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2-20

 

注:本文之上文是 成为佛的朋友是个极大的挑战

 

它是爱的最高形式,你一无所求,没有条件,你只是享受给予。你得到很多——但那是其次的,那会自行发生。

 

在师父与弟子之间创造出爱的境界,意味着我们在避开臣服这一工具,同时我们在让弟子们负责。

 

在大多数情况下,臣服成了不负责……因为弟子想,“我已经臣服于师父了,现在改变我、蜕变我、把我带到他所在的境界,是他的责任。”他开始把师父视为救世主,“我找到了救世主,我会相信他,他会拯救我的。”

 

那就是全球所有宗教在做的。他们找到了救世主,他们放下了自己所有的责任。现在那是耶稣、克里希那或佛陀的义务,他要抱起你,把你带进存在的最高境界。

 

现在,这是不可能的。没人能把你带往终极;你必须自己一个人走。师父的作用不是拯救你:他的作用是为你指路。你必须拯救自己。

 

除了你,没人能成为你的救世主。

 

人们从没想过这一点:一旦你认为别人能拯救你,你就变得依赖别人了。依赖不是通往意识的高峰的正确之路,独立——完全的独立——自由。你在亲手斩断你的双翼,现在你将没办法飞向月亮。

 

一旦你把你的师父视为朋友,你就把他从当你救世主的责任中挽救了出来,你挽救了自己,通过负责,通过亲自走整条路——它的苦难,它的美丽,它的痛苦,它的狂喜……带着极大的责任接纳一切。

 

你是单独的,你必须单独的探索、追寻。只有在你终极的单独之中你才会找到它。

 

师父只能指路给你。他只是一根指着月亮的手指。他当然是一个伟大的朋友,因为他指给你的是生命中最伟大的极乐。

 

存在在两个方向上运行 / 移动。一是水平方向,像从 A B ,从 B C 直到 XYZ 的直线移动。你开始变得越来越有活力。

 

或许在 A 点你曾经是块石头。是的,石头里也有某种生命,因为它们成长。喜马拉雅山仍然在长高,一年 31 厘米。

 

它们还年轻,仍然充满了长高的能量。它们是世上最高的山群——似乎能量用不完,好像它们想触及星辰。

 

我出生在一座山附近,那是世上最古老的山,名叫温地亚恰尔山。一开始它从海洋里伸了出来——世上第一座山。

 

它是最古老的,很古老……它几百万年前就停止了生长。它如此古老,以至于关于它有一个美丽的故事。

 

一个大圣人要去南方传播他的讯息——温地亚恰尔山刚好在印度中间——对于老圣人来说爬山真的是困难。看到老圣人的艰辛,温地亚恰尔山弯下腰来,就像一个人在触碰你的双脚一样,给这位圣人让路。

 

圣人说,“保持这个姿势,因为我还会回来,到时候我就更老了。所以请等我!”但圣人再也没回来,他死在了南方,所以温地亚恰尔山仍然弯着腰。

 

我去过那位圣人去过的地方,它仍然像个老人一样弯着腰。但它是最古老的,什么也不长,它已经完全停止了。但过去它有时候会生长。

 

喜马拉雅是从海洋里出来的世上最年轻、最新的山群。它们还在生长,变得越来越高。

 

即便岩石也生长,所以别以为它们没有生命,但它们的生命非常的蛰伏,非常的沉眠——连梦都没有,只有黑暗和沉眠。但它仍然是生命,或许是最原始的——在水平线的 A 点。

 

所以在水平线上有人。在你前方有人,但他们(境界)并不比你高。有爱因斯坦——他在你前方,你或许在他身后好几公里,但它是同一条线——一个线性过程。

 

你和他之间的区别或许是多少公里,但它是同一条路。即便有人来到了线的终点,到了 Z ,那么他顶多也只会变成希腊左巴。

 

我之所以爱“希腊左巴”这个名字,有很多原因。一是因为 Z 是字母表里的最后一个字母。他是 Z ,他是线的终点。他比任何人都有活力,但他的活力并没有让他(境界)比你高。

 

他的活力更像野兽——纯真但无知;充满了能量、活力,然而盲目,没有看的眼睛。是的,他可以跳舞,但他的舞蹈里没有任何神性。它会很有力量,但它仍然是世俗的。

 

水平线在地球上移动。你顶多可以成为希腊左巴,但你的无意识仍然是你的生命 / 生活;你仍然会在黑暗中摸索。你仍然觉知不到还有另一个向度——垂直的向度。

 

垂直向度从 A 到更高的 A 。它不停的走的更高,但它仍然是同一股能量, A 得到净化,变得更有意识,变得更加警觉;最终变成完全有意识。

 

它不从 A 移动到 B ,从 B 移动到 C ;它从 A1 移动到 A2 ,到 A3 ,到 A4 。在 A4 点,某些我们称之为觉醒者的事情发生了。

 

生命水平移动就仍然只是生命;生命垂直移动就变成了意识。

 

它变成了意识,它成了一个新的现象。水平的人生总是有一个目标,它是目标导向的。当你在 B 时,你的眼睛盯着 C

 

当你在 B 点时,你心神根本不在那里;你要么正想着身后的 A 点——你的过去,你所有的昨日,你的回忆——要么你正在投射进未来: B C E…… 一直到 Z ,一整条目标的长线。

 

你的头脑要么在昨天,要么在明天,但它从不在此时此地。你也永远不在你身处之处,你总是在别的地方,你人不在的地方。

 

这就是人的头脑的全部紧张,它总是不在它实际所处之处,它在它实际不在之处——它根本没办法待在当下。

 

如果你在 B 点,你就在 B 点:你只能想 C ,你能想象它。你可以有对过去的回忆,你可以有对未来的想象——但你就在当下。

 

未完待续,译自: OSHO Light on the Path

图文来源:奥修每日分享 微信 公众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