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一起去寻找神

 

谢谢你来。谢谢你到这里。

 

不错,你守约而来。不过,你还是可以不来。你本可以决定不来。不过你却决定来到这里,在此约定的时刻,于此约定的地点,以便此书可以交在你的手上。谢谢你。

 

设若你做这一切都是无意识的,甚至并不知你在做什么,也不知为什么,则这些事情对你可能是个秘密,因而需要一点点解释。

 

 

我要说:这本书来到你的生活中,正是时候。也许目前你还不明白,但当你经历了书中所为你储藏的一切,你就会完全明白。一切事物的发生都正当其时,这本书到达你手上也不例外。

 

你到这里来,是为你在寻找的东西,是为你在渴求的东西,渴求已久的东西。你到这里来,是为了你跟神最近的一次真正的接触——对你们之中某些人来说,可能是第一次的接触。

 

这是接触,非常真实的接触。

 

现在,神要跟你实际谈话——透过我。几年以前,我不会这样说。现在我这样说,是因为我已经有过这样一次对话,因而我知道这样的事是可能的。不仅可能,而且所有的时间都在进行。正象此时此地还在进行。

 

重要的是,你要了解,你是使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之一,正如此刻这本书之交在你的手上。我们都是发生在我们生活中一切事物的原因之一部分,我们所有的人都跟那一位大创造者 (the One Great Creator) 是共同创造者,制造了导致那些事情的每一种境遇。

 

我代表你跟神的第一次谈话发生于一九九二至九三年。那时我写了一封愤怒的信给神,询问为什么我的人生是这般的挣扎与失败。我所有的一切,包括我的浪漫关系,我的志业,我跟孩子的互动,我的健康——总之我的一切——我所经历的无非是挣扎与失败。我给神的信要求知道为什么会如此——而要从事一生的志业又当如何。

 

让我吃惊的是,这信竟然得到回答。

 

这事如何发生,回答若何,成了一本书,于一九九五年五月出版,名为《与神对话》 (Conversations With God Book ) 。或许你听说过,甚至读过。设若如此,现在这一本你就不需前言。

 

如果你未读过第一部,则我希望你不久能读到,因为那本书中详谈了事情如何发生,回答了我们生活中的许多问题——关于钱,关于爱,关于性,关于神,关于健康与疾病,关于饮食、人与人的关系、“正当的工作” ( 译注:英文为 right work ,应跟佛教八正道中的“正命”——正当的生活方式或工作——相似。 ) ,和许多我们日常经验中的事物——而这些则是现在这一部中所未谈论的。

 

在此时,如果我要请求神给这个世界一个礼物,那便是在第一部中的讯息。一点也不错,神已经做了 (“ 即使在你们要求之前,我已给了回答” )

 

所以,我希望,在你读过这本书以后 ( 甚至在你还未读完之前 ) ,你就决定要读第一部。这完全是选择的问题,就像纯粹的选择 (Pure Choice) 于此刻让你读到此句。就像纯粹的选择创造了你所曾经有过的一切经验。这是在第一部中做过解释的一个概念。

 

第二部的头几段是写于一九九六年三月,以作为其后的讯息之引言。这些讯息的“来到”,就像在第一部中一样,是非常简单的。在纸上我写上问题——任何问题……通常是来到我脑中的第一个问题——不久答案就在我脑中形成,就如有人在对我耳语。我是在听写!

 

除了头几段以外,本书中所有的资料,都是一九九三春天不久以后,一年之内写在纸上的。现在,我很愿意把它呈给你,正如它从我而出并给予我一样……

 

 

尼: 这是一九九三年复活节星期日 ( 译注: Easter Sunday ,每年过春分月圆后的第一个星期日。 ) ,我依指示来到这里。我在这里,手握铅笔,前置笔记本,准备提笔。

 

我认为我应告诉你,是神叫我在这里的。我们订了约。我们——今天——要开始本书第二部:神与我跟你共同做体验的三部曲中的第二部。

 

我不知道这本书要谈什么,甚至也不知道我们将触及什么话题。这是因为我脑子中没有这本书的计划。不可能有。决定本书内容的,不是我,是神。

 

一九九二年复活节星期日—— 一年前的今天——神开始与我对话。我知道这听来唐突,但事实真是如此。不久前,对话结束。我受指示休息一段时间……但神也告诉我,我今天有“约”,要再回来谈谈。

 

你也有约。你现在就是在守约。我很清楚这本书不只是为我而写,也是为你——透过我。显然你是在寻找神——并寻找由神而来的话 ( 译注:话,英文用 Word ,此字也指“神之道”。 )—— 找了很久了。我也如是。

 

今天,我们将一起去找神。这一向就是找神最好的方法。分开,我们从不能找到神。我这样说有两种意义。我是说,只要我们是分开的,就永远不会找到神。要想发现我们跟神不是分开的,第一步就是要发现我们各自不是分开的,除非我们知道并体现我们全是一体,我们便不能知道和体现我们跟神是一体。

 

神并非与我们分开,从不曾;我们只是以为我们跟神是分开的。

 

这是一个常见的错误。我们也以为我们是各自分开的。因此,我发现,“发现神”的最快速途径就是互相发现,不再互相隐藏。当然,也不再对自己隐藏。

 

最快的不再隐藏之路是讲真话 ( 译注:英文 truth 一字意指“真情实况”“真相”“真理”“实相”“实话”。本书译文视文句而有不同译法。 ) 。对每个人。任何时间。

 

从现在开始讲真话,永不改变。先开始对自己讲关于自己的真话。然后对自己说关于别人的真话。然后对别人说关于你自己的真话。然后对别人说有关他人的真话。最后,对人人说事事的真话。

 

这是说真话的五个层次。这是自由的五重路。真理 ( 实话 ) 会让你自由。

 

这是一本有关真理的书。不是我的真理,而是神的真理。

 

我们——我跟神的——上一次的对话一个月前结束。我以为这一次会和上一次的一样进行。也就是说,我问,神答。因此我想,我们该停了,现在就向神请问。

 

神——是这样进行吗?

 

神: 是。

 

尼: 我就是这样想。

 

神: 只不过在本书中不用你问,我自己会提一些话题出来。你知道,在第一部中我不大这样做。

 

尼: 是啊那你为什么要加这新花样?

 

神: 因为这本书是在我的要求下写的。我要求你到这里来。而第一部书则是你自己起头的一个计划。

 

第一本书,你有一个议程。这一本,你却没有议程——只是照着我的意愿做 ( 译注: will ,有时译作“意愿”,有时译作“意志”。 )

 

尼: 没错。

 

神: 尼尔,这是一个很好的地方。我希望你——和别人——都能常来这个地方。

 

尼: 可是你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既然你的意愿和我的意愿相同,我怎么可能不做呢?

 

神: 这是一个复杂微妙的问题——却是一个不错的起步点;真的,是我们谈话的一个很好的起步点。

 

但让我们先退回几步。我从没有说过我的意愿就是你的意愿。

 

尼: 有啊!你说过。在上一本书中。你清清楚楚对我说过:“你们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

 

神: 不错——但两者并不相同。

 

尼: 不同?你一定在愚弄我。

 

神: 当我说“你们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时,它的意思并不和“我的意愿就是你们的意愿”相同。

 

如果你们一直都在照我的意愿行事,则你们不必再做什么就可得到开悟 (Enlightenment ,或译“启蒙”“开明”。此字原意是“点亮”。佛教将“开悟”英译为此字,也可译为“神启”。 ) 。历程就将结束。你们将已在那里。

 

一旦你们只行我的意愿而不做其他,就会导致你们开悟。如果你们的人生岁月都在行我的意愿,则你们几乎无需涉入这本书。

 

所以,很清楚你并没有行我的意愿。事实上,大部分时间你们连知都不知道我的意愿。

 

尼: 我不知道?

 

神: 对。你不知道。

 

尼: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那是什么?

 

神: 我告诉你了。只是你不听。或者,你听而不闻。而当你闻了,又不相信你所见闻的。而当你相信了你所见闻的,你又并未遵从指示。

 

所以,说我的意愿就是你的意愿是确定不正确的。

 

反过来说,你们的意愿就是我的意愿。第一,因为我知道。第二,因为我接受。第三,因为我赞成。第四,因为我爱。第五,因为它就是我的,我称它为我的。

 

这意谓你们有自由意志去做你们想做的事——而我由于无条件的爱,使它成为我的。

 

如果我的意愿要成为你们的意愿,你们也必须同样。

 

第一,你们得知道它。第二,你们得接受它。第三,你们得赞成它。第四,你们得爱它。最后,你们得称它为你们的。

 

在你们人类的整个历史中,只有很少数的人持续这样做。另有少数人近乎常常这样做。许多人做得不少。大批人时而做一做。实际上人人都只极偶尔做一做——有些人却从来不做。

 

尼: 我又属于哪一类呢?

 

神: 这有关系吗?从此刻开始你要属于哪一类,这岂不才是关键问题?

 

尼: 对。

 

神: 你怎么回答?

 

尼: 我宁愿属于第一类。我宁愿时时刻刻知道并遵行你的意愿。

 

神: 这可庆可贺,却可能不可能。

 

尼: 为什么?

 

神: 因为在你能如此之前,还需要许多的成长。不过我告诉你:你能如此的。你能步入神性 (Godhood)—— 就在此刻,只要你选择。你的成长并不必花那么多时间。

 

尼: 那么,为什么它已经花了那么多时间?

 

神: 不错。为什么已经花了那么多?你在等什么?你不会以为是我拉住你吧?

 

尼: 不。我很清楚是我自己拉住自己。

 

神: 好。清楚是做好的第一步。

 

尼: 我很想做好。但我怎么做呢?

 

神: 继续读这本书。这正是我要带你去的处所。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