是,除非朋友相当肯定要被唤醒的人具有勇气、虔诚和其他有用工所需的资质,否则这永远不会成功。 

 

但在星光层上,对帮手的需求是很大的,以至于每个求道者都可以确定,一旦看到他准备就绪,就不会耽搁一天来唤醒他。 

 

可以补充的是即使当小孩在星光层上觉醒,星光体的发展会迅速得他很快就在这个层面上会有立足之地,但对比觉醒的成人会有少许缺陷,当然,就有用程度而言,对比于尚未觉醒而最有智慧的人来说,他进步得多。 

 

但除非透过小孩身体表达他自己的自我具有坚定而又充满爱心的性格这必需的质量,和他前世有清楚显化它,否则没有神秘主义者会负这非常严重的责任在星光层唤醒他。当以此方式去唤醒小孩是可行时,他们经常会证明是星光层上最有效率的工作者,并以全心全意的奉献投入到这项工作中。 

 

而且,虽然在星光层上唤醒一个人比较容易,这实际上却是不可能的,除非透过催眠效应的最不可取的使用方法,让他再次入睡。 

 

睡着和清醒的生活因此被视为实际上只有一个:睡着时,我们注意到这个事实,而且有两边没中断的记忆,例如星光记忆包括物理记忆,不过,物理记忆当然绝不包括星光体验的记忆。 

 

梦游病的现象明显地可以几种不同的方式产生。 

 

1)自我可以能够于心智和星光载具不在时,更直接地对肉体起作用:在这性质的情况下,人可以能够如写诗、绘画等等,远远超越他清醒时原来的能力。 

 

2)肉体可能会自动地和透过习惯的力驱使,人自己没操控下去工作。发生这种事的例子有佣人在半夜起来点灯或执行他们习以为常的家务:或沉睡的肉体在某种程度上执行了在睡觉前脑海中一直在思考的想法。 

 

3)一个有肉体或没肉体的外来实体可能会夺去睡着的人的肉体,再为其所用。这多数会发生在通灵的人身上,例如多维度身体比平常没那么连结得更紧密,因而更容易被分离。 

 

可是,对正常人来说,事实是睡觉时星光体离开肉体并不会打开被附体的门,因为自我总是与他的身体保持紧密的连结和他会因任何对他身体起作用的意图而快速地被唤回。 

 

4)一个直接地相反的情况也可能产生类似的结果。当原理或多维度身体比平常更紧密时,人也会带着肉体去很远的地方,而不是只带着星光体,因为他没有与它完全分离。

 

5)梦游病也可能与人的多层意识的复杂问题有关,这在正常情况下,是不能够显化出来的。 

 

与睡眠生活非常相似的是恍惚的状态,这只是人为或异常诱发的睡眠状态。通灵人士和敏感人士通常很容易无意识地离开肉体进入星光体。

 

星光体之后可以使用它的功能,如出游到遥远的地方,从周围的物件收集感觉和将它们带回肉体。在通灵媒介的情况下,星光体可以透过被进入的肉体来描述这些感觉:但是,作为一项规则,当媒介离开恍惚的状态,脑袋因而无法保留在它上面的感觉,获得的经历在物理记忆找不到任何痕迹。

 

偶尔,但罕有地,星光体能够留下深刻的印象到脑袋,所以媒介能够在恍惚期间重新取得得到的知识。

 

待续。。。 

 

翻译:Andy Chow 

转载自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iRoItzSNoouBfL6XxLuHA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1) 《第一章 总体描述》  

 (2) 《第二章 组成和结构》  

 (3) 《第三章 》(星光体的色彩及表达)

 (4)《第四章 功能》

 (5)《第五章 脉轮》

 (6)《第六章 昆达里尼》

 (7)《第七章 意念形體 》 

 (8)《第八章 物理生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