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7

 

 

你的身体承载着非常复杂的记忆结构,你认为任何你接触,感受,和牵涉到的东西都不会累积记忆吗?如果你在你的系统制造过多有冲突的记忆,生命随后会告诉你,你会拥有一切,但会感到你好像什么都没有,因为它被困惑了。

 

问︰我叫 Azeem,我是读商科的一年级生,基本上我们都知道,在这个年纪,我们发生男女关系,然后就分手。我有个朋友最近跟别人分手了,他就叫我给他一些建议,如何继续向前走和面对这件事,作为跟他同年纪的人,我无法给他建议,因为我都不懂得如何向前走,所以我的问题是,在这种情形下该如何继续向前走呢?

 

萨古鲁:既然,某人已经向前走了,即使你还留在原地,距离总会发生。让我们一起理解这一点,就生命而言,不是就趋势而言,不是就道德而言,不就对与错而言,但就生命而言···当我说就生命而言,Azeem,你记不记得?你的曾-曾-曾-曾-曾-曾-曾祖父,十个世代以前,你的曾祖父是怎样的?

 

Azeem:不记得。

 

萨古鲁:不记得,但他的鼻子还在你的脸上。对不对?

 

Azeem︰是的。

 

萨古鲁:所以,你的身体拥有大量的记忆,对吗?嗯?

 

Azeem︰是的。

 

萨古鲁:这记忆是在很多不同层面上的,有进化的记忆,有基因的记忆,有业力的记忆,有意识层面与非意识层面上的记忆,言语表达层面与及非言语表达层面的记忆。但是,如果你的曾祖父的鼻子要出现在你的脸上,很明显,你的身体承载着非常复杂的记忆结构,不是吗?

 

Azeem︰是的。

 

萨古鲁:所以,如果这个身体有能力承载这么复杂的记忆,你认为任何你接触,感受,和牵涉到的东西,它都不会累积记忆吗?你认为呢?它会,它会的。所以,它在累积着非常大量的记忆,你是这样而得知的。

 

看,怎样上楼梯、下楼梯这看似很简单。但其实并不简单,是非常复杂的,你的身体需要记住。否则,它就不能随意地上上落落。今时今日的运动员都在谈肌肉记忆,在他们的系统里建立记忆,从而让运动能以一定程度的效率去进行,不只限于运动,不只限于特定的活动,每天你当在汲取很多的记忆。而且,如果这些记忆有某种一致性,如果这些记忆有某种紧密性,它就会产生效用,如果这些记忆有一定程度的杂乱性,那么,你可能知道一切。但这些记忆会与你作对,因为它自己本身就有矛盾和冲突,当你说到一段关系,当你的朋友问你这个问题。这个问题本身之所以出现,是因为它是重要的,不是吗?

 

Azeem︰是的。

 

萨古鲁:如果它对你不重要,你大可以忘记这件事,就像丢掉一双旧鞋,但它是重要的。因为你投入了你的思想,你的情感,甚或是你的身体,一旦你投入了这三种东西,就会对此有非常强烈的记忆感,如果你在你的系统内创造很多有矛盾的记忆。你会看到,生命随后会告诉你,你会拥有一切,但你会感到好像什么也没有,因为它被困惑了,因为它感到困惑和没精打采,它没有朝气。年轻人需要了解很重要的一点是,你被赋予了这个人体机制,如果它只是一块肉,你可以对它任意妄为,但这是一台非常精密的机器。如果你谨慎对待它,它可以以非凡的方式做事,否则它就只会做平庸的事。假设我给了你···假设你对计算机一无所知,我给你一台苹果 Air笔记本,你有见过这型号吗?

 

Azeem︰见过。

 

萨古鲁:非常轻薄锐利,我给你了,但你不知道它是什么来的,你把它带回家用来切青瓜,非常好用,非常好用,但难道你用计算机来切青瓜不是一个悲剧吗?青瓜完全没有问题,但你肯定有些问题,不是吗?哈啰?

 

Azeem︰是的。

 

萨古鲁:当你不明白你手上所拥有的东西的重要意义,你就有一些非常根本的错误,所有重大的东西都会被浪费掉。不只是其他人,我是说在你接触、把自己投入参与到任何东西之前,你必须看清楚你所希望投入参与程度是什么?你必须看清楚你究竟想要去到哪里?你也必须看清楚,它在你身上会带来什么不同的影响?你必须考虑,这对你的生命是有益,还是与之作对?否则,你会变成一个“Loose”(散漫随便)的生命,我用“Loose”这一词不是就道德而言,我说“Loose”(散漫随便),只是指你无法实现,你在生命中所希望走的方向,为这个(生命)带来一些正直,心智的正直、情感的正直和身体的正直是非常非常重要的。那么,在此之外如果某些事情出错了。你只需要明白当你独自来到这个世上,当你出生时你是一个人来,当你离世时你也将会一个人走,非常感谢。

 

Love&Grace

爱与恩典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