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7-05

 

在超过一万四千多份的凯西资料档案里,大约有九千个解读是关于健康和疗愈的。它们不仅聚焦于整体疗愈和个体全方位(身体、心灵、情绪和灵性)的合作,而且它的理念涉及了医学诸多学科流派。凯西医院( 1928-1931 )曾经雇用了医生、理疗师、按摩整脊师、护士、营养师,解读推荐的疗法也多种多样:手术、食疗、按摩、运动、药物、正念、震动疗法、能量疗法、冥想、祈祷等等。凯西关于创造的公式是这样子的:灵性是生命源;心智是建造师、物质是结果,这个公式同样也适用于健康和疗愈过程。 当我们生病了,那是因为身体有阻碍生命动力自由流动的情况。这种情况需要从身体上,以及心智上和灵性上都要得到重视。



赖利博士( Dr. Harold J. Reilly )是凯西同时代的著名治疗师,他也是解读健康信息的大力推昌人。赖利医生将解读推荐的预防医学简述为 C.A.R.E. ,指出其在个体自我疗愈过程中的重要性。 C.A.R.E. 分别代表循环 Circulation 、消化 Assimilation 、放松 Relaxation 、排泄 Elimilation ,它们是保持和重建健康的重要因素。凯西解读给出的广泛信息、治疗方案和健康洞见,远远超出那个时代,大量的建议今天的我们可以用于自己的养生健康疗愈。其后面的原则构成了凯西健康疗愈法则。



凯西发现自己的超能力起因于籍由自我催眠疗愈了自己的喉部失声问题。自然地,他的健康之道与这个催眠疗愈故事一致。解读认为所谓健康,都是“生命动力”自由流经我们的结果。生命动力也是上帝或者自然之道的同义词,会带来健康和活力。



催眠术最初的起源是人们为了探索生命源动力( Élan vital ),以及如何使用其恢复健康的。早期的探索者被称为动物磁性主义,有点像现代的“抱树人( tree huggers )”,他们试图融入树干的磁性生命动力流。在凯西生活的那个年代,催眠术变得很简单地使用引导建议语句。也有一些医生雇用“医学超感知者”帮助他们诊断病情。催眠的使用,显而易见地看出思想心智与身体的交融连接,并且参与到疗愈过程中来。在凯西治疗自己失声的案例中,我们可以看到在催眠状态下,他可以调用身体内的力量去增加喉部的血液循环,让他得以恢复正常说话。接下来的几十年岁月里,解读给出了巨量的健康信息,包括患者的参与在疗愈过程的重要性,以及灵性、心智思想和身体在其中各自扮演的重要角色。凯西整体理念中的一个独特贡献是, 他指出了腺体系统的重要性,是物理身体与情绪、灵性之间的桥梁。 这是医学科学上一个革命性的理论,让他赢得“整体疗法之父”的美誉。



我们可以从下面的故事里,大约窥见凯西整体疗愈的法则。这个故事发生在 1972 年一个有历史意义的峰会,会议的焦点是关注对意识研究的新发现,以及其在疗愈过程中的角色。会议地点是在堪萨斯的 Council Grove ,这个地名来源于美国原住民的重要集会。这次会议是 Menninger 基金会赞助,这个基金会以其致力于研究疗愈方法而著名。在众多与会者当中,有一位原住民洛林( Rolling Thunder ),他是第一位原住民向大众分享自己的民族对治疗的观点。接下来发生又让他有了现场展示案例。一位与会者的小孩子狠狠地摔了一跤,膝盖疼痛不已。洛林在大家面前展示他们是怎样疗愈膝盖的。



洛林跪下来这样可以跟孩子差不多高,询问孩子的膝盖情况。孩子解释了怎么发生、如何的痛。然后洛林问孩子:为什么想要膝盖好起来?孩子回答说,这样可以再去踢足球了。洛林赞同孩子想治好膝盖的原因。然后他开始治疗:祈祷并用牛肉片敷上包裹好。然后他让孩子去休息一会儿,就可以再次玩足球了。在讲座稍晚一些时候,孩子果然回到球场上,跟受伤前一样玩耍。



在这次治疗展示后,是医学博士 William McGarey 的演讲。他是凤凰城凯西诊所主任,他说非常开心地看到洛林与孩子对话的方式。尤其是洛林在问孩子 为什么 他想得到疗愈。 McGarey 医生指出在凯西解读中,这样的问题多次被提出,这也是非常棒的凯西所指出的疗愈的灵性意义直接例证。这不仅仅是祈祷治愈那么简单,而是表现我们说出疗愈目的的重要性。以这种方式呈现目的,让疗愈有了更为广泛的内涵,而不仅仅是身体治疗。



在每一个挑战和逆境里,能够去抓住其积极面或者看到病痛所带来的礼物,这是疗愈过程的极佳开始。 在约翰福音第九章里,耶稣遇到一位瞎眼之人,他展示了疾病为我们提供这样的机遇:当我们负起成为自己疗愈的指挥者和协调者的责任时,我们就在重申与上帝的原创性的伙伴关系。凯西关于在疗愈中我们的角色的诸多论述,反映出人类探索存在意义的永恒主题。为何会生病?为什么需要疗愈?这是原创动力( Creative Forces )在教导我们的一种方式,它是籍由阿卡西时空的活动和我们对其影响力的应对反应而运作的。这是在教导我们 - 我们偏离了正道,要集中精力去完成矫正。在我们的生活里,大多会以各种形式处于失衡状态,我们的身体机能在试图向我们展现这个问题。



在寻找圣杯的传说里(就是寻找耶稣在最后的晚餐喝的那个杯子),蕴含着疗愈的课程。故事是这样子的,国王病了,于是这个王国不好过。试过各种疗法都不行,一个真诚的傻瓜帕西法尔( Parsifal )问了国王其他人没有问过的问题“到底是什么让你病了?”然后国王得到疗愈,然后去世了。从象征意义上来说,国王代表目前的理想,但现在已经不胜任其职位了,为了解决这个困境,第一步需要承认出了问题,‘病了’到底是什么? 这将个体的焦点转向内在,以真诚的心态去探索,就是疗愈的开端。 国王在疗愈后的去世,挑明了疗愈需要用新的理想代替旧有的模式。这就是凯西疗愈的第一个法则: 觉知是疗愈的开始。



第二个重要原则是自我宽恕。 凯西不断地提醒我们,耶稣在疗愈时,都会讲出罪的宽恕。从某个角度来看,罪仅仅是一种错误,而其承载的后果是作为老师,前来帮助我们从错误的泥坑出来,走向真理。这样的蜕变往往需要我们接受自己的某些方面,而这些方面往往是我们原来没有意识到的。这样,我们会走向更为广大的整体意识,这是完全疗愈的关键。



有一个很好的例证可以用来说明这一原则,就是卡尔·罗杰斯( Carl Rogers )的革命性的理论和实践。他的生涯开始是作为一位牧师,但后来转换到临床心理咨询。他认为 让灵性的信念起作用的重要因素,不是来自于教堂的讲台,而是来自于个人的内在。 为了说明这个理论,罗杰斯将心理治疗颠覆,他不再为客户提供忠告和建议,转而单纯地聆听客户,并且观察他们自己慢慢地揭示问题和从内心发现疗愈的根源。他的聆听模式非常关键。罗杰斯发现大多数问题的起源,都与自我评判 开始扭曲个体应该和不应该活出的那一面有关。这种判断和打压导致个体过着残疾般的病态生活。当患者提及他们的感受时,罗杰斯发现,因为他的聆听,以及用完全接受来访者的呈现和没有批判的反馈其自己的语言,他们更容易接纳自己的感受。 有了自我接纳,人们就会去体验和处理原先无法接受的感受,他们会拥有关于自己的更为完整的看法和数据,从而可以平衡情绪,并且能够让生命动力通达治疗。



凯西解读里的第三个关于疗愈的原则,是关于 我们自己在疗愈过程中的角色 的。一旦我们意识到自己内在那个让自己生病的东西,然后我们放下我们的批判,并且真诚地开放我们自己,从而变得对来自内在的指引有更多的觉知,那么我们就可以开启回顾程序。



当然,我们都应该对饮食调整和运动等实践性的手段负起全部责任,同时,我们也应该学习调整心态、情绪,以及我们的灵性理念,并且听从凯西解读推荐的各种健康养生方法。 最新的研究也认识到“说出来”很有疗愈性。例如,用日记的形式记录自己的创伤感受,会减少创伤的负面影响。研究表明,如果有机会用日记形式谈及过去的创伤,那些用日记去面对创伤的人们看医生的次数,明显比那些回避谈及创伤的人要少。凯西推荐的“幽默是最佳的医药”,也是同一法脉。也可以使用反面条件原则,既聚焦在创伤上,同时用幽默和大笑去体验,这会很有疗愈效果。让曾经受伤的人讲针对自己的创伤的笑话,如果时间恰当,疗愈效果会很不错的。



在我们的信念系统里,我们的角色也非常重要。 我们对什么可以帮助疗愈是否有信心,这会对疗愈过程有巨大的影响。 凯西说,患者持有的怎样疗愈的信念应该被考虑进来。例如,如果你相信或者不相信某种疗法、是否相信某位医生、什么验方有用、什么没感觉等等,这些因素对疗愈过程都有影响。当代研究也也肯定了这些说法,例如慰心法( placebos )的使用,可以让对某种方法存有信念的人,获得显著的疗效。



凯西推崇的第四个原则,是在任何的疗愈手段里都可以 使用“想象力” 。我们的心智在疗愈过程里扮演重要的角色。在正确的状况下,我们是可以与自己的身体交流的,这是通过潜意识思想进行的,可加速疗愈。具体的方法包括冥想、催眠、视觉化等等。



沿着这个法则的拓展,我们就可以“提升身体的振动频率”,让身体去改变并疗愈。凯西解读里关于震动能量的信息,让我们认识到“能量医学”的范畴,以及这些带来物理疗愈的非可视动力。凯西认为,在所有自己让身体好起来的可行手段中,我们的声音是最佳的方式。哼唱,就是籍由我们的声音在我们的身体内产生振动感,尤其当我们的心智里聚焦在灵性理想的感受里时,效果更佳。在我们紧握住理想的感受画面,我们可以籍由自己的声音震动带出这份感受,这样,不仅仅我们的物理身体会加入我们感受的调谐频率,而且可以深入调谐到组成身体的所有组成原子。



我们还可以在自愈过程中加入视觉化方法。使用画面作为一种手段,肯定我们疗愈的理想。因为肯定身体的正常化和和谐化,是疗愈过程的一个重要维度。科学曾经相信过我们可以控制自己的自主神经系统。当今我们认识到,如果建立起反馈机制,我们就可以控制身体的每一个神经。这种精确的反馈是需要的,从而获取控制能力。但目前除了特别的实验室里,大众无法取得。不过,随着足够的冥想,我们可以学会敏锐觉察身体的变化和感觉。



我们来举个例子。在建筑工地里,我们使用锤子之类的工具,很容易砸到自己的手指。与其愤恨咒骂,不如利用这个机会,停顿下来,花点时间集中注意力在受伤的手指上,肯定其在我们工作生活上的价值。我们可以坐下来放松一下,内心保持与之链接和关注,疼痛会渐渐隐退。我们可以感恩这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审视我们的工作方式和心态。是否有点急于求成?这也是与我们的理想重新连接的时刻,并将那种灵性理想的感受带至工作上,聚焦于对工作的享受,而不是自以为是地快速完成工作。此刻,我们受伤的手指变成我们的老师,这样我们会做的更好。



去了解自己,让自己更好的经历健康问题的过程,这其实是是否彻底疗愈的标杆和要点。如果我们的意图仅仅是离开逆境、摆脱病痛,让自己恢复跟以前一样的生活模式和心态,那么,药物就成为一个方式,一个缓解和麻痹的手段。而当药物与停顿下来短暂冥想反思,它就会成为一种蜕变剂、催化剂。我们继续生活工作,但有了不同的思维模式。这才是疗愈!就是使用机遇去重申、再次体验、重新实践我们与上帝的共同创造者的关系。凯西的疗愈原则包含了一系列的因素,鼓励我们参与到疗愈进程中来。凯西的健康解读资讯,着重强调患者在疗愈过程中的角色,同时在理解疾病的本质和人类身体功能方面,也远远了超出那个时代。

翻译:云思腾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