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圖片

2017-07-05

 

19 世纪末的一些新发现,特别是 1895 年首次发现的神秘的 X 射线 [ 两年后赫伯特·乔治·威尔斯( Herbert George Wells )受此启发写了《隐形人》( The Invisible Man ] ,更加坚定了人们认为存在着一个完整、不可见、富有生灵的世界的信念。尽管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用这些猜测解释降神会上报道的可疑事件——尽管有像神智学者这样的神秘主义者作证——实在是过于牵强附会了,但我们要记得,基督教信仰一直都在做同样的事。如果一些 19 世纪的科学家,例如丁达尔和托马斯·亨利·赫胥黎( Thomas Henry Huxley )开始质疑这些猜测,大多数人就会认为它们不过事出寻常。然而,当对世界的科学认识增进之后,一些科学家仍然感觉有必要为上帝、灵魂和来世保留位置。不会有人用望远镜或显微镜来寻找它们;它们必须是不可见的。

 

在基督教的语境下,为不可见的灵魂世界提供科学上可行的解释中,或许最著名、最彻底的一次尝试是巴尔弗·斯图尔特( Balfour Stewart )和彼得·格思里·泰特( Peter Guthrie Tait )在他们的书《不可见的宇宙》( The Unseen Universe 1875 )中做出的。他俩都是苏格兰的著名物理学家。尽管 19 世纪 80 年代斯图尔特成为了心理现象研究所的主席,但他们俩都对唯灵论持怀疑态度,认为它不过是人类易受暗示影响的结果。泰特在 1871 年英国科学促进协会的会议中攻击了唯灵论者,把他们和“化圆为方者、永动机制造者和信仰地球是平的的人”相提并论。然而他和斯图尔特极其渴望理解《圣经》要求的“不可见的事物”——不朽的灵魂的存在——如何与物理学定律一致。他们想要驳斥丁达尔在 1874 年的英国科学促进协会会议上提出的观点,在这次于贝尔法斯特召开的会议中,丁达尔宣称不应该允许“宗教介入知识的领域,因为它这里毫无发言权”。与之相反,斯图尔特和泰特坚称,科学和宗教是可以完全兼容的。然而从《不可见的宇宙》可以看出,他们对基督教的看法是完全唯物主义的:他们站进了一个历史悠久的长队中,这个队列里既有宗教的拥护者,又有反对者,双方都坚持把宗教构造成一系列关于物理世界的信念,将这些信念用以证明自己的观点或反驳对方的观点。

 

“我们不得不相信在可见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什么东西,”他们写道,“它们是一系列不可见的事物,现世的身体去世之后,它们仍将存在,并具有能量。”这个不可见的领域无需多么遥远,反而恰好就在我们身边——如果那里有什么东西能让我们摸到的话,那简直就是触手可及。它的组成部分或许就是一种极端不具有实体形态的物质,这种去实体化的进程我们在物理世界中早有所闻,比如电场、磁场、热、光、引力等,紧随在固体、液体、气体这三种物质形态之后,成为“半物质”的存在。

 

而生命本身,斯图尔特和泰特争辩道,是一种“特殊的构造,由不可见世界传递给可见世界”。这种传递依赖于这两个世界之间的交互,经由 19 世纪物理学的彩虹桥——以太得以实现。这种以以太为媒介的交流,对于作者认为人类灵魂具有不朽性的理论至关重要。他们说,我们每个人在不可见世界里都拥有一个灵魂之体,而我们在可见世界里的行动和冲动都会为其充能。“大脑中特定的分子运动或者易位”在某种程度上是“对灵魂(不可见身体)的交流,并在灵魂中储存下来”作为潜在的记忆。这种积累的能量使得灵魂之体在身体死亡后仍然“能够自由地行使各种功能”。换句话说,我们活着本身,就是在为不朽充能。

 

不可见的宇宙几乎可以为任何信仰背书。“如果我们关于不可见宇宙的观点为人所接受的话,那么我们觉得,关于神迹的科学困难就将彻底不复存在,”斯图尔特和泰特宣称。“基督啊,如果祂的确是从不可见世界降临到人间的话,很难想象,如果没有某种特定的生命在两个世界之间沟通交流,祂怎么能(说这句话时带着崇敬之心)做到这一点。”

 

这就是不可见的力和射线指给 19 世纪末一些科学家的路线:朝着我们或许认作是有关上帝、基督、来世、神迹、永恒的地狱的热力学理论前进。或许担心自己是不是走得太远了,斯图尔特和泰特匿名出版了他们的书。

 BBC 全球探秘资讯

 40 分钟前 来自 BBC Android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