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21

 

 

我的老师赛斯说:到某个程度,意识的更大表达,可以在通常的醒时状态之下被体验。

 

1

 

我们之前玩过一个有趣的游戏:看到一个东西,倒着说它的名字,或者不要讲它的名字,而说一种不一样的名字。

 

为什么要做这个游戏?

 

举个例子,有人说:“我得了乳癌。”而“乳癌”这两个字通常有伴随着它所带来的一种暗示——这种疾病所带来的治疗跟痛苦。

 

在游戏中,你可以不把它称作“乳癌”,比如说,“我得到一个咕咕啊啊”,你把它命名叫做“咕咕啊啊”。

 

当你开始把乳癌叫成其他不一样的名字,就表示你不是用一般人的认知模式,你脱离了“共同语言模式”。

 

2

 

因为语言用来界定我们的经验,帮助我们解释、沟通,但有时候它会带来更多的限制。

 

当你认定一个人是坏人,请问,你有没有随着对这个人的认定,而看不到他好的一面?我们该怎样跳脱语言的框架呢?

 

3

 

甚至,修行到更深,连形象都是一种框架。

 

佛教里面有这样的说法:凡以形象求我,以音声求我,则不得见如来。因为如来是没有形象的。

 

你只要落入形象或者某一个具体的东西,它就失去原来的含义了。

 

有时候,当我们在界定一个东西的时候,只要给了它一个界定,同时也就给了它一个限制。

 

4

 

我们从小就会以性别来界定自己。当你界定自己为女性的时候,请问,你有没有限制了你自己?有!

 

你只以女性来界定自己,你觉得只有女性这个特质才属于你。

 

比如说,你有两个小孩,一男一女,给女孩子买的都是粉红色的,男孩的都是蓝色的。如果儿子对你说:“妈妈,我要妹妹的粉红色拖鞋。”妈妈会说:“男生当然要穿蓝色的啊。你穿粉红色,万一长大当同性恋怎么办?”

 

看,我们平时连颜色都被性别化。

 

5

 

从小到大,你活在多少框架之下?数不胜数。而且到后来,没有人教你,你的头脑自动就形成框架了。

 

所有的具体称谓,也都是框架。比如,有些中年女人,都不喜欢别人叫自己阿姨,而是要叫姐姐。因为她们感觉,叫都会被叫老了。

 

我有些患者带着孩子来看诊,让孩子叫我“许伯伯”,表示我德高望重。我说:“叫我许哥哥啦!”

 

6

 

为什么过年的时候,或者结婚等喜事时候,要说吉祥话?因为这就是一种心理暗示。

 

“冲喜”在心理学上也有道理,为什么以前,家人一生病就要冲喜?

 

因为生病是因为家里有负面的情绪和低沉的氛围,一冲喜,大家的心情就会由黑翻红,病人的病也就好了。这在心理学上是有依据的。

 

7

 

所谓的“改运”也是一样的道理。

 

赛斯哲学体系是改变每个人命运最彻底、最有效、最快速的方法。

 

许医师上课本身就有着强大的暗示与催眠作用,心正念稳,引导大家去找到自己的力量,去主动学习,里应外合。

 

8

   

我们的观念要有弹性,不能是非太分明、个性太主观,“我认为的都是对的,别人认为的都不是对的。”如果你对每件事情只有一种观点,这样是不利于学习的。

 

在修行上,我们也要保持弹性。

 

很多事情,我们不能用一个很简单的对错是非来界定,而要看到事情的内在。

 

9

 

在此,许医师建议你:要信任自己,安全地去改变意识的焦点,比如,做做冥想、做做白日梦。

 

有时候放个轻音乐,“摇晃”一下自己的意识,就像品酒一样,摇晃一下,闻一下它的味道。

 

摇晃自己的意识,摇晃自己的观点,让自己的头脑不要那么固执。

 

10

 

建议你可以酝酿一个心念或形象,你可以让它先在心里上演一次。

 

举个例子,有学员对我说,他想读大学的某一个科系。我就叫他观想:

 

自己坐在自己想上的科系的教室里面,安静地看书;

 

自己的衣服上面绣着这个科系的名字;

 

跟朋友打招呼,跟别人自我介绍说我是这个科系的学生,仿佛你就已经是了。

  

摘自|许添盛医师有声书《未知的实相》

文字整理|迟早早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