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夏:统一体的矛盾

唯一翻译

 

巴夏:如果你愿意的话,想象一个有很多拼块的拼图,你知道当你把拼块拼到一起时,你就得到了一张完整的图画。现在,整个图画是由众多拼块组成的,每个拼块都有独特的形状,所有的拼块都是不同的,但是当你把它们彼此相接以正确的方式拼到一起,你就得到了一张完整的图画。所以,你立刻就能从此了解到的是:你能成功创造出完整图画的唯一方式是允许所有拼块独一无二,如果你企图改变拼块的形状,它们就不再会以其本应有的方式拼合进去,每一个拼块必须被允许做它一开始被造成的形状。如果你把几乎所有的拼块都拼起来,却有一个空缺少了一个拼块,你必须找出是哪个拼块应该被拼进那个空缺去。如果你没有找到正好是那个形状的拼块并将其拼入,图画就无法完整。如果你找到了那个拼块,却说“我不喜欢它的形状,我要把它的形状改变”,它将无法拼合。如果你把拼图变成它所不是的东西,它将无法拼合,你也无法创造出完整的图画。所以这个例子表明和说明了“统一体的矛盾”,统一体的矛盾如下:要得到一张完整的图画,你必须允许所有的拼块独一无二,而非全都一样。所以【完整性是差异性的产物】,【相同性是相异性的产物】。当所有的拼块被允许做它们本应做的拼块时,它们就能携手合作,创造出一个完整的实相。但是如果你被教导成和自然的你不一样的自己,和自然受造的你形状不一样的拼块,那么你就无法拼入大的图画。

 

现在我们来看另一个例子,想象一个立方体,一个立方体有6个面,但同时还有一种结构,即你们所知的超立方体(hypercube),三维立方体和高维超立方体之间的区别是:如果你有一个立方体,每个面有一个入口,你就有6个入口可以进出这个立方体,在三维立方体中,无论你进出任一入口多少次,你进出的永远是同一个立方体。但是超立方体则不一样。高维立方体的表现非常不同。如果你有一个超立方体,每个面有一个入口,当你穿过这些入口时会发生相当不一样的事情。如果你从该立方体的一面的入口进入,你会进入一个立方体。但是如果你从该立方体的另一面的入口进入,你会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立方体。所以如果你有一个超立方体,它有6个面和6个入口,事实上你有的是6个立方体占据着相同的空间。你进入的每个入口会将你带入完全不同的立方体。物质实相也是如此构建的,过去、现在、未来并不真的存在,如你们长久以来所听到的,时间是幻象,所有不同实相——过去、现在、未来、其它维度、其它地点——全都同时存在于此时此地,如同6个立方体占据着同一位置的超立方体。

 

所以,要想体验到物质实相如同超立方体,方法如下:

 

首先,你必须开始了解到,所有可能的体验此刻都已经存在,过去并非已经远去(幽默的语气),未来并非遥不可及(幽默的语气),它们全都就在此时此地。但是你一次只体验一个视角,因为你的信念使你如此,如果你了解到所有的体验都是互相交织的,并且存在于此刻,那么从一个概念、一个体验改变到另一个,便无需复杂到必须等待未来的到来。物质实相非常类似你们的收音机和电视机的节目,你知道所有的节目全都同时存在,但你一次只能收到一个你所调频到的频道。当你在看一个节目时,并不意味着其它的节目不存在。所有的能量波长同时就在那里,但你只看得到你在那一刻调频到的能量波长。物质实相也是一样。所有的实相、所有的体验同时就在这里。只有此刻。但是你所体验到的时间、你所体验到的过去现在未来,只是对同一个此刻的不同视角。所以要改变你的体验,你只需要改变你此刻的视角。并不是真的有未来,未来只是一个不同的“此刻”。理解了一切都存在于此刻,会让你更加容易改变视角到你所偏好的视角,因为你知道你不需要做任何特别的事以创造那个此刻,它已经存在了,你只需要调频到它上面,这就让你生活的工作容易多了——如果你想要如此的话。知道每一个可能的体验都已经存在而你需要做的全部只是学习选择另一个此刻,可以让你物质实相的体验更加有创造性——如果你偏好如此的话。

 

因为没有未来,也就不存在“预言”未来这回事,你们所谓的“预言未来”,只不过是对另一个可能此刻的感知。现在,如果你有许多能量、许多专注在那个“此刻”上,那么预言在某种意义上会显得是,那个“此刻”很可能会显化。换句话说,预言成真了——如你们所说的。但如果你的能量、你的信念系统没有强烈地专注在那个“此刻”上,那它很可能就不会显化——或如你们所说的,预言没有成真。还要了解到的是,当一个预言被做出,它将你的注意力专注在另一个不同的“此刻”,这给了你一个机会去决定那个“此刻”是否是你真正想要体验的,该预言只是让你觉察到你能够走上的另一个可能的街道、你能够【选择】的另一个可能的体验。这也是为什么有些预言没有成真,因为一旦它将你的注意力专注在那个可能的实相上,你也许会改变注意,决定另外的事情才是你所偏好的。那些确实成真的预言,只不过是了解到在某个可能实相背后有许多的能量,也许已经不太可能会改变方向。所以即便一个预言没有成真,并不意味着做出预言的人是错的,他也许在做出预言的那一刻是对的,因为预言只是“此刻”对存在于做出预言那一刻的所有因素的感知。如果你听到了一个预言,你说“这不是我所偏好的”,那么仅仅这一能量就足以改变预言不让其实现了。所以总的来说,不存在绝对的未来,不存在绝对的过去,只有无限数量的众多“此刻”。而哪一个版本的“此刻”会是你所体验到的人生时刻,选择的力量在你手上。

 

这听起来难道不有趣吗?是,否,也许?

 

观众:是的(掌声)。

 

巴夏:现在,这只是单纯的物理,仅此而已,这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神秘概念,【你发出什么振动,就调频到什么实相】,仅此而已。物质实相就像一面镜子,如果你对镜子微笑,你的倒影也会微笑,它没法选择,它无法选择!它无法选择。如果你皱眉头,镜像也会对你皱眉头。它没有选择,它必然映射出你所发出的。但我们了解在你们星球上,许多人有时候会看着人生的镜子,看到的是皱着的眉头,他们花了许多时间试图去将镜子里的倒影扭转成笑脸,但你知道,真相是,镜像是不会笑的,除非你先笑。所以如果你希望在物质实相里看到任何的改变,必须你先改变,物质实相才能将这份改变反映给你。如果你等着物质实相在你改变之前改变,什么改变也不会有。你只是站在镜子前面说,“不,你必须先笑”,“我不会笑的,除非我的倒影先笑。”(观众笑声)“你还没有笑,所以我不笑。”于是你等啊等啊等啊,等镜子里的倒影改变,但它永远也不会变。但是如果你最后终于对自己说,“噢,我皱眉已经皱够了,不管怎样我都决定要笑了。”那么明显在你改变的瞬间你就会在镜子里看到一张笑脸。镜子没有自己的思想,它必然反映出你所先做的。现在,你们必须了解,我不是在打比方,这是实相,【物质实相是一面镜子】,和一面镜子一样,那边真的根本就什么也没有,倒影真的没有真实性,镜子里什么也没有,全都是反映回来的回映。物质实相完全是、真的是同样如此,【外面什么也没有】,【全部都是内在思想的映射】。物质实相是你相信为真的(信念)的产物,既不多也不少,它是你最奉以为真的、最强烈的概念、最强烈的信念、你信以为真的最强烈的情绪的映射。同样为真的是,在你们星球上,你们有你们有时称作的“无意识”和“显意识”心智,有时候某些最强烈的信念可能是在无意识心智中,而你也许不知道你有那些信念。所以如果你有无意识的信念,是你不喜欢的,而它们又是无意识的,那么你怎么能知道它们在那里呢?这就是为什么【造物(主)】给了你物质实相这个礼物,它是一面镜子,为的是告诉你,你最强烈的信念是什么——无论它们是显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因此如果你的人生不是你所偏好的人生,这告诉你的是,在你显意识或无意识心智的某处,存在着也许是不一定与你的真实原始自然本我对齐的概念、思想、信念、情绪。你生来就是一块自然的拼图,但是,也许,随着时间进展,你长成了别的形状,无法再拼到图画里了,使用物质实相的镜子帮你触及你最强烈的信念和情绪会帮助你把形状变回原始形态,好让你完美地拼入到大的图画中,从而让你成为一个独特、强大的个体,但是同时又让你的个体性支撑着整个造物的图画。当你是一个自然的个体,支撑着整个造物,那么整个造物也就能支持你,因为你拼合/你够格(You fit)。顺便说一句,你的工作做得很好(幽默的语气)。因此,基于我们此刻在这些传讯中与你们沟通的这些理念,我们接下来开始你们的提问。

 

来源:巴夏的讯息  http://blog.sina.com.cn/basharchina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