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梅拉 ajoyfullife 今天

 

 

亲爱的朋友们,

 

我是约书亚,我与你们在一起。我穿越时空的阻隔,来到你们身边,请感受一下,我就在你们的心中。我非常熟悉做人的感受——人生的荣枯衰盛、起落沉浮,探索过人类感受的整个领域,并在极端的领域中,最终找到了一个出口,一条通道。藉由这一出口或通道,你会以另一种方式看待问题,以新的觉知之光照耀你所有的人生经历,并因此心中充满宁静与平和。今天,我想要讨论的就是这一出口,这一通道。

 

你们中的许多人都处于一种两难之局——与自己作战。你觉得自己应该变得更好,必须改变自己,使自己更加进步,更加高尚,更能轻松地遵从某些规则,以成为你心目中那个理想的自己。然而,这一‘理想’是虚假的。你为了改善自己所做出的全部努力都是建立在“本然的我不够好”的想法之上。“你必须改变,你拥有改变自己的权力与力量,你能够掌控自己的人生…”等诸如此类的观念曾经在很久以前就对你们有着深重的影响。这可以部分地归溯于亚特兰蒂斯时期,那时你们经历了第三眼——它是洞察力的中心——的开发与进化。你们藉由第三眼来观察世界,却也想要藉此来干预世界,掌控生命。你们之中存在着一种追求权力、运用权力的倾向,而你们却认为自己在为真理而行,你们认为自己正在遵循更高的律则来运作,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确无误的。长久以来一直如此,权力总是带着‘良善’的面纱——仿佛自己站在正义的一边。而且,人们围绕权力建立了一个完整的系统——一种世界观,它使你认为自己做得很对,虽然你实际上正在试图掌控、左右生命,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他人。

 

权力使人腐败,它使你与自然的生命之流——它流动于每个人之内——变得疏远,使你产生关于‘可塑性’的念头,而这一念头完全建立在幻相的基础之上。如你所知的生命是无法塑造的,无法藉由你的意愿或第三眼来塑造,无法将其局限于某一世界观或信念系统之内,也无法用大脑思维来规划。长久以来,你们一直试图与人类的存在状态抗争,许多灵性体系也建基其上,建基于‘你必须要改善自己,提高自己,将改善自己作为一个项目来做,以达到某一理想目标’等的想法之上。

 

这会导致很多内在的抗争。如果你以某一预定的‘理想形象’为出发点,就会为自己设定林林总总的标准,同时心里却很清楚自己根本无法满足这些标准与要求,你从迈出第一步的那一刻起就注定要失败。请感受一下这种思维方式——你加在自己身上的思维方式——所携带的能量,看一看哪些能量中带有‘我必须如此,必须努力奋斗,必须不断改善自己,以及试图规划生命、情绪与思想’的色彩?感受一下这一掌控的能量,这是充满爱的能量吗?这一能量常常为自己披上爱、良善、真理的外衣。

 

权力常常伪装成上述形象,这样人们才更容易接受一些。权力不会展露其真实面目,它通过大脑思维来诱惑人。因此,最好不要去分析思考‘大脑思维’或‘权力’是什么,而是去感受它们,感受它们对你的影响。看一看你的日常生活,当前的生活,看一看你目前的状况,你是否依然频繁地与自己抗争?是否依然评判自己的某些面向,评判内在那些自然跃出或自然流动的能量?评判中蕴含着一种锋利的能量,如冰冷的刀锋:“这不可以,这是错误的,这必须被铲除。”请感受一下这一能量,它真能帮助你吗?

 

现在我想带你体验一下看待自己的另一个方式,它也会带来改变,不过这种改变无需抗争,无需严厉地对待自己。为了能够清晰地阐述这一点,我想先举一个例子。比如你生活中发生的某件事唤起你生气、愤怒、烦躁——无论你如何形容它——的感受,而你可以以不同的方式对此作出反应。如果你尚不习惯于静观自己的情绪,只是以最直接、最初始的方式对这件事进行反应,那么这一情绪就仅仅是愤怒,你感到气愤,仅此而已。你完全沉浸于其中,与其融合在一起。当你将愤怒的原因归咎于外在时,常常会发生这种情况。你归罪于他人,认为是他人做了错事,从而引起你的愤怒。这是最初级的反应,你与自己的愤怒合二为一,你气愤不已!还有一个可能性——我称其为“反应的第二个可能性”——是,在你义愤填膺之时,一个声音立刻在你的脑中响起,对你说:“不可以这样,这样不对,现在我不该生气。我必须压抑自己的怒气。” 你心中“必须要压抑自身情绪”的想法,可能来自于宗教信仰,也可能来自周遭社会对生命的看法。诸如,不在他人面前展示自己的情绪是更好、更道德、更令人愉快的事。尤其是对女性,认为女性在他人面前公开展示自己的愤怒既不优雅,也不体面,这样做就不象女人。自小到大,你被灌输了诸如此类的种种观念,因此,你很可能拥有‘评判自身愤怒’的倾向。那么,这会有什么后果呢?一旦有愤怒升起,你就立刻为它打上评判的封印:“这样不可以,这是错误的!”你的愤怒因而变成了你的阴影,因为你确实不允许它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不允许它进入你或他人的视线。

 

如果你以这种方式压抑自己的愤怒,这一愤怒又会如何?它不会消失!它会转入地下,暗中对你施加影响。或许你会因为无法运用也蕴藏于愤怒之中的力量而逐渐变得惊悸不安或恐惧不已,你仅允许自己展现自身那可爱、友善、乐于助人的面向,而你那些热切、愤怒、叛逆的面向却被牢牢地禁锢起来,不得浮出水面。也或许你认为自己与他人不同——因为你拥有这些情绪与感受,甚至会因此而疏离自己。无论你处于上述的哪一种情况,你的心中都充满了苦闷与矛盾,看上去,仿佛有两个‘你’:‘黑暗的你’与‘光明的你’。你则被囚禁于这一游戏之中,因为不可以展现自己而备感痛苦,在各种评判的制约下生活。然而,你真的会因此受益吗?这样做你就会成为你理想中那个内心宁静且充满爱的人?藉由压抑自身的情绪?听我这样讲,你们都会非常清楚地看到这样做并不会有什么理想的结果,不会因此而拥有真正的宁静以及内在的平衡。尽管如此,你们依然会这样做。你常常压抑自己的情绪,因为你认为它们不符合你心中的道德标准,却很少去质疑这些道德标准来自何处,又从何处获取滋养。我建议你们关注一下这个问题,不是去思考,而是去感受,感受你用来炮轰自己的评判中所蕴藏的能量,再感受一下你的理想标准以及你对自己的所有要求——有时它们会以‘崇高的动机’等形象出现。放下它们,约束或者系统地压抑自身的情绪并不会使你感到轻松自在。

 

下面我谈一谈体验情绪之流的第三个方式,或者说第三条路。第一条路是完全跟随自己的情绪,受其主导。第二条路是排斥、压抑、评判自己的情绪。第三条路则是接纳它,与其同在,并同时超越它。‘觉知’就是这样做的。我此处所说的觉知从不评判,它是一种存在的状态,是一种同时也在创造的觉察方式。在各种灵性教导中你常常听到这样的话:只需简单地觉知自己就足够了。你们或许会问:“这怎么可能?仅仅通过觉知自己,通过面对自己的情绪之流就能够带来内在的安宁?”要知道,觉知的力量极其强大,它绝不是被动的记录,它远超过被动的记录,觉知是一种强烈的创造力。

 

假如外在世界的某一人或事唤起你强烈的情绪,比如愤怒,用觉知来对待这一情绪会是怎样的呢?就是全然地观察自己的愤怒,不去采取任何行动,而是与其同在,静观它。这样,你既不与愤怒合二为一,也不迷失其中,而是完全允许它存在,接纳它。这是一种‘超然’的境界,不过进入这种境界需要相当大的力量。因为你自小到大所学的一切,都‘诱’你陷入情绪的漩涡之中,陷入愤怒或恐惧等的情绪之中。

 

与此同时,你们也被吸入评判——对自身之愤怒与恐惧的评判——的漩涡,也就是说,你被以两种不同的方式扯离觉知。如我前面所讲过的,这一觉知恰恰是出口,是通往内在宁静与和平的出口。这个世界中的一切都在使你偏离中心——内在觉知,尽管如此,也确实存在着一个出口,唯一的出口,藉此,你不仅不会远离这个世界,还能够全然地安住其中。不过,你不会再任这些情绪或者对情绪的评判来左右自己,你带着全然的觉知与温柔的感受看着它们:“它们在这里,就在我之内。我看到我的愤怒升起,感到它正在我的体内曼延,我的胃或心开始对此起反应,我的大脑正在急速运转以能够为这一情绪找出正当的理由。我的大脑告诉我,我是对的,对方是错的。”

 

你静观这一切,看着这一切在你之内发生,但你不会随其而行,也不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这就是觉知,是精神上的明晰,藉此你使人生中的‘恶魔’——恐惧、愤怒、不信任——回归安宁。如果你与其合二为一,或者藉由评判来与其抗争,你只会加强它们的力量。上述两种方式都是在滋育它们,超越它们的唯一方法就是用觉知之光照耀它们,不抗拒它们,接纳它们的存在。这样做会有什么结果呢?觉知不是静态的,不会永远保持同一状态。你会发现,当你不再去滋育某一能量时,它会自然而然地衰减。换言之,你会发现自己的内在平衡越来越稳固,平静与喜悦也会越来越成为你的基础感受。因为,一旦你的心中不再有抗争,喜悦会自然而然地涌上心头。你会用温柔的目光看待人生,能够觉察到自己身体中的感受与情绪,也能够觉察到在大脑中疾驰的想法。这种觉察是柔顺且温和的,不过,觉察的能力——不被吞噬的能力——却非常强。所以说,关键就在于觉察,出口就在此处。

 

现在我想请你们体验一下自身的觉知力,就在此时此刻。请感受一下那纯然的‘在’的状态,以及因为无需去改变而获得的解脱感,感受一下这一觉知的安宁与明晰,这才是真正的你。放下那些毫无真实可言的评判,任情绪流动,不要去压抑它们。它们是你的一部分,在某些情绪中也蕴含着带给你的讯息。请观想一下,某一情绪是否使你感到恐惧,是否困扰着你,或者你是否正在抗拒它?或许有一种情绪已经成了你的禁忌?让它以孩童或动物的形象呈现在你的面前,不要忘记,你是邀请这一孩童——或动物——展现自己、出现在你面前的觉知,这一孩童可以完全地展示自己心中的一切,也可以有不礼貌的行为,他 / 她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让他 / 她来告诉你他 / 她心中的感受。你是看着他 / 她对他 / 她说 Yes 的那个觉知:“我愿意看到你,我愿意聆听你的故事,说吧,告诉我你想说的一切,这是你心目中的真相,或许这并非那真正的真相,但我愿意听你诉说。”

 

最好这样对待你的情绪,不要评判它们。让它们来到你的面前,对你倾诉。用睿智老人般的温和态度对待它们,看一看在这种情况下,这一孩童或动物为你带来了什么讯息。负面情绪背后常常隐藏着纯然的生命力,它希望能够彰显,却被各种评判所淹没。让这一孩童或动物蹦蹦跳跳地来到你的面前,或许他 / / 它在走向你时,忽然改变了形相,接纳他 / / 它。意识觉知具有转化力,它是最伟大的转化工具。与此同时,它并不想刻意去转化,它只是说 Yes ,说:“是的,它在这里,我接纳它的存在”,它只是接纳来到它面前的事物。改变却因此发生,因为现在的你是自由的。你于内在是自由的,不再是情绪——或者你对情绪的评判——的玩物。当然,你偶尔又会成为你之情绪与评判的玩物,这是非常人性的,不过你可以试着不陷入其中。“天啊,我无法保持自己的觉知,这样不好。”如此这般,你又开始了评判。

 

你时时都可以藉由不再与自己抗争,藉由觉察自己而回到这一通往宁静的出口。要知道,能够不受情绪与评判的控制,需要相当大的力量,这是灵性——真正的灵性——的力量。真正的灵性不是道德规范,而是一种‘存在’的状态。谢谢你们今天来到这里。

 

© Pamela Kribbe (紫译)

 

 【全線閱讀】 《約書亞》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