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2 奥修

 

 

 有一个禅的故事。如果你静心冥想它,那是有益的。

 

  一个人去见临济禅师。这个人说:「我的师父有高超的神通。你的师父怎么样?你的师父能做什么,他有什么神通?」

 

  临济说:「你的师父都会什么神通?」

 

  那个弟子说:「一天他让我去河对岸,我站在那边,手里拿着一张纸。那条河很宽,差不多有一里宽。他站在对岸,开始用笔写字,他写的字出现在我的纸上。这是我亲眼所见,我是见证人!你的师父能做什么?」

 

  临济说:「我师父的神通比这要厉害得多,这不算什么。当他饿了他就吃,当他困了他就睡。」

 

  这个人说:「你在说什么?你把这些事情称为神通?每个人都是这样做的。」

 

  临济说:「没有人能这样做。你睡觉时辗转反侧,你吃饭时思绪纷飞。我的师父睡觉就是睡觉;没有辗转、翻动,甚至没有做梦。他就是睡觉,他完全处于睡眠之中。在那一刻只有睡眠存在,没有别的。当他感觉饿了,他就吃饭。他一直与当下同在。」

 

  那个人迷惑了。他说:「我看不出这里面有什么了不起的。」

 

  临济说:「但这才是神通,这是最大的神通!」

 

  隔空书写有什么意义呢?这是愚蠢的。只有愚蠢的人才对它感兴趣。它有什么意义呢?

 

  有人去见罗摩克里虚那,说:「我的师父是个伟大的人。他可以在水面上行走。」

 

  罗摩克里虚那问:「你师父修炼这种神通有多久了?」

 

  他说:「十八年。」

 

  罗摩克里虚那说:「愚蠢!我可以直接坐船啊!只要两块钱就可以到对岸了。这太过份了,你师父的神通只值两块钱!你的师父是个傻瓜。去告诉他,让他不要浪费他的生命。如此轻而易举的事,竟然花了十八年。」

 

  是的,这就是罗摩克里虚那的意思:所有的神通都是自我的陷阱。一个真正有宗教性的人是一个奇迹,但他的奇迹是非常微妙的。

 

  首先你对奇迹感兴趣,然后你不知道如何做到,于是你找捷径,你开始欺骗。你开始欺骗人们。那就是赛巴巴之类的人在做的。他们找到了捷径——就是隐瞒、欺骗。

 

  但是愚蠢的人会对这种事情感到惊叹。事实上,只有白痴才可能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和感到惊叹。否则它有什么意义呢?它里面没有任何意义。

 

  生命本身就是一个奇迹,但自我不愿意接受这一点。它想要某些特别的东西,某些别人做不到的、某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丈夫在镜子前面精心修饰,他要出去做一个大型演讲,他是一名政治家。

 

  「我怀疑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伟人?」他谨慎地说。

 

  「反正比你想到的要少一个。」他的妻子说。

 

  永远记住:每当这个想法出现——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伟人,永远记住有一个不是。至少你不要进入那种荒谬的追逐。

 

摘自:奥修 《四十二章经》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