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在金星侦察船内

 随后不久, Orthon 转身进入飞船,示意我跟着他。 Firkon Ramu 也紧随其后。就像我陈述的那样,侦察船非常牢靠的停在地上,只需要跨一小步就能进入飞行器。

       当我们一开始来到飞行器这的时候我就期盼着类似的经历,而现在我真的登船了,我的喜悦感真是无法言表。我环视了下四周,同时我在想,他们仅仅只是想给我展示一下飞船的内部呢,还是 —— 我几乎不敢再往下想了 —— 会不会要带我去太空遨游 .....

   我们通过一个小门来到了只有一个房间的船舱隔间,门足够高,高大的土星朋友 Ramu 不需要弯腰就可以通过。(译者注: Ramu 略超过 6 英尺,在 1.83 以上。)在他最后一个进入后,脚刚踩在船舱的地板上,身后的门默无声息的关上了。我感觉同时从地板下面还有那些植入环形墙上方的大型线圈中传来一阵轻微的嗡鸣声。嗡鸣声响起的同时,线圈开始发出亮红色的光,但是没有辐射出热量。我回想起来,第一次接触的时候,那个飞碟上我也注意到这么一个明亮的线圈。不过上次,线圈中放射出各种各样的颜色 —— 红的,蓝的和绿的 —— 就像是阳光下棱镜中折射出的光。

我几乎不知道先往哪看。我再一次惊讶于他们能够把各个部件融合在一起,以至于根本就看不到接缝。正如我第一次接触时,无法找到进入飞碟的入口那样,这一次我们身后关闭上的门也看不到了;只留下看起来很坚固的墙一样的东西。

   一切看起来都是同步发生的 —— 门的关闭,类似一群蜜蜂般的柔和的嗡嗡声,上面的线圈发光,还有飞行器内部光线的增强。

一切都太让人兴奋了,我必须牢牢控制好自己,使得自己不会忽略任何细节。我想在离开飞船之后能够给出关于我这次经历的清晰的描述。

我估摸着船舱的内径大概有 8 英寸。一根大概 2 英尺粗的柱子从拱顶向下直达地板的中央。稍后我被告知,这是飞船的磁极柱,通过它飞船能够利用自然界的能量驱动飞船,但是他们没有解释这个的原理。

磁极柱的顶部, ”Firkon 指出, 通常是正极,而底部,就像你看到的这样,向下穿过地板,是负极。但是,如果有必要,通过一个按钮就可以颠倒磁极。

   我注意到,地板中央直径不少于 6 英尺的区域被一块清澈的圆形的透镜占据着,磁极柱置于其中。在这块巨大透镜的相对的两边,靠近边缘出,有两个小而舒适的长凳,长凳沿着透镜的圆周也弯曲成弧形。他们邀请我做到其中一个长凳上, Firkon 坐在我旁边,给我解释正在发生的事情。 Ramu 坐在了对面的长凳上,而 Orthon 则走到控制台那里。这些都紧靠着两个长凳之间的外墙,在那个消失的门的对面,我们刚才进入飞船的那个门。

   我们都坐下来之后,一个可以弯曲的小护栏一样的东西穿过我们的腰部。这东西要不然就是完全由柔软的橡胶化的东西组成的,要不然就是仅仅表面是橡胶一样的东西。

   它的作用显而易见 —— 一种简易的安全装置,防止向前摔倒或者失去平衡。

   Firkon 解释道, 有时候,当飞船完全着地后,再脱离地表的时候会有一个明显的抖动。尽管不总是这样,可我们总是做好预防。 他微笑着,继续说, 这就像你们星球上安全带一样的原理。

我还是不敢相信如此美妙的经历发生在我身上。自从第一次和金星人的首次会面之后,他走后,我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失落感,渴望着和他一起走,我一直希望,梦想着,有那么一天我能拥有这份殊荣。现在看来,毫无疑问我们将要进入太空,我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喜悦。一次又一次的,我提醒自己,一定要记住所有我将要看到的,学到的,这样我就能和其他人分享我的经历了,尽管我不是那么有信心。

   “ 这艘船, ”Firkon 继续说, 专门为两人或者最多三人小组而设计。但是如遇紧急情况,也可以容纳下多得多的人。然而这种情况不多见。

他没有进一步解释了,我琢磨着他所指的 紧急情况 是否是指救援任务,当其他飞船出故障的时候。我对他们先进的科技成果印象深刻,以至于根本就想象不到会出现任何的故障。我不得不提醒自己,他们毕竟也是人,不论他们比我们先进多少,难免也会出点错,出现变数。

我转而开始注意墙上的图表和航行图,这些东西覆盖了门两侧大概 3 英尺范围的墙面,门已经看不到了,并且这些图表从地面一直延伸到天花板。他们很让人着迷,和地球上我见过的任何东西都完全不同,我猜想着他们的用途。他们上面没有指针,刻度盘一类的,但是却闪烁着不同颜色和强度的光。有些就像是带颜色的线在特定的航行图上移动着。有些上下移动,有些纵横交错,还有些组成不同的几何形状。

他们的含义和功能没有对我解释,我也怀疑自己是否能听懂,但是我注意到三个伙伴对这些东西上的变化很警觉。我有一种感觉,这些仪表指示的是航行方向,靠近飞碟的其他物体,还有大气和空间的状况。

我们坐着的长凳后面大概 10 英尺远的墙看起来很坚固,上面什么也没有,同时另一边,我们进来的地方的对面,有其他一些类似的图表,然而和我之前描述的那些还是有些不同的。飞行员仪表板和我能想到的任何东西都不一样。我能想到的最恰当的比喻就是,这东西看起来很像一个风琴。但是没有键盘和音管,只有一排排的按钮。很小的灯在上面闪烁着,每个灯刚好一次照亮五个按钮。根据我的回忆,有六排这样的按钮,每排大概六英尺长。

在仪表板前面是飞行员的座椅,和我们坐的非常近似。靠近这个座椅的旁边,很便利的放置着一个怪异的仪器,这东西和中央磁极柱直接相连。

   FIrkon 确认了我还没有说出口的对于这东西用途的猜想, 是的,这是个潜望镜,有点像你们潜艇上用的那种。

我观察着墙上的各种图表还有航行图,上面闪着各种各样的光,亮度时而增强,时而减弱,这些半透明的飞船经过我们的天空时为什么会被目击为变换的颜色,这下看起来显而易见了。同时也有其他的因素。不同强度的能量向大气中辐射,并直接在飞船周边产生光亮,这也是飞碟周围产生不同颜色变化和发亮光晕的原因,这过程有点像电离。

在飞行器内部,没有一个角落是黑暗的。我始终不明白这光是从哪来的。感觉就像是柔和而令人愉悦的光线弥漫在各个角落里。根本没法精确描述那种光。不是白色的,也不是蓝色的,也不是我能讲出的任何其他颜色。相反,好似是一种所有颜色的丰富混合,尽管有时候,我感觉有那么一种颜色是主要的。

我全神贯注于破解这个谜题,也想记住这个令人着迷的小小飞行器上的每个细节,与此同时我没有意识到已经起飞了,尽管我确实注意到有轻微的移动感。但是没有猛烈的加速感,也没有感觉到气压和海拔高度带来的变化,而这在我们的飞机上是能感觉到的。我们离开地表时候也没有感觉到任何抖动。我感觉非常的连续和平稳,地球自身环绕太阳以每秒 18.5 英里的速度公转,我们身在地球无法感觉到这种运动,而此时我的感觉几乎和在地球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其他有幸乘坐飞船的人也惊讶于几乎感觉不到飞船的运动 —— 或者干脆根本感觉不到运动。实际上,我脑海中充斥太多的惊讶,直到稍后,我回到地球上回顾整晚的经历时,我才逐步平静下来。

我的注意力又被脚底下的巨大透镜吸引了。令人惊奇的景象出现了!看起来我们正掠过小镇上的一个个屋顶;我能够清晰的辨认物体,就仿佛我们在不高于距地面 100 英尺的地方。他们解释说实际上我们在不低于两英里的高空,而且持续在爬升,但是这个光学设备放大能力很强,地面上的人都清晰可见,如果愿意的话,即使当飞行器在好几英里的上空,远离视线之外,也可以做到这样。

   “ 中央支柱或者说磁极柱有两个作用, 我凳子上的同伴解释说。 除了提供绝大部分用于飞行的能量外,它也是一个强大的望远镜,一端向上穿过飞船的顶部观测天空,另一端向下穿过地板观察地面。影像通过它被投射进地板和天花板上的大透镜里,正如你看到的。

我向上看着半透明的拱顶。在我山里的家乡,清澈天空中的星星看起来似乎伸手可及,但是通过天花板透镜观看,星星好似就在我们头上一样。就在我轮流观看天空中的奇景和脚下地球上迅速掠过的灯火时,我注意到地板透镜里出现了四根线缆(或者是紧贴在透镜下面),以交叉十字的方式同中央支柱相连。

   火星人注意到我兴趣的转变,解释说: 其中三根线缆将能量从磁极柱转移到飞船下面的三个球状物中,正如你已经看到的,他们有时候也可以当着陆支架用。三个球都是中空的,尽管可以把它们放下作为紧急着陆之用,同时飞行的时候收回来,但是最主要的作用是当作贮备静电的电容器,静电就是从磁极柱传导过去。这种能量宇宙中随处可见。他的一个集中的表现就是闪电。

   “ 第四根线缆。 他继续说, 从磁极柱延伸到两个类似潜望镜一样的设备中,一个在飞行员座椅的旁边,另一个就在座椅的后面,靠近中央透镜的位置,正如你能够看到的。这些设备是主光学系统的延伸部分,飞行员不离开座位就能看到正在发生的一切。这些都是可随意调节的,也可以根据需要打开或关闭,这样飞碟中的成员可以在互不影响的情况下充分利用望远镜。

所有的器械部分都在这房间的地板之下,在外面的轮缘下面,就像我在图片中展示的那样。实际上我没有亲眼见过任何的机械部分,但是他们给我展示了另一个小房间,它既是进入放置机械部分的另一个隔间的入口,又可以当作工作站,做紧急维修之用。小房间里有个小炉子,还有几个橱柜,我猜测,可能是用于放置维修工具和材料什么的吧。

我正往这个小房间里张望的时候,飞行员说, 准备好,要着陆了。我们离母舰不远了。

我真是不敢相信。感觉自我们进入飞碟后,只是短短几分钟时间啊。

就在不久前,我们坐着的长椅后面的墙看起来还是固体的。现在墙上出现了一个圆洞!

我惊讶的看着,同时圆洞继续变大,就像是镜头里面的光圈一样。不一会,一个大概八英寸直径的舷窗出现了。这也解释了,为何我的飞碟照片中看不到任何舷窗痕迹的原因。

就像我们进来时的门一样,门上面的覆盖物紧紧的闭合在一起,以至于关闭的时候根本就无法察觉。回忆我展示的图片,我推测每边应该有 4 个舷窗,一共 8 个。

没错, ”Orthon 点头确认着, 通过一个按键可以单独的或者全部控制他们的开合 —— 当然了,它们以同样的方式关闭。

就在飞行员提醒我们即将着陆的时候,火星人说, 你会感兴趣这个哒!

        望着即将于母舰着陆的景象,我的情绪到达了一种无法形容的亢奋状态。我努力保持着镇静,同时脑海中勾勒出一些相关的疑问,母舰都是在哪停着?我们会以何种方式着陆呢?

随即 Orthon 回答了我没有说出口的问题。 这艘母舰和在去年第一次接触时你在沙漠中看到的母舰一样大。她一直在这等着我们呢,现在我们位于地球上空四万英尺的高度( 12.192 公里 ) 。留心看一下吧,你会明白飞碟是如何进入母舰并着陆的。

   太吸引人了,我通过舷窗向外凝视着。在我们下面,我能够辨认出一个静止的巨大黑影。我们渐渐靠近了些,她的巨大船体向远方延伸,几乎消失于视线之外,可以看到巨大的船体侧面向外侧,向下方弯曲。慢慢的,非常缓慢的,我们几乎与母船擦身。同伴告诉我说,船体直径 150 英尺,接近 2000 英尺长,这在我意料之中。

这艘巨大的雪茄状母舰静静的悬停在同温层中 , 那壮丽的景象在我记忆中将永不褪色 ...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相关阅读】

【在飞船里】《第一章 金星人回归》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