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年来,人们一直有很多猜测,一旦我在地球上,我会如何出现,以及我会做什麽。训练我的通道,并非是一项容易的任务。我们必须给她时间,让她开放自己做她要做的工作,并与自己的惧怕搏斗,而当她自己不想做时,我们就不得不强迫她做,这是她在出生前就要求我们这样做的。然后,我们就开始了对她的训练:训练她与我们合作,训练她不把事情个人化,不浪费能量。她在许多不同的方面受到挑战,即使如此,我们仍然不知道她是否完成她的工作。来自人类自我的集聚能量在尽一切努力停止她行在她的道路上,她自己的自我也带出所有她前世生活的不安全感和恐惧。

 

在我通道的整个一生中,我一直和她在一起。许多人以为我是在1992年,当她和我连接时,我才进入她的生活,但实际上,我从她一出生就和她在一起,甚至在她离开教会,开始她的精神追求以前。我在那里等待她的连接,并通过她了解地球上的事情。你们可能会觉得这很奇怪,我们需要了解地球,是的,我们需要了解地球。我们的世界,完全不同於你们的世界,即地球。我们中许多大师们,已经忘记了在地球上的生活。我的通道选择了一个行星相位,这使她能离开她的身体,必要时,在她的睡眠状态与我连接,并在她接受训练时,我能和她一起工作,并了解为了使我的能量与她的合并,我必须要做些什麽。在与她合并前,我需要学习如何使用她的身体,如何通过她讲话,并在她的地球时间内了解地球。

 

现在我和她合一,尽管当我进入她的身体时,她站在一旁,但她并没有离开她的身体。不过,她确实站在一旁,这样,我可以利用她的能量,独立工作。为了做到这一点,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现在,我终於可以带她到她需要去的地方,以协助我在地球上的教学。恐惧不再消耗她,她也不再恐惧人们笑话她或取笑她。我和我的通道在一起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我现在已经开始了我对人类教学的道路,我采用大师们的简单教学方法。人类现在已经准备就绪,感谢光子带能量和凯龙星(Chiron)能量传播这些信息。有些人会对这些信息不感兴趣,这样的人总是会有,但这些信息会存留在他们的潜意识中,就像花的种子等待发芽一样,有一天它会发芽的。这一天也不会太远,因为人类已经对进行改变准备就绪,并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愿意听从改变。利用电台工作,是我的第一步,我的通道越来越对公众开放。有一天,我会对公众讲很多话题,但现在,我能够通过我的通道讲话,并用我的能量帮助那些需要愈合和爱的灵魂。是的,爱。对人类的大多数来说,并不知道爱是什麽感觉,或什麽是爱。

 

为了让我能做我需要做的,我的通道为此做出了巨大牺牲,她的丈夫也在急需的时候协助她。我不是驾云而来,因为我已经在地球上。我不会为每个灵魂创造喜乐,但每一个灵魂会开始自己的觉醒过程,有一天,会实现那种理解一切的安宁和喜乐。对於那些听取我的教导的灵魂,随著时间,他们的生命将会发生很大地改变。地球也会逐步改变。我是自己单行吗?”我能听到你问。不,你并不孤单。有很多光的工作者在和我们这些大师们一起工作,其中一些会为公众所知,而另一些却不会。我们现在可以有信心和力量向前迈进,以协助改变人类。生活应该是享乐,我们将教导人类,人生要有乐趣、欢笑、幸福和无畏。这是我们的打算,尽可能地教导那些愿意改变和学习的灵魂。我热切期待做好兄弟同盟(Brotherhood)帮助人类学习新的生活方式的工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