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tre回答Mary Ann,LoriWill的问题:

 

JOHN: 今天我们的问题来自Mary Ann,她的问题是:"如果还没有被问过的话,请问811日发生的日全食的意义是什么?(:应该是指1999811日发生的日全食,也是20世纪最后一次日全食)它将如何影响我们?我们会分裂成不同的现实世界吗?我们心中的或思想中的 - 爱或恐惧,正面或负面将被放大1000倍吗?它将怎样开始?"

 

DATRE: 好吧,据我们所知,它就只是一个日全食.你看,所有你们所做的并将继续做的,就是创建各种各样关于世界末日的东西 - 你们认为它将在2000年发生.所以,这些你们认为将发生的事情都会被那些想要"特殊"事件发生的人所放大.

 

你们有过多少次日食了?你们有月食,日食,火山,地震等各种各样的东西.那么,做为人类,你们往上面附加了多少由你们造成的定义呢?

 

你看,从你们的角度,你们将有一个日食或月食,所以你们的2000年就会出问题了?然后你们说,你们将有这个发生,将有那个发生.但从我们的角度,我们所看到的,就是你们将要有一个日食或月食发生了.

 

现在,日食之"",你们说:",这个事件的发生是因为日食";"那个事件的发生是因为日食" - 但你看,这都是"头脑"的故事.当你们进入群体意识时,所有你们能抓住的就是"头脑"的故事,因为那才是让你们感到兴奋的水平程度.

 

就好像一个人走在繁忙的纽约大街上.他开始抬起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天空中某个吸引他的东西.很快,另一个路人好奇他在看什么,于是也停下来抬头观看 - 现在,这里有2个人了.如果有2个人在观看,就说明那儿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接着很快,街上就出现1015个停下来并试图找出他们应该观看什么的人. 最后,第一个抬头的人走开了,并开始大笑.

现在,你们也可以对这个例子大笑,你可以认为它很有趣 -但它却是真的.从我们的观点,这就是我们看待事物的方式.你们为自己设置能让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 因为你们太不满意普通人类身体中的生活了.你们太期待激动人心的事了-于是当那儿没有什么令人兴奋的事情时,就会有人把其他的人聚集起来说:"好吧,''件事一定要是激动人心的".

 

你看,从我们的角度,我们不明白那种兴奋是怎么回事.但因为是你们在为自己设置那些重要与辉煌的事件,所以许多日食之后发生的事情都是由于那日食.你能看出你们是如何设置你们的故事的?无论如何,你们不"往前"设置你们的故事,你们全部"往后"设置你们的故事.

---------------------------------

 

JOHN: 接下来这个问题来自Lori,她的问题是:"请问那些有身体残疾障碍的人,他们的实体是只想拥有物质层中的'残疾'体验,还是说其中有一些残疾人,只因那些实体没有成功进入身体,但他们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呆在身体中,是因为他们''在这里?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否也适用于那些有智力障碍的人?"

 

DATRE: 好吧,那儿有很多不同的原因.第一,你们基本上都会回到与你们有着同样基因的遗传家族中,因为那是你们的舒适地带.你们没有勇气进入一个与你们以前体验过的完全不同的遗传家族.

 

当你死后,你有一种""回到人类身体中的欲望,并且你能发觉,那种发展线有一个很大的弱点- 无论怎样,当一个婴儿出生时,你们说:"好吧,没关系,我更宁愿回到身体中,而不是呆在我现在所处的状态里.我需要身体,我能修复它,我知道如何修复它..." - 但是,一旦你跳入婴儿身体中时,你又说:"好吧,我忘了该怎么做了".

 

Okay,这是一种情况.还有另一种情况,特别是那些处于战争中的人.在一场战争中,他们开始觉知:"我到底在这里做什么?为什么我要杀害别人,就因为有人想让我杀人吗?" - 这是其中一件发生在你们最后那场战役中的事.许多人发现他们在为别人做着自己不愿做的事,于是这些个体说:"如果我能活着离开这里,相信我,我绝对永远永远永远不再经历战争".

 

,于是他们准备回来经历另一场身体体验了.他们选择了一些绝对无法再次进入战争的体验.他们可能会选择有"轻微"的智力障碍,也可能身体有某些残疾等等.他们很高兴,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并且永远不可能再进入战场.你看,这是第2种情况.

 

要知道,没有任何东西是"100%肯定",没有任何东西能说它绝对就是这样或那样.那总会有其它的原因.现在,这里还有第3种原因.有的个体说:"我已经做过这个,做过那个,做过很多其它的.这次我要尝试一些不同的体验.我想要"拉伸"我的体验模式,想找一个能与之工作的有障碍的身体,我想要那个体验" - 所以再一次的,那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就好像婴儿猝死.他们说,"婴儿猝死是因为..." - 他们会给你例举一堆为什么那个小婴儿选择猝死的原因.事实上,那儿有很多原因:比如婴儿的父母在争吵,因为他们当中有一个不想要小孩;或者,他们的其中一个孩子不喜欢自己的弟弟或妹妹,总会欺负这个小婴儿;又或者,他们的宠物对这个小婴儿"不友好".然后,栖居于这个小婴儿身体中的"实体":"这不是我想见到的,我已经不再在意这种情况了",所以他就离开了身体.

 

但你们的科学家,医生与护士或其他人都会告诉你一百万个有关这个婴儿死亡的原因:不要压着婴儿的胃,这样婴儿会窒息;不要让婴儿这样躺;你不能使用这种毯子;你把气吹到婴儿身上了;你们的房里没有足够的氧气...他们可以想出上万种为什么婴儿猝死发生的答案.但栖居于婴儿身体中的实体却说:"我不喜欢这种情况,我能找到另一个身体".,继续.

 

JOHN: 还有第4种关于残疾障碍的情况.他们进入这种情况,是因为他们想在一个更大的程度上去利用他们的"心智"能力.

 

DATRE: ,是的,John,肯定是真的.那儿有个非常杰出的人叫斯蒂芬·霍金,他严重瘫痪坐在轮椅上.他在牛津大学.我曾在电视上见过一张他坐轮椅的照片.别人很难理解他,但他有一个聪明的头脑.他为自己设置了一个非常难的挑战,但你们却没有听过他的抱怨.你看,他是单一聚焦的.如果他有一个可以做很多事情的身体,那他可能就无法完全专注在现在所做的事情上.他使用这种方式进行"聚焦",以试图探索别人正在找寻的和别人无法找到的答案.再次的,这种情况也是其中的一种.继续.

 

JOHN: 还有一个人,比如饰演超人的克里斯托弗·里夫斯,他认为需要解决一件事的唯一办法,就是让自己"介入"其中.

 

DATRE: 正确.为什么他在电影中扮演了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角色呢?他在那个电影中出演这个角色,就是为了看看那种感觉,以确定那是否是他想做的.你看,物质层中的你们可以给我很多与这些信息有关的特定个体的内容,但我不能..,除非我看过或从你们的电视中记得什么,我与那些没有任何接触.所以,这很好.现在,我认为我们已经从我们能想到的各方面回答了她的问题,也许别人能想到更多.继续.

---------------------------------

 

JOHN: 接下来这个问题来自Will,他的第1个问题是:"你们能够觉知到我们的存在,并能同时觉知到"死亡地带"中的事件.请问那些怪物,比如希特勒和斯大林,或任何其他"坏人",是否会因他们伤害地球而受到任何的报复?"

 

DATRE: 好吧,你似乎不明白的一件事情是:那儿没有"法官"与陪审团,除了你自己.你就是它!没有人站在"天国之门""审判".我知道那是这个星球上很多个体的信念系统.但是,,不是这样的.这个我们所说的"进化"是属于你自己的.如果你还没有完成你打算做的事情,那么,你自己才是那个唯一需要被"责怪"的人.你不能把手指着另一个人说:"我没有完成我想做的,是因为你...." - 不是这样工作的,而且一旦你进入另一边,你就会觉知到它的确不是那样工作的.

 

还有那些其他人,他们是谁?仅仅只是"傀儡"?他们是否只是坐在那儿,任由其他人来操纵的"傀儡"?当希特勒开始时,他想让人们拥有汽车,于是就有了你们的德国大众汽车;他想为人们修建漂亮的公路,于是他就建造了公路.你看,是什么在改变他?或者,他从未改变过,只是被"其他人"操纵的木偶?任何事物都至少有2种方式去看待.

 

你看,他的进化是"他的"进化.他以""想要的任何方式去工作.

 

JOHN: 下一个问题是:"他们是否会被自己的内心折磨,并面对那些地球上的受害者?只有在他们接受了惩罚之后才能死去.

 

DATRE: 好吧,你们当中有个词叫"后悔",那大概是你们在考虑所谓的"寿命消耗"时才使用的词.在这种情况下,"后悔"进入了.换句话说,这是指你们"没有能力"去改正某个情况-因为那时你们已经不在物质层了.这是我唯一能说的,那就是你没有去做你真正""做的事;或者,你做了你根本不想做的事...然后你对自己未完成想做的事而感到自责.这就是我所理解的你们称之的"后悔",继续.

 

JOHN: 下一个问题:"假设我们在驾驶汽车,或其它别的什么,然后在"眨眼间"...嗖一下,就进入一个新的星球...我们突然出站在那里,一个成年人,赤身裸体,没有家,没有任何支持,四周被一些友好的与一些充满敌意的生命形式围观着.请问我们是否会成为"新时代"的洞穴人?

 

DATRE:当你睡着并醒来时 - 你睡了多长时间?当你离开这个星球时,你要花费多长时间从这里进入那里?你们将填写这些"空白"以维持你的延续感.你的故事是你的.你将体验"真正的你"想体验的.一切都会被设置好.不同的星球上有不同的生活方式.而你将出现在你的振动所设置你的地方.就这么简单.

 

换句话说,你无法进入不适合你"进化"的地方.你所使用的心智-你的头脑模式,还有你在"这个"星球存在中所使用的一切,它们都是你与之工作的东西.所以,你将通过这个星球上被你们称之的时间段,然后基于"你正在体验的""已经体验过的",移动入另一个现实世界中.

 

所以,它是...你看,没有人能说:",你只能这么做,因为你没有资格那么做".或者还有人说:"好吧,你不满足这么做的条件" - 这些都是相同的,也是你们这个星球上的东西.无论怎样,没有人"告诉",你将告诉你自己.你知道你能去哪里,你也知道你不能去哪里 - 因为你的振动不会"允许".那是能被"设置"的东西,而你是你的"决定者"-永远如此.没有人"告诉"你任何事情.但是,在这个星球上,你们已经习惯于被"告知",这是你们没有觉知到的.要知道,你能成为属于你的"个体",并做出你"自己"的决定.

 

JOHN: 最后一个问题是:"新的星球上还会有'死亡地带'?因为我们当中有一些人可能很快就会需要它".

 

DATRE: 那是一件还未决定的事情.那儿可能会有一个小组的文明,拥有一个非常小型的死亡地带,但那只是属于星球事物的东西.无论怎样,那都还未被决定.而另一个星球(3星球)是不需要死亡地带的.

 

你可以想活多久活多久.这是其中一件你们星球上的人还不知道的事情.身体能被设置不被消耗,但还是有某些特定的东西会导致身体磨损.当你达到某个点后,身体就没用了,你就要放弃它.而在另一个现实世界中,若你们达到不再"渴望"死亡时,你的身体就还能继续下去.

 

在其他的星球存在中,有人活了成千上万年 - 他们处于另一种形式,在另一种被你们称之的"时间"点上 - 因为死亡没有必要.但是,他们的进化与"你们"的进化是不同的.你看,每一个星球都有着"不同的"结构.

 

JOHN: 就这些问题了.

 

DATRE: ,谢谢,我们是Datre~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Datre通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