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亚瑟·鲍威尔 翻译:Andy Chow

   2019-05-16

 

第二十八章 隐形的帮助者

 

看过前几页的学生现在已经认识到隐形的代理在人类事务中「介入」的事例,这些事件不时发生,当然,从物质主义的角度来看,这是非常难以理解的,而理解星光层及其可能性的人可以很容易地理解和简单地解释到。

 

在东方,「隐形的帮助者」的存在早已被认识到;即使在欧洲,我们也有众神干涉人类事务的古希腊神话,还有罗马的传说中,卡斯特(Castor)与帕勒克(Pollux)在里吉勒斯湖(Lake Regillus)战役中带领了初生的共和国的军团。

 

在中世纪时代,有很多圣人在关键时刻出现,并为天主教在战争中扭转形势的故事 - 诸如圣雅各带领西班牙军队 - 守护天使有时从严峻的危险或甚至死亡拯救了旅人。

 

在星光层上有几个级别的住民可以给予人帮助。这可以是来自自然精灵、神灵、肉体死亡了的人、或肉体依然在生,但能在星光层上自由运作的人。自然精灵帮助人的情况甚少。

 

自然精灵(看第二十章)大多数人避开人的骚扰,不喜欢他的散发物、喧嚣和骚乱。此外,除了它们中一些更高的存在,它们一般都是没道理可言,不会去思考的,更象是快乐的孩子们在玩耍,而不是像严肃和负责任的实体。

 

按照规则,他们不能在这类工作中受到依赖,任何像稳定合作的事,尽管它们当中一个有时会变得依附于一个人,并且为他做了很多好事。

 

行者或大师的工作主要在心智层的无色(arupa)层次,在那里他可以影响人的真正个体,而不仅仅是只能达到星光世界或物理世界的人格。因此,他发现很少有必要或想在像星光层这样低的层面上工作。

 

同样的考虑也适用于神灵这级别的实体,他们有时会回应人类在心智层上较高的渴望或诉求,而不是在星光层或物理层上的,更常见的是在转世之间的时期,而不是在肉体存在期间。

 

有时肉体刚刚死亡和依然与世俗之事有紧密接触的人会给予帮助。可是,学生很容易认识到这种帮助在事情的本质中一定是极度有限的,因为人越无私和乐于助人,就越发现自己在死后难以在星光层低级别中以完全的意识徘徊,这地方是最容易接触到俗世的。

 

此外,死者要能够影响仍然在生的人,要么后者必须异常敏锐,要么准帮助者必须具备一定的知识和技能。这些条件当然很少得到满足。

 

因此,目前帮助星光层和低等心智层的工作主要掌握在大师的学生,以及任何其他进化到足够可以有意识地在这两个层面上运作的人的手中。

 

星光层上的这类工作都各有不同,而当然,一切都是针对进一步进化这一个伟大目的。偶尔它与较低的王国、元素以及植物和动物的发展有连系,在某些条件下它可以加速。

 

事实上,在某些情况下,只有通过与人联系或被使用,这些较低王国的进展才能发生。因此,例如动物只能通过某些已被人类驯化的动物类别来个性化。

 

到目前为止,这项工作中最大和最重要的部分与人类在某种程度上或其他方面有关,主要与他的灵性发展有关,不过很少会给予纯粹的物理援助。

 

C·W·利德比特主教关于「隐形的帮助者」这一主题的经典著作中,给出了一些典型的物理介入实例。有时,一个隐形的帮助者凭借其更广阔的视野,能够察觉到威胁某人的危险,并将这个想法给受到威胁的人留下印象,或者给予会去帮助他的朋友。

 

以此方式,灾难的发生有时就因而被防止了。又有时候,帮助者会物质化自己或被更有经验的帮助者物质化,带领某些人离开危险,例如带小孩离开火场、拯救某人免于堕崖、带迷路的小孩回家等等。

 

有一个例子是,有一位帮助者发现一个掉下悬崖并切到动脉的男孩,这位帮助者被物质化,使他能为男孩包扎并止住了血,否则就会失血过多致命,另一位帮助者同时将危险印在男孩母亲的脑海,并带领她到现场。

 

有人会问星光实体如何意识到物理的哭叫或意外。答案是任何本身带有强烈感受或情绪的哭叫,都会在星光层上产生效果,就正如在物理层所传达的相同想法一样。在意外的情况下,痛楚或惊恐导致的情绪激动会发出光芒强烈的火焰,如果附近有星光实体,很难没吸引到它的注意。

 

为了带来星光体所必要的物质化,以便可以获得执行纯粹物理行动的手段,对此方法的知识显然是必要的。

 

有三种定义明确的物质化形式:

 

1)有形的,不过普通物理视觉看不到;这是在降神会中最常见的一种;它用于移动小物件和「直接发出声音」。使用的物质的规格既不能反射也不能阻挡光,但在某些条件下可以用来产生声音。这类别中的一种能够影响某些紫外线,从而能够拍摄出「灵魂照片」。

 

2)可见,但是隐形的。

 

3)可见而有形,就是完美的物质化。很多降神术家对这三种方式都很熟悉。

 

我们在这里探讨的这种物质化是通过意志力实现的。这种旨在将物质从自然状态转变为另一种状态的努力,可以说是暂时违反宇宙意志的。必须一直努力维持,因为如果心智抽离半秒钟,物质就会像闪电掠过般回到原来的状态。

 

在降神会中,要带来完全的物质化,通常是利用通灵媒介和那些在座者以太体与肉体的物质。在这些情况下,显然通灵媒介与物质化的身体之间因此建立出非常紧密的连结。

 

我们会在稍后探讨它的特点。在训练有素的帮助者的情况下,若果发现有必要些产生临时的物质化,相当可能会使用另一种方法。从没有大师的学生会容许为了物质化的发生抽取其他人身体的物质,而令他们造成负担;这种计划也是真的不必要。

 

一个远较没这么危险的方法是去凝聚周围环境中的以太或甚至物理的空气,可能需要的这些数量的物质。这一壮举虽然无疑超出了在降神会中显化的普通实体的力量,但对于神秘化学的学生来说并没有任何困难。

 

在这种情况下,虽然我们精确地复制出肉体,但它是由心智的努力创造出来的,而完全不是本来肉体的物质。因此,不可能发生被称为反响(Repercussion)的现象,因为形体要以从通灵媒介的身体所抽取的物质去物质化出来,才会发生这个现象。

 

如果对物质化的形体造成了伤害,返响就会发生,并忠实的准确再现在通灵媒介身体的相应部分上。或者就像在降神会中常见的那样,会发生粉笔粉末在物质化的手上摩擦;在物质化的手消失之后,在通灵媒介的手上找到粉笔粉末。

 

就像人自己的石像受伤不会影响到人本身般,一位帮助者用以太或空气物质化出来的形体受伤,并不会因反响而影响到帮助者的肉体。但如果在星光层上,有人没有智慧到认为属于物理层的危险,如掉下的物件,会伤害到他的话,对肉体的伤害就有可能通过反响发生。

 

反响的课题是深奥和困难的,尚无法完全理解。为了更好地理解它,可能有必要在多过一个的层面上理解交感振动的定律。

 

毫无疑问,基于所有层面心胜于物的巨大力量,如果力量足够强大,在没有任何知识或甚至没有人在这部分如何运用意志去开展这个工作的意念下,几乎任何结果也可以由它的直接行动产生。

 

可以发展的程度并没有限制。

 

这种力量在物质化的情况下仍然很好,不过通常它像任何其他法门一样,是必须要先学懂去用的。星光层上的普通人在没有学懂如何操作前,是无法物质化自己的,就像在这层面的普通人在没有学懂拉小提琴前,也无法拉奏它般。

 

然而,在特殊情况下,强烈的同情和坚决故而为之使人能够暂时物质化,即使他是没意识地知道如何去做。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星光帮助者进行物理干预的罕有情况,通常可以通过帮助者与被帮助者之间业力关系的存在来实现。

 

通过这种方式,旧的服务会得到承认,并且今世呈现的善意在来世会得到补偿,即使是通过所描述的这些不寻常的方法。

 

或者,在许多人被杀的大灾难中,有时允许一两个人被「奇迹般地」拯救,是因为恰巧没有要他们这样死去的「业力」,也就是说,他们没有欠神圣法则什么,而要以此方式偿还。

 

大师甚至非常偶尔地会给予人类物理援助。

 

利德比特主教描述了一个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案例。他正在一条路上走着,突然在耳中听到远在物理距离外七千英里的他印度老师的声音,大喊「跳向后!」他开始猛地后退,刚好在他面前不足一码,有一个沉重的金属烟囱掉在行人道上。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案例是,有名女士在一次严重的街头骚乱中发现自己处于严重的物理危险之中,突然从人群中被卷出来,并且落在一个相邻且空荡荡的街道上完全没有受伤。

 

她的身体一定是被抬起来,越过阻隔在中间的房子,然后降落在下一条街上,可能是以太物质造成的帷幕在运送过程中围绕在她身边,让她在穿过空气时不会被看见。

 

通过阅读关于死后生活的章节,很明显,在死者中的隐形帮助者的工作有很广泛的范围。其中大部分这些存有都处于对死后生活完全无知的状态,至少在西方国家,许多人对「地狱」和「永恒的诅咒」的到来也感到害怕,在启发人们回到真正状态和他们所处的星光世界的本质上,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隐形的帮助者所做的主要工作是抚慰和安慰新死的人;在可能的情况下,将他们从可怕但不必要的恐惧中拯救出来,这些恐惧往往会抓住他们,不仅给他们造成很大的痛苦,还会阻碍他们到更高领域的进度;以及尽可能使他们能够理解自己面临的将来。

 

据称,这项工作在较早的时期仅由一大批非人类实体参与;但是过去一段时间以来,那些能够有意识地在星光层上运作的人类有幸在这种爱的劳动中提供帮助。

 

在星光体的欲望元素发生重新排列的情况下,星光帮助者可以打破这种排列并将星光体恢复到先前的状态,这样死者就可以感知到整个星光层,而不是只有它的一个副层面。

 

其他在星光层时间较长的人也可以就他们不同阶段的问题得到解释和建议而获得帮助。因此,他们可能会被警告试图通过通灵媒介与生者沟通所造成的危险和延迟,有时,不过在很罕有的情况下,已经被吸引到降神圈子中的实体可能被引导到更高更健康的生活中。

 

当然,这种教导的记忆不能直接延续到下一次转世,但始终会保留在真正的内在知识中,因此在新生活中再次听到它时,就会有立即接受它的强烈倾向。

 

一些刚刚死去的人在星光层上看到了自己真正的自己,因而充满悔恨。在这里,帮助者能够解释过去的事已成过去,唯一有价值的忏悔是将来要做得更好的决心,每个人都必须按照自己的原则采取行动并稳步努力改善自己,在将来过上更真实的生活。

 

还有另外一些人会为他们在俗世时作出的一些伤害,想做出赔偿的愿望而被困扰,通过披露他们在小心翼翼地保护且不可告人的秘密,揭露重要文件或金钱的收藏之处等等来安抚了自己的良心。

 

在一些情况下,帮手是有可能在物理层中作出某些程度的干预,而满足到死者;但在大多数情况下,他极其量能做的就是去解释现在要作出补偿已经太迟,因此为这些麻烦哀痛也于事无补,并去劝说他舍弃抓着与俗世紧密接触的世俗意念,去充分创造他的新生活。

 

将好的意念融入那些准备好接受它们的人的心智中,这也是为在生的人所完成了的大量工作。

 

帮助者要主宰普通人的心智并让他想的如帮助者所想般,而且没引起自己心智受到外界影响的任何怀疑,这非常容易 - 对于那些几乎并不理解这个课题的人来说,是容易得相当不可思议的。

 

但是,这样的做法是完全不可接受的。所有可以做的就是将善意的意念投入到不断涌入人脑海的千千万万意念中,并希望这个人能够接受它、使它成为自己的、并采取行动。

 

可以通过这种方式提供各种各样的帮助。安慰通常给予悲伤或患病的人;在因意见或利益冲突而分开的人之间进行调解;真诚的求真相者被引导走向真理;经常有可能将一些灵性或形而上的问题的解决方案放入一个因此问题钻入死胡同的人的心智中。

 

讲师可能会得到建议或图画的帮助,这些建议或图画要么以较精微的物质物质化在演讲者前方,要么在他的脑袋上留下深刻的印象。

 

一个例行的隐形帮助者很快就会储到一定数量他每个晚上都会去看的「病人」,就像地球上的医生为他的病人例行巡视一样。因此,每个工作者通常都成为一个小团体的中心,一个帮助者团队的领导者,他总是能够找到不断的工作。

 

在星光层中,可以找到满足任何数量的工作者,以及所有希望成为其中一分子的人 - 男人、女人或小孩的工作。

 

学生可能经常被用作几乎相当于回应祷告的代理人。虽然任何真诚的灵性欲望,例如可能在祷告中表达的,都是一种会自动带来某种结果的力量,但事实上,这种灵性的努力提供了机会去影响为善意的力量。

 

因此,一位准帮助者可以成为灌注能量的管道。这对冥想来说更是如此。

 

在有些情况下,这种帮助者被祷告者当成圣人等等,有很多描述过这些情况的故事。

 

适合这个工作的学生也会被录用去对作家、诗人、画家和音乐家暗示真实而美好的意念。

 

有时,不过更少见,有可能会警告人们正在追求的某种方式的道德发展的危险、移除某些人或地方的邪恶影响、或抵制黑魔法师的阴谋。

 

在星光层上隐形帮助者的工作太多了,显然毫无疑问地,学生有责任通过各种手段去协助自己作出表现。除非有学生在这阶段做到所能做到最好的工作,否则隐形帮助者的工作并不会完成。一旦他们超越那个阶段并且可以做更高的工作,他们肯定会得到更高的工作。

 

须要记住,当帮助者被赋予力量和训练时,这都是有限制的。他绝不能自私地使用它们、绝不展示它们以满足好奇心、绝不采用它们来刺探他人的事宜、绝不做在降神会中被称为测试的事,即他绝不能做任何在物理层上可以被证明为现象的事情。

 

他可以传送讯息给死者,但除非得到大师的直接指示,不可以将死者的回答告诉生者。因此,隐形帮助者的团队既不是一个侦探办公室,也不是一个星光问讯处,而是单纯而安静地进行交付给他们或以其方式去做的工作。

 

当一位神秘学学生向前进步,不再是仅仅帮助个体,他会学懂去与多个类别、多个国家和多个种族相处。当他取得所需的力量和知识,他会开始装备上空界(akasha)和星光之光的更伟大的力量,被展示如何最大限度地利用每个有利的循环影响。

 

他会与伟大的应身拉上关系,并成为他们其中之一的服务员(almoners),学习如何分配力量,这是他们崇高的自我牺牲的果实。

 

对于渴望成为帮助者的人所需要的资格并不神秘: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早已被偶然地描述出来,但是也可以将它们完全和明确地设置出来。

 

1)忠贞不二,有时被称为一根筋(one-pointed-ness);准帮助者绝对将帮助他人的工作作为他首要和最高的责任:大师要他做的工作绝对是他生活的一个很大的爱好。

 

此外,智力歧视不仅需要在有用和无用的工作之间,而且还需要在不同类型的有用工作之间。经济效益是神秘学的主要规条,每个学生都应该投身于他最能发挥所长的工作中。同样重要的是,学生应该在物理层上尽最大努力,去进一步帮助他的同伴。

 

2)自控 - 这包括完全控制好脾气,这样任何看得见的或听得到的都不会引起真正的刺激,因为这种刺激的后果在星光层上会比在物理层上严重得多。

 

如果一个在星光层上完全觉醒的人对那同一层上的人感到愤怒,那么就会对他造成严重和或许致命的伤害。在星光世界中任何烦躁、兴奋或急躁的显化都会立刻使帮助者成为一个可怕的对象,于是那些他希望帮助的人会恐惧地逃离他。

 

记录了一个案例,有一个隐形帮助者将自己锁定在一种兴奋状态,以至于她的星光体尺寸大幅增加,剧烈振动并闪烁出火红的颜色。她希望帮助的新死之人惊恐万分地看到这巨大、被火焰包围、闪闪发光的球体冲向他,把她当作神学中的魔鬼本人,并在恐惧中逃走,他的恐惧因为这位准帮助者坚持追赶他而增加。

 

此外,神经的控制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没有一个可能遇到的奇妙或可怕的景象能够撼动学生无畏的勇气。如前所述,这是为了确保这种对神经的控制,并使他适合于必须完成的工作。

 

现在就像以前一样,候选者总是要通过所谓土、水、风和火的测试。学生必须意识到在星光体中,密度最高的岩石也不会妨碍他的行动自由,他可以从最高的悬崖上肆无忌惮地跳下去,并以绝对的信心潜入汹涌的火山中心或深不可测的海洋最深的深渊。必须充分认识到这些事情,让学生本能地和自信地采取行动。

 

此外,心智和欲望的控制是必需的:要控制好心智是因为缺少专注力,就不可能在星光层上所有令人分心的星光流中好好工作;要控制好欲望,是因为在星光层中,欲望是经常会有的,而除非可以好好控制到欲望,否则学生可能会发现自己身陷令他从心中羞愧的自我创造中。

 

3)冷静 - 这表示没有忧虑和沮丧。很多工作都包含安抚烦躁不安的人和取悦悲恸的人,明显地如果帮助者自身的光环都在发出持续的烦恼而忧虑的频率,或灰暗于忧郁的阴郁,是无法做到这些工作的。

 

对于神秘学的进程或有用性而言,没有比担心诸多琐事更致命的了。对一切都乐观的视野总是最接近于神圣的视野,而因此最接近真相,因为只有美好才能是永久的,同时邪恶在它本质中就是暂时的;安祥平和带来一种喜悦的宁静,使忧虑变得不可能。

 

如前所述,忧虑是非常有传染性的,必须从一个旨在成为隐形帮助者的人身上消除。这种人要有在所有可能的困难下都绝对处之泰然,以及对帮助别人散发出喜悦的特性。

 

4)知识 - 人在任何和每个方向有越多知识,他就会越有用。他应该通过仔细研究关于星光层和神秘学文献中的星光工作的所有内容来充实自己,因为他不能指望时间早已被完全占用的其他人,去花费一些时间解释些他自己能在物理世界麻烦一点来读书所学习到的知识。

 

也许没有一种在神秘学家的作品中找到的知识是会没用处的。

5)爱 - 这最后和最伟大的资格也是最让人误解的。显然,这不是没有骨干、充满了模糊和滔滔不绝的情感主义,这种主义害怕坚持正确的权利,以免被无知者诬蔑为「没有义气」。

 

所需要的是足够强烈的爱而少言多行;对服务他人的强烈欲望,只要有机会就会去作出服务,并且更喜欢匿名去做;

 

已经意识到逻各斯的伟大工作,并曾经见过衪的他心中涌现出的感觉,知道对于他来说,三界中除了尽自己最大限度的力量去认定自己为衪外,就没有其他事了 - 以无论多么谦卑,无论多么遥远,作为一道微小的管道传递出像神的平和、超越人的理解的神的奇妙的爱,这样成为衪。

 

要记得在星光层,两个人要彼此星光地交流的话,他们必须有共通的语言;因此星光层的帮助者知道越多语言,他就越有用。隐形帮助者的标准配置并非不可能达到的;

 

相反,所有人都可以达到这一点,尽管可能需要时间来达到它。每个人都知道一些悲伤或痛苦的个案,无论是生者还是死者也没关系。

 

准备睡觉时,应该尽可能做出决定,在熟睡后进入了星光体后,去帮助那个人。对已经完成的事情的记忆是否渗透到清醒意识中并不重要;可以肯定的是,已经达成的某些事情,迟早有一天,会有证据证明已经取得了成功。

 

对于一个在星光层完全觉醒的人来说,睡觉前的最后一个意念就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他将有能力很容易在星光层中从一个意念转向另一个意念。在他的情况下,他的意念的总体趋向将是重要的因素,因为他的意念在白天和黑夜都同样以其习惯的方式行事。待续。。。

 

翻译:Andy Chow

資籵來源:新亚特兰蒂斯 https://mp.weixin.qq.com/s/CXhU2iQmvkYXxcwp20UXeg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