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6-04

 

 

[ 一个团体成员说他做了一些很清晰的噩梦,这些噩梦影响到了自己。 ]

 

OSHO 奥修:

 

你必须学习善待你的梦。梦是来自潜意识的交流。潜意识想跟你说些什么,它有讯息要给你,它正试着建立跟意识的桥梁。

 

不需要分析,因为如果你分析梦,意识就又成了主人。它试图解剖、分析,把子虚乌有的意义强加给潜意识。潜意识用的是诗意的语言,其含义非常微妙。

 

你无法通过分析明白其含义。只有当你开始学习梦的语言时,你才能明白其中的含义。所以第一步是,善待你的梦。

 

比如说,你目睹了你做的梦。隔天早上静坐一小时,有意识的让梦重现,别分析。不要说这个梦是这个含义,不要在乎含义。

 

玫瑰花有什么含义?玫瑰花本身就是含义所在。它不是别的东西的象征,它就象征着自己。夜空中的繁星有什么含义?没有。它们本身就是含义所在,意义是固有的。所以享受、雀跃其中。有意识的迷上你的梦。

 

所以当你做了一场似乎很有意义的梦——或许是暴力的噩梦,但是如果你觉得其中有一些含义,那就在早上把梦忘掉之前,坐在床上,闭上眼睛,或者是半夜醒来时,坐在床上,善待你的梦。

 

告诉梦,“我与你同在,我准备好了走近你。你想带我去哪都行,我保持敞开。”臣服于梦。闭上眼睛,跟梦在一起,享受它,让梦自己展开。你会惊讶的发现,梦隐藏了多少宝藏,你会发现梦会持续的展开。

 

不要被分析烦心,不要制造任何干扰。不要试图操控,因为如果你操控,你就错过了梦带给你的讯息。跟梦在一起,它想带你去哪就去哪,你会惊讶的发现,当你保持完全的觉知,梦会开始展开,向你展现它所有的色彩,它所有的暧昧与奥秘。

 

跟梦在一起,当梦结束了,就回去睡觉。不要有意识的思考它。那就是我所谓的善待你的梦。

 

渐渐的你会发现,你和你的潜意识越来越近了。你走的越近,梦就越少,因为不需要梦了。即便你清醒着,潜意识可能传递给你讯息。它不需要等到你睡着的时候,不,它随时都能传递给你讯息。

 

你走的越近,意识和潜意识就越会重叠。那是一个伟大的体验。你第一次感受到合一。那就是所谓的瑜伽——合一。你觉得一种完整出现了。你的任何一个部分都没有被否定。你已经接纳了自己的完整,你开始变得完整。

 

渐渐的,你的潜意识变成了意识,你的意识变成了潜意识,它们合一了。当潜意识变成了意识,意识变成了潜意识,这是最伟大的交响乐之一。

 

那意味着你的男性头脑和女性头脑进入了深深的高潮。那意味着你的男人和你的女人,你的阴与阳汇合、交融了:一股巨大的能量升起了,巨大的能量被释放了出来。你不再是男人或女人,因为男人是你内在的意识,女人是你的内在的潜意识。女人的情况则相反。

 

所以允许它发生。通常我们从小到大被灌输的是要否定。一个男孩被养大,被教导要做个男子汉,永远别像个女人。男人从小到大都被要求要清醒、理智、有条有理,所以我们一直在否定不合逻辑的、不理性的部分。

 

因为否定,我们把内心的很大一部分丢进了黑暗里。那就是所谓的潜意识。潜意识是我们的生命之源,我们扎根在那里,它是我们的大地。

 

所以每当你的头脑开始做一些违背你本性的东西时,潜意识就会给你讯息——首先很礼貌的给,如果你不听,就开始用噩梦的形式。接着它会变得暴力,非常的焦虑,因为你正处在危险之中,它必须变得暴力、焦虑。

 

噩梦无非是潜意识的呐喊、绝望的哭喊罢了,你跑太偏了,你会错过自己的内心。回家来!就像孩子迷失在丛林里,母亲呼喊着孩子的名字。噩梦也是如此。所以开始善待你的梦。

 

用三周时间,放下你和做梦的潜意识之间的所有障碍。它是你的潜意识。它是一个不同的层面,但它是你的,你必须收回它。它并非意识。

 

它意义重大——比你清醒的意识更有意义——因为跟你在清醒时比起来,你在梦里离自己的内心更近。醒着的时候你离的最远,在梦里你稍微近一点,在睡眠中非常近。在三摩地里,你掉进了自己的中心。

 

在印度,我们把意识划分成四个状态:清醒的意识,最远的;然后是梦的意识,稍微近一点;接着是睡眠意识,更近了;再是“ turiya” ,第四个状态。“ turiya” 指的是第四,因为它没有名字。

 

第四指的是伟大的汇合,睡眠与清醒的交融。一方面它像睡眠,完全的宁静,没有一点思绪的涟漪。另一方面它像醒着,完全的警觉。那就是我们所谓的“神之意识。”但要走近它,你必须首先善待你的梦,然后你必须善待你的睡眠,唯有这样你才能渐渐的来到第四阶段。

 

所以花三周时间来处理它。爱你的梦。好的坏的,别评价,莫评判。甚至不要用“噩梦”这个词,因为那个词本身就有否定的意味。爱你的梦,走近它们,学习它们的讯息的语言,感受它们,允许它们展开。它们会逐渐勇敢起来。

 

一旦你允许它们,它们就准备好了。有一天你突然发现,你完全清醒的坐着,一个梦展开了。这个梦你会记得很清楚,因为你完全的警觉。你会看到梦的方方面面,你能穿透到梦的深层。

 

完全有觉知的看着梦棒极了,但只有当你对梦有深深的同理心时,那才是有可能的。如果你有敌意,它就会躲起来。这个被否定的部分必须重演,这个被驱逐的部分必须重新找回来。记住,不要分析。享受梦的诗意,它的丰富多彩,它的梦幻。不要分析。

 

就像你看一幅毕加索的画。那是梦的意识。那就是为什么毕加索没法告诉你画的内涵。没有内涵。它并不象征任何东西,它本身就是象征。你要么能直接看懂,要么看不懂。它就像笑话。有人跟你讲了一个笑话,你说,“我听不懂,请解释一下。”

 

如果他解释了,笑点就没了。你听懂了就听懂了,听不懂,也别问什么意思,因为那不是听懂笑话的方式。

 

[ 奥修讲了毕加索的一个故事,当时一个非常有钱的顾客来查看毕加索给他画的肖像,肖像快画完了。他喜欢这幅肖像,但给了一个意见,他不在乎鼻子,他想把它改掉,毕加索同意了。

 

男的一离开,毕加索就烦透了,跟他住在一起的女人问他怎么了。如果是那幅画的话,他很容易就能把鼻子改了。毕加索说,“我是能改,但我不知道鼻子在哪儿。” ]

 

这类画是出自梦的意识的画作。画中的一切都是重叠的,线条和色彩自发的散向各个方向,它是一种爆炸,很荒谬。所以永远不要分析。

 

在西方,这种精神分析已经成了极大的障碍。每个梦都得精神分析。那毁了梦的美。就像你把花拿给一个化学家,他把花解剖,告诉你这朵花是由什么成分,什么化合物组成的。但花和花的美不见了。

 

你可以贴些标签,说花是由这些东西构成的,但美全不见了。只剩下几个词,而不是花,一些化合物的名字贴在瓶子上。如果你问美在哪儿,化学家会说,“根本没有,这是全部。花只是那些化合物的总和。没有美。”

 

精神分析师毁了梦的美。所以我用“友善”这个词。拥抱梦境,跟它在一起,它想带你去什么地方。你的潜意识向你有一些深入的体验。握着潜意识的手,告诉它:我准备好了,我跟你去。

 

这样做三周,再告诉我你什么感觉。

 

https://mp.weixin.qq.com/s/f8ltHPZQ7-6LFHCx3_Kp3w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