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4

 

 

 

 

Q我的童年阴影: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喝醉了酒,趁我妈上班,带了一个女人回来,恰巧被我发现了。那时候我才上小学,当时我看见门口一双白色高跟鞋。我妈从来不穿高跟鞋,我知道里面有女人。他光着身子探出头问我怎么回来了,我说回来拿东西。他慌慌张张叫我走。后来我大点,我爸把我的学费赌博输光了,我一气之下说不读书了,还把这件事告诉我妈。我爸满院子追着我打,我光着脚跑了好远,那年我十六岁。想想我这辈子都没买过白色的高跟鞋,就是因为这件事。我想找到一份相濡以沫的爱情,可偏偏两段婚姻都不如意。我不相信男人,好矛盾,现在也只是为了孩子将就着。我该怎么办?

 

A亲爱的,你的问题是你和爸爸之间的关系问题。我和我爸爸也是一生难解的问题。所以,我拾起你的问题,我们谈一谈。

 

今天上午,我在手机上听了赛斯学院许添盛医师201947日在纽约的演讲,题目是《家庭是最好的修炼场所:找回家庭爱的力量》。里面有这样一段话:家庭,是一家人在这一世投胎之前,在两世之间预先商量好的决定。每一个家庭都有这个家庭的生命蓝图,大多数(不是百分百)家庭的成员都有前世的因缘,借由这一世成为家人,来化解上一世没有化解的恩怨。

 

其实这个理念,我在许医师的讲座里时有听到。我也相信,这一定是对的。而且,我接触赛斯哲学到现在为止有十年了。可是,讲实话,我仍旧搞不明白,我和我爸爸的缘份是怎么回事。

 

早在2007年,我就参加了心理咨询师培训,然后考取了心理咨询师证书;其实在心底,我的目的就是想研究我爸。但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学习;并且,就在去年年底,我爸已经因病去世了;我却还是似乎没有放下对我爸的怨恨。甚至我也质疑自己:我怎么对爸爸有这样深的怨恨呢?!这一世都没能解决,没能放下!

 

实际上,我对爸爸的恨,更多的是因为我看到他对妈妈不好。我非常爱妈妈,妈妈是个善良勤劳、正直坚强的人。爸爸会打妈妈。爸爸对我们三个孩子——我哥、我姐和我,也不好,也会打我们。他一生爱钱如命,嗜酒,饭桌上有好吃的菜都不舍得让我们吃。

我在高中的时候非常希望我爸妈离婚。因为他们总是吵架打架,我们三个孩子丝毫感受不到他们对彼此有任何感情。但是,那个年代,人们很少离婚,吵架打架也在一起凑合过。

 

所以,我也是几乎没有感受过父爱;而是在这方面伤痕累累。所以,当我看到你说我光着脚跑了好远我这辈子都没买过白色的高跟鞋,我的心也跟着痛了起来。我能体会,这些心上的伤几十年来仿佛永远鲜活,好像丝毫不会随着岁月而淡去。甚至,有时,你误以为它过去了,它却在某个时候仍旧痛如昨日,没有减轻一丝一毫!我懂!

 

信中提到你的两段婚姻都不如意,那么,我也来谈谈我的婚姻。就在整好一个月前,我结束了20年的婚姻。领了离婚证后,我心里有点蒙,有些复杂,也有感慨,还有绝对不能忽视的轻松!最重要的,我有一种感觉:好像我为自己离了婚,同时也为妈妈离了婚!

 

因为,在我看来,妈妈爸爸那时候早该离婚,可是却囿于传统和社会压力没有离,搞成一个永远鸡飞狗跳、硝烟战火的家庭,我们兄妹三个都是满心是伤。所以,我自己从一个缘分到了尽头的婚姻里走出来,既爽了自己,似乎也为妈妈争了口气。我好像在告诉妈妈:不快乐的婚姻就是要离掉,离掉后是好是歹是吉是凶随它去,那是另外的事;反正该结束的就要结束!

 

然而,就是爸爸妈妈那样的婚姻,那样不堪的糟糕透顶的婚姻,却创造了我。我其实蛮以我爸爸为耻的。但是时常我也想:我就是经由他们来到这个世界的!没有他们,就没有我!我满心是伤,厌恶爸爸,可是,这就是我呀!实际上,如果没有他,现在的我就不存在,这地球就没有现在的这样的一个我。

 

就像赛斯书说的:在灵魂层面,家庭,父母,兄弟姐妹,都是我们的内我做的决定!这绝不是偶然,随机,碰巧!这个选择一定有它的目的、意义和理由。所以,我怨不得谁,这里面自有深意。只是目前表层的自我还看不到、不明白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一切的过往,这些无知无明的发生,我才接触到赛斯哲学!我才这样孜孜以求、无怨无悔地埋头探索,找寻答案!我才温柔、善良,总想要抚平别人心灵的创伤吧!

 

时至今日,整体上我是比较顺应的感觉。我对爸爸的怨恨,它在就让它在吧!我仍旧不明白,但是我也不着急了!我不是在学习嘛!

 

婚离了,孩爸和我也都还在好好地照顾着、爱着正念高一的女儿,女儿也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还是开开心心的;她经常无奈地对我皱眉头,笑话我傻呵呵,哈哈!

 

我对自己的未来,也是悄悄地怀着很大很好的期望。我觉得:我在努力,我在学习,我有信心,难道我会差吗?退一万步,差了又如何呢!我也不是多爱面子!我们不都是来地球出差、旅游、学习、考察兼玩耍的实习神明吗?

 

我回答你的问题,同时也在整理我自己。感谢你的问题,也给了我一个机会去省思自己。

 

亲爱的,你说你不相信男人,是童年时爸爸带给你的创伤和阴影还在,还没有痊愈。让我轻抚你的伤口,告诉你:亲爱的,我懂得。但是,你已经长大了,你已经是成年人了。你现在是一个有力量的大人。你可以有其他的可能性,你可以选择的还有很多!

 

赛斯心法说:“You create your own reality. ” “你创造你的实相。许医师也经常说:做一个无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所以,亲爱的,让我们一起学习吧,每天听听许医师带的冥想,睡醒后在自己梦的笔记本里记记梦,保持乐观,对自己怀抱信心,打扮自己让自己开心,不封闭自己找人聊天。耐心点,不急躁。会好的,至少不会太差。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好吗?

 

生活就在每天的一点一滴中改变,我们也在每天的一点一滴中成长。如果说,人生有所谓的万灵丹,那我所知道的,就是赛斯哲学了,别无其他。我从来就不相信很多五花八门的快餐式的理论。

 

亲爱的朋友,成长的路上,你不孤单,我们携手同行。树洞这里也有很多朋友和你同道。祝福你!

 

SHELLEY

 

 

 

《我该如何告别过去?》

 

过去许许多多的经历、记忆,到底是我们的心灵资产与宝库,还是成为当下的限制与痛苦的根源?这是我们必须要问的问题。

 

我们经常被很多过去所影响,例如童年阴影,不愉快的事,人生的挫折等等。有的人放下过去,才能重新开始,真的可以吗?如果我们不能把过去对我们造成负面的影响放下,就会影响现在的自己,并且让未来也会造成负面的影响。

 

现在才是最重要

 

我的老师赛斯曾说,那些习惯检查过去以发现现在出了什么毛病的人,常常错失了问题的重点,反而更加强了我们的负面经验。问题就出在我们都有记忆,过去的经历都可能会被想起,无论辉煌的或落魄的。其实过去是怎样一点都不重要,因为当下就是威力之点!偏离了这个指标,过去就成为我们的负资产了。

 

别让过去限制现在

 

在我们这辈子的经历中,很多人随着年纪与经验的增长,累积的不是有益的智慧,反而是限制与种种放不下的过去。那些过去也成为我们痛苦的根源,变成我们走不出去的障碍,因此可以这样说,没有过去的记忆,就没有痛苦;人没有先告别过去,就不可能迎向未来。

 

很多人的过去早就是不良资产了,我们之所以开展不了新的人生、新的未来,是因为被种种的过去所局限了。一切种种的过去,绝对不是我们痛苦的根源,也绝对不是今天的限制,只是我们认定它是。

 

接纳、面对、臣服、放下

 

很多人从来没有放下过去,如何面对当下。放掉过去和逃避是不一样的!很多人用逃避来不敢面对过去,但总有一天你是骗不过自己。有些人说他面对了,就像赌徒说他面对了,所以才想要再去赌一把一样,他从来没有接受过今天的自己。想翻身是没有错,谁不想啊!重点是你是建立在接纳、面对、臣服、放下的心态下,自然而然地翻身?还是建立在痛苦、对抗、逃避、不肯承认的想法下,不甘心地想要翻身?

 

接受现状才能改变现状

 

唯有真正的面对现实,才能创造实相。学习创造实相,不是漫步在云端、自我欺骗,只想把它当一个工具或方法,只想用如何创造实相来吸引一个男人、创造财富、找到好的工作,只想用来改变现状,却从来没有接受现状,从来没有真正面对自己的心、深刻的下工夫。

 

那该下什么工夫呢?对当下现在这一刻真正地接受。所有正在学习赛斯哲学体系的人都必须要有勇气,现状不论有多烂、多沮丧、多失败,那是你要接受的现状。

 

怎么样才能真正面对现状?很简单,了解灵魂的本质。灵魂是超越世俗的一切成败地位与财富的,它不生不灭、不增不减、不垢不净、不来不去。赛斯哲学体系真正连结到的是无形的心灵财富,当了悟到灵魂的本质后,你就能够坦然的面对世俗一切的成败。

 

——取材自许添盛医师讲座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