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03

 

 

次于国界的第二大疾病是宗教,因为他们因为一些没有人感兴趣的理由,他们不断地斗争,不断地残杀。

 

基督教是第一个在人们心中建立起如此概念的宗教--战争也能够具有宗教性。回教和其它的宗教也随之效仿,打着上帝的名义自相残杀。

 

依我说,这样的战争是反宗教的。不可能有所谓的圣战,护教圣战!如果你称战争为「圣洁」,那么还有什么能够被称作邪恶呢?

 

除了神父之外谁会对上帝感兴趣?

 

我还没有遇到一个真正对上帝感兴趣的人。如果你将五美元放在他的一只手上,将上帝放在另一只手上,他会拿走五美元并说﹕「上帝是永恒的,以后有机会见面。现在五美元对我有帮助。」

 

但是神父却是有兴趣的,因为上帝是他们的职业,而且他们想使他们的职业散布普及。

 

宗教摧毁了人类的本来面目。

 

它们将人类支解了––不仅仅是一个个的部件而是相互对抗的部件,这些部件不断地彼此争斗。这导致了人类的精神分裂;它们给与每一个人分裂的人格。以这种极明显狡猾的方式 --谴责你的身体,你的性--使你对抗你自己的本性而达成了目的。

 

所有的宗教都反对每一件人类所能够享受的事情。他们的既得利益使人类不断地遭遇不幸,破坏每一个能够找到平和、喜乐和完满;也就是当下天堂的可能性。

 

为了使「另一个世界」存在,你的不幸是绝对必要的。比方说,如果你的性生活得到了满足,你会不需要上帝,因为你的生命是完满的。但是如果你的性受到谴责,压抑,破坏,如果他们让你对它感觉罪恶,那么上帝就会永远存在。上帝从你的自杀中获取能量!

 

宗教教导说,你不是世界的一部份;你在这里接受惩罚,悔改你的「原罪」。他们必需这样做,为了创造上帝--一个诗一样的虚构;为了创造天堂--人类欲望的延伸;让人们对地狱感到恐惧 --在人类的灵魂中心制造一个莫大的恐惧。当然,这些虚构对神父是非常有帮助的。

 

没有任何宗教接受这个单纯、自然和真实的现象:人类是身体和意识相结合的统合体,世界和人类不是分离的。就像树扎根在这个世界上一样,人类也扎根在这个世界上。而根与花同样的是树的精华部份。事实上,没有根就不会有任何树!

 

这个星球,这个地球,是我们的母亲。而我们都属于同一个生命力的一部份--大海般存在的一部份。因为我们在我们的中心深处是一体的,爱才有可能存在。

 

没有任何例外的,我反对所有的有组织宗教,因为单纯的理由:真理是无法组织的,爱是无法组织的,它不是政治。

 

所有的宗教使你成为人群当中的一部份,依赖于群众。他们拿走了你的个体性、你的自由、你的智慧。却给你毫无意义且虚伪的信仰来代替。

 

信仰只不过是用来欺骗你自己的策略。

 

你不想继续探索、找寻、与发现的路。它是艰难的,因为你必需抛掉许多迷信,并且从在过去阻止你认出真理、认出你自己的诸多的制约当中解放出来。信仰帮不了你,而所有的宗教是以信念为基础的 --那就是为什么它们被称作「信仰」。

 

真理是探求,不是信仰。它是询问,不是信念。它是探寻,是寻求。避开这个探求,你会很容易轻信他人,你会很容易成为那些准备好榨取你的人的牺牲品。

 

当然,在人群当中你感觉舒适。有六亿天主教徒。感觉很舒适。感觉好像六亿人不可能有错。你可能会错,但是六亿人不可能有错--然而他们每一个人都是这么想的。

 

四亿印度教徒认为他们是正确的,同样的,回教,佛教和其它宗教也是一样。

 

宗教不应该是一个死的组织,而是一种宗教性,一颗充满爱的心,一种朝向整体的友善。就此,任何的圣经都不需要。

 

真正的宗教性不需要预言者、救世主、教会、法王、与牧师--因为宗教性是你心的开花。

 

如果宗教性散布到全世界,宗教将会逐渐消失。当人类不再是基督徒,回教徒,印度教徒,而只是一个单纯的人类时,将是人类莫大的祝福。

 

宗教性是个人的事情。那是你送给全宇宙爱的传言。只有这样,超越所有的误解,和平才会降临……否则,这些宗教寄生于人们,榨取和奴役人们,强迫人们信仰--而所有的信仰都是反对智慧的。

 

我希望整个世界变得具有宗教性--从每一个个体的自由出发,独立探求。

 

首先,如果世界需要生存下去,国家就应该消失。不需要印度、英国或德国。

 

其次,宗教应该消失。

 

一个人类就足够了。一个宗教性就足够了。静心、真理、爱、真实性、和真挚性--这些都不需要任何名字……印度教、基督教、回教。只需要宗教性--一种质量,不是什么组织。

 

一旦组织介入其中就会产生暴力,因为会有其它的组织与之对抗。我们需要一个没有任何组织的个人世界。是的,在拥有类似的感觉,类似的喜悦,和欢喜的人们之间会有聚会,但不应该有任何组织、阶层、和官僚制度。

 

首先是国家,其次是宗教;第三,一个为了创造出更好、更丰富的生活、更富有智慧与创造性,而全然贡献的「科学」--不是制造更多的战争,不具破坏性。如果能够达成这三件事情,整个人类将免于宗教,政治,社会这些本身具破坏性的领导者的迫害而得救。

 

节选自奥修文集《最伟大的挑战:金色未来》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iXviWStsfZh3eWw0KRcggA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