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7

 

 

若我命终,

别为我超度:

我不渴望去往天堂,

也不惧怕去往地狱。

我跟随我的业,携带着我的觉,

去往它所化现的地方,接受它所化现的模样。

若有来生,驴肚马腹,被毛戴角,我愿前往。

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不可去的,

没有什么某样是我不可成为的。

如果有可能,我愿去往地狱的每一个地方,

尝遍地狱的每一种刑具。

如有必要,我愿做遍六道众生每一生命的角色,

活在一只甲壳虫的身体里,或以一条泥鳅的身体存在,我不在意。

我接纳受苦受难,就像我渴望大富大贵一样的心情。

我不创造不善的业,但也不惧怕恶的业,

无论我的业将要呈现给我的是什么,

我的台词永远是:

我愿意……”我乐意……”我期待……”

若我命终,

别在我的骨灰里寻找舍利子:

我的舍利子不在那里,

它是留存于你心底里的文字,

和那文字创造的痕迹。

我将生命看死,我将死亡看活——

若我死了,那是我活了;

如今我活着,那是我死着。

一个修行人,反转人间的一切,

他倒着看人生,他反着过生活。

他顺着人流的方向走,却逆着人们的视听行。

他在你停下的地方继续,却在你继续的地方停下。

若我命终,若业继续,

就让它继续,它化现出什么我都欣喜。

因为它有一部分变成了光,

且那光超越了它自己——那就是觉,觉知之光。

一旦你有了觉知之光,

业可以任其所以,

因为无论它怎样,都在你的觉知之光里,

且变得如同虚花在虚空里。

所以凡夫怕业,诸佛乐业,

因为凡夫在业中,如同不会水的人在水里,

业在诸佛中,如同空花在虚空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