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Interdimensional Human”Part II

 Live Channelling  New Hampshire

 摘译自克里昂之书九《The NewBeginning

 翻译:becomequantum订阅号:灵音悠扬

 

“连接的渴望”

 

我将给你另一个属性。这是一个你们很多人没想到过的属性,而是时候该展现它了。我们刚刚告诉你了人类的架构并不完全在物理的身体中——一部分在帷幕的另一边,部分在指导灵集体中,部分甚至还在过去。现在,如果你是那样的分割的——如果你真的是那样的分散在外的,你难道不会感觉到点什么吗?是的。我想给你们一个光工们正开始听到,认识到并理解到的属性。你们一些人一直在看着,望着,希望某天你的“双生火焰”会走来。某天你知道就在那儿的灵魂伴侣会“回来”。

 

噢,如果你只知道那是什么意思!这是真相:你不是在期待另一个人类,亲愛的;而是你正在请求那些你的跨维部分回来与你的4维自我结合。你感到了渴望和愛,而你太想要这个了!我们在这儿是要告诉你这是你想让你的各部分团聚到一起的渴望!

 

现在…这对于我们过去11年的教导告诉了你什么?我们曾告诉你去发现自我——那就是魔法所在的地方——那就是愛所在的地方!而现在你处在促进这个重聚的能量中。它是一个如此宏大的重聚,那些部分能够在一个跨维的方式中触及彼此。他们能和彼此打招呼并说,“是时候我们该找到我们的自我价值了。是时候我们该愛上我们自己了。是时候我们该高大的,足够的,富足的行走在地球上并因我们的团聚而骄傲了。”这就是这个感觉所关于的。这就是它一直所关于的,而现在在这个能量中我们能给你们这个信息了。你人生对愛的渴望通常就是在渴望和你所有分散出去的部分连接。祝福那些发现自我的人们,因为那个人类将拥有内在的愛——不是依赖的愛,不会再去渴求,会在他/她的人生中拥有满足和一个宏大的能量灯塔。

 

关于指导灵和天使的更多

 

几个月前,我们告诉你指导灵是一个“能量汤”。从来都不是只有两个或三个,你知道的。是一年前,我们给了你比喻,就像万千年来圣典所做的那样。关于指导灵集体三的信息是一个三的能量。它并不是代表着三个有着名字皮肤和翅膀的指导灵。那什么是三的能量?它是催化剂能量。它是一个在其中一个能量创造了另一个,兑现了它的承诺,它的显化,和它的创造的情况。我们在那时指出地球,还有你个人的能量转变,将会从二的能量移动到三。现在你知道我们当时所说的比喻了。指导灵是无限的,也是一。很难向你们解释这样的能量是如何在你关掉电灯,假装孤独,并躲在柜子里哭时环绕你的。但我们全都在那儿——我们全都在那儿。

 

每个人类来此行星时都带着一队随从。你或许会尝试把它们一次一个的列出来并在你们的冥想中给它们名字如果你选择的话。这是一个非常线性的事情,而我们理解它。但让我告诉你,你们的指导灵集体是无限的,也是一。“到底有多少指导灵在那儿,克里昂?”回答是Yes。(笑)当你插上某个电器时,你会问有多少电正流经电线吗?你如何能用这样的问题“接入”源头(神灵)?然而在4维中,那正是你们所做的!

 

我们之前曾描述过,这样的一个事情是怎么可能的,但让我也给你们一些是谁在那儿的洞见。或许是在时间之外,空间之外——但我们想让你们理解并庆祝是谁在那儿。当我们今晚开场的时候,我们告诉你会有一队随从将涌入这里并环绕着椅子。我们告诉你你们一些人今晚会感受到拥抱。读者,我们也把你们包括进来了,还记得吗?你们一些人会在肩上,膝盖上,或许还会在头上感受到压力。让我告诉你是谁在促使这个:亲爱的,如果你是在某个跨维空间中并是被分成片段的——也就是你的一部分正在帮助那些过去在你转世之前是你的家人的人们,那么现在你或许也就能投射出那些是你自己的指导灵集体中的人们。

 

在此行星上你所认识的家人们,已经过世的,现在正坐在你的肩膀上。这是真相,亲爱的。他们的一部分,不论他们有没有转世,现在都和你在一起。“在空间之外,在时间之外”,你或许会说…然而他们就在这儿。这里有母亲,父亲,姐妹,兄弟,还有孩子。他们全都在这儿。你有没有想过,那些离开了你的,你是如此深爱着的人,那些他们的离开让你痛不欲生的人,能够“从上面看下来”并看到你?嗯,他们不需要“往下看”。他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往右瞥!他们所有人都有着一部分现在和你在一起。

 

我们邀请你们一些人去感受这个并理解我们正在说的。是神之愛的一部分给了你们这个,这样你们就不会孤独了…从来都不会。这是我们之前从未和你们谈论过的家人的部分承诺。它之前从未被转录下来过——你携带在你身边的部分能量就是那些在你自己的人生中过世的家人们。

 

现在,你认为是谁拍着你的肩膀让你看到时钟上的11:1112:12?为什么你会在那个特定的时刻去看?为什么不是在时钟显示11:10的时候?这是因为你被那些爱你并环绕着你的人拍了肩膀,他们想说,“我想向你展示一些非常独特和有趣的东西。现在去看时钟!”下次当这发生时,与其感到一头雾水并说“这是咋回事?”或“噢,这难道不有趣或奇怪吗?”我们挑战你不如去说,“我也愛你…我也愛你。”因为那就是所发生的。它是肩膀被拍了一下。你自己所愛的人们正在对你说,“我们真的在这儿!快看钟——快看钟!我们就在这儿,如果你不相信,我们将让你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的这么做,直到你明白了这些事情并不是偶然的。我们想让你知道我们很骄傲,还有我们是愛你的。”

 

(译注:这个看到1111的套路很深啊,原来是克里昂和天使们,指导灵们串通好的。当年我经常看到1111,后来终于觉得蹊跷就去网上搜了一下,于是就搜到了克里昂的信息……)

 

隐藏的光

 

在这个房间中和正在读此的人们中有一些会想听到这个。你想知道你在人生中正在做什么吗?等待,不是吗,等一些特别的事情?(克里昂窃笑)“亲爱的神,我什么时候才会发现我该做什么?”神灵在你们的秘密时间有多少次听到了这个?

 

我想告诉你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它是海底。有一个锚埋在土中,做着它的工作。在海底并没有多少光,所以那是非常黑暗和寒冷的。包裹着泥土和附着物,锚和一根脏兮兮的链子相连着。链子往上延伸几百米,而在水面上,有着一个拥有成千上万人的海岸线。现在如果你是要去采访这个锚,对话会像这样:“我好悲催啊;我在黑暗中,我哪也去不了。我被泥土和附着物包裹着。我不漂亮。亲爱的神灵,我什么时候才能开始我该做的事啊?”(笑)

 

我能和房间里的锚们说话吗?我能告诉你你们有多美丽吗?我能告诉你在你的人生中有链条连接着每一个人类吗?你在想你正在做什么吗,你在想你将什么时候开始着手于你的目的,或你的灵性工作吗?额,你其实正处在其中,但你却不知道而已!妈妈,爸爸,你们在家里做什么?工作的人,你们在工作的地方做什么?你们行走在各处,保持着你们的光。灯塔在你去之前是黑暗的地方闪耀着光芒…而你却在想你将在什么时候开始它。锚,让我告诉你你有链条连接着很多人。你看不到他们——你不知道这个。你们在请求要开始做事,但我们在这儿庆祝你们的人生,因为你在这儿是一个伟大的锚,毫不动摇,稳住船只不让它撞碎在礁石上。你并没拥有所有的事实,所以我们在这里说你是被深爱着的。你或许正处在你的合约中,但却在神灵前跪求你的合约!(笑)想想这个。你真的想从那个地方离开吗?当你离开并关上门时,那个房间将再次变得黑暗。我们没说过这会是简单的…亲爱的锚。这就是为什么我叫你光之工作者。你们很多人都在如果没有你带来的光就的确是很黑暗的地方。那么…为什么不祈祷跨维的祈祷:“亲爱的神,告诉我什么是我应该知道的。”

 

关于人类生理的新信息

 

我们没法来到这个地方(New Hampshire)而不给你们讲科学。一些人问,“为什么呢,克里昂?这个地方和别的地方有什么不同吗?”噢,是的。每个地方都有它自己个体的能量属性。这就是被一次又一次被选中用来揭示你们所称的科学,而我们称之为“事物的运作方式”的地方。我将向你们简要的揭示,一些已经向此房间中的一位研究者揭示过的东西。但现在它能被转录下来让所有人都听到和看到了。

 

(对房间里的听众说):将会有能量从此刻眼睛看到这个页面的可能性中发展出来。我们说的是现在。我们说的也是你们所称的未来,但甚至当我们在说话时我们也看到了读者。这和预测或预先注定没有任何关系。我们所看到的是那些人的意愿,甚至现在在你们的时间帧中,他们让他们自己去读他们面前页面上的文字,而这也是,以某种方式,是你们面前的文字。记住,在我们的思维中,他们现在也在这个房间中是和你们在一起的。

 

磁力从未被你们的科学所理解。它难以被理解的原因是因为它是跨维的…也就是,只有部分是在4维中的。在地球上有两个东西是你们每天都活在其中,但你们却看不到也不理解的——磁力和重力。如果你知道磁力的内在运作,你就会理解它是一个跨维的力在呈现它自己。你们在使用磁力的结果,因为你们在一定程度上知道在磁场中物理会怎样反应。并且你们很好的使用了你们研究出的使用磁力的效应,但并没有一个人类能完全理解它是什么,或真的知道它是如何运作的。此行星的磁场真的会在和身体细胞结构的通信中印记信息,而我们已经告诉你们这个很多次了。不久你们就会有能力去理解并看到这是如何运作的。然后,最终,将会有理解。你们无法在不携带你们自己的磁场的情况下进行星际旅行这一事实也将会被意识到,因为地球的磁场支持着生命。它是大画面的一部分,它是你们生理的一部分。

 

今年(2000),你们的科学承认了他们观察多年的东西现在揭示出它自身是跨维的。我的搭档甚至在今天的演讲中都谈到了这个。但你或许注意到了一些东西:他们选择了11作为原子核心内部的维度数。他们错了。他们少算了一个。对那些参与你们所称的弦论数学决定的人,我给你们这个:你们忘了把零也算作一个维度!当你们这么做时,就是12了。对于参与这个研究的人,他们知道我的意思。行星上所有物质的核心中都有着12维。遍及宇宙的所有物理的核心层面都有着12维——12。我们为你们反复提到12很多遍,好让你们明白这些事情。磁力也和12有关。它是12进制的,而我们提醒你在磁力和在生理中,也就是我们将要讨论的,去寻找346,全都是12的因子。你们仍然能够用十进制数学去求解十进制和十二进制的问题,但当你们这样做时,你们只是没有使用12系统的优雅和速度。

 

听着:身体中有多少经络?十二。古人告诉你们的。现在有些疗愈者在这个跨维新能量中发现了更多。甚至你们那些使用身体的12经络科学的人也在皮肤表面的经络上面发现了另外的经络。现在我们告诉你这些新能量将在3个一组中向你呈现它们自身。亲爱的,你没发现这其中的一些并不是偶然。它们在身体之外,而现在你们正开始治疗完整的人类了,包括跨维的部分。

 

这比你所想的还要多。一些人或许会说,“克里昂,你是在兜圈子。”是的。(笑)你们的DNA是由34构成的。去看看。我们之前曾告诉过你们这个;去寻找12,它们无处不在。而现在我们告诉你这个:在DNA螺旋中有着对称在嚷着12进制。

 

人类基因组在今年展现了它的优雅,其序列已被测出让你们去查看。这同样也是发现12的开始,但它还尚未被编码或解码。发现和揭幕人类基因组有三个步骤——测序,编码,和歌唱,而我们现在将对你们说说“歌唱”。听着:我们将用一种我们之前从未讨论过的方式来谈论细胞振动属性。我们想最终呈现我们将称之为的细胞合唱团。它包裹在“磁力对磁力的歌唱中,”全都在你认为只是生理的跨维汤中。我们将尽可能多的向你解释这其中的意义。

 

当人类基因组被最终解码时,将有发现细胞合唱团的可能性——也就是发现人类细胞结构会“唱”某个特定的曲调,而它非常擅长这个。尽管对于这个呈现是有些比喻和简化了,但那个曲调就是人类健康。它让身体活着,但基因组研究中所缺失的东西将会是“曲调大师。”因为在这个比喻中将会揭示人类身体很可能是可以“唱”很多曲调的,但只有一套正在被唱出来,并且是低效率的一个!是谁写了这些曲调?谁写了这些编码?又是谁在负责写“歌词”?这是个比喻,也不是比喻。

 

有一个生理细胞合唱。人类身体,在细胞层面,真的是会歌唱。它唱的这些“曲调”是复杂的,并且是以复杂的方式和谐着的。你们或许听说过在过去有些疗愈者曾尝试去找到会和身体特定部位共振的特定频率——也就是特定的身体系统,如果疗愈者使用那些频率就能对其有一些正面的效果?它是这样的,但他们所有的并不完整,所以单个频率方法的成功很难被重复。

 

人类身体会像合唱团那样歌唱。细胞结构振动在每秒上十万次的频率上,而我们使用的秒是60进制的一部分。它也是在12中,你们的时钟也是一样。身体有一个时钟——伟大的一个,并且是12进制的。合唱团用复杂的方式对其它细胞歌唱,而其它细胞,的确,在你们尚不能理解的层面,理解合唱团唱的是什么,并且它们会像它们有指令了那样响应。“克里昂,你是要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能用什么方法去测量这个,我们就能实际上‘听到’它?”当然,它在你们的听力范围之外,但它是能被揭示的。是的,这部分的发现就可能就在你们的后院。人类身体共振在远高于每秒100000次的复杂频率上。不是一个音调,不是一个器官一个或一个系统一个,而是有很多个。他们在和声中歌唱,这是复杂的,但对于每个器官和系统都是明确的。他们也以特定的方式对身体的时钟歌唱,和月亮的磁场同步,并制造会衰老你身体结构的信号。顺便说一下…这个音乐的比喻有时也不仅是一个比喻。在标准西方音乐中,八度音阶之中有多少个音?答案是?十二。

 

有人能听到它

 

让我告诉你们一些没有人被告知过的东西。它和人类身体的衰败有关——和人类身体的衰老以及合唱团有关。你们衰老的身体通常会开始损坏人类耳朵阻隔掉细胞合唱相对低频部分的能力。你们一些人会耳鸣,不是吗?科学家们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所以我在这里告诉你们这是什么。尽管你正在听到的只是很少的非常低的音调(相对于细胞结构的音调来说),但通过一个衰老的耳朵系统被一定程度听到的就是细胞合唱。你们明白我在说啥吗?你们实际上开始听到了一部分的合唱。这是由于内耳中一个有着过滤掉它的能力的系统失效了,而不是在一个衰老的耳朵中。下次你们中一些人正在听到这个鸣叫并发现它很恼人时,我想让你开始理解它是什么。然后或许你就不会再沮丧了,因为你明白这是健康的一部分。你只是现在开始听到一些当你年轻时完全被阻挡掉的东西。

 

你们现在正在开始创造的,测量合唱和谐的工具,和开始建造的能补足它们的工具,都在你们的跨维工具箱中。“你的意思是,克里昂,我们能够对细胞们唱歌?”是的,你们能。你们现在就能在一种跨维方式中做到,我们称之为“发现你的神性”。这就是所有奇迹的本质。它就是当人类给出意愿并说下面的话的时候,“我能改变我的身体结构。我能在缺了骨头的地方放置骨头。我能赶走疾病。我将要做的就是让我的神圣部分跨维的对我的细胞歌唱,而我将得到奇迹。”而你会得到的!这不是新的,这和你们在一起已经很久了,而你可以想叫它什么就叫什么,但那是内在天使对细胞唱出正确的“曲调”。

 

现在,在你们的科学中有发展出一些设备的可能性,如果你们选择的话。将会有一个倾向让一些人害怕。我们之前曾说过这个。这个理解细胞合唱如何运作的优雅科学能够疗愈人类身体,但也可以是毁灭性的,如果使用不当的话。再次的,这将会是你们的选择。我将告诉你们这个:有特定的合唱音调是在特定的戏剧性结构中,而我们现在是在隐喻,以某些方式这会对人类细胞结构是毁灭性的,到某个DNA会解旋它自身,而人类身体将几乎立即死亡的程度——全都是因为唱了错误的音调。

 

你会拿这怎么办?你将会害怕它吗如果它开始朝你而来了?会有人将会不合适的使用这个信息吗?那取决于你们,亲爱的。但你们已经打开了这个跨维的包裹,而它无法再被关上了。是神之愛在说对此能有平静;对此能有诚实。如果它被公开而每个人都知道它,你们就不需要担心它被秘密控制并被用来对付你们。当你们在多年前迈出改变你们未来的那一步时,你们给出了允许要留下!你们给出了允许去避免掉末日预言,并会创造出一个地球,在其上将会有另一场科学革命,就类似于你们在过去的100年中经历的那样——只是这次将只需要24年。伴随着你们创造的这些允许而来的是关于你们将会发现的科技的又一层责任和诚实。很多人将会害怕你们的神性已给出允许的科技…一个能加倍你们的寿命作为起步的科技。

 

伟大的疗愈能够发生,和发生在亚特兰蒂斯回春神殿中同样的疗愈。你们或许已经搞明白了第一个你们可能去尝试发现的“音调”就是对身体时钟歌唱的那个。下面是对此房间中的研究者所说的,尚未给予他的信息:你想发现一些音调和一些和弦吗?你能实时的做到这个。因为将会有个时候你能够把这些和弦以一种跨维的方式呈现给人类细胞结构。当你这么做时,去寻找和观察当你呈现正确的和弦时会出现的交感振动。实时的,细胞结构会以一种明显的特定方式来反应,而你就会知道你已经找到了正确的频率组合。对于每种人类所知道的疾病也是这样。它们也会对这些频率有正面的和负面的反应。实时的呈现。这会省掉所有撞大运的实验并节省时间。

 

“克里昂,你是在告诉我们,我们所要做的一切就是用某种声音播放机对身体播放多重的频率,然后我们就能获得疗愈?”是的,但有个事情我还没告诉你:做这件事情的设备,记录它的,播放它的——歌唱它的设备,必须是一个至少是七维的播放器!(克里昂窃笑)现在你们行星上还没有能做到这个的东西,但对它需要什么的理解将会帮助你们创造它背后的科学。

 

对你们那些不想等这个播放机的人,让我提醒你这个能力现在就在你们之内。它是你的神性部分,是跨维的。你在你的身体中有一个七维播放器。它比那还要高,但我们用七这个词作为数字能量。它甚至不是12的因子,不是吗?我们使用的是神性的数字。它是神圣的数理,能够唱出疗愈的合唱音调。

 

你们一些人会说,“额,我今天啥也没听懂!”(笑)在第三语言中,我们告诉你这个:神之愛今天所给你们的信息,研究者们靠他们自己,在从没听到这些的情况下,也有着去发现这些的可能性。我们倾向于提前告诉你们这些,这样当科学发现了它并发表和证实了它时,你就会记得你最初是在什么地方听到它的!那时你就会明白这个通信是真实的。我们在一起的时间不是关于科学的。它是家人们在一起的时间。这些东西是从不会被给予你们的,从来都不会,除非你是正在寻找神性,并坐在和家人:姐妹,兄弟,克里昂在一起的能量中倾听或阅读。

 

在我们离开之前,我们将给你们一个我们已经给予很多其他人的提醒。光工们,我们再次的邀请你们去审视你是谁。现在你知道有着很多部分,我们邀请你们去激活它们所有,而在这个过程中,你想不想放下旧誓言?为什么要等待?它是坐在这里倾听和阅读的萨满和医药者的普遍属性。如果你对这些事情感兴趣,即使你是被一个朋友拽到这来的,而我正在告诉你你坐在这个椅子里是有原因的。你能放下旧的誓言,那些携带在DNA中帮助让你孤独,贫穷——让你处在焦虑和负罪中,还有特别大的一个——阻止你愛你自己的誓言。你知道在这儿的锚们的共同属性吗?他们不愛他们自己。你们中有多少人在过去世曾站在神面前并说,“为了专注于神,我将会孤独。我将会在泥土中跪拜。我将把我的头放的比所有其他人的头更低。我将穿草鞋;我将从不会拥有任何好东西因为我不配。我将通过做这些事情来专注于神。”你们有多少人曾说过这些?我将告诉你:在此房间中的几乎所有人,和那些读到这篇文档直到读到这个结论的几乎所有人都是在这个类别中的。

 

在这个房间中有一个珍贵的灵魂只在这个行星上有八个星期的寿命——才到这来八个星期(指在房间中的婴儿)。这个孩子没有任何的誓言属性。靛蓝小孩——他们来时誓言已解除了。这是人类进化中神性改变的一部分。但你们仍然有着它们,而他们则没有。你将怎么办呢?或许在这些家人拥抱你的时刻,你可能会说,“我感到了那些已过世的家人,而他们就在我的椅子周围。以神灵之名,我放下这些誓言。他们在这个新能量中不再是合适的。取代它们的是我发誓要找到那些已扬升的自我的部分,把它们聚集到一起去发现自我价值;在我的人生中去发现或发展也有自我价值,也把他们的各部分聚集在一起了的伴侣。我对神灵发誓,在所有合适中,在我的人生中拥有支持和富足——不再担心钱。我在神灵面前发誓要找到我的神性并找到对我之愛。”届时,亲愛的,泥土中的锚将会在它全部的神性中——在它全部的美丽中被揭示。

 

很大的不同,不是吗?这全都是和自我发现,认识到神性,以及我们所谈到的所有事情有关的。然后我要告诉你们我的搭档不想让我说的:你们从不需要再回到这儿,从不。你们从不是必须要坐在一个克里昂集会中。因为所有这些能量和沟通在那个你假装孤独的柜子里都是可能的。创造这个能量并不依赖于任何种类的仪式。它完全不需要你加入任何东西,因为核心关键是内在的先知——完整及完全的…而我们不会这么说如果它不是这样的话。

 

这个房间里的人类走起了,地球就走起了。你们能通过行走和沉默来散播神之愛吗?你们能——你们是锚和光。我希望你们中有些人感受到了那些你周围已过世的存有。你们有没有想过他们是不是因你们而骄傲?是的,他们是的,因为是你们做到了。是你们坐在一个没有先知曾经描述或预言过的地球上——一个有着别的未来从未见过的可能性的地球上。

 

(译注:此处省略闭场白若干…)

 

就这样了。

 

克里昂

  【相关阅读】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