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再会大师(上)

在咖啡馆谈话不久以后,再次跟随一个意念,我发现自己在去洛杉矶的路上。在驾车去城里的途中,我心中充满欢乐的预感,仿佛记得儿时圣诞节之前的兴奋。

与我的外星朋友的精神沟通随着时间愈加强烈。我现在知道,这种遭遇不局限在地上的饭店里,他们能把我带上他们其中一架飞船上。

在这种愉快的心情下,熟悉的山峦伴随我们驾驶旅程的第一段路,它似乎更显雄伟。山谷在自然状态布满金黄色,或者在耕作处闪烁绿油油一片,使我内心充满了对地球的爱。当然,如果人类能学会用新的眼光看待地球,那么怨恨和冲突就没有立足之地了。

这次驾驶时间过得很快。我到旅馆登记住宿,短暂地去一下房间,又回到了大厅。

虽然桌子上的时钟显示刚刚过了5点,但我肚子还没饿,我强烈感觉到现在就要外出到小餐馆吃点东西,然后再回来等我的朋友。于是我就出去吃饭,6点再次回到旅馆,Ramu就向我走过来。

我高兴地向他打招呼,问我是否让他等了很久。

没有,他说,我知道什么时候来见你!

旁蒂克汽车停在街道拐角的路边。我们一坐进去,就问Firkon怎样了。

他这次没办法跟我们一起,”Ramu说,他让我告诉你很抱歉这次没法跟你见面。

在驶出市区的长途中,我仍然保持幸福的预感。偶然我们会聊上两句,但大部分时间几乎没有说话。

最后我们转出了主干道,颠簸地沿着一条狭小的路开了大约半小时。在黑暗里寻找飞船的光芒,最后我在远处看到一点模糊的光。然后轮廓越来越清楚,我知道这是土星侦察船的大小,或者是类似的一艘。

同样地,Zuhl在那里向我们打招呼。飞到母舰的旅程很快结束了。这是...?”,我问,Zuhl笑着点头说:对,就是上次的土星飞船。登陆的程序和上次参观完全一样。Zuhl带领我往休息厅的方向走,他停了一下说:今晚是那位大师叫我们把你带上来。这次访问完全是他跟你说话。

进去后,我再次震惊于这房间的美丽和充满其中的协调感。所有我以前见过的人都在那里,除了两位美丽的女士外没有陌生人,她们两人长得就像孪生姐妹。在介绍之前,我猜她们是土星人。她们衬衫的右边袖子上,肩膀附近,有上次参观时我看见土星男人衬衫上的那种徽章。在我的朋友们欢迎我到来后,我向两个陌生美人致意。她们的外表和着装跟其他女性有些不同。因为她们一直靠近我站着,我有机会仔细端详。两位女士有深褐色的头发和眼睛,浓密的卷曲睫毛。肤色一种惊人的白晳,脸颊上带有玫瑰红;嘴唇饱满红润。两个人都显得比其他女士更精神充沛。我相信,这与她们是土星人无关,倒不如说是她们自身的品格特性。

她们穿着浅蓝色女衬衫,长袖收紧在手腕处。这种衬衫更像是短上衣,颈部有一个窄小的衣领。裙子是一样的颜色和材料。后者的材质很轻,有着跟我所见过的不同的编织式样。整条裙子有宽的束腰带,长及脚踝,就像其他女士的裙子那样。她们的小脚上穿着浅黄褐色凉鞋。

我没有看见大师,我推测所有人都站着是为了迎接他进来。

今天你们的空军有些活动。”Ramu告诉我,船舰正在上升。我们应该保持悬停在离地球大约9万尺上空。

不用说,我没感到船在移动,也未曾感觉到任何运动。

此时大师走进来,所有人转身面向他。

他一看见我,就笑着走到摆放了矮脚扶手椅子的桌子这边。椅子上盖了迷人的软垫,它的材料看上去像是丝绸。

Ramu领着我,大师指示我坐在他右边。其中一位土星女士坐我另一边,同时其他人也就坐。我抓住机会问她能否解释一下那个徽章的意思。她亲切地转过来,以便让我能看到她右肩膀上的徽章,说:这表示土星是这个星系的法庭。虽然我不知道她说的法庭是什么意思,但她也没有进一步解释。那个徽章的设计是一个球体被一个圆环包围(就好像我们用望远镜看到的有光环的行星),在球体内是一个平衡的天平。

向她致谢后,我回到座位上,发现很难相信这一切都是如此舒适。座垫就像椅子那样很好的承托了身体。大师开始说话:我的儿子,如果今晚有些话听起来很唠叨,那是因为我的话对于你的理解很重要,或许一个更完满的解释能帮助你记住它们。

我很高兴他这么说,因为,即使有他们承诺的心灵感应帮助,我仍然担心无法记住所有事情。

地球人类有一个很大的谬误,大师说,那就是把一些不应该分开的东西割裂为很多部分。你们在形式和教导上有很多分类,有很多严格的喜欢和不喜欢的事物,所有这些只加剧了你们星球的混乱状态。

我们来自其他世界的人没有这种分类,因为我们认识到万物的关系和互相依存。我知道你深深地感到了你眼前的墙上(那幅画像)的神性概念的力量和光辉。我们一直看着这个肖像,记在我们心里,我们从未忘记在的里面所有形式都有其表达。

他是你们叫的把生命赋予人类的给予者。他也通过我们,把生命赋予给我们的造物,他指导我们要创造什么。他知道矿物和元素应该如何组合——不只服务我们,也服务宇宙,就像它们通过一种形式的经验成长起来那么好,以此适合于更高的生命形式。我们在金星,以及其他星球上有不同的演化等级,我们把矿物和元素认为是活跃的神圣表达的本质,有一种不变的新颖。因此你们所谓的千篇一律,是不存在的。

所以,我们尊重整个宇宙的神圣造物主的创造物,人类造物也一样,他们在不同的服务渠道里指导元素,因而同样受到尊重和荣耀。作为回报,元素会很渴望每天更好地服务,它们也上升到更高的服务标准...这是一种永不停止的服务,因为是永恒的。

举个例子,你会更清楚地理解。你们在矿产里发现的铁,它以一个特别的渠道服务你们。然而用你们所叫的电流通过这些铁,那么铁就会从前一种服务转变为另一种服务形式。所以它被赋予了一种吸引东西的力量,是之前没有的。这就是我们说元素或者矿物为了更好的服务而进化的意思。因为起初它仅仅是矿物铁;然后它到达一个更高的服务状态,能够吸东西,这是原始状态无法达成的。所以,继续不停地,这铁可以朝向更高更高的服务,报答它的创造者。

现在你明白我说的矿物和其他服务于人类的元素是什么意思。通过这么做,在服务无限智能过程中它们自身被赋予某种理解。这条法则,我相信,就是你们地球人所知的演变法则,或者进化定律。

一个像你们和我的人类,就像矿物一样由元素组成。你可以证明这些组成你身体元素和矿物听从加诸在它们之上的感想。如果这感想是快乐的,那么称为人类的存有就是快乐的。但如果处于生气状态,那么身体就会表达出生气,这证明身体内的矿物和元素恒常地服务于智能。没有智能,它们无法提升到更高的表达状态。

你们地球人创造的组合是互相对立而不是共同合作的,这导致你们不断招来灾祸。你们做出一些不同于神圣源头的东西。你们把很多错误的概念加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保持天然;比如一个漂亮的女人,人们赞扬她的美,然后又加上很多小玩意,最后把这些小玩意提升到她的美丽之上。同样地,你们添加那些没有真实生命或者智能的事物。我给你指出一些金星人有,但你们没有的内在能力,这些法则适用于你们,就像适用于其他世界。

你们声称你们由五观构成,并列表添加其他感观——第六,第七感等等。你们武断地寻求开发这些构想出来的感观,而不是理解和开发那些确实存在的。你们宣称存在千里眼,顺风耳,传心术,或者超感应力,你们把一个完整表达状态划分成至少4个单独分类。结果是,你们真实的身份已经变得一塌糊涂和迷失了。

让我更详细阐明一下。首先,你们本质是矿物和元素的产物。其次,作为那种形式的智能表达,你是神圣造物者的产物。矿物和元素组成的你,被赋予4个感观,通过这4感在物理显化中进行表达。智能或者神性藉由整体的每个细胞,你们叫做物质身体,进行表达。

我刚才说的4感观是视觉,听觉,味觉和嗅觉。注意我没有说你们叫的触觉。因为触觉是先于其他观感的智能。

我这么说吧。任何世界没有人能创造一种像你们那样的形式,或者让它像你们那样生活。这只能被宇宙造物者创造。因此,你必须承认当一个生命怀孕在另一个生命里面时,那个母亲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完美构造出另一个身体。然而怀孕朝向完美显化发展,直到最终出生在你们叫的物质世界上。

当它出生,这个生命形式完全地拥有眼睛,耳朵,嘴和鼻子。眼睛第一次看东西,耳朵第一次听声音,鼻子第一次嗅气味,味觉第一次尝味道。身体第一次见证到物质世界,这4个感观表达也是,因为它们是身体一部分。但这个生命形式的母亲不知道这是如何建立的。

但触觉知道。记住,当一个小生命仍然在母亲体内建立时,如果给母亲的身体一些压力,里面的身体也能警觉到那种压力。注意到两者分离,当婴儿要出生时,他准备在母亲体内作出一个转变,母亲既不能控制也无法指导这个行动。这种情况下,母亲和孩子两者的独特反应确实是分开的。这证明两人各自在独立地在感觉领域运作。然而他们是一个身体包着一个身体。所以证明了这个叫触摸或者感觉的事情是在智能领域运作,知道要做什么和什么时候做。看起来就像是知晓者

当我们分析考虑了这个情况,就会知道触觉是一个主要的感观,或者说触觉就是身体的灵魂——是万有智能的一部分。因为这是一种感觉,正如你所知,感觉就是一个警觉的状态,或者是自觉的意识。

现在,当这个意识离开了人类矿物身体,此时眼睛,耳朵,味觉和嗅觉不再运作。因为当身体失去意识时,它不知道什么是触摸。换句话说,你可以打那具尸体,它不会有任何称为触摸的感觉。

另一方面,如果一个人失去了眼睛,耳朵,味觉和嗅觉,但仍然保持触觉——就是意识时,这个人或多或少仍然是活着的,智能上运作的。当这个身体被某些东西打到,它会感到那种接触或者疼痛,但不再是以前的状态了。

所以很容易能看出,被称为的身体的真正智能就是那已经被误用或者被贴错标签的触觉感观,那才是身体的灵魂或者生命。人类身体——其他形式也同样——实际上是为了矿物和元素服务回报4感观表达而被构造的。同时第五观触觉是一种普遍的感观,把感觉给予其他4感。一旦触觉离开了,其他4感观就会失去感觉或者运行的动力。

 

 


 

 

(下)

 

 

当人类认识到这个事实,他就会发现面具背后真实的自己。一旦这么做,他所居住的那个有限的囚牢就会溶解,他成为了宇宙的居民。同样地,他看到每个形式运作的法则,不论那是什么生命形态,包括他生活在上面的星球。然后人类就认识了他自己!通过这样,他认识了所有。他也认识了自己。他作为造物者,之前从未认识自己,那就是宇宙或者神圣智能。

 

透过这种认识和理解,物质人类上升到与圣父合一的状态,父亲和儿子成为一体。一旦地球人类学到这一点,不只是心里知道,还要像我们那样以此来生活,那么他的生活能拥有跟我们一样的快乐。

 

正如你们圣经说,败家子回家了,放弃了他的物质虚荣,用这浮华服务他的父亲,而不是他服务这些虚荣。

 

当然,我的儿子,你知道这条法则并且多年来一直在用它来生活,把它教导给别人。这是一条宇宙法则,所有人类必须知道和以此生活,如果他们希望作为天父的儿子享受神圣的权利。你必须尽你所能让你的地球兄弟记住,理解这个知识,这是首要的。第一个问题是:

 

我是谁?透过什么方法我能够用表达来回报我从那里掉落的合一?

 

提醒他们,人类没有什么需要添加。他只需表达他所有。但他必须学会理解他拥有什么,并以这个理解来生活。因为生活很重要。一旦实现了,那么地球人类的灾难就会很快消失。因为到时这些构成视觉,听觉,味觉,嗅觉的元素将会开始进化,它们会变得更多。灵敏仪表,不只服务于你叫的物质世界,也服务着宇宙。

 

人类必须认识的另一个事实是宇宙包含着里面的物质,而不是外面。因为发生在宇宙里的每一件事,都是处于神圣或者至高智能里面,而不是外面。

 

这就是我们如此关心你们世界和你们的生活的原因,就好像这是我们的事情那样,因为我们全部都在同一个至高智能的国度里。我们已经学习和生活在这里成百上千年。因为有了这个理解,我们无法像地球人那样伤害别人。因为我们知道我们将不得不与我们造成的扭曲一起生活,因为所有一切都是一家人。

 

一旦物质人类的思想提升到这个理解层次,那就看不到丑陋或者讨厌的事物,只会看到所有事物都处于走向美丽和欣喜的神圣过程中。随着地球人类考虑这条法则,他们将会看见并理解万物如何从低发展到高,这就是宇宙的目的;而不是从高发展到低。来自高处的力量表达在低处,低处就有了力量上升到高处。有一种永恒的混合,但从没分离。知道这条法则,我们星球的居民们已经把它用于自己的发展,并且通过使用它发展出对永世生活及其角色的认知。

 

关于人口过剩的想法闪过我的脑海,因为这个话题经常被地球的国家关心。没有一点打断,这个智者回答了我的想法。

 

不,我的儿子。我们不会人口过剩,这个状况从未威胁过我们,地球也一样。因为我们不像你们那样想都不想就补充或者计划(人口)。我们遵守一条平衡的自然规律。此外,那些已经在一个星球上获得很多知识的个体,如果他们选择,会寻求再生在另一个星球。为此他们有两个选择。他们可以通过出生的渠道,或者直接被一艘船带走,仍然使用同一个身体。这样的事发生过很多次,即使是在地球上。大多数从地球提升的人选择通过再生去到另一个星球。其他人,尽管是少数,被直接带走,就像圣经说的那样。

 

地球上的死亡,也发生在其他星球。但我们不会称之为死亡,我们不像地球人那样悼念那个离开的人。我们知道这次离开仅仅意味着一个环境或者一个地方的改变。我们认识到这只是搬出一间房子,搬进另一间。

 

我们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地方,不能带上自己的房子。我们也不能带着一个身体,就像房子那样,在死亡时从一个世界去另一个世界。你在地球的身体属于地球,必须待在那里维持你的世界。但当你从地球去到另一个星球,那个世界将根据那里的需要和条件,把它的物质借给你修一间房子。

 

地球人的宇宙概念很窄小。他无法想象一个无限制的宇宙。他用永恒(不朽)这个词。永恒,根据人类的定义,意思是无始无终。那么宇宙有多大?就像永恒那么大。

 

所以人类不是临时的显化物。他是永恒的显化。我们那些学习了这个真理的人,一直生活在恒常的当下(现在),因为一直只有当下。

 

我们金星人穿得和你们一样,我们用相似的方式做事。我们的形式和你们的没有很大不同,或者说在着装上没有什么不同。这巨大的不同存在于我们对我们是谁的理解上。

 

因为我们已经认识生命是一切万有,我们就是那生命,我们知道无法在伤害其他生命又同时不伤害自己。生命是永恒地活着,必须保持在它所是的基本状态中,要表达这种状态,就必须是永远的新鲜(ever new)

 

因为,正如我所说,我们不会觉得单调乏味。每一个瞬间都是喜悦的瞬间。

 

这与我们要做什么工作没关系。如果你们说需要劳动,那么我们就用完全的喜悦和爱进行劳动。在我们的星球上,每天都有一些工作配额要完成,就像你们那样。每个人,每个形式提供的服务受到同等的尊重。没有什么被认为是缺点。对于所从事的服务类型,都一视同仁,无论是你们叫的仆人或者其他工作。所有服务受到同样的认可。地球人类已经被教导过这条法则,因为这条法则被那些知晓它的人带到地球,那些人曾经在其他星球实践它。它在所罗门神殿里表示过。无论从哪里雇用工人到葡萄园,一天结束后工钱都是一个银币,正如你们的弥赛亚耶稣说,这是一种对于服务的同等荣耀的承认。(译注:《马太福音》故事:园主在一天里的不同时段到市场雇用工人到葡萄园工作,承诺工作一天就付一个银币报酬。迟来的人工作得比早来的人少,但他们都得到相同的工钱。)大师停下来,他的手轻轻抹过眉毛,我才意识到我一直如此专心地听着,一动不动的。我挪动了一下身体,等待他继续说。

 

虽然各个行星的大气有点不同,但与你们科学家相信的相反,地球人可以到宇宙任何地方,不会有不适。确实,一旦他实现了对自身的理解,并且认识到他的形式的巨大适应性,这就会成为他的自然遗产。

 

他再次停下,重新说话前稍微低下头仿佛在冥想。我们已经发展到了一个意识觉知的程度,这不允许我们坐在任何人群中没有任何祝福的想法。因为他们的出现在我们眼前就是一种祝福,因为我们不仅仅把他们看成人,而是一个人类生命形态的活生生的神圣智能。我们意识同样朝向每一种人类以外的形式。

 

我们看到神圣意识通过任何形式的成长表达他自己,从最小到最大的形态。我们了解到没有什么生命形态,可以没有生命经过它,或者支持它。我们认知的生命就是神圣至高智能。

 

任何一个瞬间,即使在睡觉的时候,我们都能觉察到神圣的临在。

 

这就是人类形态的真正目的...人类就是为此而被创造。因为,当其他所有形式在它们独特的服务领域里进行表达时,人类已是矿物和元素的进化形式,有能力表达最高的神圣智能状态。

 

我们不会互相提防,也不会垂涎任何属于其他人的东西。因为我们全都是我们星球的物品的平等参与者。

 

我清楚地理解这位大师的话语,但我想到一个问题。我想知道他们如何看待为取得食物的杀戮,如果他们也会杀的话,或者即便是吃水果和蔬菜。因为这些在它们自己的表达形式里也是有生命的。一如既往,这个问题我没有说出来。

 

这里没有不合逻辑,我的儿子。当你吃一片莴苣的叶子,它成为你的一部分,不是吗?作为结果,从吃下起它开始与你共同体验。所以你实际上做的是把一种形式转换为你自己的形式。如果没有被吃,那么它将会成熟,花谢结籽再次补充它自己的种类,这将会是它的所有体验。但通过服务你,它通过你提升到更高的服务上面。

 

动机也是这条法则的一部分。如果你的动机是破坏或者伤害或者剥削,那么这是错的。但如果你的动机包含了服务,在这个服务里,通过你把它提升到你的标准,以此回报另一个形式,那么就是对的。因为你实际上是把一种矿物从一个状态转变为另一个有着更大服务状态。通过这么做,你就在根据时间的成长与发展法则来行动,你们的世界称之为进化。这是你们造物主的法则。

 

你们世界的人极为重视形式/形态,但却不知道崇高的法则。因为他们已经开始认为形式就是所有存在的东西。但形式仅仅是生命,智能的表达渠道,万有智能无法通过一片生菜叶进行表达。所以菜叶必须通过平缓的阶段转化为更高的形式,以此表达更大的服务。这是它得到奖赏的方法。

 

当这条法则完全被地球人接受和用来生活,就好像其他星球和行星的居民那样,那么地球的大气环境将会变甜。因为每种形式到时将会自己散发喜悦的光辉,这将会弥漫到人类生存的大气之中。

 

你们想知道我们用什么方法进化至现在这个状态。这些就是我们用来生活的基本法则,人类也能使用它们进化,如果他们选择接受和以此生活的话。

 

当地球人类已经学会他们不是身体或者房子,而仅仅是身体或者房子的居住者,他们就能在他们希望的地方建房子,因为他们将成为控制元素的大师而不是被元素控制。

 

当地球人发展了控制某些元素到达某个点的知识时,你们知识的滥用就变得普遍。元素正在反过来毁灭你们,就像地球很多其他过去已被毁灭的文明一样。

 

今天我们发现人类已达到这个阶段。我们仍然继续尝试在机会出现的时候提供帮助,但很难达到足够的人数,地球上精神已经发展的人是如此之少。

 

大师沉默了一阵。然后说,这不是你第一次上我们的飞船,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你可以放心,我们来自其他世界的人会不时把真理带来,让你可以把这些转告你地球的同伴。我们将告诉你其他世界的物质生命,就好像你们叫的灵性或者宗教真理,尽管我们不会进行这类划分。有且只有一个生命。那个生命就是万有,直到地球人认识到他们无法侍奉或者生活于两个生命,而是只有一个之前,他们仍然会继续互相对立。这是一个主要的真理,在你们的生命能与其他星球的生命相配前,人类必须学会这一点。

 

现在,我的儿子,你是时候返回地球。你所学到的对你们星球的人类有巨大价值。请用语言和文字告诉他们。不要害怕忘了你在这里听到的。因为当你开始说话或者写作时,由一个念头开始,持续的记忆会涌上来。

 

这艘美丽的飞船充满平静。我深刻理解今晚的课程,它意味深长。不知怎么地,我知道在场所有人都已经听过这堂课,或许在他们生命里已经听了很多次。但似乎他们很喜欢今晚的课程,仿佛是教了一些新的东西,在每位听者心中绽放,让他们发展出自己更深刻的理解。

 

再一次我真希望不用回到地球,与这些高尚的朋友在一起,跟他们一起旅行。但大师说:儿子,你在地球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些饥饿的人需要吃饭。你将回去与他们分享这灵性的食物,让他们不致于在愚昧的黑暗中死去,这种愚昧已经在地球上盛行了很多个世代。

 

在回程的路上,我好像仍然听到大师的话语,以一种温和坚定的语气,冲击着我的意识。Ramu,Zulh和我都没有打破这沉默的气氛。

 

我们按原路开车回城里。我隐约记得我离开侦察船时没有说任何话。

 

Ramu把车停在旅馆的大门前,我慢慢地下车走到人行道上。我回头,好像感觉有些话想说。虽然Ramu可能比我更清楚要说什么,但他还是静静地等着,眼里充满理解并微笑着。

 

然后突然地,我想起要说什么。我这次接收的精神信息,我说,似乎更加清晰...在去洛杉矶的路上我似乎更确定将要发生什么事。这次是大师自己联络我吗?

 

是的,”Ramu说,他亲自这么做。这是与前几次有差别的主要原因,但你本身的接收能力也在成长。

 

但是,我感到的那种心灵的欣喜,我继续说,但有点无法表达清楚。我肯定那是通过大师传送给我的。

 

是的,”Ramu说,他是其中一位仍然在我们星系工作的最高级进化的存有。只要跟他在一起,就能在爱与理解中成长。我们很幸运。

 

我们互相道别,我回到了旅馆。

 

一如以往在会面之后,我没有睡觉的欲望。这次我甚至没有看时间。我知道我站在窗前很久,抬头往上看,而不是往下看。我内心有一种奇怪的分离感,我以前也曾经有过这样的感觉,唯有这次没有悲伤的成分。我相信我能大声说出我的想法。这是合一,万物为一。任何地方都是。没有任何分离....”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第一章金星人回归》

《第二章在金星侦察船内》

《第三章在金星母舰内部》

《第四章第一次凝望外太空》

《第五章与大师会面》

《第六章飞船内的问答》

《第七章来自土星的侦察船》

《第八章土星母舰》

《第九章实验室》(上)、(下)

《第十章另一位大师》

《第十一章咖啡馆的谈话》(上)、(下)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