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本文的上一部分是 师父的作用不是拯救你

师父的作用不是拯救你

 

垂线从当下移动。首先你得在此时此地。无论你在哪儿,你都得在那儿——没有回忆,没有想象——突然蜕变发生了,因为当你没有回忆,没有想象,你所有的能量都累积到了这短短的片刻。

 

这一刻是如此短暂,它容纳不了。那带来了蜕变。

 

它带来了爆发,就像原子弹爆炸一样。当下这一刻爆发了:突然生命变成了意识。你开始往上移动,从意识到超意识,从超意识到集体超意识,从集体超意识到宇宙超意识。

 

那就是 A4 :宇宙超意识是觉醒者、佛的境界。

 

成为开悟的师父的朋友,意味着蜕变你的生命的品质,改变它的向度,从水平到垂直。

 

它是活在当下的开始——突然你发现佛并不这么遥远,他离你非常近——只有三步,他是第四。

 

在东方我们把那个境界叫做“第四”。我们并没有给它取名;我们只是给了它一个编号,而不是名字。我们称之为“ Turiya” turiya 意思是第四。

 

这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赋予有意义的名字、只给了编号的体验。它意义非凡。

 

为什么他们给了它一个编号?因为文字解释不了它。它是一个如此奥秘的体验,文字全都无能为力,所有的解释都变得毫无意义。关于它什么也说不了;只有宁静能让你有所品尝。

 

所以它没有被赋予某个名字,而只是一个编号,来暗示名字进不了这个世界。

 

无论你在水平线的哪个地方,你前面都有无数个东西要达成,无论你能达成什么,也仍然有无数个东西要去达成。所以每个人仍然是个乞丐——每个人,毫无例外。

 

无论他在哪里,他仍然是个乞丐,原因很简单,他从不满足。他前方还有很多很多东西,别人还有很多很多东西。

 

即使是最伟大的国王,即使是最有钱之人,即使是最博学之人,他们也无法宣称拥有一切,因为有无数的东西。国王或许是最伟大的国王,他或许是亚历山大帝,但在很多事情上他是个穷人。

 

当亚历山大遇到戴奥真尼斯(希腊哲学家),一个赤身裸体的圣人——只是看着戴奥真尼斯,他就心生嫉妒。

 

亚历山大大帝,那个征服了整个已知世界的人,嫉妒一个赤裸者,原因很简单,那个赤裸者看起来如此满足,一股深深的平静围绕着他!他无处要去,他一无所有——然而看上去他什么都有。亚历山大无法忘记戴奥真尼斯——他一直记得戴奥真尼斯。

 

他无法忘记,因为那个人富有的多,没办法……你可以征服全世界,但你成不了戴奥真尼斯。

 

戴奥真尼斯笑了,当亚历山大见到他,他告诉他,“你在毫无必要的嫉妒,因为无论我有什么,你都能拥有——只要放下这个征服世界的竞赛。你会精疲力竭而死,你会作为乞丐死掉。”

 

亚历山大 33 岁就衰竭而死了,因为持续的打仗,他过快的耗尽了自己。

 

他死的那一天——因为他记得戴奥真尼斯说过的话,“你会作为乞丐死掉”——他告诉他的宰相与将军们,“这是我最后的遗愿,要确保它实现。我的双手应该挂在棺材外面。当你们带着我的尸体去坟墓时,我的双手应该挂在外面。”

 

“但是,”他们说,“我们不会这样做!你在要求一件奇怪的事情。人们会问我们,’为什么他的双手挂在外面?’——因为这种事没人做过。我们要怎么跟他们说?”

 

亚历山大说,“告诉他们我两手空空。我来时两手空空,我走时也两手空空——我作为乞丐死了。戴奥真尼斯是对的,让世人知道我把生命浪费在了、把自己毁在了毫无意义的追风逐影上。”

 

是的,他成了世界的征服者,但他甚至没有一无所有的赤裸乞丐所拥有的平静与宁静。佛陀至少还有个乞丐碗……

 

戴奥真尼斯也有个乞丐碗,但有一天他跑到河边——他口渴了——拿着他的乞丐碗,用乞丐碗盛水喝。他旁边刚好跑来一只狗,它比戴奥真尼斯先到,它开始直接从河里喝水。

 

戴奥真尼斯说,“天啊,这只狗比我厉害多了!他甚至不需要乞丐碗;他打败了我——我跟我的乞丐碗断绝关系!”他把乞丐碗丢进河里,开始像狗一样喝水。那是他最后的财产;从此之后他一无所有。

 

一个在世上一无所有,连乞丐碗——乞丐可以有这个——都没有的人,他仍然让国王们感到嫉妒。

 

看着他的眼睛,他眼睛里的光……那个人的光辉极有吸引力。那个人的宁静和他简短的陈述,却如此有意义……

 

亚历山大离开时问他,“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吗?你让我印象很深,我从没见过像你这样的人。我想做点什么,你随便说,我会实现你的愿望。”

 

戴奥真尼斯说,“往旁边挪一下就好,因为我在晒太阳,你挡住了我的阳光。”

 

戴奥真尼斯正坐在岸边的沙滩上,在赤身裸体的晒太阳。他说,“如果你能往旁边挪一下就很好了,那完全足够了。我还需要什么?我什么都有。”

 

那个说“我什么都有”的人,说的不是这个世界的东西——因为戴奥真尼斯在这世上一无所有。他说的是另一个向度,另一种富有,另一个王国:他谈的是“第四”。他谈的是垂直成长。

 

成为开悟的师父的朋友,是一项大挑战。但距离并不远;你必须改变你的向度。如果你继续在水平线上移动,那么你跟师父,跟他的境界和他的意识会离的越来越远。

 

作为朋友,你必须转向、变得垂直,就像树的生长方式一样:垂直,越来越高——不是像河流一样水平流淌。

 

未完待续,译自: OSHO Light on the Path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