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20-05-18

 

 

当念头寂灭或被推翻,智慧的本体才会显露出来,寂灭是三摩地的方式,而推翻是了悟的方式。只要能够了悟念头的“无我”性,念头就会被推翻。这种推翻可能是暂时也可能是彻底永久的,彻底地推翻就是达到智慧的本体。这种“无念”境界有定和慧的成分,而不是一般的“没有念头”。要控制念头意识就可以做到,但这却不是智慧的本体,智慧要推翻的是念头的“假有性”。念头就是意识,意识就是念头,所以真正来说不是意识推翻了念头,而是智慧推翻了念头的基础即意识。智慧是超越意识的,它不是要压住念头不放,而是从实相的角度来根本上推翻它:它的假有性、暂时性、无常性。智慧的本体是实在、不可分割、超越时间和空间,当智慧的本体显现,暂时假有的就不可能成立。

 

在有意识地觉知下,如果念头是来自对实相的质询或自发性的思考,这种念头没有对假有的认同和执着,那也是无念。如果念头来自意识的分别或妄想,把个性“我”或“我的”认同实在,就是妄念。既然是妄念问题本身就是虚假的,通过虚假的问题不可能找到真实的答案。智慧推翻念头的根本意义在于,无论何时何地,一个人都应该是有意识地自我觉知,而妄念将无法构成有伤害性和误导性的。这时候代表实相的智慧才能够作为一个前提条件,一切问题都将包含在实相的理解之内。只有在智慧的帮助下,才能真正认识意识和妄念是如何创造出困惑和幻象的,从而妨碍人心体验真正的实相世界。

 

智慧的本体难以通过意识的想象来达成,它能找到的只是无穷的概念和问题的延伸,它所获得的理解也是暂时和非恒定的。智慧的本体并不存在于相对的二元想象领域,没有概念可以标注,也无法用“客观事实”这样的二元属性来证明。通过觉知也无法认识它,因为觉知就是智慧的一部分,本体是绝对的单一性,它无法把自己分割成主体和客体的对立状态。眼睛可以看见万物但唯独看不见自己,觉知也是如此,它无法了解它自己(的本体)。既然无法了解,除了体验似乎已经没有什么可言说的了。但是通过觉知外境一切无常的变化,一切的无我性,就能最终确认在二元性里面不存在任何智慧,二元性是虚假的意识表现。进一步,当智慧确认二元性非实有,除了本体绝无其它,那智慧的绝对性遍在就可以了悟。

 

但是本体并非一个实体,智慧也并非一个认识。本体更接近于“非有非无”、“○”的描述,智慧更接近于“不知”、“无知”。因智慧没有概念和记忆,所以它不是知识。智慧需要意识建立一个假想对立面来投射才会产生作用。所以一个了悟实相的智者不知道自己“知道”什么,他知道的只是自己“一无所知”,但是在别人看来他却有可能是“有知”或“无所不知”的。尽管智慧可以利用意识来表达某些体验,但是他知道那不代表真正实相。概念和知识之所以被使用,仅仅是让智力便于理解而已。

 

普通人和一个智者,在意识层级上可能被认为相差甚远,但这仅仅是从意识的高低、清浊、深浅角度来说的,这也是可以从感受上直接获得的认知。但是在智慧认识的层面,却有根本的不同,意识能产生的智慧属于有漏的智慧,它离不开概念和知识。有漏的智慧不是绝对的、非永恒的,因为意识本身就是智慧被局限在形象当中的产物,从意识角度来说普通人有普通人的局限,智者也有他的局限,尽管智者的局限显然要小很多。但是一个活在实相当中的智者它的智慧其实是来自无漏的本体。智慧的本体无法去理解,它是经由体验而获得的整体认识。

 

从身体的角度,意识的中心被置放在“第三眼”的位置。所以第三眼既是意识和知识的源头,又是回到觉知和本体的关键。当它向外看,它投射出世界。当它向上或内看,它连接着更高意识。要认识本体,它的正确打开方式不是往外探寻,而是逐步向背景后退:意识——觉知——存在——本体。意识从第三眼投射出来,并形成世界的假象,接着意识把身体认同为“我”,于是有了主客的对立、二元和多元的分别,作为无处不在的意识本身被囚禁在小小的躯壳里面,而作为意识的大我被彻底遗忘。这就是为什么意识要意识到自己的大我,它必须先回到起点的地方,尚未向外投射意识的地方。一个没有概念认同的地方,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这就是自然状态下的遍在觉知。从这里开始。在专注力的帮助下,当觉知和感觉合而为一,那个永远都在的背景就被意识到了,这就是智慧的发生。从实相的角度而言,并不存在所谓“开悟”这样一件事,因为智慧从来没有缺席,只是意识无法认出它的存在,智慧的出现并没有“我”之在场,没有开悟的“我”,也没有可证悟的所谓“本体”,也没有证悟的时间过程,最初就是最终的。这是真正的“原本合一”状态。证悟是智慧认出了它自己的本来状态。

 

智慧的唤醒纯粹是自我觉察、自然升起的,并不是意识在刻意寻找它,也不是觉知作为主体觉知一个客体那样的方式。不是有一个“小我”在了悟大我,了悟大我的就是大我本身。当大我意识到它自己就是目标,它已经如是存在,意识的概念认同就会不复存在。达到大我是不需要任何的条件预设的,需要的仅仅是简单认出并记住它。但是这样的直接观点却很难让人相信和理解,即使智力卓越者也无法做到完全坚定。头脑必须被彻底的说服或者妄念彻底被推翻,这几乎是不可避免地反复折腾过程,那些试图从概念来认同它的人几乎都发现自己再次陷入头脑的僵化当中。在印度只有少数几个后来成为“不二论”大师的人,才能够直接从这个绝对“实相”要领入手。但这也不能作为一种标准来参考。

 

当智慧达到它自己的时候,所有时间的过程也会消失,时间中的奋斗也成过往云烟,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所谓的大我和小我、高我和低我的划分在智慧上实质是不成立的,它只能出现在时间跨度的宇宙领域,用来暂时代表高和低的不同世界进化体验。如果宇宙仅仅是大我所做的一个梦呢?那一切关于宇宙的概念和知识都会被推翻。虽然宇宙进化的方向是回归到“一”,但这个“一”也最终被智慧所推翻。这种推翻并非发生在时间的跨度里面,它是当下的自我觉察,是智慧在当下认出了永恒实在。它无法被一般的智力和头脑所理解。

 

 

【全線閱讀】 yachak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