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omequantum 灵音悠扬

 2019-02-22

 

 

翻译自2018.11月克里昂在澳洲塔斯马尼亚的现场通灵之一:

http://www.kryon.com/cartprodimages/2018 downloads/download_Tas_18.html

 

这篇信息前面是李卡罗讲述克里昂通灵旅行团经常遇到的天气忽然变好的境遇,后面是克里昂关于天气的通灵信息。

 

李卡罗:我想讲讲一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原因是我想把这个内容包含在通灵录音中。那天我正在雨林中散步, Kryon 开始像往常那样给我指示,说它想谈谈天气,哈哈。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可能就会第一次有个是专门讲天气的通灵,我想克里昂之前并没有这样做过。所以我想做的就是让你了解一些有趣的事情,我们还有时间。

 

那些曾跟随克里昂传导的人们,不论有多长时间,多少都听说过在我们进行克里昂通灵旅行时,天气会发生变化。如果这个事情没有一次再次叕次发生的话,或许有些人就会觉得说我们能改变天气是有点自作多情的。但这还是发生了,而且是反复发生,而且发生在了一些是以坏天气出名的地方。

 

下面所讲的事情并不一定是按照先后顺序的,但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它们发生的时间是让我震惊的。所以我做了个列表,准备读给你们听。我想最早期的一次是在合恩角(智利南部合恩岛上的陡峭岬角。位于南美洲最南端)我不知道你地理咋样,合恩角或许是世界上远洋航行最偏远的地方。我们在能够去合恩角旅行的月份中在那附近进行了一次旅行,我想大概一年中只有三个月能去到那里。在克里昂通灵历史上,到目前为止我们大概进行了十一次旅行。不出意料的是,当时发生的就是今天所发生的。对正在听或读此的人来说,我们是在塔斯马尼亚。合恩角当时的天气太清澈了,游轮的船长太激动了,说他从未见过这样,于是把船开着鸣着喇叭绕了两圈,哈哈,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这回,这导致我们回港晚了,行程都耽误了。但他就是太激动了,而这大概就是第一次我们说这很酷,我们在这,天气很好。

 

然后这又发生了,在另一次旅行中,我好像没按顺序来,这次就是在两年前,当我们决定再做一次阿拉斯加旅行的时候。我们是在安克雷奇,这里几乎一直都是阴冷天,小雨天,人们时刻都准备着雨具。但那天却完全晴朗了,我在网站上还放了照片。再次的,游轮的船长过来说,我希望你们享受这天气,我之前都没见过这样的天。那些一直在厨房里忙的员工也被叫出来看,因为他们之前也都没见过。我们想,这难道不是很酷吗?因为我们又在进行克里昂通灵旅行,而天气正在配合。

 

 

 

这还在继续,并变得奇怪了。我们是在爱尔兰,正要去莫赫悬崖。这是爱尔兰的地标景点。当时这里完全是迷茫的,有很大的雾并在下雨,这也是典型的爱尔兰天气。我们想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就会从巴士上下来,看看我们能看到的景色,来到这里很好,我们能感受下这里的能量。所以我们集合起来,下了巴士,进到休息驿站里。然后外面就有了骚动,我们能从别的游客那里听到,似乎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人们都在往外跑,忽然间阴霾不见了,雨停了,天晴朗了。所以我们都跑出去了,拍了照片,玩得很开心,然后天又阴了,我们又都跑回到了巴士上逃跑了。这几乎像是它知道我们要来一样,我不会忘记的是,巴士司机,他的名字好像是迈克,他转过身来,瞪着我的眼睛并对我说:“你知道彩票中奖号码吗?”哈哈哈哈。

 

事情还在继续,还有更多。就在今年,我们去了英国的巴斯,格拉斯顿堡,而我们被晒伤了。这可是在英国。太阳通常不出来的,但它却出来了,人们都说之前没见过。我想最戏剧化的一次是在新西兰,大概是在两年前。在新西兰大概有两三个地方的天气是有名的,几乎一直都在下雨,可能一天只会晴几天。其中之一就是米尔福德峡湾 (Milford Sound) ,这里一年的降雨量有 12 米,就是一直在下雨。我们旅行到那儿,结果云开雾散天晴了,我们拍到了这里非常美的照片。我们知道摄影师们会来到这里等好几个月,就是为了拍到这样的照片,而我们一来就拍到了。

 

 

在库克山也发生了同样的事情,游客们都知道,别指望看到库克山,因为它从不现身。我们在草地上进行了一场通灵,结果云开峰现!所以我们现在都习惯这些事情了。我之前并没有说什么,但也在想今天在塔斯马尼亚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就在这个以坏天气闻名的港湾,经常是冷风冷雨,而今天我们又有了大好的晴天,船长又再次说:兄弟,你们很走运啊!看着乌云散去,太阳出来,而等我们结束之后,又开始下雨了,这的确很令人惊奇。

 

 

我之所以要说这些是因为我知道接下来的通灵传导会谈到这个。这是我们首次尝试在一辆移动的车上进行通灵,大家耳朵里都戴着耳塞来听。之前曾在飞机上也做过一次。所以让我们开始吧,让我们进入静心状态。

 

译注:介绍结束了,仅仅停顿了 20 秒,李卡罗深吸了一口仙气,通灵就开始了…

 


 

 

大家好,我是磁力服务克里昂。我们正前往塔斯马尼亚的腹地,坐在巴士上,驶向摇篮山。我想借这个机会给出一些之前我们从没给出过的信息。它很强大,也非常具有争议。有争议是因为它可能并不会被正在听 / 读的人接受,也就是那些多年来一直都能改变天气的光工和老灵魂们。这就是我想要谈论的。

 

人类的意识能量是非常有趣的,我们曾很多次谈论过这个话题。科学开始向你们展示意识实际上是可被测量的,意识是很可能具有能量的,这个能量实际上是可以和物理运作在一起的。正因如此,光工们就可以轻松的说今天我的意识要做这个做那个。而我们也教导这个很多年了。我们说过你们的意识和你们的细胞结构的协作,还谈过你们的意识甚至会影响你们的衰老。你们身体的生理运行可以被意识改变, literally 身体的时钟可以被改变。我们还说过和你们身体中的疾病对话,它们也是有生命的,有着要改变你人生轨迹的意识。我们还说过意识改变现实,接下来就是天气。

 

问:一个光工、老灵魂,要么是一个人,要么是和别人在一起,能在实际上、物理上改变他们所在地方的天气吗?这个答案并不是你们喜欢的直截了当的回答,大概是、有点是、不完全是。为了让我把这解释清楚,我必须要告诉你们,为了不论是什么原因,比如为了愉悦、紧急事件等想要改变天气的意识是有帮助的。但亲爱的,不论是一个人还是在一个团体中,你们并不能从物理上改变天气。继续听下去,我将更详细的解释。

 

天气是盖娅的一个系统,是一个平衡的系统。某个地方的天气并不是封闭的,独立的。如果在某个地方有着高气压和某种天气,你就一定能在另外的地方找到低压域来平衡它。整个地球的天气系统就是一个加加减减的平衡系统。所以如果你说你要去改变你所在地方的天气,你也应该意识到在另外的你不在的地方的天气也会随之改变。这并不是由一个人能决定的,事实上也并不能由一个团体来决定。那么我的搭档所说的,甚至是在今天,你们看似的改变了天气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的确,天气一次又一次的改变了,每当光工们聚在一起倾听通灵传导的时候,甚至现在也正在发生。

 

先让我打个岔。特别是在北半球,有些土著人以“雨舞者”而闻名。而那个地方的口述历史会告诉你们,他们曾一次又一次的进行过“雨舞”,而一直都是成功的。事实上,他们智慧的老者会说,是的,很多次,我们需要为了生存而改变天气。很多次,我们有这样的请求,我们的“雨舞者”都求到了雨。如果你更进一步的去问这位老者,参与这其中的能量是什么?你们到底做了什么?他会非常谨慎的说:这个舞蹈是人类和盖娅之间的舞蹈。这不是一个命令,不是意识改变了天气。智者会告诉你们,必须要有一个共同的决议,当人类和盖娅的意识达成一致时,天气就会改变。而且通常改变的非常非常快。

 

这就是我要告诉你们的所发生的事情。盖娅实际上是一个合作者、搭档,她会看见、感知并改变天气。如果这并不合适,会在别的地方造成伤害,那你就不会得到天气改变。当每次我们和大家一起在外旅行的时候,天气都会变好,也没有对其它任何地方造成不好影响。所以这不是一个请求,而是盖娅和团体成员的意识之间的合作伙伴关系。

 

当有人或团体在祈求天气变化时,情况都是这样的。必须要有盖娅和人类之间的能量协同一致才能让这起作用。这几乎就像是你有另外一个人格坐在你面前,而你们正在讨论只有搭档改变才能导致的改变。所以这可能会冒犯那些一直相信仅靠他们的意识就能改变天气的人们,这的确是一场合作。所以这可能会将你引向另一层的真相,你们是和此行星联合在一起的,联合的是如此紧密,只有在一起才能改变天气。这同样也给了那些种植者希望,因为他们的联合也是好的。事实上有些人种的东西就是比别人种的更好,你们有没有想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或许会认识“园艺能手”,或许会问怎么就他们能种出来某些东西,而别人却不能。而答案是他们和盖娅之间的沟通更好。这是真的,不论是地球的土壤还是盖娅的意识,它们都能理解,于是植物就能长的更好。这就是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告诉你们的东西,之前和现在的区别就在于,你们现在离核心真相更加接近了,你们离如何让这些东西更好的为你们服务的直觉更近了,好拥有能够能实际改变你所在现实的意识。这就是今天的信息。这个团体是和美丽的搭档盖娅在一起通过协作和意愿改变了天气,我希望你们有享受这个天气,并期望这会再次出现。就这样吧!

 

【全線閱讀】《克里昂》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