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督瑜伽】《心智永远无法揭示真相》 

 

《基督瑜伽》摘译二:狂心顿歇歇即菩提

 

我不打算用各种观念塞满你的头脑,这样会妨碍你揭示真相。你已经体验过各种瑜伽体系,也积累了许多关于超自然能力的知识。不过,我们目前的工作具有截然不同的性质。我们称其为基督瑜伽。名字本身没有任何意义,不过为了方便众人,我们还是为它取一个名字。

 

首先,你必须要了解时间这个问题,而且要对此有个透彻的了解。时间并不存在,这是毫不虚妄的真相。时间只存在于人们的心智中,并非真实的存在。

 

然而,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世界需要时间,时、日、周、月与年等。这只不过是为了让人们能够如时守约或者约定时间。如果没有这种时间的存在,赶火车、乘船以及安排工作事项等都会变得无法确定。我们称这种时间为岁序时间。此外,还有另外一种时间,可以说这是一种心智层面上的时间——过去、未来、记忆与想法,这是一种信念,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便能够获得自由等等,我们称其为心理时间。现在我们必须了解的就是这种时间,否则就无法认知真正的实相,因为这真正的实相——它不具时间性——是永远无法藉由时间来认知的。

 

记忆属于时间的范畴,你的思想是时间的产物,同样,你的经验也是时间的产物。

 

什么是记忆?它们是你在时间长轴上种种经历的产物。他人灌输给你的思想,你的各种观念和信念,以及构成你心智的一切,都属于心理时间的范畴。

 

 “你想了解真相,但真相并不是时间的产物,也无法藉由观念、信念或时间来揭示。上述这一切只会阻碍你认知真相。只要它们起着遮蔽作用,真相就不会显现。只有揭除帷幕,脱离时间的束缚,才能拨云见日。

 

我们在噶伦堡首次见面时,我为你上的第一课是关于静修的。今天我想再次对此进行讨论,因为对于寻找真相而言,这是至关重要的。正确的静修是必要之举,然而知道这一点的人却寥寥无几。初学瑜伽时,老师教你如何藉由将思维专注于某一点来屏蔽其他的一切。现在,我想助你看到,这种静修永远无法揭示真相。这并不是说这种方法不会带来什么结果,而真相并非结果。结果依然是心智上的,并非真相。你明白这一点,对吗?

 

是的,我明白。我回答说。

 

要想知道什么是真正的静修,他继续说,我们就必须了解整个思想过程。思想是既有知识的产物。你无法去思考自己所不知道的。就是说,你的思想受限于心智,受限于心智所具有的知识。它依然是心智上的,或者说是结论,而非真相。你明白这一点,对吗?

 

是的,我明白。我看到真相绝非结论、观念或其他任何心智上的构想,因为是我自己创造了它们。而真相不是创造出来的,因为它就存在于当下,既不受制于时间,时间也无法揭示它。我们无法创造那超越时间、存在于当下的事物。我们可以对其猜测连连,但也仅仅是猜测而已。

 

 “对!,他说,我现在正在帮助你了解自己,因为不了解自我——或者说,无论你如何称呼它——的话,就无法揭示真相。、记忆、思想等,都是心智上的,若其不止息,你就不会体验到真相。

 

 “现在,你已经认识到了,静修时你努力集中注意力,而思想却在漫游,因此你总是处于一种矛盾之中。这是因为你选择将思想集中在某一中心意念或想法上。然而,这其实是一种排斥,你试着将这中心意念以外的一切都排斥掉,还以为这样做就会找到真相。而这是不可能的。此外,你会注意到,自己的思维一次次地飘走,你必须努力将注意力聚焦在自己选好的中心意念上。我并不是说集中精神对心智不好,而是说,就认知真相而言,这是错误的做法。你必须有一个正确的开始,才会有正确的结果,因为它们本就是不可分割的,不是吗?

 

 “是的,我回答说,我也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

 

好的。不要试着从我的话中得出什么结论。他说。至关重要的是,你理解心智运作的整个过程,以及它是如何形成各种观念的。

 

还有,他继续道,你为什么要选择一个中心意念来专注呢?难道不是因为你觉得这样做会有所得?这就是你专注于它的原因,你想要有个结果。然而真相并非结果。所以说,这个方法是不正确的。

 

现在,如果你觉察自己的心智,你会发现那里的冲突,你所选定的念头与其他那些试图获得表达的念头之间的冲突。或许你能够继续保持专注,降伏其他纷现的一切,但你并未揭示真相,对不对?肯定某一念头,否定另一个,实乃无益之举。你应该洞察的其实是头脑为什么会思绪万千。头脑为什么会浮想联翩?你能告诉我吗?

 

 “,我回答说。这是因为大多数的念头都没有被理解。每个念头都有一定的意义、价值和隐意。它们就像杂草那样不断地冒出来,你越试图忘掉它们,它们就越活跃,这就像是按住沸锅之盖一样。

 

是的。他说,此言不差。不过这并非完整的答案。如果不带偏见、恐惧或评判地觉察每一个念头,自由开放地觉察,不抗拒,不排斥,只是了知其内涵,那么这些念头就会消失不再。

 

你头脑中的想法与念头不会影响那真正的实相,因为真正的实相是超越心智的。一旦意识到这一点,心智就获得了自由。心智一旦获得自由,就会安静下来。实相亦会在寂静之中显现。因为实相并不是由心智构成的,它超越了心智,只有心智安静下来,实相才会显现。

 

因此,重要的是,不要控制或减缩出现的念头与想法,而是要理解它们。不过你无法通过抗拒来理解。集中注意力是在缩窄心智,而非揭示,亦即藉由使心智获得自由来进行揭示的过程。尽管如此,许多人称之为静修,其实这只不过是一个自我隔绝的过程。而自我隔绝就是自我保护。试图保护自己的心智一定充满了恐惧。那么,一个充满恐惧的心智又怎能对那真正的实相,那恐惧毫无立足之地的实相,敞开自己呢?

 

如果你去检视与了解自己的心智创造,你会发现,它们是你之思想、记忆和经验的产物。那么,思想者与其思想便是不可分的——一个是另一个的产物。一旦你明了思想者与其思想并不是分离的,你就会找到自由,因为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创造出来的。于是,思想与思想者之间不再有争战,而这正是所有心智冲突的起因。认识到这一点的话,头脑会安静下来,思想者与其思想之间不再有冲突,取而代之的则是对整个思想过程的洞悉,亦即自我知识。你明白吗?

 

 “是的。我回答。我看到,当我们不再强迫头脑静下来的时候,它就会静下来,因为冲突业已不再。心智只活在已知中,而已知是无法揭示未知的。当它知道自己永远无法知晓,就会停止聒噪,对超出其理解范围的事物敞开。我还看到,狭隘的心智是卑微的,其对上帝的理解也是卑微的,受限于其自身的制约作用。

 

 “那么现在,他继续说:心智已在渐渐走出冲突,是吗?” 

 

是的,我回答说,我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清宁。

 

那么,他说,真相并不具时间性,它就在当下,否则就不会存在。只有当心智安静下来——并非被迫安静下来,才会认识到这一点。如果是被迫安静下来的话,它依然处于冲突之中。只有当它透过了解自己而安静下来,真相才会显现。此时不再有思想与思想者、经验与经历者的二元性,只有体验,那既无二元性,亦无抗拒的体验。如耶稣所说:恒住在我之内的父做祂自己的工,我一无所是。’”

 

你可以在最高层面上进行思考,可以说上帝是无限的,祂含纳一切,无处不在,祂之外不存在任何物质,任何生命,亦不存在独立于祂的创造性,否则的话祂就不可能是无限的。然而,这种思考也必须停下来,因为事实上,这是心智在试图说服自己相信某一事实。心智依然在推论。尽管这会起到一定的帮助作用,但依然无法揭示超出其理解范畴的真相。即使最高深的思想也得止歇,因为思想永远无法揭示真相。

 

 “因此,了解自己的过程就是静修的开始。本没有什么特殊的技巧,特殊的姿态与专门的呼吸方式。

 

 “不了解自己——亦即心智——的话,你思想中的一切都是虚幻的,没有真实的基础。你能够看到这一点,对吗?

 

 “是的,我回答说,我现在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

 

那么,想要了解自己,就必须一直保持觉知,时时刻刻保持觉知,没有强迫,没有责谴或辩护,而只是一种寂静的警觉——在这种状态下你能够看到事物本然的样子。此时,就不再有任何问题。问题悄然消失,因为你——心智——就是问题。那真正的实相是不存在任何问题的,只有人类那困惑的心智才有问题。一旦惑止,问题就不复存在,只有真相犹在,其他的一切皆为虚幻。真正的实相就存在于这完美的宁静中,存在于这心灵的清宁中。此即基督瑜伽。天父,也只有天父才是真实不虚的。祂的行动无处不在,无所不含,无垠无限,完美圆满。

 

那么,他说,你无需依循某一方法或体系来静修,因为这只是创造了一种模式,而真相并非模式。想要获得自由,就要以自由为静修的起点。现在,你可以自己静修一小时。静观升起的每一个念头,这样你就能够认知自己。

 

静修时,我清楚地看到,心智永远无法揭示真相。也因此,它不再躁动不安,不再努力去争取结果。如此,我认识到真相就在当下,能否揭示真相并非时间的问题,当下是不具时间性的。我感觉自己好像正在展示未知。尽管感觉并不是必不可少的,甚至还往往起着阻碍作用,不过我感到自己的身体正被渐渐托离长榻。

译者:光之紫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