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孕育,心智创造,身体体验

 

灵魂孕育,心智创造,身体体验。圆圈就此完成。然后灵魂在其自身之经验中认识它自己。如果它不喜欢它所经验的(感受的),或为了任何理由希望有个不同的经验,它只不过孕育一个自己的新经验,而十分真切的,改变其心意。

 

很快的,身体会发现它自己在一个新经验里(“我即复活及生命”是此点的一个伟大的例子)。无论如何,你认为耶稣如何做到的呢?或者,你不相信它真的发生过?相信它,它发生了!

 

然而,至少以下这些是真的:灵魂永远不会凌越身体或心智。我造你们为一个三合一的生灵。你是三个存在合而为一的,按照我的形象造成的。

 

自己的三个面向彼此并非不平等的。每个都有个机能,但没有一个机能比其他的机能更伟大,并且也没有任何一个机能实际上在另一个之前。所有的都以完全平等的方式彼此相连。

 

孕育——创造——经验。你所孕育的你创造,你所创造的你经验,你所经验的你孕育。

 

那就是为何我们说,如果你能令你的身体经验某件事(比如说,富足),你很快便会在你的灵魂里感受到它,你的灵魂会以一种新方式孕意它自身(就是说,富足),于是给你的心智看到有关那个的一个新思维。由那新思维跃出更多的经验,而身体开始活在一个新的实相里,当它是一种永恒不变的存在状态。

 

你的身、心和灵是一体的,在这点上,你是一个具体而微的我——神圣的一切,神圣的每样东西,总和与内涵( the Divine All,the Holy Everything,the Sum and Substance )。现在你明白我如何是每样东西的开始和结束、起点和终点( the Alpha and the Omega )了。

 

现在我要解释给你听那终极的神秘:你们和我的精确而真实的关系。

 

你们是我的身体。

 

正如你的身体相对于你的心智和灵魂的关系,你们相对于我的心智和灵魂的关系也是一样的。所以:

 

我所经验的每样事,是我透过你们来经验的。

 

正如你的身、心和灵是一体的,我的也是一样。

 

因此,当拿撒勒的耶稣——了解这神秘的许多人之一——说“我与父为一”时,他是说出了一个不可改变的真理。

 

现在我要告诉你,有一天你们会认识一些甚至更大的真理。因为正如你们是我的身体,我也是另一个灵的身体。

 

尼: 你的意思是,你并不是神?

 

神: 是的,我是神,如你们现在了解的神。我是如你们现在理解的女神。我是你们现在知道和经验的每件事的孕育者和创造者,而你们是我的孩子……正如我是另一个灵的孩子一样。

 

尼: 你是否在试图告诉我,甚至神也还有一位神。

 

神: 我在告诉你,你对终极实相的感知,比你想象的还要更狭隘,而真理比你们所能想象的还要更无限。

 

我在给你对无限——和无限的爱——的一个极小的一瞥(在你的实相里你无法保有一个大得多的一瞥。你连这小小的一瞥也难能保有哩)。

 

尼: 等一等!你的意思是说,现在我并不是真的在与神谈话?

 

神: 我告诉过你——如果你理解神为你的创造者和主人——正如你是你自己身体的创造者和主人,那么,我是你所理解的神。是的,你是在跟我谈话,这是个很美味可口的对话,不是吗?

 

尼: 不管美味与否,我以为我是在与真正的神谈话。万神之神。你明白的——最高的上司,主要的领导人。

 

神: 你是的。相信我。你是。

 

尼: 然而,你说,在这事物之阶层组织的设计里,在你之上还有某人。

 

神: 我们现在正试图做那不可能的事,即说出那不可说的。如我说过的,那是宗教所寻求去做的。让我看看我能否找出一个法子来下个综论。

 

“永远”比你所知的要长。永恒又比永远要长。神比你想象的要大。想象又比神还要大。神是你称之为“想象”的能量。神即第一个思维。神即最后一个经验。而神也是在其间的每样事物。

 

你有没有向下透过一个高密度的显微镜看,或看过分子活动的照片或影片,并且说:“老天啊,在那儿有一整个宇宙呢。而对那个宇宙而言,我,现在在场的观察者,必然感觉起来象是神一样!”你有没有说过那种话?或有那类经验?

 

尼: 有的,我猜每个有思想的人都该会有过。

 

神: 没错,你已给过你自己对于我在此显示给你看的东西的一瞥。

 

而如果我告诉你,你让自己瞥见一眼的这个实相永不完结,你又会怎么做呢?

 

尼: 请你解释这句话。我会请你解释这句话。

 

神: 好,请你取你能想象的宇宙最渺小的部分。想象这细小、很细小的物质颗粒。

 

尼: 好的。

 

神: 现在将它切成两半。

 

尼: 好的。

 

神: 你现在有什么?

 

尼: 两个更小的一半。

 

神: 一点不错。现在再将它们切成一半。现在又如何?

 

尼: 两个更小的一半。

 

神: 对了。现在,再切,又再切!剩下什么?

 

尼: 越来越小的颗粒。

 

神: 是的,但它何时停止呢?你能分割物质多少次,直到它不再存在为止呢?

 

尼: 我不知道。我猜它永远不会停止存在。

 

神: 你的意思是你永远不能完全毁掉它!你所能做的只是改变其形式?

 

尼: 看起来似乎如此。

 

神: 我告诉你:你刚才学到了所有生命的秘密,并且看入了无限。

 

现在我有个问题要问你。

 

尼: 好吧……

 

神: 你怎么会以为无限只向一个方向进行?

 

尼: 所以……向上走也没有结果,就象向下走一样。

 

神: 并没有上或下,但我了解你的意思。

 

尼: 但,如果“小”没有结束,那就是说,“大”也没有结束啰?

 

神: 正确。

 

尼: 但如果“大”没有结束,那么就没有“最大”。也就是说,以最大的方式而言,并没有神。

 

神: 或是,也许——所有一切都是神,而并没有其他。

 

我告诉你:我是我是的东西( I AM THAT I AM. )。

 

而你是你是的东西。你无法不是。你可以随你所愿的改变形式,但你无法不存在。然而你可以不知道你是谁——而在这个失败里,只体验其一半。

 

尼: 那便会是地狱了。

 

神: 一点不错。然而你并没被永远罚入地狱。你并没有被永远放逐到地狱去。要由地狱出来——由不知道出来——所需的一切只是重新知道。

 

有许多方法和许多地方(次元)你可以这样做。

 

你现在在那些次元中的一个。以你们的了解,它被称为第三次元(三度空间)。

 

尼: 而还有很多别的?

 

神: 我不是告诉过你们,在我的王国里有许多大厦( In my kingdom there are many mansions. )?如果事实不是如此,我不会这样告诉你。

 

尼: 那么,并没有地狱——不是真的有。我是说,并没有我们被永远诅咒待在那儿,不得翻身的一个地方或次元!

 

神: 那样目的又何在呢?

 

然而,你永远被你的知晓所局限——因为你们——我们——是一个自我创造的生灵。

 

你无法做你不知道你自己是的东西。

 

那就是你为何被给与了这一生——因此你可以在你自己的经验里认识你自己。然后你能孕育你自己为你真正是谁,而在你经验里创造你自己成那样——而圆圈便再次完成了……只是更大些。

 

因此,你是在成长的过程里——或,如我在这整本书都在讲的,变为的过程里。

 

你能变成什么并无限制。

 

尼: 你的意思是,我甚至能变为——我能说出口吗?——一位神……就象你一样?

 

神: 你认为呢?

 

尼: 我不知道。

 

神: 除非你知道,否则你不能。记住那三角形——神圣的三位一体:是灵——心——身。孕意——创造——经验。记住,用你的象征:

 

圣灵=灵感=孕意

 

圣父=为人父母=创造

 

圣子=子女=经验

 

圣子经验圣父思维的创造,而那思维是由圣灵孕意的。

 

你能孕意你自己有一天作一位神吗?

 

尼: 在我最狂野的时刻。

 

神: 很好,因为我要告诉你这个:你已经是一位神。你只不过不知道而已。

 

我难道没说过,“你们是神”吗?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