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5

 

 

1

 

对心智清醒的人而言,根本不存在“知行合一”这回事。

 

因为他们看到,知是妄知,行是不思议行。他们了解,知是不真实的,有同于无;行不是思议的,它不染什么知。清醒的人看到,行就是单纯的行,它之上没有任何故事;知就是单纯的知,它所知的内容没有一个是真实的,并不受它们打扰。

 

人们一般所以为的“知”,是一个个的故事;而“行”,是将另一个故事加在那个行为上。他们所谓的知行合一,就是两个故事恰巧相同;知行不合一,是指两个故事不相同或相左。

 

2

 

正确的知行合一,不是努力地使一个故事符合另一个故事,而是同时质疑两个故事的真实性,最终,使知还原为单纯的知,行还原为单纯的行。也就是,你最终体会和了解到,知完全是虚妄的,行完全是没故事的。即,知成为妄知,行成为空行——所谓成为觉者,所谓成为空行母。

 

觉者的意思是,不是思想者,超越思想者;空行母的意思是,不带思想的行为者,或不受思想影响的行为者。成为觉者,成为空行者,是还原于所有故事出现之前的你、所有故事寂落之后的你——成为本来的你。

 

觉者,知只是单纯的知;空行者,行只是单纯的行——不带故事或不受故事影响的行。当我们能看到或体验到这,知行合一或知行不合一的困惑就不复存在了。

 

3

 

知行不合一是头脑制造的,致力于它的解决——知行合一,还是头脑的作为。不要上它的当。不要自己的左手握起拳头,自己的右手费劲的把它掰开。头脑制造知行不合一,头脑制造知行合一,就像自己的左手握起拳头,自己的右手努力地去把它掰开一样。不要做这样的事。

 

从判断自己知行不合一,到追求知行合一,也好像一个酒鬼,喝够了二锅头,或打着戒酒的幌子,去喝茅台酒一样。戒一种酒,去喝另一种酒,不管怎样,那不是真正的戒酒人——修行人。真正的戒酒人,既不喝这种酒,也不喝那种酒。真正的修行人,既不厌弃知行不合一,也不追求知行合一。而是活在当下,知是单纯的知,行是单纯的行。于修行中,“单纯”两个字最可贵,行之者也最受益。

 

追求知行合一,还是头脑的一种掌控习惯。修行要成为单纯的观察者,不是有力量的掌控者。修行不是去解决问题,而是去发现和了解,问题本身就是荒唐的。如果问题本身都是荒唐的,认真的去解决问题则是荒唐之上加荒唐——更荒唐了。知行不合一是一个陷阱,知行合一是另一个陷阱。不要从一个陷阱,掉进另一个陷阱。

 

4

 

知行不合一——“不应该”,知行合一——“应该”,不应该、应该,应该、不应该,只要头脑还陷在应该不应该里,那都是困惑的。当我们醒悟就会发现,每一个“不应该”是荒唐的,每一个“应该”也是荒唐的。我们的头脑在荒唐里行走了一生,在“不应该”和“ 应该”的路上来回受累,真是难为它了。

 

困惑的头脑不能处在平安无事中,不能静下来,一平安无事,一静下来,它就感觉到无我或自我不存在了。所以,困惑中,头脑为了它的存在,它要无事找事,它要制造问题,它要解决问题,以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力量。头脑就是那样活下来的。

 

修行是认识头脑,理解头脑,最终走在头脑里,活在头脑上。修行不是顺从头脑,打压头脑,厌弃头脑,是最终喜欢上它,让它成为生命天空里最变幻的云朵,最绚丽的彩霞,重增生命的色彩。头脑是一座幻城,我们迷失在这里,成佛也这里。困惑的头脑是我们的工作,清醒的头脑是我们的家园。知行合一和知行不合是我们困惑的一个点,我们可以从这里出发,走向解脱自由的处所——安静的当下,天堂的当下。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