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和每一个我孩子的独特映射都有这样的人生目标:让你的爱经久不衰。

最重要的是,你一定不要让你的爱凋谢枯萎,你不能把各式各样的心为何要变硬的借口传递给你的心。不管你有什么理由关闭你的心,你一定不要关闭你的爱。你不用敷衍爱,但是,你也不用与它盟约。用栅栏阻隔心相当于终结你心灵的生命。我,爱之神,如果要我命名一种罪恶,阻止你的心,毋庸置疑,我肯定会认定的。

你可能会说某人深深地伤害了你,所以你必须保护自己。关闭你的心毫无意义,亲爱的,马出了马厩你就不必再关上厩门。此外,因为所谓的伤害而关闭自己的心就是把自己关在了心门之外。关闭你的心会伤害你,这对你有害。是的,这同样会伤害你可能认为要为伤害你心灵而担责的人,这还伤害了世界。没有人可以免受自以为是的伤害,不管发生了什么,你的伤害是自己强加的,你到底想要惩罚谁?

我明白你的心伤得很痛,我也希望没发生这回事,但它发生了。不需要惩罚,对你或者他人。地球上每个人所冒的险,回想起来,就像是种徒劳。不要责怪自己,也许你现在所懊悔的才是正确的,但也不是那么重要,放下吧。

你的心不该拥有武装,如果你的心需要武装,那它也应该用爱的武器来武装。怨恨会收缩,怨恨、愤怒、怀疑紧缩你的心,它们让你的心渺小,你让自己渺小,你就切除了世间之爱。你是一根爱的导管,导管应该保持畅通,这样爱才可以流通起来。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在哪里,无论什么样的条件,不论他人的冷漠伤害你多深,你不用把气出在自己的心上。不管采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挽回你的心,你必须挽回你的心。可能与你的感受相反,放下不会让你吃亏,它会补充你,没有其他的方法。你关闭的是我在你之内的心,敞开大门吧。

说:

父,按照你的吩咐,我正拆除那阻隔你放置于我内在之心的栅栏。不管我能否与你一致,我不能抑制我的心,我都快勒死它了。我很抱歉,我想说我永远不会再那样做了,然而,我似乎还是不太能再次敞开我的心。父,我知道被我认知成针对我的无论是什么,都不是为了伤害我。你曾经说过每个人在某个时候都会认为自己的立场是正确的,我对此感到内疚。

无论如何,父,我们可以轻信人类的所作所为,并放弃正义而替之以爱吗?我知道,我知道这个道理,但我的心被这种伤害压垮,我不确信我是否还可以振作。

亲爱的,那么就把你自己构想的伤害和怨恨丢弃,想象你有一辆满载你的伤痛和愤怒的手推车,推到路边倒掉伤痛和愤怒,把它们扔掉。一旦离开你的心,它们就会消失。

亲爱的,当我与你同在的时候,还有什么是你无法做的?让我来帮助你。如果你必须重复几次才行,也没关系,因为现在你正进入到正确的方向。你可以确信你丢开的负担不会污染环境,一段时间你可能还会看到残渣的阴影。你依旧能看到的就像是回声,回声告诉你那个声音已消失。所有的感官都有自己的回声,亲爱的。

不管你认为对抗有多珍贵,现在你可以看到它是多么地无效,多么地不值。

你若想走出黑暗,只需走向光。这里有我,光芒会照耀你。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life-of-your-heart.html

中译:Nick Chan

校对: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