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你自己照顾得好一点

 

 

尼: 我如何能解决一些我所面对的健康上的问题?我所曾经历的慢性病已够三辈子受的了。并且,我为什么会有所有这些问题——在这一生?

 

神: 首先,让我们说老实话。是你爱它们。无论如何,你爱它们的大部分。你曾值得佩服的利用它们来可怜你自己,并且得到了别人的注意。

 

在少数你不爱它们的场合,那只因为它们变得太过分了。比当你创造出它们来时,你所曾想象的还要过分多了。

 

现在,让我们了解你可能已经明白的东西:所有的疾病全是自我创造的。甚至传统的医生现在也看得出,人们是如何的在令他们自己生病。

 

大多数人相当无意识的这么做(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所以,当他们得了病时,他们不知道他们被什么击中。感觉上像是某事发生在他们身上,而非他们对他们自己做了某事。

 

这是因为,大多数人都是无意识地度过一生——不仅只是这健康上的议题及后果。

 

人类吸烟,却奇怪自己为何会得癌症。

 

人类摄取动物和肥肉,却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得血管堵塞。

 

人类一辈子都在生气,还奇怪他们为何得到了心脏病。

 

人类彼此竞争——无情的,并且在不可置信的压力下——却奇怪他们为什么会中风。

 

而那不怎么明显的真相是,大多数的人令他们自己担忧致死。

 

担忧几乎可说是最糟方式的精神活动——仅次于恨,恨是非常具有自我毁灭性的。担忧是无意义的。它是被浪费的精神能量。它也创造出伤害身体的生化反应。产生从消化不良到心肌梗塞,以及在两者之间的种种情形。

 

当忧虑停止时,健康几乎会立即改进。

 

忧虑是不了解它与我的连系的一个心智活动。

 

憎恨是伤害最严重的精神状况。它毒害身体,而其效果真的是无法逆转的。

 

恐惧是你所是的每件东西之反面,因而对你的精神和身体健康有反面效果。恐惧是放大了的忧虑。

 

忧虑、憎恨、恐惧——和它们的分支:焦虑、怨恨、不耐、贪欲、不厚道、批判和谴责一起——全都在细胞层面攻击身体。在这些情况下,不可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同样的——即使是较小的程度——自大、自恋和贪婪,也会导致身体的疾患或不安适。

 

所有的疾病最先都是在心智里创造的。

 

尼: 那怎么可能?从别人那儿传染来的情况又怎么说呢?伤风——或者艾滋病?

 

神: 没有一件在你生命中发生的事,不是以一个思想开始的。思想就如磁铁,将效应吸引到你身上。思想也许不总是那么的明显,能很清楚地表明原因,如“我将要传染一个可怕的病。”思想也许是(并且通常是)比那个要微妙得多。如“我不配活下去。”、“我的人生总是一塌糊涂。”、“我是个失败者。”、“神将要惩罚我。”、“我厌倦了我的生命!”

 

思想是个非常微妙却极端有力的能量形式。语言是较不微妙,但更浓密的能量形式。行动则是最浓密的。行动是在沉重物质形式里的能量。当你思、言和演出一个象“我是个失败的人”这种负面观念时,你就启动了极巨量的创造性能量。你会因伤风而病倒一点都不奇怪。那还是最轻微的后果呢!

 

一旦负面思想变成了物质形式时,就非常难逆转其效应了。当然,并非完全不可能——却是非常困难。它要靠极端的信心。它需要对宇宙的正面力量的一个很强的信念——不论你称之为神、女神、不动之动、原始力量、第一因或不论什么。

 

治愈者正是有这样的信心。它是个跨越到绝对知晓的信心。他们知道你在当下这一刻本应是完全、完整和完美的。这个知晓也是一个思想——并且是非常有力的。它有移山的力量——更不必说你身体里的分子了。那就是为什么治疗者往往甚至在远距离也能治愈人的理由。

 

思想无远弗届。思想比你说出的这个字更快地环游世界,并往返宇宙。

 

“只要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便会被治愈。”的确如此,在那同一刻,甚至在他说完这句话之前。百夫长的信心就是这么强(译注:见新约马窦福音第八章)。

 

然而,你们全是精神上的麻风病患。你们的心智被负面思想逐渐吞蚀。这其中有些思想是被丢在你身上的。许多则事实上是你自己假造的,然后数小时、数日、数周、数月,甚至数年都被怀抱、被思虑着。

 

……而你却奇怪自己为何会生病。

 

所以藉由解决在你思路里的问题,你就能如你所说的“解决一些健康问题”。是的,你能治愈一些你已经得到(给了你自己)的状况,同时也防止主要的新问题的发展。你可以藉改变你的思想而做到这一切。

 

还有——而我很讨厌去建议此点,因为,它听起来是如此的俗不可耐,但——看在老天份上,对你自己照顾得好一点!

 

你糟蹋你的身体,对它根本很少注意,直到你怀疑它出了什么问题。你在预防维护方面真的什么都没做。你照顾你的车子还比你的身体好些……

 

你不但没有做定期的检查、一年一度的体检,和用医师给你的疗法和药品(你为什么去看医生,寻求她的帮助,然后不用她建议的治疗?你能回答我这个问题吗?)——在没去看医生的这段期间,你又非常严重的错待你的身体,而置身体于不顾!

 

你不做运动,因此身体变得松弛肥胖,更坏的是,越不用越不灵。

 

你不给它适当的营养,因此它更羸弱。

 

然后你用毒物以及装作是食品的最荒谬的物质去填满它。然而,面对这打击,这个神奇的机器仍旧为你工作,它仍然发出轧轧声地勇敢向前推进。

 

那真是可怕。你叫你的身体幸存的情况很可怕,但你对它们却很少,甚至完全不予改善。你会读到这里,然后充满遗憾的点头同意,但立刻又会再去错待你自己。你知道为什么吗?

 

尼: 我不敢问。

 

神: 因为你没有活下去的意志。

 

尼: 那仿佛是一项很严苛的指控。

 

神: 这并非有意的严苛,也非有意的指控。“严苛”是个相对的说法;是你放在字句上面的判断。“指控”意味着罪恶感,而“罪恶感”意涵做错了事。在此并没涉及做错事,所以没有罪恶感,也没有指控。

 

我只是做了一个单纯的对真理之声明。就象所有对真理之声明一样,它具有唤醒你的性质。有些人不喜欢被唤醒。大多数人不喜欢。大多数人宁愿酣睡。

 

由于世界充满了梦游者,世界才是现在这种状况。

 

关于我的声明,它有什么地方看来不真实呢?你没有活下去的意志。至少直到现在为止,你一丁点都没有。

 

如果你告诉我你有一个“立即的皈依”。我会重新评估你现在要做什么。我承认我的预言是建立在你过去的经验上。

 

……我说这话的意思也是有意要唤醒你。有时候,当一个人真的是睡得很沉时,你必须摇他一下。

 

我看到过你在过去没有多少话下去的意志。现在你可能否认那些,但在这情形,你的行为比你的言语更重要。

 

如果在你的一生中,你曾经点过一根烟——更别说象你一样二十年来每天一包烟——你活下去的意志就很少。因为你并不在乎你对自己的身体做什么。

 

尼: 但我十年多以前就停止吸烟了!

 

神: 这是在二十年来残酷的身体上的惩罚之后。

 

而如果你曾饮过酒,你活下去的意志也非常低。

 

尼: 我只有浅酌而已。

 

神: 身体并不是生来要饮入酒精的。它会损害心智。

 

尼: 但耶稣也饮酒啊!他去参加婚礼,并将水变成酒!

 

神: 所以谁说耶稣是完美的呢?

 

尼: 哦!拜托!

 

神: 喂,你是不是被我激怒了啊?

 

尼: 哼,我才不会被神激怒呢,我的意思是,这样的说法不是有点太高傲了吗,是不是?但我的确认为我们可能太过火了。我父亲教过我“中庸之道”。有关于酒精的事,我想我还是固守那一点好了。

 

神: 身体能很容易的自只是中度的虐待中恢复过来。所以那个说法是有用的。然而,我也要固守我原始的声明:身体并不是生来要饮入酒精的。

 

尼: 但有些药物也包含了酒精啊!

 

神: 对于你们称之为药物的东西,我无从干涉。我仍然坚持我的声明。

 

尼: 你真的很僵化吔,不是吗?

 

神: 嘿,实话就是实话。如果某人说:“小酌无伤。”而将那声明放在你现在所过的生活的范畴里,我必须同意他们。但那并不致改变我所说的话的真实性,只不过容许你去忽略它而已。

 

然而,你考虑一下,如果按照目前的一般标准,你们人类大概在五十到八十年间会用坏你们的身体。有些身体更耐久一些,但并不多。有些更早便停止作用了,但大多数人并不会。在这样的标准下,我们能否同意“小酌无伤”那一点?

 

尼: 可以。

 

神: 好吧,那么我们就有了一个讨论的好起点。当我说我能同意“小酌无伤”这声明时,我是加上了“在你现在所过的生活的范畴里”这个条件。你明白为什么吗?你们人类似乎满足于你们目前所过的生活。但,你可能会很惊讶。并且,如果你发现,生命原来该以一种全然不同的方式去度过。你的身体原是设计好得可以耐久得长得多呢!

 

尼: 真的吗?

 

神: 是的。

 

尼: 长多少?

 

神: 长得无限多。

 

尼: 那是什么意思?

 

神: 我儿啊,我的意思是,你的身体是设计好可以永远存续的。

 

尼: 永远?

 

神: 是的。甚至比永远还更多。

 

尼: 你的意思是,我们是可以永远不死的啰?

 

神: 你真的永远不死。生命是永恒的。你是不朽的。你真的永远不死,你只不过改变形式。你甚至连那也不必做。是你决定去那样做,我并没有。我造给你的身体可以永远保持。你真的以为神所能做的最好的,我所能做的最好的,是一个可以活到六十、七十,甚至八十岁才崩溃毁坏的身体?你是否以为那就是我能力的局限?

 

尼: 我从来没有想到以那种方式来讲……

 

神: 我设计了你宏伟美观的身体,以便永远保持下去!而最早期的人类的确活在一个真的无痛的身体里,而不必恐惧你们现在称为死亡的东西。

 

在你们的宗教神话里,你们将你们对这些人类最早版本的细胞性记忆象征化,而称之为亚当与夏娃。而事实上,当然,有比这两个更多的始祖。

 

在一开始,意思是要让你们这些神奇的灵魂,有个机会透过在肉身里及在相对世界里获得的经验,去认识你们自己为你们真正是谁——如我曾在此一再重复解释的。

 

这是藉由放慢所有振动(思想形—— thought form )之不可测的速度以产生物质——包括你们称之为肉体的那些物质。

 

在你们现在称为兆亿年时光的一瞬间,生命经由一连串的步骤演化。而在这神圣的瞬间,你们由海洋——生命之水中出来,来到陆地上,而进入你们现在保有的形式里。

 

尼: 那么进化论者是对的!

 

神: 我觉得很好玩——事实上,是一个持续不断的趣味的来源——你们人类有这样一种将每件事分辨为对和错的需要。你们从没想到,你们造出那些标签以助你们定义物质——以及你们自己。

 

你们(除了你们中最精细的心智之外)从没想到一件事,可以同时是既对又错的;只有在相对的世界里,事物才是非此即彼的。在绝对的、有时间——无时间的世界里,所有的事物即每一件事物。

 

没有男性和女性,没有之前和之后,没有快和慢、此处和彼处、上和下、左和右——也没对和错。

 

你们的太空人和宇宙人( cosmonauts )已经获得了这个感受。他们想象他们自己被火箭送上去到外太空,却在到了那儿之后,发现他们向上看到地球。或也许并不吧?或许他们在向下看到地球!然而,太阳又在何处?上?下?非也!在那边,在左方。所以现在,突然之间,一件东西既非上也非下——它在侧边……而所有的定义于是都消失不见了!

 

因此,在我的世界——我们的世界——我们真正的界域——也是一样的。所有的定义都消失了,以至于,连以确定的说法来谈论这界域都变得很困难了。

 

宗教是你们试想说出那不可说的的企图。但它并没做得很好。

 

不,我的儿子,进化论者并不对。我在一眨眼间,只在一瞬间创造出所有这一切——所有这一切,正如创造论者( Creationists )所说的。而……正如进化论者宣称的,它用了你所称的亿万年时光,透过一个演化过程而产生。

 

他们两方都是“对的”。正如宇宙人发现的,这全仗着你是如何看它。

 

但,真正的问题是:一个神圣的瞬间或亿万年——又有何区别?你们能不能就简单的同意,有些有关生命的问题是太过神秘,甚至你们也无法解答?为何不将那神秘视为神圣的?并且,为何不让那神圣的作为神圣的,而别去管它呢?

 

尼: 我猜想我们全都有一种无法满足的、想要知道的需要。

 

神: 但你已经知道了!我刚刚告诉了你!然而你并不想知道真相,你只想知道如你所了解的真相。这是你悟道的阻碍。你以为你已经知道真相了!你以为你已经了解那是怎么一回事了。所以你同意落入你了解的范型的每样你看到、听到,或读到的东西,而排斥每样不合理的东西。而你称此为学习。你称此是对教诲开放。可叹啊!只要你除了对你自己的真理之外,对每样事物全都采取封闭态度的话,你就永远无法对教诲开放。

 

因此,这本书便将被有些人称为亵渎——魔鬼的作品。

 

然而那些有耳能听的人,让他们聆听。我告诉你这点:你们本来是不该会死亡的。你们的物质形式是被创造为一个伟岸的方便、一个神奇的工具、一个光荣的载具,以容你去经验你在自己心智中创造出来的实相,以便你能认识你在你灵魂里创造出来的自己。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