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在巴乐马台地的日子

之后几个月时间里,我又在飞船上以及与那些来自其他星球的,在我们中间匿名工作的人们有几次接触。

我变卖了巴乐马山台地的住处,搬高到山上几百尺的地方。《飞碟登陆》在19539月英国出版,随后在10月印刷了美国版。

要开发这个新居所有很多工作要做。这里不只长满了橡树,还布满了砂砾。我们经常谈论那些地球远古的知识,它帮助人类举起和搬运巨石,就像羽毛一样。建造金字塔的埃及人知道这个秘密,那些把远古巨大复活节岛石像搬上去的人也知道。但我们却被迫依靠推土机在陆地上开出一条路,铲走石头。

我们一小群人用了很多个晚上的时间,计划在这里修建一些小房子,不只供自己住也能容纳越来越多到来看望我们的人。我们期望巴乐马花园的购买者能继续把它运营成一间餐馆和合适的宾馆,因为从这里开始很长一段路没有住宿设施。但由于一些原因,他们决定关门。所以,虽然我们没有服务员,但我们觉得必须给我们的访客做些菜肴,作为他们花了大量努力挤出时间来探访我们的回礼。

我们修建一个厨房,方便我们在山的侧翼开发的水平台地上使用。台地开发是一项巨大工程,但在几个肌肉发达的年轻人帮助下,总算完成了。我们的努力得到回报。台地的一部分被高大的橡树遮荫,我们可以往外看到许多山峰,连绵不断向上抬升,直到与天空融合。我们在这里摆放一些户外椅子,长凳,野餐桌,并且买了一架小炭烤炉。

起初我们全部人住在位于我们旁边那片土地上的,属于我朋友的两间旧小屋里。我们使用那间厨房,也用作办公室和我们其中一个人的卧室,也用作天气转坏时的落脚处。但是,我们既没有自来水也没有电。一条清澈的河流经过我们的山脚。我们用水管引流到地面,挖了一个小水池,留一个出口。这样水就会保持新鲜。我们就能从中打水。

我们知道,尽管我们有梦想和对这些事物的追求,但没有钱的话就无法盖好这些房子。所以,即使我们住的地方无疑对大部分人来说是不舒适和原始的,而且劳作也很辛苦,但我们很高兴自己所做的每件小事都帮助减缓了每天的杂务,如果工作来得更容易,我们会多做一点。

当我们知道能够建起一座小房屋,将包含一个适当大小的房间让我与客人在恶劣天气时室内谈话,还有一个小一点的房间做办公室时,那真是美妙的一天。

我们认识了25英里外一个小城镇里的一位承包商,他诚实可靠,我们与他取得联系。厨房是我和我们的好朋友盖好的,其中一些人是我在宇宙法则指导下的多年的学生。这个小厨房对我来说意义重大,因为是友谊和忠诚让它能建起来。

现在我们有了一个真正的承包商!他证明是一个好人,并且对我的工作感兴趣。小村舍很快就盖好了。我们剩下足够的钱把它布置得舒适一点。这里有两个厕所,中间是浴室!虽然直到这个章节写作几个星期前,我们都没有通电,但水管通了水,冷一点,水压小一点又何妨。漫长等待的通电,现在给了我们温暖,蜡烛和煤油灯淘汰也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这等待是值得的。

当我们为目前的舒适生活工作时,我们也饲养了一些适应这里环境的动物。这包括两只狗和六只猫,还没算上经常来访的它们的同类,臭鼬。这些讨厌的动物,如果不跟你敌对,就会有群居和亲切的倾向。它们会认识朋友。他们喝猫碗的牛奶,与狗分肉吃,猫狗很少反对它们。偶尔,其中一只狗决定给它一点教训,赶走这些闯入者,大声吠叫,但是臭鼬先生只是优雅迅速地退回山那边,抬起尾巴好像什么都没发生。

在美国中西部,纽约和加拿大演讲之间的时间里,我都在上述那些屋子里使尽我学到的本领工作,只有在跟我的朋友们或者很多来看我的陌生人谈话时才会停下。虽然我在东岸,英国有演讲邀约,但在加拿大的时候我非常疲倦以致失声了。演讲安排得非常近,当讨论到最重要的主题时,我似乎学不会保存力量。另外在正式演讲中,我的很多听众实际上想之后问问题。不知怎么地,我无法留心把我所知道的形成好建议说出来,在听众们找我提问前就离开了演讲厅。最后,我无法再说下去,我的医生命令取消东部和英国的演讲,让我彻底休息至少6个月。

这个法令显然对我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失望,但这是我不得不屈服的命令。我很快回到喜爱的山里,我恢复了自己的嗓子,至少当有客人来的时候能坚持说话。

我恐怕对那些试图让我按照他们观念行动的人来说,我一定是一个令人讨厌的东西。可能我是这么做过。无论如何,我竭尽所能把知识给予那些追寻我的人,我知道在很多方面我会收获得更多。

19546月,Desmond Leslie,我第一次遇见他是在纽约,当时我已经能实行我的计划,这次他反而来到巴乐马山。这真令人高兴。天生就有着有趣的头脑和可爱的幽默感,他带给我们很多,不只与我们分享了共同的兴趣,也东拉西扯让我们在严肃的主题得以放松。

虽然他期望待上一个月左右,但Desmond留下来直到8月底。我期望1955年有个时间再一次在他的国家看见他,到时我会去那里完成那些延期了的演讲。

总之,与来自其他世界的朋友的会面,使我在这个世界的各种好朋友的名单越来越长,还有健康的户外工作和为此书添加素材,我的日子过得非常充实和快乐。偶尔,我的朋友开始用一些讨厌的态度看待我时,我甚至能放松一下。

我们很快发现新农舍的用途不得不扩展。因此,在Desmond到来之前,为了能提供一个卧室,我们在中间的大房里划出一部分,这里我们打算用作论坛或者非正式演讲厅。就这样,我们其中一人仍然睡在旧小屋,另一个人在厨房里仍然睡一张床。现在,新的安排为我们提供一半的演讲空间,我可以在这里睡觉,只需要放一张床,一间合适的卧室和一个办公室就完成了。不久,我们把一个帐篷改装成一个舒适的睡觉地方,我们把它抬起来,下面铺上胶合板地板,上半部分是移动屏风。于是,我们在厨房外就有一张床!

我仍然忙于用水管把水灌入灌出贮水池和周围的地面上(在一些女人的帮助下),我为结果感到自豪。之前的水流很小洗手和淋浴器现在是名附其实的迸发,我们在一棵槲树下面挖出一个真正的小水池,在岩石边沿种了花。就在今天早上我们把一个水泥丘比特和一只鹤从房子下面拿出来放到水池上。它们看上去不错。

我们工作辛苦,但很快乐。山峦一直在我们眼前,在黎明,灿烂阳光和落日的衬托下那种变化美丽从没有千篇一律。傍晚的景色很好,不管有没有月光或者相对于满天星星的黑夜。

我们经常看见飞碟从头上闪过。实际上,最近几个星期,在邻居的小镇和城市都很多人看见太空船。我们很高兴知道他们就在我们上面,在我们地球的天空上。我们希望不是太遥远的将来,我们世界的所有人可以看见,知道他们是谁;我们希望那些说话让人信服,知道真相但仍保持沉默的人,会为全人类的利益大胆说出来。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